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94章 危機逼近的日子里6
作者︰岫夕 下載︰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TXT下載
    清水涼感覺自己就像個把老婆騙出來賣掉了的渣男。她站在大橋上, 探著腦袋朝下看,夜色昏黑得像一團化不開的墨,大火的色澤因而愈發明顯, 蜿蜒而去的長河匯入東京灣,水面波光粼粼地在遠處碎了。

    在警察廳被發現後,庫拉索跳窗而逃, 清水涼和安室透一路追著她來到橋上。最終載著庫拉索的車子在赤井秀一的狙擊.彈下翻覆, 從跨海大橋上墜落,女人淹沒在了漆黑的水面之下。

    車輛爆炸而起的火光燒灼了夜色的一角,濃煙燻暗了月光。

    赤井秀一在同FBI的同事聯絡, “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清水涼看了他一眼。橘色的火光在她眼底亮著。赤井秀一拿著狙擊.槍的手指微微收攏——那位公安警察姑且算了,這位他可不敢保證會不會一時興起就想要了他的命。

    她願意為了某位公安警察對付組織的人,不代表他這個FBI也在赦免名單之上,畢竟她可是出了名的喜怒無常。

    清水涼確實在算計著。

    庫拉索是朗姆的心腹, 本來她一人足矣的任務,朗姆特意讓庫拉索和她一起行動,未必沒有監視她的意思。

    現在庫拉索生死未卜, 她要是能被公安扣下再也回不去,清水涼在組織那邊還能有些說辭。但她要是回去了,清水涼就真要被坐實背叛之名了。

    如今倒有一個解決之法擺在眼前。

    赤井秀一素來是組織的眼中釘肉中刺,組織一直以為他已經死了才能安下心。假如拿赤井秀一的性命做交換,之前的嫌疑與此相比就都不算什麼了。

    唯一的風險是殺掉主線人物會不會適得其反,偏差值掉得更低?

    一團暗雲翻滾在清水涼眼中。她還在茫然地思索著, 殺意已從眼角眉梢探出頭。

    “小涼。”安室透的一聲呼喚把她從思緒里驚醒。飛舞的細碎火光里抬起的一雙眼眸朝男人看去, 隨著她眼睫的一個輕顫, 仿佛有一層黑暗從她身上海潮般退去了。

    “啊, 我在, 怎麼了?”她疑惑地撓撓腦袋。

    赤井秀一收起狙擊.槍,開著車離開了現場。

    清水涼氣呼呼地朝安室透控訴︰“他怎麼這麼沒禮貌?看到人都不曉得打招呼嗎?”

    “那個FBI不值得你生氣。”安室透好像很不樂意清水涼把注意力放在赤井秀一身上,尤其是那個男人一出現她的目光就挪不開的情況下。

    “也是。”清水涼驕矜地抬起下巴,一手把毛絨絨亂飛的長發攏好,“我先回去了。那份名單……我會挑挑揀揀地報給朗姆的。”

    “你不能回去。”安室透抓住清水涼的一只胳膊。

    在面對清水涼的時候,安室透很少會有這樣的神態。下巴繃緊,紫灰色的瞳仁比身後的火光還要明亮,海風吹涼了皮膚,也把目光吹得繾綣、溫柔,而懇切。

    清水涼望著他沒說話。

    她發現想到要離開,或者死去時,她對眼前這個人越來越不舍得。

    “你說什麼呢?”清水涼安撫性地踮起腳拍拍安室透的肩膀,“我當然得回去啦。”她嚴肅起一張小臉,“你可不要試圖策反我。”

    她來到這個世界,走入一片空白。在遇到他之前,世界盡是昏暗。

    “小涼,”這個名字在唇齒間像嘆息般溢出,“你不能再回到組織了。”

    “你在沖繩忽然不告而別,那之後我怎麼也聯系不上你。我從貝爾摩德那里得到消息,組織最近在懷疑你,”安室透頓了下,“或許跟之前組織調查瑪格麗特有關。”

    公安已對瑪格麗特的信息進行了加密,卻沒料到組織不知怎麼摸到了伊達航那邊的線索。安室透在伊達航那里察覺到有人在調查瑪格麗特的消息時,立即對瑪格麗特的信息再進行了一層加密,並且讓伊達航停止了對瑪格麗特的調查。沒想到還是讓組織察覺到了蛛絲馬跡。

    “你知道組織的風格,你現在回去,組織不會放過你。”

    “我知道,但我還是要回去。”清水涼很堅定。

    “為什麼?”

    清水涼望著遠方無垠的天空,漫漫的星光輕輕閃爍著。

    “因為我必須得回去才行。”

    他給她的世界帶來了第一縷光,但只有這樣是不夠的。

    “你告訴我,”安室透輕輕捧住清水涼的臉,溫熱的指腹貼著微涼的皮膚,摩梭出淡淡的癢,“你想活著,是嗎?”

    他認真地看著她的眼楮。

    清水涼在他手心笑了下,“我當然想活著。”

    透哥又開始講廢話了。

    安室透松了口氣。

    “我想活在真實的世界里。”

    安室透愣了愣,“真實?你覺得現在的世界是虛假的嗎?”

    清水涼用另一個問題回答他,“你知道一年有幾個六月份嗎?”沒等人回答自己又笑了,好像是問了什麼愚蠢的問題,“算了,有幾個都無所謂。透哥,你放心,我很惜命的,一定會很小心。你不用擔心我。”

    燃燒著的大火終究熄滅了,遠處似乎有警笛聲隱隱約約。

    黑發女人露出的笑容像一朵花在漸消的火光里枯萎了,夜風翻卷著她的長發,安室透總覺得,她好像馬上就要在一轉身之間,也像這火光一般,熱烈地燃燒了,然後轉眼悄無聲息地熄滅。

    “抱歉。”他低聲道。

    清水涼對安室透幾乎是從無防備。她轉過身,他在身後偷襲了她,女人的身子軟軟倒在安室透懷里,一雙眼楮迷蒙地望了他一眼,隨後緩緩闔上了。

    “抱歉,我不能讓你回去。”

    即便會被你憎恨也無所謂,我不能再讓你回去。安室透抱著清水涼,手臂慢慢收攏。懷里的女人,輕得像此刻飛揚在四面八方的燥熱空氣。

    清水涼被公安嚴密看管了起來。安室透似乎對她非常不放心,從她住的臥室到大門就有三道指紋加密碼鎖,並且還派了風見裕也貼身看管她。

    “怎麼不讓健太郎來看著我呢?”清水涼喝著水果酸奶,躺在沙發上悠閑地問。

    死亡偏差值從睜眼時起就降到50了。

    假如庫拉索已經成功逃出日本公安和FBI的聯合圍捕,將臥底以及她背叛的消息傳出去,那此時偏差值降到0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既然還沒有降到那種程度,說明事情還沒發展到最糟糕的地步,清水涼指了下旁邊的桌子,對旁邊一臉無語的風見裕也說道︰“麻煩給我遞一下薯片。”

    降谷先生未免也太慣著她了,把人關起來還要特意準備這麼多零食。風見裕也把番茄味的薯片給清水涼遞過去,感覺自己不知不覺變成了保姆。“你認識古久?”

    說完他又覺得自己講了廢話,對這個女人來說,日本公安簡直就是透明的。

    感謝降谷先生讓她喜歡上了他。

    愛情真是事業上最大的絆腳石。風見裕也看著清水涼感嘆道。

    正如清水涼了解安室透一樣,安室透也對清水涼非常了解,至少在防止她跑掉這件事上,安室透已然做到了極致。

    清水涼吃完薯片,酸奶盒子也扔進垃圾桶,關于怎麼從公安眼皮子底下逃掉這件事還是沒有頭緒。

    安室透知道她會易容,就連這個也專門制定了針對策略,眼前這棟房子仿佛已變成了銅牆鐵壁。上廁所、換衣服的理由都用過了,一絲破綻也找不到。

    清水涼被公安看管起來的那天下午,公安頭子的頭子黑田兵衛出現在了她面前。

    這位長官頭發胡子盡皆花白,右眼被黑墨鏡擋著,一身肅殺氣勢像極了朗姆。

    彼時清水涼正盤腿坐在沙發上看《火X忍者》。

    “大叔,下午好。”她抬眸看了黑田兵衛一眼,又把目光挪回顯示屏。

    屏幕上的宇智波鼬正點著歐豆豆的額頭︰“原諒我吧,佐助。”

    “你未免也太能吃了。”被清水地主壓迫的長工風見抱著一口袋鯛魚燒和天婦羅回來了,他推開門,看到屋里的男人後倒抽一口冷氣。

    “黑田長官!”

    “隨便坐,別客氣。”清水涼用主人家的口吻說道︰“風見先生,請給客人倒杯茶來。”

    雖然她用了敬稱,語氣也十分恭敬,但風見裕也還是覺得微妙的不爽。他有充分理由認為自己是代替降谷先生被針對了。

    黑田兵衛在另一側沙發上坐下。

    “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樣。”雖然看著很凶,黑田兵衛說話的語氣卻很溫和,“似乎要更活潑一些。”

    清水涼撓撓腦袋,試探著說︰“謝謝夸獎?”她的目光落在桌子上擺著的鯛魚燒上,思索著在長輩說話時吃東西是不是不太禮貌。

    “吃吧。”黑田兵衛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

    謝謝!

    清水涼虔誠地拿起鯛魚燒,誠懇地贊嘆道︰“你真是個好人。”

    風見裕也有點不爽,明明是他去買的鯛魚燒。

    果然是因為降谷先生才被針對了吧。

    黑田兵衛等清水涼吃得差不多了才開口。“在說正事之前,或許我應該代表日本公安向你表示感謝。”

    “是為了昨天那件事?”清水涼板起臉來,“如果想表示感謝的話不如放我離開。”

    黑田兵衛溫和地無視了她說的後半句話。

    “不止是那件事,還有四年前甦格蘭的事。我一直都很疑惑當年幫助甦格蘭逃脫的人到底是誰,從降谷口中確認那個人是你時,實話說,我有些吃驚。不過見到你之後,又有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清水涼矜持地捋了捋頭發,“是因為我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看上去就很助人為樂嗎?”

    風見裕也添茶的手微微一顫。

    “可以這麼說。”黑田兵衛頷首,“降谷為你做擔保,希望把你納入證人保護計劃,這件事你知道嗎?”

    清水涼搖了搖頭。

    “你不妨考慮一下,只要你肯協助公安摧毀組織。等一切結束,公安會給你安排一個新的身份,讓你開始新的生活。”黑田兵衛再拋下一個誘餌,“到時候你還是可以和降谷一起,我會安排他專門護衛你的安全。”

    清水涼倒是很樂意活到公安摧毀組織的時候,但是她的偏差值可不樂意。偏差值低于60就會面臨危險。這句話就相當于規則。就像清水涼做普通npc時無論做什麼都避免不了死亡一般,這種相當于規則般的存在是無法反抗的。

    就像是人走在路上可能會被隕石砸中,你可以自己選擇走哪條路,但是隕石要往哪里落卻是無法反抗的。

    假如死亡偏差值代表著一個人的生命線的話,清水涼正看著它朝死亡的彼端坍塌而去。仿佛有個人拿著喇叭在她耳朵邊叫著︰“你還有百分之X就要死啦——”

    為了讓自己可能所剩不多的人生還能快樂點,清水涼把人喇叭給掐了——她關上了死亡偏差值的提示,決定走到哪步算哪步。

    “波本為什麼沒有來?”清水涼好整以暇地又打開一罐飲料,插入吸管,“從昨晚我昏倒起,到現在快要24小時了,我一直在等他出現。”

    “他不會丟下我不管,一直沒出現,只能說明他現在面臨的狀況很復雜。但是又不到山窮水盡沒有辦法的時候。我不知道庫拉索那邊出現了什麼問題,不過她應該沒能成功把消息傳回組織,對嗎?”

    輕快的氛圍因她的一番話蕩然無存。

    “你很聰明。”黑田兵衛點點頭。

    “他需要我的幫助。”飲料咕嘟嘟被吹出泡泡,“這個時候只有我能幫他了。”

    黑田兵衛有些意外,“你還是想回去?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我姑且相信我的直覺——你並不喜歡那里。”

    清水涼抬起腦袋,柔軟的黑色長發從耳邊滑下,在黑絲絨的裙擺上鋪開,一團昏暗。她的眸光水潤潤的,月光也似,仿佛太陽一曬就化了。她這個人也要跟著化了。

    “降谷零是日本公安安插在組織里最深的一顆棋子,你們也不希望他被拔掉,對吧?”

    黑田兵衛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椅子扶手。“但是放你回去,你依舊會是公安的對手。”雖然幫助過甦格蘭和波本,卻並不能說明黑櫻桃就是公安的朋友。畢竟公安在她手上吃虧的次數也一點不少。

    “沒有組織的命令,我不會主動對日本公安出手。”這一點倒是十分可信,因為她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做的,“我只是組織培養的棋子,你把我留下來,我也沒辦法提供更多的信息。讓我回去,才能給公安帶來更多的利益。”

    風見裕也在一旁小聲地提醒道︰“……降谷先生專門交代過,絕對不能讓她離開這棟房子。”

    黑田兵衛和清水涼交換著視線。

    常年久居高位的男人自有一股難以反抗的威壓,“以那個組織的風格來說,你回去也是凶多吉少。”

    “我知道。”清水涼頓了下,“但我還是要回去。”



伊莉小說網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最新章節

 ** 作者︰岫夕所寫的《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