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81章 揭開過去的日子里6
作者︰岫夕 下載︰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TXT下載
    安室透這麼一說, 清水涼就全想起來了。

    倒不是她記性太差,而是做npc這麼多年,平均下來每段人生太短了, 她也不能每個曾用名都記得清清楚楚。

    花形海斗是清水涼有一次做警察時用的名字。男性。死因是救人。

    救的對象正是伊達航警官。

    至于瑪格麗特,那也是她的曾用名,不, 曾用代號。清水涼記得瑪格麗特的本名是——

    “花形陽穗。瑪格麗特本名花形陽穗,隸屬于警察廳警備企劃課,化名月川明日香加入組織,獲得代號瑪格麗特。于差不多二十年前與公安失去聯系, 後被確認死亡。她是公安派出去的最早的一批臥底之一。”

    因為伊達航警官正在指認凶手,所有人都圍在案發現場附近听他的推理,只剩安室透和清水涼兩個人站在外圍, 被光浪推遠了的地方。

    清水涼震驚地抬眼看著安室透, 後者垂下眼眸,額發在上半張臉上打下陰影。

    “看來你知道她。”

    “她……她……瑪格麗特是公安的人?”

    安室透淡淡地點點頭,把聲音壓得很低, 幾乎是附在清水涼耳邊說的。

    “這是公安的機密,我在加密檔案里看到的。”

    平平無奇地說出了可怕的話。

    [系統系統系統!我那個時候的人設是公安的人嗎?怎麼當時沒告訴我?]清水涼狂戳系統。

    [告︰是, 也不完全是。]

    [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組織這邊的檔案記載里, ”安室透接著說道︰“大約二十年前,瑪格麗特被指認為FBI臥底, 遭到組織的追殺。但是瑪格麗特非常厲害,當時組織布下天羅地網卻被她接二連三地逃脫,最後完成這個任務的是琴酒。據說他也是因為完美執行了這次任務才獲得了正式代號。”

    清水涼找到漏洞, “你不是說瑪格麗特是公安的人嗎?”

    安室透點點頭, “所以那次指認後來被證實瑪格麗特是遭人冤枉的, 因而在組織的檔案記錄里,瑪格麗特死後被洗刷了‘冤屈’,證明了‘清白’。”

    所以這波是組織以為我是臥底,殺了我之後又覺得我不是臥底,但其實我真的是臥底,清水涼想。

    [是這樣嗎?系統。]

    [告︰最開始瑪格麗特的身份設置比較簡單,為了完善清水涼的人設,對瑪格麗特的人設也進行了進一步豐滿。所以是這樣,沒錯。ps︰還有其他驚喜等你發現。]

    “幸而瑪格麗特被洗刷了‘冤屈’,當時組織的另一個計劃才沒有因此停滯,繼續進行下去。”安室透慢慢說。他的目光緩緩轉動,落在清水涼身上,從她的眉眼勾畫到下巴。

    清水涼被他的眼神看得癢癢的。

    瑪格麗特居然是公安警察,這件事雖然讓清水涼有些吃驚,但說到底只是過去的事了,她並不是很在意。不過——

    “瑪格麗特的事我知道了,這和那個叫花形海斗的警察又有什麼關系?等等,他們兩個是一個姓G。”

    明明這倆人都是自己,清水涼也是才知道他們竟然都姓花形。

    “他們兩個的事情,等我明天帶你去一個地方再告訴你。”安室透賣了個關子。

    伊達航那邊已經把犯人找出來了,他所用的凶器其實一直都在眾人眼皮子底下,卻被大家下意識無視了,因為犯人把凶器拆分成了攝像機的掛件和裝飾,而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和攝像機親密無間的攝影師。

    將犯人逮捕歸案後,伊達航沒有直接離開,反而向著清水涼的方向走來。

    他咬著根牙簽,目光先從安室透身上劃過才落到清水涼身上。

    “果然是你啊,還以為是我看錯了,看來你現在過得很不錯。啊,你可能不記得我了,我是差不多四年前曾給你做過筆錄的警察。”

    江戶川柯南探頭︰“啊咧咧?伊達警官還給涼姐姐做過筆錄嗎?是什麼案子?”

    伊達航這才意識到好像不該提起那件事,他尷尬地撓撓後腦勺,凶巴巴道︰“小孩子不要問這些!話說你從哪里冒出來的?”

    安室透把江戶川柯南抱起來放到一邊,“小孩子不要有那麼多好奇心。”

    “抱歉,柯南這孩子是不是給你們添麻煩了。”追著柯南出現的毛利蘭趕忙把柯南抱了起來,給幾人道歉,然後在柯南委屈巴巴的“蘭姐姐,放我下來啦!”聲音里抱著他離開了。

    這家伙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享受呢——清水涼看著江戶川柯南紅透了的臉頰心想。

    對伊達航,清水涼心里還是很敬重的,畢竟當時做花形海斗時沒少受他關照。這位警官的性格跟他的相貌一樣,絕對表里如一,像大哥哥一樣給人安全感。

    兩人說了會兒話,高木涉就來通知伊達航該走了。

    伊達航咬著牙簽對清水涼笑著說︰“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以後你再有什麼事盡管來找我。”他看了眼清水涼身邊的安室透,“或者找你身邊這個人也行,我看他身子骨挺結實的,應該很耐折騰。”

    “伊達警官……”安室透無奈地笑了下。

    清水涼抬起眼,卻分明看到他紫灰色的眼底涌動著海浪般的溫柔。感受到清水涼的目光,安室透朝她轉過臉來,疑惑地“嗯?”了聲。

    清水涼在他跟伊達航的背影間交替看了幾次,下了結論︰“你跟他肯定有點什麼。”

    安室透︰“……”

    他揉揉清水涼的腦袋,嘆了口氣。

    因為發生了凶殺案,後半程節目只能改天再錄。清水涼遺憾地叫上提前下班的表田里道和他的朋友們,請他們一起去吃了頓烤肉。安室透以他也沒吃飯為借口跟了上來。

    結果還沒到地方他就被一通電話叫走了。

    後來喝醉了的多田野詩乃抱著清水涼哭︰“不要戀愛,會變得不幸……妹妹,你那個男朋友我看不行,連頓飯都不陪你,早點甩了他吧,別到了姐姐這個地步,再後悔莫及——要找男朋友的話,我看他不錯。”

    多田野詩乃拉著一臉懵的蛇賀池照推到清水涼面前。這位大帥哥露出一個茫然的笑。

    清水涼趕忙謝絕了多田野詩乃的好意,“笨蛋還是留給你們自己吧。”

    第二天安室透來找清水涼的時候,敲了半天門也沒開。安室透用備用鑰匙打開門,結果發現清水涼正在陽台上抱著膝蓋長蘑菇。

    安室透猶豫著問她︰“怎麼了?”

    清水涼嘆了口氣,示意他往旁邊看。安室透順著清水涼的目光看去,陽台上一排死去的多肉。

    安室透︰“……”

    “請你節哀。”

    兩人將多肉們好好安葬之後出了門,清水涼被安室透帶著來到一個墓園。

    “你帶我來這里干什麼?”

    天氣有點冷,清水涼把臉埋在毛絨絨的圍巾里跟著安室透來到一座墓碑前,她從安室透身後探頭去看墓碑上的字。

    “花形海斗……這是花形海斗的墓?”清水涼語氣有些奇怪。

    “嗯。今天是他的忌日。他在去年的今天為了救伊達航警官被一輛卡車撞到,當場身亡。”安室透將一束菊花放在花形海斗的墓前。他今日特意穿了件黑色外套,挺起的脊背肅穆又深沉。

    “你果然跟伊達警官有點什麼。”清水涼狐疑的目光落在他背上。

    安室透點點頭,承認了。“他是我在警校時的班長。”

    “……哦,請你節哀。”

    清水涼看看墓碑,再看看安室透,小心地往他身後縮了縮。安室透注意到她的動作,疑惑地朝身後看了一眼,“你干什麼……嗯……你在害怕?你怕什麼?”

    廢話,你看到自己的墳墓不害怕嗎?誰知道這下邊埋的什麼玩意兒!

    清水涼沉默了下,從背後抱住安室透的腰,“我沒怕,我就是有點冷。”說著她還打了個小小的噴嚏。

    安室透嘆了口氣,轉過身把外套脫下來給清水涼披上。清水涼的腦袋和她的毛絨絨圍巾一起從黑色寬大外套的領口處長出來,茫然地眨了眨眼。

    “冷怎麼也不知道多穿點。”

    “……我怎麼知道今天突然就入冬了呢。”

    “所以這個花形海斗和瑪格麗特到底是什麼關系?”清水涼悄悄在心里回答了句——他們是一個人的關系。

    “他們是母子關系。花形陽穗在她的孩子3歲時被派遣加入組織成為臥底,之後在組織潛伏6年,直至死亡也沒有再見他一面。”

    “什麼?”清水涼仰起的腦袋有些呆滯,“你等我捋捋——花形海斗是瑪格麗特的媽,還是瑪格麗特是花形海斗的兒子?”

    安室透試了下她額頭的溫度。

    “你說反了,瑪格麗特是女性,花形海斗是男性。”

    清水涼還是呆呆的,“那不重要。”

    [系統,這就是你說的驚喜?我給我自己當媽,還是我給我自己當兒子?你說話啊!你有本事干這事兒你有本事說話啊!]

    [告︰更多驚喜等你開發。]

    咋的?還有新的驚喜?

    清水涼想起了什麼,慌忙問道︰“波本哥,你跟我說這些,不會是想告訴我,花形海斗其實是我和瑪格麗特的孩子吧?”

    “……當然不是。”

    清水涼松了口氣,又提起來,“那我是瑪格麗特和花形海斗的孩子?”

    “他們兩個是母子,你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孩子……”

    清水涼再松一口氣,又抬起震驚的眼楮,“花形海斗不會是我爸吧?”

    安室透︰“……”

    他再次試了試清水涼額頭的溫度。

    “花形海斗只比你大三四歲,不可能有你這麼大的女兒。”

    如果一定要說的話,倒可以把瑪格麗特看成是她的母親,畢竟是給了她二次生命的人,安室透心想。

    “那你突然跟我說這些干嘛?”清水涼搞不明白了。

    安室透垂眸看著她,呼吸的熱氣朦朧了眼前的人影。

    “我想讓你了解一個真實、完整的瑪格麗特。”

    清水涼茫然地“哦”了聲——她了解瑪格麗特干嘛?這世界還能有人比她更了解瑪格麗特嗎?

    “前輩,等等我——”墓園里響起第三個人聲音的那一刻,安室透立馬拉著清水涼閃到一旁的岔道里。安室透靠著牆,清水涼埋在他懷里,兩人一起屏住了呼吸。

    怕安室透凍著,清水涼拉著外套盡量把兩個人都罩住。安室透低頭看向她,眸光溫柔地晃動著。

    “前輩,好像有人來過了。”高木涉看著墓碑前放著的菊花,對伊達航說道。

    伊達航挑起眉頭笑了下,“還有別人記著他不是也挺好嗎?”

    “不知不覺已經一年過去了。”

    “是啊,伊達前輩自那以後就被調去了北海道,幸好前段時間又調了回來,不然或許要趕不上海斗君的忌日了。”高木涉撫摸著墓碑上的名字,神色悲傷,“海斗君遠比我要優秀,如果當時……”

    伊達航猛地拍了下高木涉的肩膀,“別在他面前說他不想听的話,如果為他可惜的話,就努力成為比他更優秀的警察。”他看著墓碑感慨道︰“我以前總說你和我認識的一個人一樣優秀,我最近剛剛與他重逢,你還活著的話,說不定會和他成為朋友。”

    安室透和清水涼對視了一眼。

    伊達航接著說︰“就連你們成為警察的理由都很相似,都是為了一個女人。那家伙最後有沒有找到他的初戀我不知道,不過你的媽媽,我一定會盡力幫你找到。”



伊莉小說網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最新章節

 ** 作者︰岫夕所寫的《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