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究竟重生到哪兒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055遠月度假村(下)
作者︰上帝不在天堂 下載︰我究竟重生到哪兒了TXT下載
    “沈先生!請問你需要何種食材?”李連娜看著面前要吃人的沈鑫感覺腿肚子有點軟,毫無疑問現在這個時候沈鑫絕對是壓著火的那個,沒辦法邊上就是瓊南的高官無論是為了國家的面子還是啥他都只能忍著不能發飆。

    “龍師傅,這小東瀛的手段太陰險了,有沒有辦法幫一把。”說話的是廖杰,他是作為滿漢樓的主廚被邀請的,而他邊上抱著一個小孩的老婆則是拉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強出頭。

    “沒辦法!現在只能祈禱那個傳聞是真的,不然國內廚師界丟人可就丟大發了。”龍昆保很無奈的嘆了口氣。如果他在主席台上也許還能阻止一下,但是顯然遠月的大掌櫃絕對不會讓他阻止這麼一場好戲。

    “什麼傳聞?”廖杰小聲的問著,只不過龍昆保貌似陷入了回憶,然後眼楮驟然一亮臉上的笑容再次出現。

    “傳聞啊!浙省的cgj養了一個怪物,現在想起來貌似當年我還和上面那個小家伙照面過,只是沒想到幾年過去這個小家伙能站到台上。”龍昆保記憶很好,雖然之前沒能認出來,但是隨著他的逐步理順沈鑫由來馬上就想起了當初陸羽把沈鑫帶在身邊的場景。

    相對于坐在下面的人交頭接耳,沈鑫則是對堂島銀怒目而視,但是最後氣呼呼的走到了主席台後面那緩緩敞開的巨大食材展區。這擺出來的東西都是遠月在顯擺自身那強大的供應渠道,說白了就是在炫富,而眼神極好的沈鑫自然就看到了混雜其中不少好東西。那鮮活的水產都是難得一見的東西,可以說這場展示不光是為了坑他,更是為了顯示遠月集團的強大。

    不過沈鑫可不是那種輕易服輸的人,最重要在cgj後勤部廚房混跡了快五年的沈鑫可以說廚藝僅僅在魯福之下。如果說魯福有能力依靠自身廚藝獲得至少一星半的金色星星的話,那麼沈鑫最起碼能夠依靠廚藝獲得三顆銀星或者運氣好能獲得半顆金星。

    毫無疑問今天沈鑫覺得自己狀態很好,尤其是在壓制怒火的情況下,他感覺自己似乎能夠超水平發揮。因此他直接操起邊上一瓶生命之水,然後想都沒想直接擼起袖子從水池里抓出了一條至少兩斤重的變異虎斑河豚。

    正常時空中的河豚能長到300克左右就不錯了,但是這個時空中變異河豚起步都是五百克,沈鑫手中這條起碼在一千克以上。所以它的肉質更加肥美,但同樣的變異的河豚毒素也更恐怖。這條魚養在這個池子里壓根就是不知道怎麼處理掉,畢竟放生那是浪費,變異的河豚也不是那麼好遇到的,可是宰殺在沒有辦法祛除毒素的情況下宰殺了也沒人吃。

    河豚的毒素大部分都集中在性腺、肝髒、脾髒、眼楮、皮膚、血液等部位,所以正常來說處理河豚需要小心再小心,但是沈鑫的動作極其的粗暴。從水里提溜起來的河豚在半空中還沒完成充氣就被一刀切開了肚子,然後隨著沈鑫甩手的動作大部分的水血液乃至體液內髒都一分不差的落在邊上的處理盆中。

    隨後沈鑫直接手起刀落迅速的切掉不需要的頭部並且以極快的手法把魚片剝了下來,整個過程加起來都沒有超過五分鐘,而正常河豚處理哪怕是有經驗的老師傅都需要十幾二十分鐘。剔除了魚骨的河豚肉很快就被他擱在清水下沖洗,而沈鑫自己則直接從邊上的盆里把掉落在內髒中河豚白子以及一小塊肝髒用筷子夾了出來。

    “那個龍師傅他夾起河豚白子我明白,但是為什麼還要拿起一塊河豚肝。”廖杰雖然隔了很遠,但是他還是看的分明。

    “我也不知道,按理說他不應該啊!這野生的變異虎斑河豚肝可是劇毒,為什麼他還要切一塊下來,而且那些白子應該沾染到了毒血,為什麼他還要取出來。等等他干嘛要抓蛇?”龍昆保忽然看到沈鑫直接用工具把一條劇毒的眼鏡王蛇提了出來,然後瞬間用手扣住蛇的七寸把對方的毒牙扣在杯子上。那劇毒的毒液就這樣順著杯壁緩緩的滴落,而取了毒液的沈鑫直接把懵逼的眼楮王蛇再丟了回去。

    隨後的沈鑫的操作更是讓人意想不到,他直接把劇毒的河豚肝和眼楮王的毒液同時倒入煎鍋里面烹飪。那散出來的詭異氣息讓周圍的人避之不及,而烹調完以後的河豚肝只剩下不到米粒那麼大一點點,但是誰都覺得這肝應該是足以瞬間毒死人了。

    “這還能吃嗎?”這是所有人看著都發懵的場景,但是用筷子夾起河豚魚肝以後沈鑫迅速的開始處理其他食材,沖洗的發白的魚肉很快被直接提溜出水在空中一甩。那驟然響起的爆鳴似乎是魚肉摔打在堅硬石板上的聲音,而下一秒所有的魚肉都被切成幾近透明的薄片並且混雜入了大量的生命之水也就是超高濃度的伏特加。

    “這是干什麼?不是直接生吃嗎?”當沈鑫把看起來劇毒的河豚肝直接磨碎然後混合著美食鹽撒入魚肉以後,直接用火柴點燃了高濃度的伏特加然後瞬間蓋上了金屬蓋子。幽藍色的火焰在盤子周圍進行燃燒,但是很快就熄滅了只是遠處看的所有人都不明白沈鑫這樣操作的原因。

    直到他緩緩的掀開蓋子,那瞬間騰起的水汽下遠處的廖杰仿佛看到另一層金光閃過,但是眨了眨眼楮以後卻發現只有白嫩無比混合著白子的魚肉落在盤子上。

    “龍師傅剛才你有沒有看到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廖杰問了一下邊上的龍昆保,後者神情凝重似乎在想什麼。

    “看到了!那小子刀工極其可怕,每一片魚肉都幾乎呈現鏡面一般的光澤,蒸汽騰起的時候頂上的陽光被反射出來就形成了你看到了那層金光。這很困難,不過單論菜式色這一條這道菜已經堪稱極品中的極品了。”龍昆保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可惜空氣中一點味道都沒有,這就相當的奇怪了。

    “問題是再極品也得有人敢吃啊!那是河豚肝啊,還加了眼楮王蛇的毒液,這誰敢吃?”邊上的一位廚師忽然出聲,然後所有人的目光都非常凝重的看著主席台,因為他們都知道河豚料理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端上來的東西廚師先嘗才行。

    “他吃了!!”這是廖杰發出的驚呼,然後所有人都看到沈鑫直接夾起一大塊塞進了自己的嘴里,只是下一刻他忽然捂住嘴巴然後極其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這!…這!快叫醫生,叫救護車!!”毫無疑問整個現場那是相當混亂的,哪怕是堂島銀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的腦門上全是汗。雖然廚藝不精,混入金星廚師隊伍肯定會成為幾天後的國際頭條,問題是搞出這種事的遠月肯定會在大夏國內寸步難行,什麼逼死一個收到廚師大佬青睞的子佷這樣的事情搞出來遠月就別想繼續在大夏國內混了。

    但是下一秒所有人都驚慌失措的情況下沈鑫忽然從地上跳了起來,“哈哈~surprise!!沒想到吧!老子沒事!!!呵呵,額你們干嘛?”

    沈鑫看著現場混亂的情況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當然他是故意的,畢竟被人這麼坑不坑回去他就不姓沈了。只不過無論是堂島銀還是其他人都感覺自己很憤怒,很想沖上去給沈鑫一拳頭,只是他們並不知道沈鑫自己也是背後汗淋淋的。

    雖然他和福伯仔細研究過以毒攻毒平衡河豚肝毒素的做法,但是成功的次數並不多,好幾次都差點直接嗝屁。如果不是後勤部的王老頭醫術高超,大概沈鑫現在不是偏癱就是口鼻歪斜的那種,就算這樣比沈鑫多試吃的福伯臉部肌肉也落下的部分僵硬的後遺癥需要長期治療才可能恢復。

    今天這次他是冒險嘗試,幸好最後控制到位沒有翻車,而且依靠著美食鹽甚至發揮出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剛才那一下他並不完全是在裝暈,而是身體被毒素導致的麻痹和幻覺控制了,那種瞬間再度嘗試重生那一幕被水一點點淹死的場景讓沈鑫差點直接倒地嗝屁。幸好他撐了過來,不但沒事還邁過了內心最過不去的那一道檻。

    “那麼仙左衛門先生!請品嘗我特意為你制作的河豚料理吧!”沈鑫沒有把菜式端給別人,因為他清楚這東西大概只有坐在主席台上的這個金發老頭能扛得住,其他人雖然不見得會怎麼樣但是去醫院掛個點滴乃至被嚇個半死那是逃不了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切仙左衛門實際上現在也是騎虎難下的狀況,對方指明讓他平常如果他不敢下筷子那丟的將是遠月的臉。但是眼神極好的他是察覺到剛才沈鑫那種痛苦的樣子並不是裝出來的,這就讓他有點忐忑了。

    只不過當他把魚片塞進嘴里的是首先感覺就是魚肉極其的鮮美,然後一種詭異的麻痹感覺瞬間沿著舌頭蔓延到全身。最重要的是他的眼前似乎浮現出一種種奇怪的場景,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他看到了自己的學生,自己的女婿,自己的妻子都在質問他。

    “為什麼要把真M嫁給薊,為什麼!!!”這是堂島銀在他面前怒喝的畫面。

    “為什麼不讓我繼續教育繪理柰,岳父大人她是我的女兒,只有我這種教育才是對神之舌最好的開發方式!她是我的女兒,我的…”

    “切仙左衛門,你就是一個獨夫,你把宗衛和真M當做什麼?他們是你的孩子不是工具!你這個獨夫…”

    “都是你的錯!”“是你的錯!”“你的錯”……

    這是映照在切仙左衛門腦海中的場景,而現實中他整個人機械的往嘴巴里塞著東西,哪怕所有食物都吃完筷子還在動。直到最後這個銀發老頭忽然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那筷子才隨著他的動作直接被拍碎。

    “老夫沒有錯!!”用力拍打著主席台的老人全身上下的衣服在瞬間被血氣爆成了漫天的布條,這已經不是衣襟綻裂而是衣服直接爆裂了。主席台邊上的其他人直接被濃郁的氣血沖擊的歪七扭八,幾乎難以坐在位置上,而下一秒慶清醒過來的切仙左衛門則是臉色發紅的直接扯了一塊布圍在腰間。

    “哇偶~~這可真的是大新聞。”龍昆保的臉上帶著笑容,但其實他內心相當的不平靜,因為他眼神敏銳的察覺到切仙左衛門臉上的周圍在短時間內平復了大半,同時銀白色的頭發都有轉變色彩的跡象。這意味著對方的實力似乎在瞬間提高了很多,濃郁的氣血直接反饋給他的身體產生了一種變相的讓他短時間內年輕態的作用。

    毫無疑問這場開業典禮搞成這樣基本上都進行不下去了,因此堂島銀匆匆的宣布典禮結束以後就跑去找切仙左衛門查問情況,而反坑一波的沈鑫則是面色如常的直接率先離開了主席台,留下被邀請的那些官員面面相窺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沈鑫才不會管那些事,因為他直接脫了外面的西裝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只不過他爹媽沒有先找過來,龍昆保反而先找了過來。當沈鑫打開房門的時候看到笑眯眯的龍昆保那感覺是相當的意外,畢竟這可是粵省cgj的大佬,地位比王童還要高。

    “我想知道剛才那條魚是什麼樣的東西?”龍昆保進來就直接問了沈鑫這麼一個問題,只不過沈鑫的回答讓他很意外。

    “我也不知道算什麼東西?應該是混雜著毒素的普通人不能吃的那種吧?!”沈鑫揉著自己微微長胡子的下巴回答。

    “河豚毒素混合蛇毒直接麻痹身體,再加上特別的幻覺,如果掙脫不出來的估計進醫院還能搶救一下,當然那是切仙左衛門吃那麼多的狀況,一般來說只吃一點點的吧最多也就被嚇一跳或者打個點滴吧。”這是沈鑫說的,而龍昆保最關心的就是食物的效果。

    “那麼如果掙脫了幻覺會怎麼樣?”

    “掙脫幻覺啊!我自己的話大概是邁過了最怕的那個東西,然後感覺沒多大變化,但是那個老頭子就不知道了,不過感覺他應該變強了一些。”這是沈鑫內心最直白的感受,雖然切仙左衛門沒有梁廷那種可怕的壓迫力,但是比起之前像個糟老頭之前離開的切仙左衛門更像一個魔王了。

    “你可真會添麻煩!”龍昆保很頭疼,“對了回杭之前到港島一趟,材料我會準備好,我也想嘗嘗你這道毒河豚。”

    這是離開的龍昆保最後撂下的話,顯然他想要親自嘗試一下,很多東西只有親身體驗才能確定真假。最重要的是他卡在瓶頸很久了,僅僅依靠美食鹽構建的美食體驗對他實力或者說意志提升已經沒啥作用了。所以他想要試試這種毒河豚能不能給他足夠的刺激,畢竟卡在瓶頸那麼久,明明距離外罡只有那麼一線之隔但卻怎麼都摸不到的感覺太難受了。

    “龍叔叔都這麼說了我當然沒問題了。”沈鑫並不想拒絕龍昆保的建議,實際上他也想要觀察一下毒河豚這道菜對瀕臨晉升外罡的丹心境強者的作用。不過沈鑫他們的談話很快就結束了,而于此同時重新換上了衣服的切仙左衛門正緩緩的端著一杯茶水,而邊上垃圾桶里面則是被他捏碎的另外幾個他珍愛的茶杯。

    “力量失控的感覺真不好!銀,事情都處理好了吧?”對于今天這場事故切仙左衛門肯定要進行遮掩的,畢竟氣血爆發的時候他連下面的兜檔布都炸飛了,這種場面要是給記者發出去他這這麼多年攢下了的臉皮可就丟光了。

    “都處理好了!不過老頭子不需要進行報復嗎?”在堂島銀看來讓切仙左衛門丟了那麼大的人,以仙左衛門之前的做派哪怕不在明面上給人穿小鞋也得暗地里回敬一把。

    “為什麼要報復?銀!那小鬼可是幫了我一個大忙,說實話我現在都在考慮你的建議了。”雖然捏碎了好幾個心愛的茶杯,但是切仙左衛門心情卻很好,而當他抬起來的時候堂島銀才忽然發現眼前這個印象中的老人面容最起碼年輕了十歲。臉上的周圍都在展開,整個臉龐仿佛在短時間做了整形一樣。

    “什麼建議?那個!”堂島銀忽然想到之前自己那開玩笑的話語,然後瞬間陷入了沉默,顯然他有點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老師會有如此大的變化。

    “不過可惜!繪里柰可是我的寶貝,我可不會讓她那麼輕易的出嫁的,除非那小子身價能比得上遠月。”當仙左衛門繼續說話的時候手中的力量因為過于激動再度捏碎了他最後一個心愛的茶杯,只是他很快把手中的碎片直接用手一撮變成粉末然後掃到了邊上的垃圾桶里。

    但是堂島銀除了震驚眼前這一幕以外,更多的是被切仙左衛門的話震驚了,因為他耳朵沒錯的話听到的應該是出嫁而不是入贅。這是何等的異樣才能讓頑固的老頭子認為沈鑫有讓切出嫁的能力,要知道在堂島銀的認知中這個老頭子可是唯血統論的擁護者。如果不是這樣他又怎麼會選擇讓中村薊那個家伙入贅,而不是選他或者誠一郎。

    “對了!銀!如果你讓真M同意的話,那麼我不介意她重新選擇。(注1)”如果說之前切仙左衛門的話讓堂島銀驚愕的話,現在這一句直接如同晴天霹靂砸在他的心頭。實際上他這麼多年一直偽裝成對料理充滿熱情不就是為了掩蓋內心的某種想法,當初他和誠一郎沒有阻攔住中村薊靠近真M,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他一直都不認為頑固的老頭子會改變心中唯血統論的想法,他想的更多是當自己成為遠月最重要組成部分的時候能夠逼迫老頭子改變念頭,但是沒想到他還沒做到這一步切仙左衛門竟然先改變了。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毫無疑問是那道詭異的河豚料理,而想到這里堂島銀反而覺得冷汗直冒。

    (在食戟中提到過堂島和才波試圖阻止中村,但是失敗了!那麼為什麼作為遠月最高分畢業生的他要留在遠月,很顯然如果不是因為愛情壓根說不過去,畢竟他可是到了38歲都沒有結婚,如果僅僅說把一生奉獻給料理那完全就是笑話。

    同樣所謂的the be實際上是切仙左衛門專門創辦的用來滿足自己女兒切真M那變異味覺的比賽,同樣在69期那一屆的比賽中仙左衛門亦有為真M挑選未來夫婿的念頭,這也是為什麼才波誠一郎會在那一屆一挑五十獲得修羅稱號的原因,因為他想要阻止中村但最後還是失敗了。灰心喪氣的他直接選擇肄業然後在旅行中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而另一方堂島則是選擇留在遠月,即便沒有辦法在一起他也想著遠遠的看著切真M。)



伊莉小說網 | 我究竟重生到哪兒了 | 我究竟重生到哪兒了最新章節

 ** 作者︰上帝不在天堂所寫的《我究竟重生到哪兒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究竟重生到哪兒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究竟重生到哪兒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