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第一姝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558、量身定做
作者︰黑魚精 下載︰第一姝TXT下載
    能當天報的仇,為什麼要讓它隔夜?

    袁明珠翻找著自己的藥箱。

    之前她還是太仁慈了。

    拿了一只小的瓷瓶出來,交給鄭媽媽,“這一支放到他晚上那頓湯藥里。”

    鄭媽媽拿了藥,也不問是什麼,“放心交給奴婢吧!”

    中午那支是受韓家那兩個孩子啟發配置的藥,適合風寒癥狀,吃了以後會有骨蒸潮熱的癥狀。

    正適合胡慶這種酒色之徒。

    現在看著他根本沒把別人當人看,這種接親途中也敢招妓上船,絲毫不怕傳出去她沒法做人。

    那支藥太溫和了。

    還是得給他來點虎狼之藥。

    如今正是好機會,若是平常藥還真不好下,因為不管什麼食物里下藥,都容易品出味道不對。

    無色無味又不落痕跡的藥太少了。所以內宅里害人,一般都是“趁你病,要你命”。

    胡慶正在吃藥,機會難得,錯過這回再難找到機會。

    安排好了這些,袁明珠才想起剛剛她五哥過來的時候沒帶著袁幼駒。

    叫了春蕎進來︰“讓人去把袁幼駒牽回來。”

    鄭媽媽肯定是打著去廚房監督飯菜的旗號去的,一會袁幼駒的肉沫蒸蛋也該端回來了。

    肉沫蒸蛋還是得趁熱吃,等冷了腥味會加重。

    夏灩領命去牽袁幼駒。

    “五少爺,二小姐讓奴婢把袁幼駒牽回去。”

    袁少駒才想起來,“啊,”

    苦著臉,“袁幼駒……,”

    袁幼駒呢?

    他怎麼一點都記不起來它什麼時候不見的了?

    看到小弟這副模樣,袁季駒哪里還猜不到他把袁幼駒弄丟了。

    對夏灩說︰“你先回去,我馬上安排人找。”

    袁少駒︰“你回去告訴小妹,都怪我,我只顧得听隔壁船上人彈唱了……。”

    “不過你讓她放心,我一定把袁幼駒給她找回來。”

    待打發走夏灩,袁季駒才教訓袁少駒道︰“你呀你呀,什麼時候才能穩當點。”

    喊了他的小廝石青和花青,又叫上袁少駒的小廝半生和半熟,“袁幼駒跑丟了,叫上其他人趕緊去找找。”

    他自己則帶著袁少駒去找船老大,讓船上的人協助尋找。

    袁明珠听了夏灩的回復,一臉的一言難盡。

    她的這個五哥,沒有受到過社會的毒打,一直活在詩意中。

    也怪他們,一直給他提供著詩意的人生,他就一直縮在他們給他營造的環境中。

    所有人動員起來尋找,直找了三個多時辰也沒找到。

    “會不會是在碼頭停靠的時候跑下船了?”袁少駒說。

    船老大︰“不會吧?”

    此時距離之前停靠的碼頭已經走了十幾里水路了,難不成還要再回去?

    就算是回去,碼頭上的其它船只也有可能離開了。

    要是袁家的猴子跑到那些船上,也難找回來。

    不過拒絕回去的話他不敢說,听听這小猴子叫的名字,再看看吃的東西,平日只怕寵的什麼似的。

    吃河蝦不算什麼,但是大冬天吃河蝦……。

    更別說還是要吃肉沫蒸蛋了。

    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他家小孫子平日也只能吃上蒸蛋,也不會給加上肉沫。

    他也知道,返航十幾里,耽誤些行程,袁家若是把猴子找回來了,肯定會有所回報。

    袁家送親的官媒張張嘴,“袁五少爺……。”

    其他人都看向她。

    “不能走回頭路。”

    走了回頭路不吉利,就像昨晚胡慶招妓上船,也是不吉利。

    袁少駒︰“是我把袁幼駒弄丟的,我下船去找。”

    袁季駒︰“別胡鬧。”

    猴子丟了心疼,要是弟弟再丟了,日子就真不用過了。

    對船老大是,“找個地方停船,等後頭的船跟上來。”

    讓李管事帶人留下尋找。

    李管事跟著前主家走南闖北過,跟著他們家經營妍玉春也算歷過事,比讓小弟留下強。

    商議定了就找地方停船。

    鄭媽媽拎著晚飯進了船艙,“先吃飯吧,著急也急不來。”

    袁明珠也知道是這麼個理,就是知道歸知道,知道了也不會就不著急了。

    袁幼駒在他們家待這麼些年了,早就就跟家庭成員之一差不多了。

    鄭媽媽絮絮叨叨著擺好飯菜,給袁明珠手里塞了一碗米飯和一雙筷子。

    “快吃吧,吃了才有力氣找,你不吃她們也不敢吃。”

    說著拿下巴往幾個小丫頭那邊抬了抬。

    袁明珠知道她說的對,她若是不吃的話,春蕎幾個不會吃,下頭的幾個更不敢吃了。

    她一直漠視階級,但是階級從沒因為她不在意就消失。

    鄭媽媽給她布了一筷子菜,看她吃了一口,攆幾個小丫頭︰“別站這兒了,都去吃飯吧!”

    鄭媽媽一邊給她布著菜,一般像自言自語般叨叨著︰“安陽侯府的人怎麼這麼安靜啊?不應該呀?

    要是以前船因為咱們的原因停下來,他們早就得倒閑話給奴婢听了,今天一個說話的都沒有。”

    袁明珠知道她想問什麼。

    無外乎就是想知道她讓她加到胡慶的藥罐里的藥是什麼?服用以後會有什麼效果?

    袁明珠把嘴里的飯菜咽下去,附到她的耳邊說︰“發心吧,死不了。”

    死不了的言外之意,也活不舒服。

    鄭媽媽眼神閃了閃,還想再問卻不敢問。

    不過不問她也有不問的法子。

    等春蕎她們吃了飯過來伺候著,換了她去用飯,她悄悄招手讓春盛過來。

    春盛過來,“娘,什麼事?”

    鄭媽媽看著胡慶住的船艙,“你去那間船艙隔壁听听,里頭都說的什麼。”

    過了不到半個時辰春盛就回來了。

    小家伙眼神閃爍。

    鄭媽媽見他如此有些慌神,“你听到什麼?”

    春盛縮著脖子,“他們,他們在說,在說……。”

    “說什麼你倒是說呀!”說得咬牙切齒。

    春盛揪著衣襟,一臉視死如歸道︰“他們在說小姐。”

    拿手背抹著眼淚,眼淚卻像怎麼都擦不完似的。

    “哭什麼?究竟怎麼了?”

    鄭媽媽的語氣很凶,撩著衣襟給兒子擦眼淚的動作更是不溫柔,春盛卻奇異的止住眼淚。

    “他們說……。”

    把偷听到的胡慶跟陸琴的對話說了。

    “真這麼說的?”鄭媽媽面色凝重,拉著春盛,“跟我去見二小姐。”

    這事如何定奪還得听二小姐的。

    鄭媽媽進了袁明珠的船艙,輕聲把事情說了,“……春盛就在外面。”

    “讓他進來。”

    鄭媽媽讓春蕎她們去外頭守著,把春盛領了進門。

    “把你听到的跟小姐說說。”

    小家伙年歲不大,卻極有做探子的天賦,胡慶二人的話他听得一清二楚。

    春盛學著胡慶和陸琴的對話︰“公子,他們這麼興師動眾找只猴子,別是想對付我們吧?”

    “不會,他們想做成這樁親事,就不敢怎麼著老子,他們怕惹惱了本公子,親事做不成了。”

    “在這停下來也好,回頭你注意看著那小娘子還去不去甲板上,她要是過去了你提醒我一聲,我先躺會。”

    “早知道船停在這里,就多留那窯姐兒住一日了,你去看看,附近可有船娘,召喚一個來。”

    “公子,您就消停會吧,二夫人來之前可吩咐了,讓您把袁家的小娘子勾搭上手,您這樣眠花宿柳,如何能成事?”

    “嘁,顧重陽那狗才比我還好色,他那樣的袁家小娘子都上趕著,我出馬還不是手到擒來?”

    “我估摸著,她昨日是礙著她哥哥在場,裝著假正經呢!等回頭她一個人的時候肯定沒問題。”

    “再兩日就到了,只怕袁姑娘不會出門了。”

    “怕什麼?她還能跑了?進了京城更跑不了她,早上那個自稱是皇貴妃娘娘身邊的姑姑的女人不是讓人跟你聯系了嗎?

    我幫著他們混到袁家小娘子身邊去,投桃報李,她以後也得幫著我把人弄上手,不急這一時半會。”

    袁明珠听著春盛的復述,輕輕轉著手腕上的珠串,唇角勾起一絲嘲諷。

    她說呢,胡慶出來攔她想做什麼,原來打的這副如意算盤。

    也沒冤枉了搭船的邱氏祖孫。

    “邱氏是皇貴妃娘娘身邊的姑姑?想混到我身邊來啊?”袁明珠摩挲著下巴道。

    春盛點點頭︰“是啊!”

    “那好啊,這個願望可以滿足她。”

    鄭媽媽︰“您是想……?”

    袁明珠端著茶吃了一口,慢慢放下茶碗,“騙她簽下賣身契,有了賣身契,還不是我們想如何就如何?”

    就是把她賣去黑礦井上做窯姐兒,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饒有興趣地問春盛︰“你听得倒是仔細,在哪听的?”

    鄭媽媽︰“當初安排艙房的時候,他們那間艙房隔壁就是春盛他們在住。”

    本來就有監視之意。

    袁明珠點點頭,“做得很好。”

    又說︰“那豈不是我們說話聲音大點隔壁也能听到?”

    春盛︰“太大了能听到,我們這樣說話隔壁听不到,不過,用這個的話小聲點只要不是太小聲也能听到,船艙的牆壁都是木板的,隔音效果差。”

    說著話從懷里摸出來一對像醋切兒似的東西。

    袁明珠接過去,反正看了看,“這是什麼?”

    鄭媽媽︰“這是味碟。”

    袁明珠︰……她沒看錯,果然是醋切兒。

    “這個怎麼用?”

    鄭媽媽拿著兩只味碟貼在門上給她示範了一下。

    袁明珠把耳朵湊上去,“二小姐在嗎?袁幼駒找著了。”

    听到幼駒找著了,她 的一下拉開門。

    門外石青正在問春蕎,看到門開了都扭頭看過來。

    見到是她,石青行了個禮道︰“二小姐,袁幼駒找著了,它跑到後頭昌隆號上找袁末駒了。”

    袁明珠有點佩服他們家這個毛孩子了,已經把離家出走修煉到最高境界。

    對石青說︰“我知道了,你告訴四哥,就讓幼駒留在昌隆號上好了。”

    她還不知道袁幼駒是被嚇著了,還以為它是離家出走呢!

    都學會離家出走了?

    得好好治治它,不然心更野。

    今日晚了,明天再找機會跟哥哥們商議一下怎麼給邱氏遞梯子,不留痕跡地把人留下。

    袁明珠沒有出房間,胡慶那邊很失望。

    同時對邱氏那邊寄予了更多期望。

    畢竟是皇貴妃娘娘的人,又因為誤會傷了人,胡慶不敢再托大,當晚在甲板上約著筠娘見了一面。

    他們這邊剛剛見上,袁明珠就接到了消息。

    次日,袁明珠跟哥哥們商議怎麼給邱氏制造機會才不顯得刻意。

    袁季駒看著窗外岸上吆喝著號子的縴夫,“他們自己會制造機會吧?”

    袁明珠贊同她四哥的話,“邱氏是帶著任務來的,她比我們著急,我們先靜觀其變吧,看看她還有什麼後招,只要配合好她就行。”

    “就是不知道她會使出什麼招數?”

    “應該用苦肉計!”袁少駒說。

    “剩下的路程不多了,要想迅速奏效,確實是苦肉計最好使。”袁季駒說。

    他們這邊正分析著對方會使用的招數,外頭傳來嘈雜聲,接著就有人敲門。

    三兄妹停止交談。

    鄭媽媽拉開門,外頭花青進來,“胡五公子又在打邱氏的孫子。”

    三兄妹交換著眼神︰來了。

    袁季駒帶頭出了艙房。

    袁明珠站在後面,看到已經圍了許多人了,邱氏拉著胡慶的胳膊︰“胡公子,您行行好,可不能再打了。”

    胡慶裝腔作勢的掙扎著,似乎是沒掙脫。

    袁明珠扭頭對鄭媽媽說︰“胡家這個敗家玩意平常自命清高得很,今日還能讓人抓著他的胳膊,真是不容易。”

    鄭媽媽想想他這些日子天天抱怨艙房小,艙房窗戶小,通風不好有霉味,比個姑娘家還矯情,回道︰“是不容易啊!”

    做戲都做不好,太不敬業了。

    船老大也在,跟著勸︰“胡公子就別跟他個小孩計較了,回頭讓他祖母打他。”

    袁季駒到了跟前,了解了發生了什麼事,得知是邱氏的孫子在過道內跑,撞了胡慶。

    就被這位拽著要打。

    他實在不待見這廝,也不說話,就站在一旁看著。

    還是邱氏看僵持不下,放開胡慶拉住他,“袁少爺,求求您幫幫忙講講請吧!”

    袁季駒把衣袖拽出來,還未開口,對面胡慶就一把把邱氏的孫子推開,“滾,看在親戚的面子上放你們一馬,以後離本公子遠點,千萬別再撞在本公子手里……,哼!”

    胡慶回了他的房間, 的一聲把門甩上。

    倒是邱氏,拉著孫子給袁季駒磕頭,“給救命恩人磕頭,謝謝袁少爺又救了你一命。”

    袁明珠躲人群後面想笑。

    沒有看下去的興趣,帶著鄭媽媽回了房間。

    本來就是照著編好的劇情在演戲,不管她待在哪里,都少不了她的戲。

    她們剛回房間不就,房門就被敲響了,“二小姐,邱大嬸帶著她家孫兒來給您磕頭來了。”

    袁明珠示意鄭媽媽開門。

    送上門的救命之恩,就認領了吧!

    邱氏進門就看到袁二小姐嘟著嘴,一份氣呼呼的模樣。

    她身邊的那位姓鄭的媽媽在旁邊陪著笑臉。

    看到她進來,沒有一個人理她。

    邱氏有些後悔來的不是時候,這位明顯是為著什麼事在跟人慪氣呢。

    她這個時候來,肯定達不到目的。

    可來都來了,總不能一句話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就走吧?

    也陪著笑臉道︰“多虧小姐,我家貴哥兒才能化險為夷。”

    “這不,我帶她來給小姐磕個頭,我們祖孫這輩子都忘不了小姐的大恩。”

    袁明珠冷哼一聲,“哼,拉倒吧,我什麼也沒做。”

    臉往旁邊一扭,白眼珠子翻上天。

    邱氏的笑容都扭曲了,險險就掛不住掉下來。

    還是鄭媽媽給她打了個圓場,“你別在意,我們家小姐跟我這慪氣呢,不是針對你。”

    回應她的是袁明珠又一聲冷哼。

    站在下面的邱氏神色未明,不過笑容似乎真誠了許多。

    “悖 俏頤搶吹牟皇鞘焙潁 忝竅讓ψ牛 頤竅然厝Х恕!br />
    鄭媽媽出來送他們,“你們別在意啊,我們家小姐真不是針對你們,她就是……。”

    或許是難以啟齒,又或許是怕被屋里的人听到,鄭媽媽說了一半頓住了。

    她越是這樣,邱氏越是心癢癢的想知道原因。

    待鄭媽媽再去灶上端飯菜的時候,邱氏拉著她親熱的說話,旁敲側擊的打听袁明珠之前生氣的原因。

    “大妹子給我透個底,讓我也安心些,你們小姐究竟是為什麼事生氣,不會我哪里做的不周到得罪她了吧?”

    鄭媽媽似乎是經不住她一再追問,苦笑道︰“不是什麼大事,就是胡五公子為難你們的時候,我們家少爺攔著不準小姐出去,怕她得罪親戚,她……。”

    下頭又頓住了,不過邱氏已經听明白了。

    腦補了一個脾氣火爆的千金小姐,一點委屈都受不得,像個炮仗似的一點就著。

    這不就是他們喜歡的模樣嗎?

    真是給他們量身定做的。

    假惺惺地勸道︰“你們小姐就是耿直脾氣,這樣的人好,沒有壞心眼,待人最誠懇不過了。”

    拉著鄭媽媽說了許多日子如何難捱,一個人拉扯孫子如何不容易。

    “你們小姐對我們祖孫倆有大恩,要是能服侍小姐,也是我們的福分。”

    目的已經昭然若揭。

    想讓鄭媽媽推薦她投靠袁明珠。

    鄭媽媽咂咂嘴,“要說起來,這會親事定得急,小姐身邊的人還真是不足,就是……。”

    邱氏一听有門,馬上許諾︰“我們就是想報答小姐大恩,也想找個依靠,月錢不月錢的都無所謂,只要有地方住,一日三餐管飽就行。”

    主家不會克扣月錢。

    她這話就是告訴鄭媽媽,以後他們祖孫二人的月錢可以拿出來孝敬她。

    鄭媽媽听了,立馬笑得見牙不見眼。

    “你看你說的,咱們誰跟誰啊,用得著這麼見外。”

    拉著邱氏的手跟失散多年的親姐妹一般,“我跟你說,真不是我不替你引薦,我們府里有規矩,凡事進來的人都得簽死契。

    我呀,也就是沒辦法,一個女人拉扯著兩個孩子,沒家沒業的,住處沒有,韭菜葉寬的地也沒有,不簽死契不行,

    你跟我不一樣,你們家怎麼著還有個安身之處,地多地少總能糊住嘴。”

    邱氏︰“別提地了,要有地我還用得著這麼愁啊?我那不爭氣的兒子,就是欠了一屁股債跑的,這回找不到他,回去房子和地也難保住啊!”

    拉著鄭媽媽不撒手,“你就幫我問問,簽死契就簽死契,總比沒著沒落強。”

    “行,我給問問,成不成我看不能保證,”鄭媽媽眼珠子轉了轉,說︰“那月錢……?”

    “事情若是成了,我的月錢每個月分給你一半。”

    “那咱們可說定了啊!”

    她們兩個身後不遠處,梅婆子蹲在地上收拾著從河里撈上來的一段破漁網,漁網里還掛著幾條小魚小蝦。

    她神情專注,似乎沒有听到二人的對話。

    直到鄭媽媽走開了,邱氏轉回去干活,她才掀了掀松弛下垂的眼皮。



伊莉小說網 | 第一姝 | 第一姝最新章節

 ** 作者︰黑魚精所寫的《第一姝》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第一姝》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第一姝》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