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如果你愛,請深愛!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87章
作者︰銅小魚 下載︰如果你愛,請深愛!TXT下載
    “走!回府!”楚軒然的聲音有些威嚴的向眾人說道。

    “這個女人還真是走到那里都招人妒忌,這張臉果真是一個禍,只是那雙眼楮真真的像極了一個人,而她曾經是自已認為最美的女人。”

    目光有些深遠的看了一眼,水月宮的方向,低頭上了馬車。眾人緩緩向著軒王府前行,而馬車內一片陰沉氣氛讓傾月有些喘不過氣來。

    “王爺怎麼會一個人前去水月宮。”听到傾月的問話,楚軒然終于淡淡的開了口,癟眼看著她笑道︰“本王不來,難道讓自己的孩子叫別人父親嘛?”

    這話果真是酸味很濃,讓傾月眉頭緊又緊,嘆道“王爺原來是但心這個!”

    “哼!你以為呢?皇家的血脈怎能讓他遺落在外,更何況他是本王的第一個孩子。”冰冷的聲音沒有絲絲溫情在里面,低垂的眸子繼續假寐。

    她的心為何有些抽痛呢?由其是听到那一句話!在他眼中自己一直都是因為那個孩子才留在軒王府的吧!馬車緩緩前行!不知何時才到的王府。

    月色灑進了籬院的屋內,楚軒然神色有些深遂的看著床上熟睡的女人。嘴角劃過一抹笑意,“女人該醒了。”

    “什麼聲音?”

    眸眼緩緩睜開,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已經回到王府了。”

    她一抬眼便發現楚軒然坐在床塌邊上,她記得自己是在馬車睡著了,沒想到她竟然睡了這麼久,更沒有想到楚軒然竟然沒有叫醒她。

    “今晚皇宮有宴會,你跟我去參加。”臉上閃動了一絲不明之意,讓她去皇宮?

    楚軒然見她緊皺著小臉,冷聲道︰“怎麼?去皇宮你不願意。”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請封她為側妃,這一次去皇宮也是母後想看看她。

    “怎麼會!我的身份低微,跟著王爺前去宮里恐怕會惹出笑話。”傾月低垂著眼眸,她只是個沒有身份的妾而已!這皇家禮儀她又不懂,到時肯定會出錯。

    看到傾月臉上的遲疑,楚軒然神色暗淡一笑,“你跟著本王別亂跑就不會出錯!母後也想看看她唯一的皇孫,現在是否康健。”

    “皇後娘娘要見我?”狐疑的問。

    “母後當然要見一下未來皇孫的母親,你換一下衣物,我們馬上便去。”楚軒然身子往床塌一倒,庸懶的將雙手伸展開,眼眸便緊閉著沒有理會傾月的目光。

    這當今皇後要見她,她怎麼能不去呢?她的心有些忐忑不安。

    傾月緩緩走向屏風後面換上一抹嬌艷的衣裙,淡淡的粉色襯托著她臉頰很是粉嫩。優雅的走了出來,抬眸看向床塌,楚軒然已經起身,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正看著她。

    “很美!”

    傾月听到楚軒然的話,抿唇一笑,睫毛微微卷翹閃動著眼眸,“王爺這話,傾月可以當作是夸獎嘛?”

    本王看中的女人自然是美人。

    傾月遲疑一笑,這話讓倒人是听不出來是什麼意思?輕搖著小蠻腰,向著他的大腿而坐。一只手緊摟著他的頸,冷艷的氣質讓楚軒然心神一晃,“這個女人就像一顆毒藥,沾上便會深深的吸引,不想再推開。”

    楚軒然想都沒有想,伸手雙手自然的抱起傾月,身子一轉將傾月整個人壓在了身下。勾起一抹冷魅的笑容掛在臉上,靜笑,“女人你是在挑戰本王的忍耐性!”

    “不敢!王爺何出此言。”冷媚的臉上勾起一絲靜笑。

    “本王現在就要了你。”邪魅聲音壓過她的頭頂,只是想知道孩子在楚軒然眼中到底有多重要,為什麼他一而再的強調,這個孩子是唯一的孩子。

    “難道別的女人懷不上他的孩子?”狐疑的眸子轉動,換上笑容,嬌嗲的說︰“王爺孩子還太小,不能,不能。。?”故出作一副失落的目光看向他。

    楚軒然手伸向她的額撫了一下發絲,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覺得這樣就能讓本王愛上你。”

    傾月神色微微一變,他的話?讓她有些透不過氣,那抹諷刺的目光看向她,竟是如此的冰冷,她有些說不出話來。

    他的目光很是堅定,明明近在咫尺,卻覺得很是遙遠。以前的那抹自信,早已不復存在。如今,她遲疑了。應該是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動搖這個男人的心。

    他的用深究的目光看著她,緊抿著雙唇,淡淡一笑,“記住那個睹約,你說過會心甘情願的為本王做事。”

    “時間不等人,你會輸。”冰冷而堅定的聲音劃進耳中,這個男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他有沒有心。

    在她的心里,盡存的一點點幻想都被無情的摧毀。

    指望這個男人心軟,指望他有一絲喜愛,指望著他會幫她找出陷害父母的真凶。

    “我不會輸的。。。”傾月緊皺著眉頭,心思有些沉重,但是她還是想試試,不到最後誰都不知道誰愛上誰。她指望腹中的孩子能讓楚軒然有一絲變化。

    此時,楚軒然起了身,只是淡然的看了傾月一眼,整理了一下衣袍,背向著她。“今晚會去的人多,你別離開本王身邊。”

    傾月有些無奈,看著眼前修長的背影,心嘆道︰“這個男人的心還真是寬大,不愛為何還讓她生下自己的孩子。”

    “走吧!快來不及了。”楚軒然沉靜一會說道。

    傾月眼眸閃動,抿唇苦澀一笑,“他們之間難道就不會兩情相願嘛?”

    這天月國最有可能坐上皇位的男子,是她復仇的指望,可是他卻是如此冰冷無情。

    沉默了一會,嫣然一笑,“恩!我們走吧!”兩人相擁著出了王府,明明緊貼著,她卻感覺不到楚軒然的溫度。

    她的心卻更冷,她無法選擇自由,她也沒有權利輕松的忘記仇恨。當家人全部慘死她的眼前,血淋的場面讓她惡心到想吐。

    親人一一的離開,而自己卻苟且活著,這種屈辱,讓她沉受了八年。每次都會在夢中被驚醒,滿身是血的爹娘正喊著“冤枉!讓她報仇。”

    她的心從未有過一刻的開心,她活在世上每天都只想著如何生存,如何逃出碧悠閣。而如今她來到了軒王府,依然是沒有辦法讓自己報仇,查出當年的真相。

    渾渾噩噩的到了皇宮,傾月眼底的傷痛漸漸掩了下去,而這一切楚軒然從上馬車後就閉著雙眸,沒有理會她。

    一切是一樣的冰冷,沒有任何改變。“她只是他的妾,腹中孩子的母親而已!”

    皇宮很大,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雄偉的建築格局。

    一座龐大的宮殿應入眼中,周圍的花草奇異,很多都是從來沒有見到過的,剛邁進殿內是又一處小的花園。滿院的菊花綻放的很是美麗,緩緩入眼簾,這里面別有一番風味。

    心嘆道︰“這里的主人到底是何身份!品味很是淡雅而不失高貴。”

    傾月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景色,兩人相擁走了一會,楚軒然便停了下來,“你喜歡這里?”

    微微一怔!抬眸看向楚軒然,淡笑問,“這是誰住的宮殿,好美!”

    “以前本王沒有封王的時候住的宮殿,你若喜歡今晚就不回去了。”楚軒然牽起她的手,沒在言語。

    在路過一盆玫瑰,低垂著眼眸了輕輕一笑,“愛妃!還是這個適合你。”伸手摘了一朵,轉身便緩緩的斜插在發髻上,冷艷的傾月低眉含笑,心嘆道︰“她不配高雅,只配冷艷。”

    “不是前去宮宴,為何我們來這里。”疑惑問。

    楚軒然癟了一眼,今晚的宮宴就在這里,賞菊。

    “母後特意為你舉辦的賞菊宴,你等一下少說話,可別說錯話了。”語氣有些警告趣味,讓她微微一怔!

    她當然懂得茶言觀色,以前在青樓她不就是這樣生活的嘛?特意安排的菊宴,那個皇後到底是為什麼?

    真的像楚軒然說的那樣,是為了看她的未來皇孫,她覺得不見得是這麼簡單。

    正當沉思中,緩緩听到珠釵搖晃的聲音,只覺越來越近,抬眸看去,華麗的衣袍繡金描鳳應入眼簾,頭戴鳳冠,儀容高貴,臉上含著靜笑,可是傾月怎麼也看不出來,她的笑容是有溫度的。

    這應該就是皇後吧!楚軒然的母後,緩緩撫身向前行禮,可是慕容玉兒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直降耐白 斯ャG閽碌牧成匣 湟荒ㄞ限沃  br />
    心想著,看來她並不滿意自己,而今天前來應該也不會好過。

    “皇兒,周城之事母後已經派人去查了,很快就會有結果。”慕容玉兒的無視,楚軒然看在眼里,淡淡一笑道︰“母後,她就是傾月,兒臣剛剛向父皇請封的側妃。”

    楚軒然一把拉過了傾月,在她的腰間狠狠的一捏,傾月身子往下一側,強忍著痛沒有發聲,目光落在楚軒然的臉上,疑惑的看著。

    這個男人竟然捏她這麼重,剛才她都已經行過禮了,是皇後故作沒有看到。怒瞪了一眼楚軒然,面色一笑,“傾月,見過皇後娘娘。”

    她是低賤的人,皇後娘娘怎麼會看得上眼,不由一抹牽強的笑意劃落,她不信命,不信天,她相信自己一定會堅持下去。

    目光一沉,上下掃視了一圈,嘆道︰“你就是皇兒說的傾月。”

    “姿色倒不錯!”

    淡然一笑道︰“只是你的身家不清白,恐怕只能做個侍妾了。等你旦下皇嗣,本宮再讓皇上封賞你做個側妃。”

    “不行!本王的第一個孩子的母親至少是個側妃。”楚軒然冷聲道。

    “糊涂!皇嗣將來會有很多,一個青樓的女子做你的側妃,對你沒有半分好處。”慕容玉兒氣急的喝斥道。

    “此事已經上報父皇,母後就不要再插手了,兒臣已經決定了。”目光堅定的看著眼前的慕容玉兒,這就是他的親生母親,什麼事他都沒有權利選擇,他只能听從。

    “這一次他偏不。”袖中的手指緊握著。

    “你,反了不成,母後都是為了你好!”這就是她一手帶大的好皇兒,現在竟然不听她的話。看樣子翅膀硬了想飛了。

    眼底隱忍著怒火,換上了一抹無奈,輕笑道︰“既然如此!過兩日母後會讓你父皇安排你婚事。”

    “什麼婚事?”楚軒然疑惑問。

    微微一笑,“當然是娶正妃的大事。”

    難不成是要他娶柳晴玉,看來這一次她是下定決心了。輕視一笑,“隨便!”

    眉目展開,輕輕一笑“這其中的利害,母後已經與你說過,既然你同意,不日母後便讓你父皇下旨賜婚。”

    這對母子的對話讓默立一旁的傾月,不由覺得好笑,“她這個當事人,並沒有說過不願意做侍妾,也沒有說過願意。”

    眸眼低垂,嘆道︰“看樣子,這個皇後很討厭自己。”

    出身清白,她曾經也是將門虎女,淪為青樓這不是她願意的。

    听到皇後安排楚軒然娶妃之事後,她面色有些蒼白,如此說來,她是侍妾,就算是做了側妃還是妾。

    正巧這時,殿外緩緩走進了一名女子,一身翠綠碧荷衣裙很是靈動的走了過來。

    “晴玉見過皇後娘娘,軒王爺。”撫了撫身子,抬眼便見楚軒然緊緊摟著一名女子,眸眸劃過一絲狠戾。“這女人到底是誰?”

    婀娜的扭動著小蠻腰緩緩含笑,站近了慕容玉兒,“皇後娘娘,晴玉想你了。”

    “這是什麼情況!這個女人跟皇後竟然如此的隨意。她又是誰,皇後如此不喜歡她是因為這個女人嘛?”傾月靠在楚軒然的懷里,眼眸閃動,打量著迎面而的人。

    剛對上柳晴玉的雙眼,便看到她冷冷朝她輕視一笑,“這位姐姐是誰?”

    “本宮準備讓晴玉你做皇兒的妻子,誰知道皇兒在那里弄一個女人回來,還懷了皇嗣,偏要封她為側妃。不過你放心,她永遠只能是個妾。”這讓傾月一下子臉色難堪極了,微微低垂眼瞼。

    她總算是看出來了,今天根本不是來看她的,而是來羞辱她。

    “你懷了軒王爺的孩子。”柳晴玉癟了一眼。

    “恩!”低頭回了一句,看樣子她今天不會好過了。

    “晴玉過來,她將來頂多是一個妃子,與你是比不得的,我們先去看看準備好了沒有。”慕容玉兒冷冷看了她一眼,轉身拉起柳晴玉便離開了。

    妃子,這個身份她沒想過,她既然要復仇,查出真凶當然是跟在楚軒然身邊最好。

    懷中的人一直沉默著,低垂著眼瞼看向她,疑惑道︰“看愛妃的樣子,難不成是吃醋了。”下鄂微微被提起,有一種諷刺在心中漫延。

    傾月抬眸對視一笑,“怎麼會,臣妾知道自己的身份!那敢奢望做王爺的正妃。”

    “是嗎?”你別作出一副委屈樣,你能讓母後接受已經不錯了。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應該感到榮幸,感謝皇後的恩賜!

    楚軒然拉起她的手,緩緩邁向皇後前的方向,抬眼便看到廳里擺放著各色綻放的菊花,讓她前眸一亮的是竟然看到了南宮兄妹也在場。

    “今天到真是像楚軒在說的人很多。”憋眼一笑,看樣子皇後也是早有準備。

    她能做的就是少說話,難怪楚軒然來之前就提醒她。

    一抹鵝黃色的衣裙緩緩落入了她的眼簾,今天的南宮靈兒打扮到是與上一次見過不太一樣,很是文靜,遮掩了那股靈動之氣。

    “皇兄,多日不見!別來無恙啊!”聲音傳入傾月的耳中,另一處位上楚子墨滿帶笑意的坐椅上有些庸懶的看著她們。

    “皇弟也是。”冷淡的回一句。

    這聲音她想起來了,不就是林子遇襲那個黑衣人嘛?他真的是楚子墨。面色一沉,雖然她早就覺得那聲音听起來像是楚子墨,可是現在確定下來依然有些不相信。

    看樣子他們兩個的戰爭已經開始了,難怪楚軒然讓她呆在周城。

    楚軒然松開了她的手,她上前走了一步,朝南宮靈兒微微一笑,一張淡漠的臉上擠出一抹牽強的靜笑看了她一眼。

    她怎麼了,上次她還對自己熱情的很,今兒個是怎麼回事,竟然裝出一副不認識自己一般的陌生。

    一行人紛紛坐了下來,慕容玉兒坐上了主位,淡淡而笑,“今日本宮覺得菊花開很是好看,便請了你們幾個過來。大家先嘗嘗這剛釀不久的菊花酒。”

    傾月抬眼掃視了一圈在坐的一行人,這些她倒是全都認識,皇後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眾人端起灑杯喝了起來,傾月看了看,“這菊花酒?”她喝還是不喝。

    “愛妃,你喝茶就行了。”她想不到楚軒然竟然會說這話!

    “此番皇兒前去周城,將百姓快速的得以救治,功勞不少,本宮听皇上說這一次你回來會好好賞封你。”慕容玉兒這話到底是說給誰听的,大家一听就明白了。

    楚子墨也輕視一笑道︰“是啊!皇弟先恭喜了。”

    “還一個好消息,本宮馬上就快要有兒媳了。”癟了一眼,傾月的方向。

    南宮雪音面色一笑,“微臣,先恭喜了。”抬眼看向了傾月,皇後說的到底是誰?這皇後喜歡柳家小姐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當然這也許跟右相家的權勢有關系。

    抿唇輕笑,他擔心這個為何?

    難道是因為傾月嘛?勾起一抹苦笑,神色淡淡的看向了自家的妹妹,這一下子她更傷心了。楚軒然竟然要娶正妃了,看來靈兒是沒有希望了。

    南宮靈兒一听皇後的話,眼眸很是狐疑,這皇後不是一直喜歡柳小姐的嘛?這正妃的位置到底是誰?

    “皇後娘娘,晴玉真要出嫁了嗎?”她這多年一直裝出一副柔弱的模樣,而皇後對她也是寵愛有加。偏偏楚軒然不喜歡她。

    這一下子她總算是如願以償了。

    冷冷一笑,看向了楚軒然身側的傾月,這個女人就如皇後說的永遠也只是一個妾而已!她去了軒王府再慢慢收拾。

    一行人氣氛有些硬!最先開口便是楚子墨了。

    “今晚月色很美,如此美景好酒,沒有音律倒是可惜了這番景色。”

    此話一出倒是讓一直沉默不語的楚軒然開了口,輕輕一笑,“愛妃!你去彈首听听。”

    既然楚軒然都發話了,這麼多看著她,她只好含笑答應,不一會兒,一名宮女取了琴過來。

    “這是本王曾經最喜歡的琴,音色還是不錯!”听到這話!身形明顯一愣,他竟然會撫琴?她一直以為楚軒然不懂風月,只懂冰冷的爭權奪利。

    傾月碗約的起身,輕盈著步子緩緩坐在瑤琴前。

    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楚軒然倒是毫不客氣,讓她為眾人演奏。縴細的玉指劃過琴弦,美妙的音律緩緩入耳。讓在坐的一行人認真的听了起來。

    “相思”她第一次與楚軒然認識的時候彈奏過的曲子。

    低垂著眼瞼,長長的睫毛在燭光下留下一抹陰影,嘴角含笑,她瞬間成為了廳中的焦點。

    琴音悠揚而綿,時重時輕,拿捏的很是隨性,這仿佛是她自己的心聲,心嘆,“琴音再動听,也只是訴斷情腸的一種方式罷了。

    眾人的目光被她的琴音所帶動,到是讓慕容玉兒想起了多少年前,她曾經也是幻想著能得到夫君的疼愛,可是這一切只是幻想。

    不由的對眼前的女子,有一番不一樣的看法,到是有點長處,撫的一手好琴音。

    “軒然從小不準任何人踫觸的琴,如今竟然讓她撫,軒然到是對她的琴音有很高的贊賞。”眼角余光閃動著,看了一眼身邊的柳晴玉。

    “晴玉你自小習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不如你也去撫上一首。”聲音雖不大,但是在場的人都能听到,傾月抬眸一怔!她是嫌棄自己只會撫琴吧!

    她是只會撫琴而已!但她並沒有覺得自己就該讓人看不起。

    眼眸含笑一曲罷,站起了身子。再一次坐向了楚軒然的身側。

    “愛妃!到是比上次彈的要幽怨許多,莫不是在怪本王,關心不夠。”他話中的意思她明白,說她吃味了呢。

    或許吧!她在听到那個叫晴玉的女子將是楚軒然的妻子,心里確實有一個結。心口有些不太舒服,可是她那敢吃味呢?何況他根本不愛自己,自己又何從敢愛這樣一個男人。



伊莉小說網 | 如果你愛,請深愛! | 如果你愛,請深愛!最新章節

 ** 作者︰銅小魚所寫的《如果你愛,請深愛!》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如果你愛,請深愛!》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如果你愛,請深愛!》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