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第一姝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509、相敬如賓
作者︰黑魚精 下載︰第一姝TXT下載
    唐任氏臉僵了僵,被噎得跟中風似的。

    袁明珠心里偷偷樂了樂。

    想讓她們保密,還做出一副我是為你們好你得感激我的嘴臉。

    求人幫忙都不知道好生求人,把姿態擺低點。

    誰活該幫你?

    袁明珠暗自撇撇嘴,一撅屁股就知道拉得什麼屎,充什麼好人呢?

    正要接著說話。

    慧姐兒先開口道︰“唐大奶奶放心吧,我們不跟別人說,我只跟我娘說,我娘不喜歡道人是非,她不會出去說的。”

    袁明珠看著唐任氏被噎得差點心梗一般的臉色,在心里給慧姐兒手動點了個贊。

    這丫頭平日看著不很精明的樣子,沒想到是個內秀的。

    這噎人的工夫,比她還厲害!

    袁明珠︰“是啊,唐大奶奶只管放心,我家曾祖母和我娘也不喜搬弄是非。”

    這家伙一唱一和的,唐任氏一時間接不上話了。

    她若是一開始示弱,讓倆小姑娘看在唐淑蘭的名聲上對此事保密,袁明珠她們肯定會保密,對家人也不會說。

    現在嘛,聰明反被聰明誤。

    雖然魏夫人和陶氏杜氏她們也不會傳這種事,但是唐任氏還是十分擔心。

    倆姑娘乖巧的跟唐任氏揮手告別,回去吃酒席了,徒留她一人在原地懊悔。

    袁明珠和慧姐走開一段,趁著花樹的掩映看了看唐家母女的的動作。

    若不是此時是在別人家做客,周圍又都是人,絕對不會瞪兩眼,偷偷擰兩下就能放過她閨女。

    不過回家去以後會不會狠狠教訓就不知道了。

    倆姑娘拉著手,慧姐兒︰“怪可憐的,都病成這樣了她娘還擰她。”

    袁明珠︰……

    好吧,她默默地撤回之前點的贊。

    這丫頭確實還是一如既往的不精明,內秀什麼的都是錯覺。

    慧姐兒就是感慨一句,並沒有同情唐淑蘭的意思,又問︰“金谷里是什麼?為什麼不能說。”

    袁明珠︰“……,啊,那個……。”

    仔細觀察著她的臉,看她的神情不似作偽。

    知道她家也是後頭搬來的,而且離城遠,小姑娘又單純,不知道這種藏污納垢之地也正常。

    “就是,就是听歌舞的地方,不讓說咱們不說就是了。”

    慧姐兒︰“哦!”

    她雖然還是有疑惑,但是她信任袁明珠,她說不能說就不能說。

    袁明珠沒有多說,慧姐兒想知道什麼最好是由魏夫人去教導。

    兩個人回到酒席上,涼菜已經上完了,這會上的是清淡的菜。

    袁明珠知道慧姐兒家的人吃飯口味稍重,喜歡重鹽重醬的菜,所以這會回來正好。

    見她們回來,其他人詢問了幾句,她們敷衍了一下就過去了。

    待送走客人,收拾了器皿入庫,耕大太太才跟身邊的媽媽說起這事。

    “收拾些回禮讓昶哥兒送袁府去,給袁家道個歉,明姐兒在我們家受了委屈了。”

    根本不追究這事是真是假,直接給張劉氏糊上個罪名。

    正說著呢,劉永昶就來了。

    他已經听說了張劉氏掰了袁明珠的指頭,這會听說祖母忙活完了,特來看看要不要去問候一下。

    “你娘當初進門認親的時候,你那好姑奶奶就使過這種招數,裝作親熱的模樣拉著你娘的手,把她的手指掰得養了好些日子才養好。”

    “只是你娘那時候是新媳婦剛進門臉面薄,沒敢怎麼聲張,這事就被按下去了,知道這事的人並不多。”

    搖頭道︰“沒想到這回又對著明姐兒使同樣的招數。”

    劉永昶還是第一次听說這事,微微有些後怕。

    “她怎能這樣?”一點長輩的顏面都不顧了。

    “明姐兒還小,骨頭嫩,沒掰壞吧?”

    “不知有沒有掰壞,你去袁家探望一下,替我和你祖父賠個禮。”

    劉永昶騎了馬出門,去了袁家。

    耕大太太叫了當時在場的人進來詢問事發時候的情形。

    這事得看袁家是什麼態度。

    要不要找劉家要個說法,要不要把這事鬧騰大,要不要把當初昶哥兒娘那事翻騰出來一起鬧,算個總賬,都得看袁家的態度。

    得知張劉氏當時正要說不該說的話,幸好袁明珠叫了出來阻止了她。

    “你先下去吧!”耕大太太讓人下去。

    問身邊的媽媽︰“你說……?”

    並沒有問出問題,不過那媽媽也听懂了,但是她不敢回答,慶幸著大太太沒問出來想問的問題。

    耕大太太沒把問題問出來,也是因為在她心里已經有答案了。

    “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我們這個大姑奶奶和她閨女整日實際這個算計那個,也是時候被人收拾了。”

    有些小慶幸,“以後我就能放心把這個家交給昶哥兒媳婦了,等他們給我生一窩曾孫,我就替他們看看孩子,家里的事交給孫媳婦就行了。”

    西跨院里,袁明珠看著劉家送來的禮,除了尺頭之外就是糕點,還算中規中矩。

    對鄭媽媽說︰“請劉公子過來喝杯茶。”

    袁弘德听說袁明珠邀請劉永昶過去喝茶,蹙了蹙眉,不過並未阻止。

    只是跟劉永昶說的時候語氣有些刻板,“明珠請你去她那邊院子喝杯茶,你去喝杯茶再過來,我還有話要說。”

    劉永昶應是。

    進了西跨院,看著院子里的建築結構跟袁少駒住的東跨院是對稱的,不過裝飾上似乎更華貴一些。

    待進了屋子,就看到袁明珠已經等著了,桌上放了兩只茶盞,好似就是請他來喝一碗茶。

    “祖母知道你受了委屈,特意讓我來看看你,給你們賠個禮。”

    “賠禮就不用了,這事我也有錯。”

    劉永昶看著對面跟他對坐飲茶的姑娘,大概能想到他們以後的歲數就是如今這樣相敬如賓的樣子。

    心里莫名有些煩躁。

    這煩躁才只一閃,就听對面袁明珠把事情真相說了。

    “……,這事後續如何處理全憑你家做主吧,我那時候只是怕張太太說出不合時宜的話才故意說她掰了我的指頭,

    這事我只跟我曾祖父說了,還不曾來及跟其他人說,你們做了決定告訴我曾祖父一聲。”

    也就是說兩家要統一口徑。

    劉永昶︰“張太太也算不得冤枉……。”

    把當年她母親進門認親時候被掰了指頭的事說了。

    袁明珠捧著茶碗︰“難怪昨日你繼母和曾祖父都沒替張太太說話。”

    她當時就有些意外,還以為劉家是為了顧全大局,怕攪了壽宴才沒說話,原來張劉氏是慣犯啊!

    “怪就怪她自作自受吧”,劉永昶這會有些夫妻共進退的感覺了,“我回頭稟明祖父母,就使人來給你送信。”

    袁明珠繃緊著小臉,“好。”

    對方是謙謙君子,只怕看不上她的這些鬼蜮伎倆。

    她沒有說實話。

    早在得知兩家議親以後,她就令賀先生在調查劉家,劉家的這些陳年舊事基本都被她挖了出來。

    估計劉永昶三兄妹對自家的舊事都沒有她了解的多。

    之後兩人就冷了場,對坐無言。

    “那個……,”劉永昶剛想找個話題說話,吳媽媽就來了。

    “劉少爺,我們家太爺請您過去敘話。”

    一盞茶的時間到了……。

    劉永昶有些不舍,不過還是起身跟著吳媽媽走了出去。

    袁明珠把人送出西跨院,回來吩咐道︰“把這些東西分分,給我娘和嫂子們都送些過去。”

    鄭媽媽想說什麼,最終沒說。

    劉家送來的尺頭里有些是時候男子穿戴的。

    一般定下親事的人家送了布料來,都得做個衣衫之類的做回禮

    他們家小姐也會做些針線活,但只限于會,從來都沒見她做過。

    勸她給劉家少爺做個什麼的話鄭媽媽就沒敢說出口。

    只怕以後小姐出嫁時候做給翁姑的鞋子,都得由別人代勞。

    也不知是大家都是這麼認為的還是怎麼地,家里誰都沒提這事,連收到袁明珠送去的布料的杜氏都沒提。

    不該杜氏沒提是另有緣由,她是被剛回來的時候袁明珠使的下馬威給嚇唬住了。

    竇媽媽的勸說總算是起了點效果。

    讓知道她在這個家里是享受老封君的待遇還是做寄居客,全在袁明珠一念之間。

    杜氏拿了衣料,覺得正適合袁少駒這個年歲的人穿,拿了就給他裁了冬衣穿了。

    “快過年了,給五郎剪一身衣裳,四郎他們都有媳婦管著不用我管了,等五郎也娶了媳婦我就撒開手誰都不問了。”

    想想又愁︰“這孩子也不在隨了誰,整天介不務正業,誰家敢把閨女許給他喲,可愁死個人了!”

    竇媽媽不在,去二小姐院子了。她說的話大丫頭春桃都不敢接了。

    在春桃看來五少爺也是不務正業,整天就是寫寫歪詩或是寫些無病呻吟的詞。

    再不然就是把自己關在院子里不眠不休的,也不知道鼓搗的啥?

    就是出來的時候,也多是做些不當吃不當喝的小玩意。

    把三少爺和四少爺都帶壞了,春天跟著做那個什麼桃花箋,這會又跟著拿大水甕往地下埋雪,看著就是胡鬧。

    袁明珠也正跟著做他們娘嘴里的不務正業的事,正在慫恿袁少駒︰“五哥,只藏這些普通的雪又什麼意思?

    之前我們去的那處半山草堂,有一片臘梅林,等臘梅開了若是恰逢下雪,取了那臘梅花上的雪藏了,待來年拿出來泡茶才真是好呢!”

    說得袁少駒蠢蠢欲動。

    派了他的小廝半生和半熟,“你們注意打听著半山草堂的臘梅什麼時候開。”

    待把泥都掩埋好,袁明珠接了鄭媽媽遞來的溫熱的布巾把手擦了,涂了護手油脂。

    問︰“回來了,事情還順利吧?”

    鄭媽媽把布巾遞給身後的夏清,回道︰“回二小姐,事情很順利。”

    她是去送定期送往京城漢陽公主府的消息去了。

    武安州剛剛下了一場大雪,京城那邊的雪晚一點,待信送到漢陽公主手中的時候,天空才開始飄落雪花。

    外頭管事進來報︰“曹公公,車已經備好了,現在走嗎?”

    曹公公看到她正在看從武安州送來的信,示意管事先下去侯著。

    開始下雪了,他們得在雪沒積厚之前回到公主府,不然等雪下大了,之後再化雪,地上泥濘,可能十天半個月都不好行路。

    “公主,已經備好車了。”

    大公主把信遞給他,“溫家的小姐被袁二小姐給偷了。”

    把這事當成話本子看了。

    曹公公嘴巴咧了咧,算是捧了個場。

    心里卻在說︰什麼叫偷了,說的真難听,又不是京里的紈褲們,她一個姑娘偷個姑娘有什麼用?

    不過這袁家二小姐可真是能耐,連著幾件事都做的讓人刮目相看。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事的時候,得趕緊啟程,不然路上難行耽誤進城了。

    問︰“現在走嗎?”

    “走。”

    漢陽公主示意給她穿上大衣裳。

    這處別苑有溫泉,每年冬天都來此小住,有人等進了臘月才回京。

    剛披上斗篷,戴上觀音兜,外頭又人進來,“公主,顧世子來了。”

    漢陽公主抬頭看看,雪下得有些急了,但是還未下大,落下的雪到了地上就融化了,地面已經濕了。

    “老奴去看看能不能走,這雪化得太快了,只怕路上不好走了。”

    曹公公應變迅速。

    顧世子突然來訪,之前沒有讓人先來送信,只怕是出了大事。

    漢陽公主順手就把觀音兜摘了。

    她父皇病重,天氣轉冷以後病情越發重了,牛鬼蛇神們按捺不住了。

    顧重陽沒有帶什麼隨從,只帶了他的小廝長戟和長弓幾個,他們打扮成的公主府的護衛過來的。

    外頭穿著避雪的油衣,頭上帶著斗笠,進來的時候其他人並未察覺異常。

    進了密室,未待漢陽公主問,顧重陽就說道︰“是我們連累公主了。”

    “出什麼事了?”

    “安定侯府要在除夕宮宴的時候對太孫下手。”

    漢陽公主並未問消息可靠不可靠,只問︰“胡維昆那老狗準備嫁禍到本宮身上?”

    顧重陽羞愧的點點頭,“公主殿下在宮里安插的人手被安定侯府察覺了,他們準備到時候把”“安定侯府要在除夕宮宴的時候對太孫下手。”

    漢陽公主並未問消息可靠不可靠,只問︰“胡維昆那老狗準備嫁禍到本宮身上?”

    顧重陽羞愧的點點頭,“公主殿下在宮里安插的人手被安定侯府察



伊莉小說網 | 第一姝 | 第一姝最新章節

 ** 作者︰黑魚精所寫的《第一姝》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第一姝》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第一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