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 嫁給悶騷太監前任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陰陽先生
作者︰覆酒 下載︰嫁給悶騷太監前任TXT下載
    早飯的時候沒有看見何歡他們,問了衙門里的差役,才知道他們自抓人回來,審了一夜,還沒完呢。

    看來是人太多了,挨個錄口供很辛苦。

    神愛和魚寶嫵用完飯,等到雇的馬車到了門外,也不等何歡告別,兩個人抱著行李出來。哪知衙門門口停了三駕馬車,還有大批衛士候著,神愛疑惑道︰“哪一駕是我們的馬車?”

    魚寶嫵也不知道,不確定地指了指最左邊那輛樸實低調的︰“大約是這個,另外兩駕太招搖了,一看就是很有錢的人。”

    “有道理,我們沒有錢。”神愛把包袱放到馬車里,一問趕車的人,果然沒錯。

    正當馬車要走的時候,衙門里又出來一大堆人。神愛掀開簾子一看,正是何歡、蠱女、惜過和一干衙門官吏。

    眼見他們上了最前面的馬車,還駛過來特意和神愛並駕齊驅。惜過打起簾子,興高采烈地對神愛道︰“殿下,巧不巧?我們也是今日走呢。”

    神愛笑道︰“你們也回京了麼?案子都辦完了?怎麼回京還帶衙門的人。”

    惜過先回頭看了一眼何歡的臉色,見何歡閉目養神,沒有警告他的意思,意味著案子可以告訴神愛,于是急忙回頭,小聲道︰“我們不是回京,是去河東道承宣布政使司。案子牽涉到他們了,要辦完,須得和他們對質。我們不止帶了縣衙的官差,還有相干犯人和證物。”

    神愛好奇道︰“听說你們昨晚審了一夜?”

    惜過悄悄側身,指了指閉目的何歡,道︰“可不是!一刻鐘也沒歇息。您瞧,我家爺犯困呢。”

    蠱女與他們同乘一駕馬車,聞言好笑道︰“你也太小看他了,哪里一夜沒睡就犯困。你家公公又不像你似的,在馬車上還跟人嬉皮笑臉。他不閉眼,難道一直盯著你看?”

    惜過一笑,也不爭辯,只道︰“蠱女姐姐總是拆我的台,我不和你說。”他回頭仍看著神愛,道,“我還跟殿下講話,殿下知道不知道昨晚審出來什麼了?”

    神愛道︰“不知道,我就是想問你。”

    “听惜過給您細說。原來這件案子得從師家被撤皇商講起︰他們被降了罪,又要抓起來蹲大牢,又欠了各大錢莊、東家一大筆巨債,利滾利算下來,至少三十萬兩,根本還不清。”惜過見神愛有興趣,還問他,自覺很受用,于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壓低聲音道,“債主上門要不到錢,竟直接把所有師家女眷全部抓去賣了。”

    神愛皺眉道︰“然後師家男子全部殉窯?”

    “沒有,這又關系到布政使大人了。不知為了什麼緣故,他要折腰扇堂的東家李氏一族全死。這種危急時刻,他就派人找上師家,讓其替代李氏經營折腰扇堂,一輩子也不可以泄露出去。師家老爺走投無路,如此又能避免牢獄之災,也不必還錢了,哪有不答應的。”

    “所以師家人易容一番,扮成李氏住進李府,而真正的李氏已經被布政使大人殺了,全扔進師家窯中毀尸滅跡,還放出風聲,是師家殉窯。”

    “難怪洞璧上會有那樣一句話。”神愛一瞬間已經猜到一個大概。

    畢竟扇堂生產出售都有雇的人操心,師家只要經營就好,而他們這方面本來也有最好的經驗,只要不是極其熟悉的人,完全不可能看出破綻。

    惜過連忙拍馬屁道︰“殿下真是厲害,就是您說的那樣,差不離。師家女眷當晚對傳言信以為真,集體自盡,只有年紀尚小的師清溪還想等哥哥回來,沒有一起。本來事情到這里也了結了,哪知道今年年關剛過,按察使大人來河間巡查,看上薛清溪的美貌與才藝,命縣令逼著她去伺候了一晚上。他臨走還交代縣令,要將薛姑娘充入官妓,送去他府上。”

    “薛姑娘自然不肯,偷偷去跟師家求救。師家自恃十年前與布政使大人的勾結,私下傳信要他幫忙,言辭之間頗有威脅之意。殿下想必也能猜到了,布政使這樣的人如何能忍?他想的必定是成日擔心不如永絕後患。”

    “又因為河間縣令是他的下屬,一切受賄行賄事宜他都有把柄捏著,便強命縣令一月之內,務必尋個理由,名正言順將折腰扇堂的東家關起來,暗中殺了。”

    神愛點頭,猜中了後面的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要不惜過說殿下智慧呢,正是這樣。師家威脅布政使,他起了殺心。而他威脅縣令,縣令自然也有同樣的想法。因有布政使眼線的監視,縣令不敢怠慢,只好先在折腰扇堂殺了管家,令師家人知道大難臨頭,私下卻偷偷與按察使大人有所往來。這位按察使覬覦布政使之位多年,二人意見也常常相左,十分不和,一听見這件事,立刻就和師家、縣令串通,定下計劃。”

    惜過講得滔滔不絕︰“首先是縣令獻了師訪水的仿秘色瓷,並在瓷瓶中涂抹了令人產生暴躁幻覺的藥物。布政使見到秘色瓷,自然勾起當年殺李氏一事的記憶,心中難免驚疑害怕。”

    “隨後按察使大人買通下屬,夜晚命人扮作李氏族人出入布政使臥房,還經常將雞血滴在秘色瓷瓶身上。這些事已足夠令心中有鬼的布政使發瘋了。後來他們還要再接再厲,每逢布政使發狂,便有人將摻了鎮靜藥物的血端給布政使喝,至此布政使每日都要依賴鮮血鎮定。此事一傳出去,頓時滿城風雨。無論如何,他這個布政使是做不成了。”

    “後面的事,殿下能不能猜到?”惜過還故意賣關子逗她。

    神愛和魚寶嫵暗嘆一口氣,笑道︰“狡兔死,走狗烹。知道這些事的人越多,對每一方都是後患。師家、縣令、按察使三方必定各自想了辦法,要將另外兩方的人鏟除,從此方可高枕無憂。”

    惜過對神愛佩服得五體投地,連連點頭︰“沒錯!縣令想的是仍按原來的計劃,通過管家之死牽連到折腰扇堂,將師家抓起來,在牢中秘密處死,再對外宣稱畏罪自裁。師家也知道有這個罪名無法洗脫,一面獻上鎮店之寶真絲團扇對縣令表忠心,其實團扇上也灑了迷香,風一吹,縣令就會昏迷。另一面挑一個忠心的人出來承擔罪過,再殺了縣令一干知情人。”

    神愛道︰“當然是自責已久的師訪水自動請纓了。”

    “如殿下所料。這里雙方廝殺完畢以後,按察使大人想著坐收漁翁之利,只請殺手殺了師訪水,無人認罪,師家還是要被抓起來,秘密處死。”惜過已經講完了,但一臉意猶未盡的樣子,“後面的事,殿下都知道了。”

    神愛點頭,想了想,問道︰“布政使為什麼失蹤呢?”

    “本來這件事惜過也奇怪,恰好今早收到了師伯傳給我們爺的消息︰布政使原來是有所察覺,喝了鎮靜的血液以後,不想束手待斃,故而拼命逃出來,想找段家合作。師伯就是按察使請來追殺布政使的,找了他多日才找到。現在師伯已經把人帶到布政使司附近的客棧,就等咱們去當堂查辦呢。”

    神愛忽然雙眼明亮起來,故意笑道︰“何苦?他原來做這件事去了,我還想他怎麼前兩天不告而別。他這樣未免太不道德,怎麼能因為弟弟查案,就故意不執行雇主的要求?當殺手也不稱職。”

    惜過眨眼道︰“殿下怎麼這麼講呢?誰說不讓師伯執行雇主要求了?雇主只要求務必殺了布政使,沒有說什麼時候殺,對不對?案子了結,還讓師伯動手,豈不兩全其美。”

    神愛大笑,搖頭道︰“何苦遲早被你們帶壞。”

    惜過不敢接這句話,只問道︰“殿下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布政使司看戲?”

    神愛听見何苦也在,心底蠢蠢欲動,回頭看著魚寶嫵。

    魚寶嫵猜透了她的心思,但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好事,神愛和何苦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很難在一起。

    “殿下,神賜殿下已經來信催了,說是京中有大事,關系到咱們,讓咱們速回。語氣那樣懇切著急,想必是十萬火急了。”

    神愛沉默了須臾,低著頭道︰“她也沒有告訴我到底是什麼事,莫非是我裝病的事瞞不住了?”

    魚寶嫵又好氣又好笑︰“神賜殿下向來比您穩重,倘若是這樣的事,不至于說得那麼可怕。”

    “好,那我們就不去了,直接回京吧。神賜比較重要!”神愛吸了一口氣,微笑道。

    惜過在旁邊听見,忙道︰“對了,昨夜我們爺也收到京中來信,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件事。我問問我們爺,要是和殿下有關,就告訴您,看看要不要緊。若是不很著急,還一起去布政使司嘛。”

    惜過說完放下簾子,回頭來笑著問何歡,誰知何歡仍舊閉眼,不說是什麼事,只道︰“你不要耽擱她們,別人有急事還要多嘴。”

    惜過失望地“哦”了一聲,心底很委屈︰明明他是替他們爺創造機會相處呢,要是回到宮里,沒事見都見不到一面,一片好心還被訓,可找誰說理去。

    他掀開簾子,沒精打采道︰“殿下,我們爺說殿下的確有急事,我們不能耽擱殿下了。”

    神愛點頭,看不出什麼表情,靜靜地放下簾子,心中突然沒來由地一陣亂跳。

    三駕馬車在河東道分道揚鑣。歸程要比來的時候美妙多了,盡管路還是陡,好在馬車質量高,沒有吐得那麼頻繁。

    七日後馬車入了京城門,城中上國繁華,氣象萬千。

    過主街道時,有人攔著她們的車駕討錢。

    神愛頭暈,只讓魚寶嫵看著給就是了。

    誰知道那人拿了錢還不走,反而極為無禮地劈手將窗邊的簾子掀起來,笑眯眯地盯著神愛,道︰“本半仙神機妙算,可替你消災解難。今日收你錢財,送你一句話保平安,回頭應驗了,你必然還有別的事找我。先說好,我算準與你有緣,以後一起共事,才決定初次見面給你打一折,回頭要勞駕我可不是這麼便宜。”

    神愛自己也曾是道家俗家弟子,聞言冷笑道︰“你算出我是誰了?我不和別人一起共事的,我的事只有我能做。”

    這人面目猥瑣,眼中又透著精光,年紀約有三十左右,頭上扎了個髻,隨便用一根發帶綁起來,穿一身寬大的麻衣,腰間系著用紅繩套好的四十九層小羅盤。

    他得意道︰“《高唐賦》開頭說什麼來著……神女愛慕楚襄王?你說我算出你是誰了沒有?”

    神愛呆了一呆,勉強忍住嘔吐的沖動,坐直身體,仔仔細細打量了他一番,才問道︰“你想說什麼?我有什麼災、有什麼難?”

    “你大難臨頭了!”這人冷不防駭人听聞地說了一句常用的話,很快自覺不妥︰他不能拿尋常騙人的話講正經事,顯得不真,于是連忙咳了一聲,正色道,“你回去就知道什麼災什麼難。本半仙送你一句話︰該低頭時就低頭,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說著說著這個人語氣開始朝苦口婆心方向轉變了︰“你想想,就憑你這張臉,咱低了頭也能橫掃——‘那五個圈’,讓他們神魂顛倒,對不對?正經事慢慢來,急不得呀!”

    神愛蹙眉看了他半天,覺得很莫名其妙,微怒道︰“胡說八道什麼,我要回去了,你讓開。”

    “恕我直言,你這脾氣該改改了。”這人本還想 攏   纜沓抵苯映窷嗉tュ 桓 怎淖詰厴希 夾 閃艘懷 丁br />
    路邊的人走過路過都對他指指點點,捂著嘴笑。

    他抓起布鞋生氣地往地上一摔,大怒道;“要不是老子以後在你手下討生活,要先打好關系,就你現在這脾氣,我打死你信不信!”



伊莉小說網 | 嫁給悶騷太監前任 | 嫁給悶騷太監前任最新章節

 ** 作者︰覆酒所寫的《嫁給悶騷太監前任》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嫁給悶騷太監前任》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嫁給悶騷太監前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