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我從小泡在蜜罐里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2章 Honey Pot(去樓上?)
作者︰執蔥一根 下載︰我從小泡在蜜罐里TXT下載
    Honey Pot(去樓上?)

    室內並不逼仄, 麗舍大街樓上專屬的定制作坊獨享整層。

    外間的成衣展覽廳佔據了較大的空間,而為了讓貴賓有絕佳的試衣體驗,試衣間幾乎涵括了另半邊。

    內置的落地鏡內裝的有成排的壁燈, 以此呈現出視覺上的效果。

    光影落下來,直接映出宋慕之頎然的身影。

    相比較自身所感知到的靠近,甘蜜背對著他, 卻是先一步將鏡內反射的一切收入眼底。

    昏黃的光影被暈開,小姑娘只褪半邊衣衫的雪膩肩胛就這麼敞在空氣里, 因著遲遲沒有動作而滲了點冷意, 輕輕地顫著。

    陪她陪到里間就算了。

    還要一起換?

    小姑娘撅唇暗自冥想,卻是沒有半點要他走開的意思, 雙手還維持著先前的姿-勢,就這麼抱著肩。

    等了會兒, 甘蜜剛半側過身來預備去喚他的時候, 宋慕之卻是悄無聲息地自身後擁來。

    在被環住且動彈不得的同時, 小姑娘的視線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面前的落地鏡中。

    宋慕之隱匿在光影里, 稍稍偏過頭,飽含著燒灼的吻就這麼落了下來, 直接印在她的肩側。

    一分一寸噬著咬著, 微刺的觸感很快便從肩胛蔓延至雪色的頸上。

    甘蜜嚶了聲,身子當即往後傾。

    在更加得攏進他懷中的同時,天鵝頸被拉開漂亮的弧度。

    “……慕之哥。”甘蜜背對著看不見他的神情,輕輕地喚了聲, “我還要試衣服……”

    “放心,我不留印。”

    宋慕之嗯了聲後, 仍在她的肩處和頸側流連。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松開軟軟香香的小姑娘, 抬手朝著一旁的橫向置衣架探。

    宋慕之視線略掃了番,直接拎出一件禮服,送到甘蜜面前,“試試這件。”

    原先甘蜜是打算在這麼多件中選,正準備一件件試過去。

    眼下看他親自承送上來,小姑娘抬手撓了撓還麻著的脖子。

    到底是相信宋慕之的眼光,也預備著試給他看。

    甘蜜伸手便接了過來,轉眼看他還駐足在旁,“你不出去嗎?”

    宋慕之目光只鎖定她一人,此刻內里燃著看不分明的情愫,嗓音低了好幾個調兒,“剛剛說了陪你。”

    小姑娘捏著手中的禮服,“那你真要陪啊……”

    不等她還存有停頓和遲疑,眼前的人卻是又邁了過來。

    獎賞似的在她的紅唇上印了下,宋慕之近乎低語般在她耳畔呢-喃,“甘甘,去穿上。”

    甘蜜被他的嗓調剮蹭得暈乎乎的。

    她最是受不了他這樣和她講話。

    而宋慕之像是完全洞悉到了這一點,每每都要在關鍵時刻……

    小姑娘天人交戰了半晌,也沒打算豁出去。

    反正也不是沒被看過,再深刻的都有過,她還會怕這些?

    可想是一回事,具體實施下來,卻又是另一回事。

    她輕褪了衣衫,隨即在那人半刻不移的凝視下,緩緩地換禮服。

    面料和掌心的摩-擦在此刻變得燒手灼人。

    空氣變得更為稀薄,內里充斥著的轉瞬被另一種熱取代。

    試衣間的光影將小姑娘的一舉一動放大,投射到牆上,是那樣有致而來的線條。

    隨著衣衫褪了徹底落在地上,某些情愫悄悄綻-放。

    鼓囊囊撐起著的聳伏下,是驚人的收束,盈盈而握的細沒入兩條縴細的藕腿。

    小姑娘整個人像是泡發在了牛奶里的柑橘,戳一下便能逸出點汁兒來。

    試衣間縈繞著的,全然是她身上的清甜和奶香。

    世界像是沉寂了,隨著宋慕之再邁過來半擁住人的動作,她飽-脹的聳伏被猛地攥住。

    用力之余,直叫人沉湎于此。

    時鐘滴答著轉,過了很久,甘蜜才在兩人共有的平-息下,扒拉開宋慕之覆著的手。

    ……他剛剛親自給她換了衣服。

    顧不得剛才褪衣過程中,是怎樣被人以烈然的視線鎖定住。

    甘蜜嗓音輕得不像話,抬起卷翹的眼睫,顫巍巍地看向他,“……好看嗎?”

    宋慕之應聲抬頭,漆沉雙眸在燈光的映襯下宛若河面泛起的粼粼波光。

    “很漂亮。”他說。

    ---

    從試衣間里出來後,甘蜜酡紅著小臉兒,在感慨宋慕之近來花樣怎麼變得這麼多的同時,注意力全然被他剛才替她選的禮服吸引走。

    不得不說他眼光真的很好。

    在宋慕之的牽引下試了兩件,都是格外襯她的風格。

    在店內拍了板後,小姑娘又和店長商量了下來拿的日期,這才拉著宋慕之走了出去。

    “大幸運星,今天試衣有你的功勞,這頓大餐我請你?”甘蜜說著雙眸亮晶晶的,“想吃什麼都可以!”

    雖說剛才宋慕之已經在那個試衣間里“吃了頓大餐”,但眼下禮服選好了,又好不容易和他見上了面——

    甘蜜覺得自己可以掏出荷包,小小地犧牲一把。

    奈何宋慕之听了卻是緩緩開口道,“我隨你就好。”

    甘蜜有些不解,努起鼻尖兒去看他,“干嘛隨我啊……”

    “你喜歡的,我也不會討厭到哪去。”在她的發間輕輕地揉了揉,宋慕之嗓音輕緩,“你現在決定好一家,我帶你過去。”

    話落他便牽著人,直朝著車庫走。

    望著眼前人的背影,小姑娘耳畔縈繞著的,全然是他剛才的那句話。

    這人就連吃的都要和她搭點關系……

    心尖兒擠懟著鼓鼓的歡喜,甘蜜三步作兩步,連忙加快速度跟上他。

    雖說宋慕之說了讓她選,可待到真正決定了以後,甘蜜盡可能地照顧了下宋慕之。

    比起她的,他的口味偏清淡。

    鄞城有不少做得好的私房菜,到頭來,甘蜜還是讓宋慕之奉獻了點他平日里應酬時去過的地兒。

    等餐上來的時候,宋慕之手機嗡嗡聲不斷。

    他就坐在她旁邊,傾身往後,疏散地靠在椅背上,手臂伸展著半攏過她,邊輕聲用法語和手機對面的人交談,邊用長指去勾小姑娘的發尾。

    甘蜜這會兒倒是百無聊賴,干脆打開手機去刷微博。

    甫一進入屏幕界面,她就被滿屏的消息晃住了眼。

    上次她特意迎合了長漫畫的形式,稍微改了點以往簡潔的水墨風格,用更為細致的手筆將畫面呈現得細膩——而後只上傳了一格的內容,粉絲一邊驚呼她產能怎麼變高了的同時,一邊對她全新連載的格子內容格外得感興趣。

    而因著時不時被一些大博主轉發,甘蜜的微博也迎來過流量的大井噴。

    雖然都是偶爾才有的時刻,卻也招攬來了不少新的粉絲和不小的熱度。

    各方因素疊加著踫在了一起,倒也讓甘蜜一時興起的靈感和

    Honey Pot(去樓上?)

    點子,在持續的曝光下被更多人所知。

    甘蜜笑眯眯地看了會兒評論里的尖叫雞內容,倏而感慨了一聲。

    她現在心中充滿著的,全然是對于未來的展望。

    這樣日復一日,每復每往的日子,可真好啊。

    而能夠以這樣的形式將和他的日常記錄下來……

    思及此,小姑娘轉而望向就在身邊的那個人。

    意料之外的,直接撞上宋慕之幽然探過來的視線。

    他就這麼盯著她,不偏不倚,不知道看了有多久。

    甘蜜下意識捏了捏掌心里的手機,“你……你剛剛不是在打電話嗎!”

    “結束了。”宋慕之說著目光移到她的手心,繼而再往上,直視小姑娘的杏眸。

    他的語調帶了些意味深長,“這里又沒有人打擾你玩手機,慌什麼?”

    怎麼沒人打擾了。

    他就是啊。

    甘蜜偷偷地盯了他好一會兒,見宋慕之還是先前清絕風雅的模樣。

    這才收起手機,隨後放置在桌面上也不去管。

    兩條細胳膊抬起就去抱他。

    小姑娘蓬然的發刮在他身上,臉蛋兒都被蹭得涔著粉,嫩撲撲的。

    甘蜜討巧地放低嗓調,“手機哪有你重要,我不玩了。”

    “是嗎。”宋慕之任由她蹭,側首睇過去,長指捏了捏小姑娘的下巴尖兒,“可我剛剛看你玩得聚精會神。”

    “你懂什麼呀。”甘蜜懟回去,“我這叫專一,做什麼事都得認真好不好。”

    她說著還弓起秀粉的指尖,有模有樣地去掰,“玩手機就好好玩,和你聊天就好好聊。”

    “所以吃也認真吃?”宋慕之長睫稍斂,十分了然似的,語氣格外正經,“等下菜上來了,我不和你搶。”

    “………”

    這人怎麼討厭啊!

    ---

    鄞城很快撇開凜然的隆冬。

    甘蜜對于沒能去後院挖冰坑有所遺憾,但青柳般的溫暖和舒適拂過,成功地讓她投入到了初春的懷抱里。

    日子翻篇而過,陸葳和甘鄞承的訂婚宴選址定在了華安庭成。

    甘家早在半年前就將兩人的好消息放了出去,之後也做足了充分的準備。

    宴席當天,鄞城各界名流之士和大家大族都應了邀請,紛紛趕來祝賀甘家二公子的喜事。

    承包了整層的華安庭成籠在初春的和藹里,奢華盡顯。

    宴客廳和主場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觥籌交錯間,往來名流的駐足和交談將金碧輝煌的殿廳鍍了層熱熱鬧鬧的喜氣。

    甘季庭和梁音婉十分忙碌,不停地在迎賓廳和會客廳之間打轉。

    甘鄞起攜著幾個弟弟在前廳應酬,眼瞧著身旁的自家妹妹在原地打轉,張眼便往外瞧的模樣,他躬身而來,在甘蜜的腦袋上揉了揉,“艾千早就進去了,你想的話去里面找她,要是餓了別去餐台那邊,爸剛才吩咐過後廚,可以直接給你開小灶。”

    “知道了知道了。”甘蜜掛在甘鄞起臂彎,說了會兒話後,視線卻仍是落在旋轉噴池旁的柏油馬路上。

    左右等不到心心念念的人,小姑娘念及宋艾千,這才轉身朝著宴廳內走。

    好不容易揪住那道眼熟的身影,甘蜜惡狠狠地擰住宋艾千的胳膊不放,“你好久才見我,都快把我忘了。”

    甘蜜前陣子還在假期里,空閑時間多。

    她得了空去約宋艾千,有三回對方就拒絕了三回。

    宋艾千被甘蜜擰得哭笑不得,抬手去捏她綿軟的小臉蛋兒,“實在抽不開身啊,我就是有閑時間都忙著睡覺去了,過兩天我就不忙了,到時候陪你。”

    “那還差不多。”小姑娘表示能理解,繼而朝著她身旁逡巡了圈,“你這次……又是一個人來的?”

    “沒有啊,和我哥一起,他最近回了趟半山。”宋艾千說著晃了晃杯子里的紅酒,“我都進來好久了,你剛沒看到?”

    甘蜜先前還在樓上陪陸葳聊天,之後才出來,估計是剛好錯過了。

    她誠實地搖搖頭,“沒呢,我剛才在陪二嫂。”

    宋艾千听了笑起來,“等會兒我也去看看她。”

    話落她的視線落在甘蜜的禮服上,“你今天這套絕了,挺好看。”

    小姑娘被夸得明眸彎彎,“禮尚往來,你也是。”

    宋艾千目光打著轉,卻是沒有移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但不是我說,你每次的禮服都跟我哥的……”

    甘蜜當即頓下,轉而看向她,重復道,“都跟你哥……?”

    “都跟我哥的很像,就跟一對兒似的。”宋艾千半繞到小姑娘身後,“喏,你腰後蝴蝶結上的綴扣就是。”

    甘蜜今天的這件是中短款的淺色禮服,下擺蓬松,只在後腰鏤空,轉而又被偌大的蝴蝶結半遮住,綴扣做了雕花的印樣,簡潔又袖珍。

    禮服是被暈開的天藍色,襯得她瓷肌星眸。

    宋艾千還在那邊感慨她是真的會挑,問她在哪兒定制,就見小姑娘眨巴眨巴眼。

    甘蜜湊了近問,“真的很像嗎?”

    “不然呢?”在好友面前,宋艾千向來不掩飾,說話沒個把門,“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倆私底下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見不得人的勾當……

    還真有。

    甘蜜還停留在原地冥思,身側地宋艾千卻是指了下對面,“說他吧他就出現,喏,我哥朝著這邊看過來了。”

    順應著宋艾千的話語,甘蜜當即轉眼看過去。

    宋慕之視線遠遠地撂過來,大抵是見到她們了,舉起酒杯隔空朝著這邊搖了搖。

    他穿著最為簡單不過的黑衣白襯,卻無端顯得恣意疏散。

    清絕面容落在亮堂的廳內,被映襯出囂張又刻骨的迷人,惹眼得要命。

    打完招呼後他便收回視線,繼續與旁人攀談。

    而隨著這樣的動作……

    甘蜜倏而想起剛剛初見到他時的那般模樣。

    宋慕之的領帶上別了款淺藍色的領針,在折射中泛著冰稜的光。

    那是和她禮服相同的顏色。

    原來他先前特意給她挑了禮服。

    是抱著這樣的小心思……

    ---

    訂婚宴很快召集完來賓,進行到最為關鍵的步驟。周遭顯然對于甘鄞承的這樁婚事十分得感興趣,討論聲不斷。

    誰不知曉甘家在鄞城的地位,可偏偏兒輩中率先訂婚了的,是甘鄞承。

    不提這些,訂婚的對象早先也在坊間討論個遍。

    誰都不會想到,甘鄞承日後的另一半,竟是這樣一位無名而來,背後也沒什麼依仗的女孩。

    可眼瞧著今天全程都由甘季庭和梁音婉安排布置——這樣的用心程度好像也能說明一切。

    討論聲依舊,甘蜜卻是無暇顧及于此。

    甘家人多,又佔了主桌,圍繞著桌旁找位置時,

    Honey Pot(去樓上?)

    她干脆拉了宋艾千過來陪著。

    除了甘鄞合另劈開一桌去陪生意上的朋友,甘家一行都在這邊落座。

    宋艾千跟甘家人熟,半鞠躬著打了招呼後,坐下來便開始補妝。

    她左邊是甘蜜,右邊沒人。

    宋艾千拎起口紅補唇妝的時候,身側傳來股清新好聞的干淨氣息,卷著書墨的香。

    隨後,右側的位置被輪椅代替。

    烈紅的唇膏頓在半空中,她轉頭望過去,對方俊秀面容依舊。

    是許久不見的甘鄞轉。

    宋艾千唇瓣微張,到底還是打了招呼,“三哥。”

    “嗯。”

    主桌上除了在後台沒來過這邊的陸葳和甘鄞承,依舊是那幾人。

    但因為要隨時操持著訂婚宴的現場,時不時會有人走開。

    眼下桌面上一直坐著的,只有甘蜜宋艾千和甘鄞轉。

    察覺到氣氛有些冷凝,甘蜜在輕緩的鋼琴聲里,不停地拉著甘鄞轉和宋艾千聊天。

    這廂稍顯冷清,另廂卻是熱鬧得不行。

    陳既他們一行人也受了邀請前來,看著甘鄞合笑問,“按照你家這訂婚的趨勢,該不會到時候直接跳過了你三哥,落到你頭上了吧。”

    甘鄞合隨意地靠著,嗤了聲,“落我頭上我就得接?目前壓根沒這個打算。”

    “你們盡盯著我,怎麼不盯盯別人?”甘鄞合說著視線落在身旁的宋慕之身上,“你怎麼不問他?”

    “問他不是白問?搞得你第一天了解他似的。”陳既說著不知道想到什麼,朝著甘鄞合壞笑,“你家小豌豆呢,我實在想不通你家以後能給她找個什麼樣兒的,據說前陣子那姓李的……”

    他話還沒落,便接受到兩道目光如炬的視線。

    一道在明,一道在暗。

    還沒來得及探究那道暗視,陳既看甘鄞合陰沉個臉,自覺投降,“真他媽沒趣,每次說都不能說,上次那姓李的不是沒成嗎,等等……我今天怎麼沒瞅著他啊?”

    甘鄞合活動活動手腕,“你別管了,姓李的之後也不會出現,甘蜜以後就是不嫁人我都支持。”

    “這話可說不準啊,你得尊重人小姑娘的意願。”陳既灌了杯酒,目光不經意掠過宋慕之,卻發現他視線不在這邊。

    順延著宋慕之的目光看過去,陳既當即覷見了在台上獻寶的小姑娘。

    他有些微醺,揉了揉眼楮,暗自嘀咕著這酒真烈,居然還能讓人眼花。

    ---

    甘蜜作為這會兒甘家的獨女,迎著滿場聚焦而來的目光,在甘季庭的授意下上了台,給甘鄞承和陸葳送祝福。

    “二哥二嫂訂婚快樂!這是我送給你們的訂婚禮物~”小姑娘拎著兩卷畫軸遞到他們面前,“雖然只是訂婚,但你們不久就要領結婚證了,我等你們倆的婚禮。”

    “謝謝甘甘。”

    眼見著陸葳感動且小心地將畫軸放在手里。

    甘蜜踮腳湊在甘鄞承耳畔,說起了兄妹之間的悄悄話,“二哥。”

    見他凝神在听,甘蜜繼而放緩語調,“陸葳是個好姑娘,你可千萬千萬,得對她好啊。”

    心滿意足地從台上下來後,小姑娘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訂婚宴的飯席上。

    今天的宋艾千話很是少,甘蜜也沒煩她,自顧自地給她夾菜。

    夜色很快降臨,不少來賓打道回府。

    因為大多數人都有車子來接,甘季庭和梁音婉還負責著去前廳送人。

    剩余的部分人則是留在了宴會廳內繼續。

    甘家承包了華安庭成樓上的各類套房,吃飽喝足後上去歇息便是,考慮得十分周到。

    甘蜜今天眼瞧著宋慕之喝了不少酒,原以為他也要在這邊歇,結果打開手機。

    他的消息靜靜地躺在上方。

    「我先回去了,你今天在這邊乖乖帶著,記得別喝酒,听到了嗎?」

    都喝得這麼多了怎麼不留下來?

    小姑娘垂眼一看,消息來自于一分鐘前。

    不知道揣了什麼樣的心思,甘蜜當即從座位上蹦了起來,將醉得有些不清醒的宋艾千交給甘鄞轉看著,隨便尋了個理由便往地下車庫跑。

    樓上一層的旋轉門外有不少豪車候著,而在華安庭成地下車庫有專屬停車位的,卻是稀數。

    小姑娘剛邁進地下車庫便覷見了眼熟的車牌,一陣風似的,便躥了過去。

    今天宋慕之沒自己開車,副駕駛是宋家的司機,對她再熟悉不過。

    當即搖下車窗詢問,“甘小姐?”

    “他還好吧?”

    “少爺喝得有些多,但對他來說,應該沒什麼問題。”

    甘蜜點頭,“嗯,我先上車看看。”

    地下車庫這邊昏暗不已,她拉開後座門,便覷見宋慕之隱在昏昧里。

    他闔著眼,仰頭往後傾靠著。

    一副閉目養神的模樣。

    ……這是醉倒啦?

    小姑娘側坐著進去剛想扒拉他的眼楮,一只強有力的手臂便橫了過來直接攬緊她的細腰。

    被近乎拖著移到了他身邊,宋慕之仍然沒有睜眼。

    只是用骨節分明的手尋到小姑娘的腦袋,直直地往自己懷里摁。

    車子就在這時緩緩地駛離車庫,一路劈開夜色。

    “怎麼偷跑過來了。”宋慕之嗓音透著些微醺的醇厚,“你沒留在那邊?”

    “你說我怎麼過來了。”甘蜜原本有些沒坐穩,說到此就有些沒好氣,“過來聞聞你喝了多少好酒!”

    她原本也知道點宋慕之的酒量,按理說不用人擔心。

    他一般不常踫,要是真踫了便是豁出去似的瘋。

    跟他本人一樣,表面再清斂疏離再風骨自來。

    內里卻蘊藏著一只餓狼,總想著以這樣那樣的方式來討伐她。

    小姑娘話落便順著半趴在他懷里的姿-勢,拼命地去嗅他身上的氣息。

    “是狗嗎?這樣聞我。”他半掀起眼皮,身上好聞的冽然被氤氳開,攜著點惑人的淡淡酒香,著實讓人招架不住。

    “你才是狗!”甘蜜哼唧了會兒,繼而沒忍住,又湊上前嗅了嗅,“……你沒醉吧?”

    “你說呢。”宋慕之輕輕笑了下,嗓音被夜色刮碎,好听得要命。

    他戰斗力十足,扦住她的下巴,循循靠近,“你這樣跑出來沒和家里人說?禮服也沒換。”

    甘蜜原本被宋慕之的嗓音撓得心尖兒泛癢,這樣倏然而來的幾問讓她乍開始都沒反應過來。

    她冥思了片刻剛想開口,卻被他搶了先,自顧自應下。

    “所以你是打算好了今晚要陪我。”宋慕之徹底地笑了出來,他長睫斂下,傾身朝前靠近,親-昵地咬了咬小姑娘的鼻尖兒,“等到了,去樓上?”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



伊莉小說網 | 我從小泡在蜜罐里 | 我從小泡在蜜罐里最新章節

 ** 作者︰執蔥一根所寫的《我從小泡在蜜罐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從小泡在蜜罐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從小泡在蜜罐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