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缺愛美人[無限流]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5章 血色古堡 七
作者︰玻璃花房 下載︰缺愛美人[無限流]TXT下載
    止步于此, 整個走廊上只剩下男人呼哧呼哧的喘氣聲。

    虞仙走路輕巧,沒有發出聲音,卻還是被宋歧給注意到了。

    宋歧有些擔憂,“不是讓你待在屋子里嗎?”

    虞仙示意他安靜, 從男人手上拿過那把鐵鎖, 低聲道︰“你能做一把鑰匙出來嗎?”

    不同于虞仙的冷靜, 宋歧將將被一個古怪莫名的影子襲擊, 他的心髒砰砰直跳,青色的靜脈鼓起。用手隨便擦掉額頭上的汗珠和血漬, 宋歧抿唇,有些懷疑的問︰“剛剛的東西, 你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嗎?”

    為什麼會這麼冷靜, 這明明是虞仙自己的家中,他卻一點也不緊張,又或是說……他派貼身女僕將自己找來, 就是為了殺人滅口的?

    宋歧的心一下子冷了。

    不知道男人在想些什麼的虞仙, 仔細觀察著上面的鎖芯形狀,語氣淡淡的,“我也被人襲擊過, 但是只看見了一只蝙蝠的影子, 和你說的不同。”

    “襲擊?”宋歧一把抓住虞仙的手,用力, “怎麼回事?”

    他緊張的查看著虞仙上上下下被衣物包裹的身軀,卻被虞仙把手掀開, 不經意間紅著眼角, 聲音微微發抖, “我也不知道, 洗澡時突然被襲擊的,那東西只咬了我一口就走了。”

    虞仙並不害怕,可是身體被觸踫時的下意思反應卻被糙男人誤認為了恐懼,這麼想著,宋歧有些愧疚的望著虞仙,“抱歉,我該保護你的。”

    他沒在虞仙外露出的皮膚上找到傷口,只能勉強認為是那些被衣物覆蓋的地方受了傷。

    難怪虞仙在排斥自己與他的肢體動作,是害怕了嗎?

    “我可以做個鑰匙出來,只需要弄個模型就可以了。”宋歧道,剛剛那個影子消失的地方就是這里,不排除那東西是進了這間屋子。

    有辦法就好,虞仙松了口氣。

    這間屋子里究竟有什麼秘密,能讓伯爵看的這麼重。

    宋歧要回去拿道具,這樣才能做好和鎖芯一模一樣的模型。可是他又不放心虞仙一個人待在屋子里,便和他說︰“叫上你的侍女們,出去散散心吧,人多的地方總不會出錯的。”

    這麼一想也是,白日青光,黑暗里的東西要是想動手也得先掂量掂量。

    試玩的時間只有三天,虞仙必須抓緊時間找出一切能得到消息的點才行。

    ——

    要出門的時候,天突然下起淅淅瀝瀝的小雨,路上全是行走間踏出的泥水。

    伯爵還在宮殿陪伴女王,此時兩人應該正在交談中。

    虞仙得想辦法搞清楚所謂的狩獵到底要做什麼,尺度究竟有多大,他拿出搜集來後經過自己親自整理得到的信息——大部分是從侍女們那里得知的,其余則是坊間傳聞,聖殿的貴族們喜好在舉辦宴會的同時打獵,他們會在宴會前邀請一些平民及敵對的貴族,當宴會結束後……那些平民及敵對貴族中起碼有一半的人,沒有回家。

    沒人敢去問他們為什麼沒回來。

    手里的地圖上除了伯爵府和公爵府這兩個地點閃著光外,還有一個名叫天鵝角的地方閃著微微的銀色光輝。

    虞仙在天鵝角三個字那里摩挲片刻,喚來許久不見的貼身侍女說︰“安排馬車,我要出門。”

    侍女發絲看起來暖烘烘的,正如她的眼神一樣,她有些疑惑又有些憐愛的看著虞仙︰“我能否問問,您為什麼要把宋歧打發回去呢?”

    虞仙頓住,回身在她耳畔輕聲道︰“奧拉,你想和我一起出門嗎?”

    侍女的名字叫奧拉,是個有著異域風情的溫柔少女。此時听見虞仙的這句話,再也想不起自己之前的問題,臉紅著囁喏答應。

    在虞仙要走的時候,奧拉輕輕俯下身,眼神在他的脖頸間悄悄徘徊,在余光看不見的地方疑惑的收回視線。

    為什麼會聞到鮮血的滋味?

    馬車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虞仙坐在馬車里掀開窗布,高高築起的長尖角建築在外圍成一圈,半空中間有連通的曲道,在這些長尖角里甚至還有各種各樣的小窗,分成許多小屋。

    這里本來是著名的天鵝游覽地,外圍的建築是聖殿後期建造的,中間有一個天然的大湖泊,被稱為天鵝湖,喻為最聖潔之地,周遭的平民大部分是商戶,依靠來這里觀賞的客人賺錢。

    湖中心有幾只天鵝正伸著長脖撲扇翅膀,冰冷的湖水拍打出的水花肆意飛濺,幽藍色的水面上有像是紅色的什麼東西在緩慢移動。

    “離湖近點兒。” 虞仙說道。

    “是,小姐。”

    車夫趕忙控制馬匹靠近湖泊。

    走進湖泊後虞仙才發現,那不是什麼紅色的東西,是在湖里沉著的各種人頭,被分離下來的地方猙獰稀爛,紅色的肉爆出,在湖里格外顯眼。

    攥著窗簾的手無聲的緊了緊,虞仙啞聲道︰“行了,去其他地方轉轉。”

    車夫正要調轉車頭,灰黑色的馬長叫一聲,使勁踏動四肢,在地磚上踩出清脆的悶響。

    若有若無的喘息聲夾著驚懼四散在這片區域里,他揮舞鞭子的手遲疑一瞬,便看見一個穿著破爛長裙的女人從長尖角建築的下門踉蹌著跑出。

    她泛黃的長裙下擺被撕扯成破布,兩條白生生的小腿暴露在空氣中,揮動的手臂上布滿細長的血痕。

    虞仙起身朝著外面望去,那女人跑的太快,控制不住的摔了個跟斗,在地面上磕出好大一聲響,咕嚕嚕滾到了湖邊的青綠色石階下。

    她痛得直抽氣,卻又三兩下從地面上爬起來,仿佛後面有吃人的怪物般,她看向馬車上望著她的人,眼楮里是希冀的光,“求求您,救救我!”

    嘶啞的嗓音很是難受,虞仙沒有絲毫的動搖,鋒利精致的眉眼毫無變化,聲音懶懶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女人跪著朝他爬過來,顫抖的手扒在馬車的底架上,指甲發白可見她的用力,“後面有怪物在追我……”

    “吁吁——”

    尖銳嘹亮的口哨聲從女人跑出來的方向響起,她唰地一下白了臉,蒼白干裂的嘴唇張開,“他來了!他來了!”

    倉皇害怕間,她扒著馬車撐起上半身,手心里的特殊印記一閃而過,濕漉漉的眼楮乞求的看向虞仙,“求求您先讓我上去吧!我會告訴您的!救救我……”

    見她這樣,車夫也覺得不對勁起來,握著鞭子的手微微汗濕。

    心里一番權衡,虞仙沒有停留,伸出手把女人帶進了馬車,慢悠悠的腳步聲從前面傳來,他對著車夫道︰“走。”

    車夫在看到女人的時候身體就僵硬起來,見自家小姐把女人帶上了馬車,盡管仍然有些無措,他還是重新揮起鞭來——

    “您是不是帶走了不應該帶走的東西?”

    操著一口老式貴族腔調的男子在後面出現,眼楮一瞬間掠過馬車下角那銀色的虞姓家族標志,“虞小姐。”

    “哦,不,不對,是公爵夫人。”

    蜷縮在馬車里的女人渾身發抖,對著虞仙無聲的瘋狂搖頭,虞仙看她一眼,冷靜答道︰“我只是帶走了一只迷途的羔羊。”

    他起身出去,留下那女人扒著窗角緊張不已。

    彎身下了馬車,虞仙不自在的抬起頭望向說話的人,卻在看見男人那張屬于陸濯的臉驚得手指動彈了一下,“想必它並沒有所屬,是嗎?”

    男人在他抬頭的一瞬就上前行了吻手禮,此時一臉笑眯眯的表情,瞳孔里一片深幽,“是的,您說的對。”

    “只是這小羊太過頑皮了,把它帶在身邊——”

    “您一定得多加小心才行。”

    “多謝您的提醒,這位……”虞仙把自己還被捏著的手抽回來,途中稍微有點阻力,他和男人對視一眼,男人悶笑一聲,放開了他。

    “叫我陸濯就行,夫人。”

    果然是陸濯……那個進入副本第一天便在公爵府客廳看見的張狂男人,他不是應該和公爵一起,離開這里平定戰亂了嗎?為什麼會出現在一個風景區里,難道,所謂的離家平定戰亂,不過是公爵的借口而已?

    “天色已經不早了,請允許我先行告退。”

    陸濯看了眼頭上逐漸放晴的天,正午時分,天上的太陽正逐漸破開雲層展露出來,他毫不在意的笑笑,對著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虞仙說︰“夫人實在是風趣至極,也難怪公爵大人傾心于您。”

    看著馬車離去的背影,陸濯興味盎然的視線收回,蒼白的臉在聞到什麼味道後更加透明,喉頭上下滾動,咳嗽不已的同時還勾起嘴角。

    他對馬車里的人很感興趣,畢竟對大部分血族來說,那人身體里流動的血液無時無刻不在透露著異常鮮美的芬芳。

    被虞仙救上車的女人抖著身體,一張蒼白的臉縮著,像是試圖把自己藏起來。

    “謝謝您的幫助,要是沒有您,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才能逃掉!”

    侍女坐在外面,耳朵側著听著里面的聲音,在注意到女人又哭又笑的癲狂時,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頭。

    女人用裙擺擦了下自己的臉,冷靜下來了後,這才支起身子,鼓起勇氣問︰“您是玩家嗎?”

    眼楮半闔著的虞仙突然撐起頭,朝著一臉希冀的女人望去。

    這還是他在這個副本遇見的第一個玩家。

    第一個敢于一上來便自爆身份的玩家。

    她就不怕自己賭錯了嗎?

    系統提醒︰【試玩期,也通常是玩家們達成合作意向的時候。】

    【如果你想要和這些人合作,現在是講好的最佳時刻。】

    面對著女人亮晶晶濕漉漉的眼珠子,虞仙故作不耐的瞥了她一眼,在女人進來後就從未上翹過的唇吐出語來。

    “玩家?那是什麼意思?”他道,“你被嚇出毛病來了嗎?”

    說著,虞仙敲了敲窗戶,喚來跟在馬車後面的侍從,“叫個醫生過來,她神志不清了。”

    女人突然懵了。



伊莉小說網 | 缺愛美人[無限流] | 缺愛美人[無限流]最新章節

 ** 作者︰玻璃花房所寫的《缺愛美人[無限流]》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缺愛美人[無限流]》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缺愛美人[無限流]》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