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寶貝晚安早點睡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6章 番外二
作者︰甦錢錢 下載︰寶貝晚安早點睡TXT下載
    第一次做小賢妻人設沒能成功, 裴繹也對宣迪發出了廚房禁止令。

    倒不是怕她做出來的東西不能吃,而是告訴她︰

    “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裴繹並不想把她困囿在家庭,類似下廚這樣的瑣碎小事里。

    每個人都有發光的一面, 裴繹更喜歡看宣迪清晨坐在陽台上,迎著陽光看台詞本,偶爾低頭做標記的樣子。

    這才是她令他心動的瞬間。

    人都說愛情有保鮮期, 熱戀也如此,當激情退去,腦中的亢奮和歡愉逐漸消退,愛情也會變得平淡理智。

    可裴繹卻完全相反。

    他喜歡宣迪工作時的專注, 也喜歡她在自己身下時的嬌羞。

    這樣的喜歡,日復一日,越來越深。

    同年底, 也就是裴繹和宣迪訂婚八個月後, 林昔主演的都市劇正式上線。

    雖然幾個主演都是圈子里的頂流,粉絲佔了半邊天。但同樣令人不可小覷的,是來自CV圈的粉絲力量。

    電視劇上映, 也是宣迪所有聲音粉的大日子。

    這是宣迪參與錄制的第一部電視劇,也是她入行後的第一部作品, 所有“愛迪生”們早就盼著這一天的到來, 在上線當晚就準時刷起了屏,給宣迪打call, 在彈幕安利她的聲音。

    大概是身上有著“逐音尋你”冠軍加上首富準兒媳的光環,宣迪的熱度竟然絲毫不輸幾位主演,甚至熱搜排名一度超過了林昔。

    【宣迪配的錦樂也太可愛了吧, 好想rua一下!】

    【之前總決賽上她配的白骨女王和現在未出閣的小姑娘, 簡直是兩個極端, 拿捏得太好了。】

    【錦樂這個角色因為宣迪的配音加分不少,愛了。】

    【姐妹們,人家有個那麼有錢的男朋友還在努力工作,我們又有什麼理由每天喪??】

    【不會吧,不會到今天還有人不知道宣迪和林昔是繼兄妹關系吧?人家宣迪小姐姐家里條件也不差哦,繼父開著雲城最大的古董藝術行,可能家里隨便一個你看著不起眼的花瓶都是七八位數的好嗎?哈哈哈哈!】

    【??????????】

    【驚了,這兩人竟然是兄妹?!】

    【等會,我來給大家捋一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以後宣迪的孩子也太牛逼了吧?外公是玩古董的收藏家,爺爺是首富,爸爸是游戲界大佬,大伯是地產界大佬,現在還多了個娛樂圈頂流的舅舅,這小孩哪里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簡直是穿著金馬甲來的吧……】

    【我現在去投胎還來得及嗎。】

    【你們是不是想多了,這兩人婚都沒結,說小孩還太遠了吧,說句不好听的,半路散伙都有可能……】

    作為粉絲群里最大的兩個粉頭,宣錦玉和奚儷幾乎每天都能看到這樣的評論。

    她們也很著急,明明年初裴繹求婚成功,兩人也訂了婚,說會挑合適的日子完婚,可這都十一月了,再過一個月就翻年,兩人卻誰都沒提結婚的事。

    剩兩個媽媽看著那些“半路散伙”的評論干著急。

    奚儷沒事就會去催問裴繹關于結婚的事,怕他懈怠放松,還時不時給他制造點危機論。

    但這並不是裴繹一個人能決定的。

    他比誰都想把宣迪娶回家。

    結婚的事裴繹曾經問過宣迪幾次,一開始她在林昔的劇組忙配音,後來又頻繁參加各種節目,潘達又給她接了好幾個劇本,和裴繹比起來,宣迪的忙碌甚至超過了他。

    裴繹本就不希望將宣迪困于家庭之中,所以一直都在支持她的事業,有次問她︰“什麼時候才肯正式嫁給我。”

    宣迪只是眨眨眼笑,“再等等。”

    雖然不知道她要等什麼,但裴繹尊重她的一切想法。

    耐心地,等著她覺得合適的機會。

    天氣一天比一天冷,時間一晃便到了十一月中旬。

    宣迪前兩天去北城參加了一個電視劇的幕後花絮采訪,原本要五天才結束,但今天她卻坐了早班飛機提前回了雲城。

    回來的事誰也沒說,包括裴繹。

    大家都以為她還在北城出差的時候,宣迪已經回了娘家。

    其實落地後宣迪原本是想去找裴繹的,可宣錦玉前一晚很嚴肅地找她說重要的事,宣迪只好先回了趟家。

    見她回來,宣錦玉很意外,“你不是後天的飛機嗎?”

    “事情提前做完了不就回來了嘛。”宣迪坐都沒坐,就忙著問︰“媽,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找我。”

    宣錦玉愣了下,想起什麼時候,頗遺憾道,“沒什麼,就我昨天翻了黃歷,今年都沒好日子了,最快的好日子都是明年二月了。”

    說完還嘆了聲,“你倆是不是都有那個什麼,拖延癥啊?”

    ……還以為是多嚴重的事。

    宣迪噗地笑了,“那麼著急干嘛,又不是不結。”

    “是啊,又不是不結。”宣錦玉也不懂,“那干嘛一直拖著呢。”

    這事兒一句兩句說不清楚,宣迪正想著要怎麼簡單地跟宣錦玉解釋,忽地听到廚房里傳來“滴滴”的聲音。

    宣錦玉當即轉身,“等會再說。”

    宣迪好奇地跟過去,就見料理台上,精致的玻璃水壺里盛著豐富的食材,熱氣騰騰的,水剛燒開。

    “又在給叔叔熬養生茶?”宣迪問。

    宣錦玉嗯了聲,“你叔叔最近忙得很,秋冬了,喝點這種養生茶對身體好,補氣補血的。”

    宣迪對宣錦玉這個養生茶印象很深,記憶中總能看到宣錦玉給林默堯熬,林默堯也喝成了習慣。

    這道茶似乎成了他們夫妻恩愛的神秘紐帶。

    宣迪站在門口看了幾眼,驀地,腦中悄悄有了些想法。

    宣錦玉給林默堯裝了整杯後,玻璃壺里還剩一半,原本是要倒掉,宣迪卻突然道︰“媽,你去幫我找件衣服,我以前很喜歡的那件藕色的外套,找不到了。”

    等支開了宣錦玉,宣迪偷偷找來一個新的保溫杯,將剩下的養生茶盡數裝了進去。

    離開的時候,宣迪包里熱乎乎的,她抿著唇,心想自己的確掌握不了親媽那手扣住男人胃的本領,但今天能撿個漏,也算是沾光了。

    新游戲上線,這幾個月裴繹也忙得不可開交,兩人聚少離多,這次小別了幾天,見面時給他送上一杯熱乎乎的愛心養生茶……

    嘿嘿。

    小賢妻人設這次一定能立住。

    -

    下午四點,宣迪沒有回公寓,直接來了PC互娛打算等裴繹下班。

    其實自從和裴繹的關系公開後,宣迪幾乎沒有來過公司,一是自己忙,二是也不想太過高調,因為兩人的八卦影響裴繹的正常工作。

    今天算是她以裴繹未婚妻的身份,第一次出現在公司。

    盡管穿著打扮都很低調,但剛走到一樓,宣迪還是很快被前台的工作人員認了出來。

    地勤直接清場電梯,積極給她打開電梯門,並按好17層的電梯,畢恭畢敬道︰“宣小姐,請。”

    宣迪認識這位地勤大叔,以前下樓偶爾還會跟他打聲招呼開個玩笑,如今到生分了。

    “劉叔,不用這麼見外。”

    被喚劉叔的地勤卻不敢怠慢,一直垂著頭,宣迪只能無奈擠了個笑,走進電梯。

    17層直達CEO辦公室。

    宣迪曾經上來過很多次,有過各種各樣的情緒,怦然心動的,輾轉難安的,甚至是心灰意冷的。

    好在走到今天,再踏進這層樓時,她的內心安穩而平靜。

    見宣迪過來,起初樓層秘書沒認出她,畢竟和過去比起來,眼前的宣迪早已不再是那個被大家背後討論的運營部小姑娘。

    她是正當紅的配音演員,也是公司未來的老板娘。

    給秘書十個膽子也不敢坐著迎接。

    “宣小姐,來找——”

    可秘書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宣迪堵回去︰

    “不用管我,你忙你的。”

    說著就徑直去了裴繹的辦公室。

    秘書︰“……”

    眾人也從格子間里抬起頭,竊竊私語地議論︰

    “有沒有覺得,幾個月沒見,她又漂亮了好多。”

    “紅氣養人吧,感覺她走路都在帶風……”

    “果然做了老板娘氣場都不一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現在再看宣迪,甩以前那個姜書娜不知道多少條街。”

    “本來就不是一個檔次的,看網上扒的了嗎,人家哥哥是林昔,繼父書香世家,家底也厚著呢。”

    “所以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唄。”

    有幾位沒趕上現場直播的同事得知宣迪過來的消息,八卦地從其他樓涌到十七層問︰“在哪呢在哪呢,听說老板娘來了?我想看真人!”

    秘書指著裴繹的辦公室努努嘴,“進去了,想看的話在這蹲著,下班時應該會一起出來。”

    新同事們便听話地蹲起了點。

    而同一時間,裴繹的辦公室里。

    宣迪進來的時候裴繹剛好要去開會,見到她當然是意外之喜,“你怎麼過來了,不是後天才回來?”

    好幾天沒見,宣迪先結結實實地抱了抱裴繹,順便撒嬌道︰“想你了嘛。”

    裴繹唇角溢笑,輕拍她後背,“在這等我一會,開個會馬上就回來陪你。”

    宣迪點點頭,忽地又想起什麼似的,從包里拿出保溫杯,眨眨眼,“開會要是累了就喝點這個。”

    裴繹垂眸︰“什麼東西。”

    為了再立一次小賢妻的人設,宣迪原本想說“我親自給你熬的養生茶”,但想了想還是不要騙人,于是美化了下用詞——

    “我給你準備的養生茶。”

    果然,裴繹听完一副新鮮的表情,“養生茶?”

    他拿起保溫杯打量,“養什麼的?”

    宣迪照著宣錦玉的話科普道︰“養氣血啊,你工作那麼忙,前段時間還老是熬夜,多喝點。”

    鮮少看到宣迪這麼認真的樣子,裴繹輕輕一笑,“好。”

    裴繹就這樣帶著保溫杯去了會議室,宣迪則安靜地坐在他的位置上等著他。

    順便,打量他的辦公桌。

    裴繹的辦公桌上東西不多,除了那些工作用的文件和資料外,只有一個相框和一個盆栽。

    相框里是兩人官宣那天擁吻在一起的照片。

    盆栽,則是最初他送給宣迪的那盆粉色小多肉,每天擺放在桌前,好像也耳濡目染了他們的愛情似的,色澤被灌溉得越發明艷漂亮。

    這些小物件都是他們愛情的見證。

    宣迪拿出紙巾輕輕擦了擦相框,又滿意地放回去,就這樣等了快一個小時,裴繹終于回來了。

    “怎麼提前回來都不告訴我一聲,”裴繹進來就把外套丟在沙發上,手又去解襯衣領口的紐扣,“我好讓人去接你。”

    宣迪沒察覺他這些動作,笑說︰“這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嗎。”

    裴繹一把把人攬到懷里,“什麼驚喜。”

    宣迪仰著下巴望他,“明知故問。”

    半晌,裴繹才微微揚了揚唇,“你還記得。”

    “當然。”

    今天是十一月十九號,裴繹的生日。

    宣迪說︰“今天就算有再重要的事我都要推掉回來陪你。”

    “為什麼?”裴繹有些熱,下意識又喝了口保溫杯里的茶。

    宣迪卻沒有馬上回答裴繹。

    安靜了會,她笑著問他,“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沒著急和你舉行婚禮嗎?”

    裴繹搖了搖頭。

    “因為……”宣迪往他面前靠近了些,剛要開口,忽然看到裴繹鼻子里竟然流了血,鮮紅鮮紅的。

    宣迪頓時愣住,張了張嘴,手足無措地指著裴繹的臉,又慌忙去扯紙巾,“你怎麼流鼻血了!?”

    裴繹也覺得有些奇怪。

    剛剛在辦公室還好好的,就去開了個會,回來一直覺得渾身氣血都在涌動似的,非常燥熱。

    還好鼻血只流了一點,宣迪擦干淨後擔憂地問︰“你是不是太累了啊?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裴繹搖頭,嗓子莫名地干澀發熱,“你的養生茶里都有什麼?”

    宣迪微愣。

    養生茶?

    難道是養生茶的問題?

    宣迪支支吾吾說不出來,只好給宣錦玉打了個電話問。

    宣錦玉如數家珍地說著那些珍貴的藥材,什麼人參,什麼鹿茸,全都是補身體的。

    宣迪悶悶道︰“那為什麼裴繹喝了流鼻血啊。”

    宣錦玉當即愣住,啐了宣迪一聲,“你給裴繹喝那個干什麼?你叔叔都是奔6的人了,氣血不足才要補補,強腎的,裴繹才20多歲,你給他喝這個,不是,不是——”

    宣迪不明白︰“不是什麼啊,你倒是說啊。”

    宣錦玉當然也不好意思說得那麼直白,只能道︰“不是火上澆油嗎!”

    “?”

    “行了你趕緊給他喝點白開水降降火吧。”

    宣迪雖然沒听懂為什麼火上澆油,但宣錦玉這麼說了,她也只好照做。

    給裴繹倒來白開水,坐在他旁邊,“對不起嘛,我老看我媽給叔叔喝這個養生茶,還以為對身體好……”

    她語氣可憐巴巴兒的,吹了吹茶的溫度,“我媽讓我趕緊給你降降火,快喝吧,不然待會又流鼻血了。”

    裴繹的確很熱,很熱很熱。

    那種熱也許原本在見到宣迪之後就有,但忽然被這樣一個養生茶催化,便更強烈了般,在身體里橫沖直撞,怎麼可能是一杯白開水就能降下來的。

    盡管如此,裴繹還是按捺住內心的翻涌,耐著性子問沒有得到答案的問題。

    “你剛剛還沒說完,為什麼一直不急著跟我舉行婚禮。”

    被拉回之前的話題,宣迪垂下頭,牽過裴繹的手,輕輕握著自己手里,說︰“因為,我不想在結婚前心里還有遺憾。”

    “遺憾?”

    “嗯。”宣迪抬起頭,認真地看著裴繹,“去年你的生日過得那麼不快樂,都是因為我,我希望今年你的生日,我能重新彌補一次,陪你好好的過,這樣至少我的心里不會再有內疚。”

    “……”

    半晌,裴繹垂眼笑了笑,“所以你特地提前趕回來,就是為了陪我過生日。”

    “嗯。”

    “那,”裴繹身體微彎,慢慢靠近宣迪,聲音低啞地問︰“是不是過完生日就能嫁給我了。”

    宣迪抿抿唇,看著他,也靠近了些,輕輕蹭他的鼻子,“你願意的話,過了今晚,我們明天舉行婚禮都可以。”

    兩人目光無聲對視。

    半晌,宣迪竟被裴繹灼熱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垂下眸,“所以你要是沒事了就下班吧,我預約了餐廳,還訂了蛋糕。”

    “蛋糕呢。”裴繹突然問。

    宣迪微怔,又笑,“我還沒去取呢,怎麼,你現在就想吃啊?”

    話音落下後幾秒,裴繹看著宣迪輕輕嗯了聲,嗓子有些啞,“可以嗎。”

    宣迪有些為難,但也不是不行,畢竟過生日的人最大,當然要滿足他的一切願望。

    她點頭,“可以。”

    接著拿出手機,本想聯系商家把蛋糕送過來,可還沒翻到號碼,整個人忽地就被裴繹掌住腰,騰空抱起走到辦公室里的臨時臥室。

    天旋地轉間,宣迪躺到了床上,上一秒手機還握在手里,下一秒雙手已經被推到了頭頂上方。

    手機也被丟到了地上。

    撲面而來的熱氣。

    粗重又直接。

    他身體很燙。

    下午五點半,十一月的天色早已暗下來,從一隅縫隙里鑽入的光也不足以照亮這間臥室。

    昏暗里,呼吸近在咫尺,宣迪能清楚察覺到這是裴繹的另一面。

    她雙手被桎梏著,從他炙熱的眼神里好像明白了剛剛宣錦玉說的火上澆油,降降火,以及……

    他那句想吃蛋糕的真正意義。

    “裴……唔”

    宣迪甚至連一個完整的名字都沒能喊出口。

    起初或許覺得這份親密來得突然而猛烈,可或許是兩人小別數天的原因,很快宣迪便找到了感覺,熱烈回應著他。

    裴繹身上的味道很清冽,兩人相處越久,宣迪越能體會他日漸成熟的身體散發出的少年和男人並存的性感。

    讓人每每觸及,都情動不已,想沉溺在他的氣息里,與他的世界近一點,再近一點。

    空氣好像變成了南方的梅雨季節,到處浮動著濕漉漉的,讓人難耐的潮氣。

    裴繹卻忽然停下來,不再繼續。

    宣迪從朦朧中回神,皺了皺眉,“怎麼了……”

    裴繹在她耳邊說了句什麼,宣迪微微怔住。

    是誒,誰也沒想過他們會在辦公室這樣辦公開會的地方情不自禁。

    可只是幾秒緩沖,宣迪便推了推他,“沒事,我例假剛走,安全期。”

    “……”

    裴繹還有些猶豫,宣迪卻直接翻身而上。

    兩人都被這樣突然的,毫無保留的接觸刺激到雙雙倒吸一口氣。

    裴繹原本就被那養生茶弄得氣血橫沖直撞,宣迪這樣主動,任憑他再克制也很快就沒了招架之力。

    把人扣到懷里,鼻息停在頸間,像是要在那刻下屬于自己的印記。

    ……

    同一時間,門外等八卦的員工還在看著手表︰

    “都下班半小時了,怎麼還沒出來……”

    “誰能想到我第一次自願加班是為了看一眼老板娘真人的樣子。”

    “可能老大有點事,再等等吧。”

    又半小時後。

    “怎麼還沒出來……”

    “算了,我不等了,餓了,先走了。”

    “我也走了。”

    “我不走,我他媽叫外賣也要等,我今天就蹲在這死磕了。”

    不知過去多久,十七樓的吃瓜群眾早已散去,僅剩那麼一兩個倔強的還堅守在外。

    一門之隔的辦公室里,宣迪剛被拉起懸在裴繹腰上,吻去他額角的汗,輕輕在他耳邊用氣聲說︰

    “生日快樂。”

    “我愛你。”

    “多愛。”聲音覆在脖頸,熱氣盤旋,癢癢的。

    宣迪輕輕笑著埋在他肩頭,用更深的接納回答了這個問題。

    猶如一場風暴,在堆滿文件的辦公室里喧囂熱烈地進行著。

    只剩彼此,似夢似醒,不知晝夜。



伊莉小說網 | 寶貝晚安早點睡 | 寶貝晚安早點睡最新章節

 ** 作者︰甦錢錢所寫的《寶貝晚安早點睡》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寶貝晚安早點睡》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寶貝晚安早點睡》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