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我從小泡在蜜罐里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3章 Honey Pot(漫漫長夜。...)
作者︰執蔥一根 下載︰我從小泡在蜜罐里TXT下載
    Honey Pot(漫漫長夜。...)

    等到了去樓上……甘蜜听了宋慕之這話, 連忙側身抬眸,將視線朝外撂去。

    車子正疾馳在濃郁的夜色之中,窗外的街景迅速地朝兩側倒退, 是和京巷大院完全相反的方向。

    不遠處的鄞江大橋在晚雲間若隱若現,在視野所及的地方,漸漸掀開原有的面紗。

    鄞江城府距離訂婚宴所在的華安庭成並不遠。

    望著還算熟悉的道路, 甘蜜很快明白過來宋慕之口中的樓上指的是哪里。

    就在這時,大抵是才發現小姑娘許久不見, 四處找不到人。

    甘蜜的手機嗡聲而響。

    她原本不想管, 奈何那樣頻頻而來的消息提示音催促著她去看。

    想著徹底交待一番也好,小姑娘劃開手機屏幕。

    意料之中的, 是梁音婉發來的消息。

    媽媽︰「寶貝,我怎麼沒看見你人?你在哪里?」

    媽媽︰「你幾個哥哥也在找你, 都說見不到人, 艾千好像也不見了, 有在陪著你嗎?」

    甘蜜看到這樣的消息, 當即 里啪啦地打字。

    柑柑︰「媽媽,我看訂婚宴也差不多結束了, 就先休息了。」

    柑柑︰「明天還要去畫社那, 你們別管我,不用擔心!」

    頓了頓,想起不見的宋艾千。

    甘蜜緊接著回復。

    柑柑︰「也不用擔心千千啦,她喝醉了點, 這會兒應該已經被送回半山了?」

    反正她是托付給了三哥。

    百分百信得過。

    媽媽︰「那也行吧,我還以為你又亂跑。」

    媽媽︰「你也是大人了, 反正自己能把握好時間就行,看你消息回這麼快, 我心里的石頭也就放下了。」

    媽媽︰「早些睡。」

    凝視著這樣的聊天界面,甘蜜關上手機後。

    視線還頓頓地停留在上方。

    以至于宋慕之喊了她幾聲,她都沒有任何反應。

    “有沒有在听。”宋慕之斂眸望了眼還半跪在他懷里的小姑娘,捏住她的下巴尖兒沉沉吮啜,“想好了今晚來陪我的?”

    回過神之余,心里的小九九被戳中。

    甘蜜臉蛋兒涔著點緋然。

    她確實是想來陪他,畢竟兩人從江南頌鎮回來後,幾乎沒怎麼見過面。

    “還不是因為擔心你,你喝了好多酒,我還以為你會留下來在華安庭成住,結果給我發了消息就拍拍屁股走人。”

    甘蜜原先在宴席上就時不時地去關注不遠處的他,後來再見到那條消息後,幾乎是想也沒想就朝著地下車庫奔 了過來。

    沒曾想的是宋慕之的車居然還沒開走,也是恰好了。

    小姑娘說著想起自己從酒店里奔波而來的畫面,小手抬起擰了擰他窄勁的腰,“冷酷無情。”

    “冷酷無情?”宋慕之重復了遍,像是覺得好笑,“這回不覺得我見不得人了?”

    他抬手附在領口,輕扯開領帶,往後傾靠著半仰躺在座椅上,“留下來的話你肯定不會過來找我。”

    小姑娘被宋慕之的動作帶得順勢往前栽,更埋進他懷中的間隙,甕聲甕氣地應,“誰說的……我這不是來找你了嗎……”

    話落她倏而覺得有些不對勁。

    萬千思緒凝在心中,最後統統攏緊成一團,清晰又分明。

    小姑娘當即抬眸看過去,宋慕之的面容被酒意襯得恣意勾人。

    兩側的路燈快速閃過,投射進車內的光將他的身形映襯得明明滅滅。

    甘蜜猛撲著撐在他胸-膛上,“你知道我肯定會來找你!”

    “這樣想過。”宋慕之攬緊小姑娘的腰讓她靠近,氣息卷著附在她的頸窩處,“但不太確定。”

    頓了頓,他眉眼間聚斂著隱隱泛上來的微醺,嗓音仿若被酒浸泡,“我的甘甘很熱情。”

    這就是熱情了?

    之前她更熱情的時候也不是沒有過,只是剛開了個頭就被餓狼宋給撲倒在地。

    他好像很是喜歡她那樣兒……

    初春的夜稍許的暖迸起,甘蜜面上感受著這個季節特有的毛躁感,心髒不停鼓動著。

    宋慕之不說完全醉,多少有些醺然,好像也因為她方才的主動,顯現出平日里鮮少見到的疏懶。

    就連意動都比之前要來得迅速,甘蜜原本就半跪在他身上,幾乎是立刻便感受到了那樣明顯的亂-杵,像是芽發的苗兒,一旦破土便直沖朝天,勢不可擋。

    而現如今,好像比有過的任何相-疊,都更成型和灼烈。

    小姑娘不敢亂動,燒著張小臉兒,又察覺到他骨節分明的手從禮服後背的鏤空處伸了進來。

    她喉口瞬時溢上些被煙燻過後的干巴,只小聲去說他,“你自己說等到了樓上再,結果現在又……”

    宋慕之卻是片刻未停,像是上了癮那般,在所及之處摩-挲,還有再往下的趨勢,“那你說說看,我說的到了樓上再,是再什麼?”

    像是非要知曉甘蜜徑自填下去的話語是什麼,他步步緊逼,指尖順延著脊背往下,觸到內-內邊沿,“甘甘,說給你慕之哥听?”

    小姑娘被他的深撫-弄得當即軟了半邊,她輕闔上眼,眼睫顫得厲害,“我不說……”

    無非、無非就是些特有的造作和花-樣。

    明明彼此心照不宣,他卻非要來問。

    兩人小打小鬧的須臾,宋家司機很快便將車開到了地下車庫那兒。

    車內的擋板早先就已經升了上去,在停下來的間隙,宋慕之和司機吩咐著讓他單獨走,轉而又擁緊小姑娘,“那就等去了樓上,我听你說。”

    ---

    甘蜜更加確定宋慕之有半分醉了,比起以往的正襟,他的衣衫此刻半撐起在清落的骨骼上,朝著兩邊散開。

    原本說好了是到樓上再,結果剛進電梯便大力攥著她,發出的吮啜聲響直叫她面頰紅紅。

    好不容易捱過了電梯,在入戶的玄關處,她兩條細胳膊被攥著往上懸起。

    不過半秒,整個人便被摁在了門板後。

    脊背因著緊緊貼在門板上而涔起微涼,可面前堵來的牆卻是不給任意可以逃脫的機會。

    宋慕之相渡來他的氣息,比起先前更為野狂。

    小姑娘承接著這樣的作-亂,想著要反客為主,試探著印了回去。

    只一瞬,對方便頓了頓,隨即便是新一輪的暴雨。

    鄞江城府原先有自動感應的燈,但因為做了改良,大部分還要倚靠中控。

    這會兒除了玄關所在的這層,樓上樓上皆陷入成片的昏昧。

    甘蜜被親得昏了頭,直至听到面料被扯的,只撕-拉一聲,她裙邊下-擺的花飾被扯得一干二淨。

    腿側被長指捏著繞過,她在酥且麻的間隙,最後只耷拉

    Honey Pot(漫漫長夜。...)

    個小腦袋,不住地吸氣。

    最後還是宋慕之撿起落在地上的花飾和他自己的西裝外套,半開了客廳那邊的燈,拉著小姑娘就往里邁。

    甘蜜迎著突然明亮而來的光,腦海里原先惦記著的一切也都回了檔。

    她略甩開宋慕之的手,“我去趟臥室!”

    望著小姑娘匆匆奔向旋轉樓梯的背影,宋慕之抬眸詢問,“怎麼了?”

    “我之前來這邊的時候帶了點醒酒膏,放在樓上了,熬熬給你醒酒?”甘蜜說著停在半路,扒著樓梯的欄桿懟出一張小臉兒來。

    傳遞完了自己的意思,也不等人回應,小姑娘很快又啪嗒啪嗒地邁了上去。

    原先來這邊住過幾次,甘蜜對于鄞江城府的構造再熟悉不過。

    熟稔地繞過其他房間來到主臥,她半蹲著去翻這邊的矮櫃。

    醒酒膏是經由上次後,她特意從甘宅里拿過來,和用來解膩解脹的酸梅晶一並放置的良藥。

    甘蜜原本是打算給日後貪杯的自己用,畢竟這邊還有內置的幾乎沒怎麼打開過的酒窖。

    眼下倒是沒想過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泛起褶子的禮服失去桎梏,後背鏤空的蝴蝶結也早就散了,只松垮地落在雪膚上,面料在她的動作間不住地擺-動,擾人得要命。

    可甘蜜卻是沒管那麼多,徑自弓著身,還在認真地尋找。

    跟隨著甘蜜邁到這邊來的宋慕之來到門板,看到的便是這樣的美景。

    小姑娘半蹲著背對他,脊背劃出格外優越的線條。

    她雪膩的肩側落滿了烏發,帶卷的發尾有幾縷簇在了一起,襯得她瓷肌宛若上好的釉。

    後背原先鏤空地方的蝴蝶結也早就散了,半顯出隱隱的一截細細-腰-肢。

    大概因為小姑娘找東西找得比較急,只開了小燈。

    這樣明昧半存的光泄在偌大的臥室內,唯有她是鮮活的。

    “其實也不需要用這個醒酒。”

    倏然而來的一句話成功吸引住了甘蜜的注意力。

    惹得她回首而望。

    宋慕之半倚靠在門框邊,逆著光,頎然的身形在地毯下鋪陳開來,徑自蔓延到她那兒。

    他凝沉的視線自上而下地探過來,這一刻像極了俯瞰眾生而來的神。

    甘蜜桃腮處沾了點碎發,望向他的雙眸涔滿了盈盈的清溪。

    她小小地窩在那兒,還沒反應過來,便看見宋慕之長腿稍邁,徑自朝著她邁近。

    在被打橫抱起的下一刻,憑空騰起的小姑娘在天旋地轉間輕呼著,倒還惦記著仍是沒能找到的醒酒膏。

    “我還沒找到呢……”

    宋慕之帶著她往床褥上邁,“可是我找到了。”

    被面朝下放入被單的小姑娘控制不住地在柔軟的墊上彈了又彈。

    慣性使然,她好不容易穩住自己,半抬起身側眸去看他,復又被宋慕之探過來的長手往回摁。

    這個視角完全看不見宋慕之,只依稀能感知到自背後攏來的陰翳。

    連帶著那樣沉的氣息,就這樣將她裹住。

    宋慕之知道怎麼醒酒?

    不提壓根沒找到的醒酒膏。

    難不成在他看來,那個可以為他醒酒的……是她?

    小姑娘剛參透了他話語中暗含著的調-情,剛想應聲,自背後鏤空處傳來的點點濕,當即便讓人渾身過了電般頓在原地。

    宋慕之埋在已然散開的蝴蝶結那處,緩緩地印著。

    “我的禮服……”她惦念著這是他親自為她選的,剛剛在進門以後都沒舍得褪,哪怕早就報廢了。

    現在想想,宋慕之的目標格外清晰和準確,像是十分篤定並確切她穿上這件的所有時刻,直截了當地奔往主題。

    “剛才在車上我要你補充的,還要不要說?”不知過了多久,宋慕之淳沉的嗓音緩緩而來。

    甘蜜面朝下懟在被單上,原本眯著小眼抖索,這會兒听他還對之前的話題念念不忘,當即反駁了回去,“非要我說?你明明也可以啊,那我要是想讓你幫我呢。”

    宋慕之半直起身,雙手撐在小姑娘的胳膊兩側,看她半伏著還想著轉身望過來,順著這樣的情形,低頭便重重地印了一下,“如果是我幫你的話,可能會更過分。”

    比起之前的更過分?

    小姑娘秀粉的指尖穿過早先便被亂掀開在一旁的被子,無聲地在上面擰了又擰。

    半晌,像是下定了決心,她發出漿糊般的細嗓,“可我也沒有不讓你過分啊……”

    甘蜜秀美如清芙的臉半隱在光里,透著股驚心動魄的美好。

    只拉扯得宋慕之心間難能自捱。

    他就這樣望著她,目光聚斂著前所未有的雲霧,沉得宛若潑了墨的夜。

    宋慕之緩聲詢問,“甘甘,想好了?”

    小姑娘撈起旁邊的枕頭蓋在自己頭上,下一秒又被宋慕之拿開。

    左右逃開不過,眼下又是正經而來,需要她應答的時刻。

    甘蜜半側過身,秀發鋪滿了被墊。

    她睜開眼努力去和他對視,良久,像是托付了往盡的一生那般,慎重而篤定地點了點頭。

    那幅度雖小,卻也依然點起暗隱著的火。

    禮服被緩緩撥走,甘蜜像是長在荷塘里復又被打撈上岸,好好呈著的蓮子。

    碧波下便是純色地雪,瑩潤著的凝-脂聳伏在被全然綻開的下一刻,將清甜縈繞滿了整個房間。

    宋慕之動作很是利落,像是如生如死追隨而來那般,終于找到了契機,長指稍勾便直接撕-裂了小姑娘的內-內。

    兩條腿被大剌剌地往旁側掰開,他低頭而來,俯身著便印。

    他手下的動作也未曾停,強勢而來的須臾,明晰指骨也緊跟著湊了過來。

    節奏也把握得很好,時而地變幻著速度。在這樣慢快交替的間隙,蓮子芯兒被撥得挺著,而再往里的那根長芯被探著摁著。

    室內凝著悶著而來的氣息卷在鼻尖處,小姑娘雙眸水水的,比起以往的烏溜,帶了更多條件反射下的濕-亮。

    “甘甘,看著我。”

    “我不要看你……”被碾著的身像是被打發好了的綿密奶油,飄在空氣中,連帶著她的嗓音一起。

    “不看?”他說著倏而笑了下,“滿手都是。”

    什麼都是?

    甘蜜倏而睜開眸,晃眼便是宋慕之放在她面前的手。

    怎麼會有這樣品種的男人啊!

    到了這個時刻像是竭盡翻開了以往的所有面貌,光顧著在這時盡-情地發揮了吧。

    小姑娘像是魚兒,咕嘟咕嘟往外冒氣泡,還沒開口說些什麼,床頭側邊的櫃子被驟然打開。

    塑料膜的聲音在稍顯幽靜的室內很是明顯,甘蜜的心跳倏而加快,在意識到了步驟即將來到最後的時候,

    Honey Pot(漫漫長夜。...)

    她抬眸偷瞄了他一眼。宋慕之剛好直起身,褪了彼此的衣物後,如玉分明的指尖在一個小方盒上打轉。

    那樣筋骨利落且好看的手,平時亂-肆的時候就足夠讓人悸然。

    眼下緩慢而來的畫面像是幀幀而放的電影,無一不在提示著她,這樣拎起來的玩意兒,即將會用在她的身上。

    “甘甘。”不知道潤了多久,宋慕之才長驅而來。

    甘蜜下意識緊抱住他,輕聲便啜著喊了句,“慕之哥……”

    “不怕好嗎。”他額前的發略擋住幽深的眸,行不到半途便驟顯艱難,“如果放松不了的話,打我。”

    這要她怎麼打?

    甘蜜胡思亂想了會兒,剛想說讓他輕點,被劈開的刺然直達大腦神經。

    下意識亂掙著想要逃脫開,奈何宋慕之掐住她,更往懷里摁。

    他不住地印下來,甘蜜在這樣的化解下剛平了呼吸,便迎來了更為沉沉的一擊。

    順應了宋慕之的那句話,她抬手開始拼命地捶打眼前的人。

    這樣前所未有的感覺像是溺在了深譚,分明有可以往上游的機會,卻仍然抵不過往下拉拽的力道。

    “好了,別掙。”宋慕之嗓調低了好幾個刻度,在她的眼皮上印了又印的同時,往內更推了下。

    甘蜜被他哄著都快適應了,在輕聲呼呼的同時,察覺到了他瞬時的僵硬。

    宋慕之就這麼停了,頭回特別快,雖說她在新奇間感官被無限放大,亂扭著給宋慕之填了不少阻礙,但他自己好像也……

    現在的體驗說不上是不是好,但唯有能確定的是。

    宋慕之平日里再雲淡風輕,再無所不能,再無時無刻地拿她打趣。

    都逃脫不了這次的事實。

    “你……”甘蜜頓了頓,但並不是識趣那般沒往下說,而是她實在太貪戀他的懷抱,心間已然獲得了最大的滿足。

    小姑娘原本也沒細想,只覺得之後再探索便是,殊不知她略有停頓的語氣帶著某些說不清的情愫。

    甘蜜原本嗅著那樣凝著悶著的味兒,推開他便想往旁邊轉,結果被宋慕之撈得很緊,近乎又被扣在了他的面前。

    “我怎麼?不繼續往下說了?”他眸中深色沉得撿不到底,而隨著塑料袋的聲音再次襲來,小姑娘完全沒來得及反抗,又往里死死地栽。

    這回的腿則是更加用力地往兩側掰,在那樣彪熾而來的追擊下,甘蜜洇發出一股從未領會過的感覺, 里啪啦地四處蔓延。被鑿著摁著,被墊被擠兌得發出不小的聲。

    大概是頭回的無數倍那麼長,終于被放開的時候,甘蜜在這樣初春的時節,竟是淌著滿是的汗。

    她不斷地控制著呼氣和吸氣,但卻像是失去了掌舵那般,怎麼也平不下來。

    最後還是宋慕之帶她去了清理,回來沒忍住再有了後,這下甘蜜是徹底地累癱了。

    ---

    初春的風相比較冬季的凜冽,很是細碎,輕輕地刮著玻璃。

    甘蜜撈過宋慕之親自給她蓋上的被褥,想著終于可以休息並且閉眼就睡的同時,非常沒出息地小泣了會兒。

    她感覺自己好像都不會走路了。

    秉承著這樣的情緒,她撈過被子只蓋住自己,抬腿踢了踢宋慕之,懟在他身上不讓他靠近。

    “怎麼了這是?”宋慕之斂眸看過來,嗓音慵散。

    論誰看到宋氏太子爺這樣一副饜然而來盡顯某些事兒後的i麗面容,心肝不會亂顫?

    甘蜜仍然會,可她現在回過味兒來了。

    她是讓他可以過分,但沒想到能這麼過分。

    來就來啊,後面那回干嘛使那麼大的勁兒呢。

    就不曉得什麼是細嚼慢咽嗎……

    可誠然而往,她確實是得了很大的趣兒。那是和擁抱全然不同的感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不分離的感悟。

    見甘蜜緊閉著眼順帶呼嚕嚕地撓他,宋慕之以為她不太舒服,眉眼很快轉換為擔心,“到底怎麼了,和我說說?”

    小姑娘眼皮粉粉的,轉身而來望著他,“……我醒酒膏還沒熬。”

    她這惦記著的,都是什麼重點?

    好笑地將她攬入懷里,他盡心盡力地去撫順她的炸毛。

    再怎麼著,他的小姑娘面對他時,攢著的都是無盡的勇敢。

    哪怕嬌氣地哭了,也還記得來反擁住他。

    但見她仍是擰巴著,宋慕之沉沉睇了會兒她,復又開口道,“不用了。”

    他噙著笑著湊近,“剛才就說了,我比較喜歡另外一種醒酒的方式。”

    “………”

    宋慕之不如不安慰!

    兩人你來我往著拌了會兒嘴,甘蜜完全不是宋慕之的對手,次次說不過他。

    她想起剛才統共有過的幾回,轉而又去問他,“你是不是等這一天很久了?”

    小姑娘嗓音都發了膩,原本還想著去揶揄他,但秉承著以往反被他找補回來的過往,甘蜜半分都不想計較了,因為她真的是不再想了。

    但這樣的一天著實令人印象深刻。

    小姑娘扒拉著他的胳膊,非要兩人枕一個枕頭。

    妥妥當當地安排好了後,她忍不住嘀嘀咕咕,都是些兩人之間才能分享而來的話語。

    「你為什麼不說話」「慕之哥慕之哥」「我明天想吃你做的餅兒」「你覺得暑假的時候哪里的星空最漂亮」「G你說我是狗老要聞你那你聞我算什麼」「你得是特制螺旋級的狗了吧哈哈」「好困哦想睡了你抱我抱緊點兒」

    小姑娘絮絮叨叨地聊著,隨後眼皮輪番打架,是真的困得不行了,腦袋往旁邊一崴就徹底地暈睡了過去。

    可大抵她也有忽略的時刻。

    便是身旁那位和她完全相反的人。

    宋慕之遲遲未進入夢鄉,歷經這般後,竟是輾轉難眠。

    方才那種自脊背而來躥起的快-意,是商場上如何殺伐果斷都不能帶來的體驗。

    他半撐起身,細致地攏好她的發絲,看小姑娘闔著眼,恬靜地掩著長睫。床側的燈就落在她面上,小巧的鼻尖兒輕微地努起,秀眉略蹙著,復又被他抬起手往兩側撇開,就這麼舒展著。

    這樣溫然的時刻,這樣夜半的時分,這樣只存留有兩人而來的空間里,他們彼此擁有了彼此。

    剛才絮叨著埋怨他怎麼不吭聲的人,是會在下一刻便沒了煩思便呼呼而睡的人。

    而這樣的小姑娘,從以往便住在他心里。

    宋慕之到底還是擁住了她,一並沉浸在夜間的寂靜里。

    其實他對于她這一問,早就有了答案。

    是啊,無數個漫漫長夜,是真的,等你太久太久了。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



伊莉小說網 | 我從小泡在蜜罐里 | 我從小泡在蜜罐里最新章節

 ** 作者︰執蔥一根所寫的《我從小泡在蜜罐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從小泡在蜜罐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從小泡在蜜罐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