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春未暮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作者︰百酒狂宴 下載︰春未暮TXT下載
    阿月自然不可答應對方留在宮中。

    “陛下坐擁四海, 何時需要以這些不入流的手段來脅迫人了?”

    她的面上,神情正常,可言語之間卻帶著一絲譏諷。

    天子自然听出來了。

    “有時用些手段, 也只是為了達成目的罷了。”

    顯然,他並不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什麼問題。

    可在阿月看來,這個曾經被自己放在心間的男人, 眼下已然有些走火入魔了。

    分明是大恆之君,卻選擇用如此手段,只為了將她留下來。

    細想都讓人覺著有些可笑。

    而眼見她完全不願留在宮中,秦淮瑾也沒急著馬上讓她同意, 反而自己退了一步。

    “朕知道你擔心若月和孟氏一族,朕可以不動他們。”他看著跟前的人,“但這一切建立在你留在京城的前提上。”

    也就是說, 阿月可以不入宮, 但她必須留在京城。

    及至此時,阿月還是有些不明白對方為何如此執著于將她留下來。

    甚至寧願讓她在京城待著,也不讓她回渭寧。

    在她看來, 這種舉動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只要陛下不在意朝臣的折子,王爺與我在京城留多久都沒任何關系。”

    阿月知道天子的意思是她一人留下, 可她卻故意提到了魏王。

    “想來王爺和陛下手足情深, 應當也不會急著回渭寧。”

    秦淮瑾听得這話的瞬間,眼底的神色變得有些扭曲。

    “你非要如此嗎?”

    非要時刻提醒他, 眼下她已經是魏王妃的事實?

    阿月沒說話。

    “你在朕跟前一再提起他,就不怕朕下旨要了他的命?”

    阿月當然不怕。

    “王爺和陛下乃手足同胞,他並未違律, 陛下如何下旨?且先前庫高國來犯, 是王爺力挽狂瀾將庫高擊潰, 如今不過幾月,陛下便要斬功臣,是要讓朝臣宗親心寒,要損了您的威信嗎?”

    只要秦淮瑾不想在後世留下個昏庸暴虐的名聲,他便不會下旨要了魏王的命。

    而阿月敢單獨入宮,獨自面對對方,便是知道,在眼下的這種情況,天子不會真的強搶臣妻。

    他只會一直說服她,讓她自己主動留在宮中。

    但阿月根本不願意再次入宮。

    秦淮瑾知道對方說的都是對的,可他心中那些郁氣一直無法散去,反而越發積累。

    他的雙目于是緊緊鎖在阿月身上,接著沉沉說了句。

    “若朕果真不在意朝臣宗親,也不在意後世名聲,非要殺了魏王呢?”

    “……那我和他一起死。”

    阿月聲音堅定,面上的神情也絲毫不似玩笑。

    顯然,她能說到做到。

    而她這樣的反應,讓天子整個人都是一怔,接著不敢置信地往後退了一步。

    “你……就這麼愛他?”

    愛到願意和他同生共死的地步??

    阿月卻只是徐徐道︰“夫妻原本就應當如此。”

    生同衾,死同穴。

    秦淮瑾忽然就想到這句話。

    可原本,這是屬于他的!

    如今卻都被魏王奪走了。

    在重新見到自己的皇後前,秦淮瑾想了無數種可能。

    他甚至已經做好了皇後會怨懟他很長時間的準備,也做好了伏低做小的準備。

    可他萬沒料到,再見到對方時,她已經成了魏王妃。

    且原本那雙含著深情的眼中已經沒了任何對他的愛意。

    唯余下平靜和冷淡。

    此時他才感受到,富有四海又如何?

    他連自己的皇後都不能再擁有。

    但他不會就這樣輕易妥協。

    只要能將她先留在京城,即便是和魏王一起,秦淮瑾也不在乎。

    總比讓她回了渭寧,日後山長水遠再難相見的好。

    沉沉呼吸之後,天子最終喚了一聲,將在外候著的張彥叫了進來。

    “傳膳。”

    阿月這回沒再開口。

    因為她知道如果不陪著對方用完這頓膳,她定然是出不了宮的。

    與其在此多費精力,倒不如就順著對方。

    橫豎只是一頓膳的時間。

    在這紫宸殿中,她也不擔心對方會做什麼。

    用膳期間,天子摒退了所有人,自己親自替阿月布膳。

    他將那些阿月以前喜歡的都放在了最靠近阿月的地方,自己都幾乎沒動,反而一直替阿月夾著。

    阿月看得出來這頓膳食對方是真的用了心的。

    因為在如此冷的天,竟還有荔枝凍這樣夏天的甜點。

    盡管只有一小碟,但是很難得了。

    阿月吃的很少,且全程沒怎麼開口,那些原本她很喜歡的菜肴,幾乎都沒有去動,反而吃了些她以前不怎麼吃的東西。

    而當見了那荔枝凍後,她的視線便在上面落了很久。

    秦淮瑾見了還以為她喜歡,便道︰“朕知曉你愛吃這個,特意吩咐了尚食局的人做,眼下是冬日,也只得這些了。”

    說著便要替她將那荔枝凍拿了放在跟前。

    可阿月卻忽然抬手,接著微微一擋。

    “多謝陛下好意。”她道,“只是如今我不愛吃這荔枝凍了。”

    天子聞言一頓。

    旁的便也罷了,可這荔枝凍是她素來便愛吃的,往歲每到夏日,便會叫小廚房的人做了來,只是因著她有些體寒,不能多吃,因此每回用的時候,秦淮瑾都會特意提醒一句,讓她莫要貪多。

    他不信,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一個人真的就能改變這樣多的喜好。

    “那回去行宮的路上,你見了這荔枝凍分明還是很喜歡的,如今……”

    “是。”阿月打斷他的話,抬頭看向對方,聲音罕見地變得有些冷然,“那時的我確實很喜歡,因為我以為,那是陛下心中有我的表現,所以你會讓人做好了,然後再叫我去您的車駕用這荔枝凍。”

    “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身為皇後的我,只配自己去你那里吃,而那時還只是個才人的敏昭儀,卻有人專程做好端了送去她的車馬中……也就是從那時起,我就再也不想吃這荔枝凍了。”

    “因為它讓我感覺到,身為國母的我,只是個笑話。”

    這是阿月很少見地,表達出了當初自己的心情。

    而秦淮瑾听後,指尖狠狠一滯。

    “你……”他看著對方,“你當時看見了?”

    那時的他確實讓人送了一碟荔枝凍到敏昭儀的車馬上,因為那時的他覺得,對方身子剛痊愈,不適宜頻繁走動。

    那會兒的秦淮瑾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在他看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可如今听了阿月的話後,他才明白過來。

    對于一國之母來說,他當時的行為有多傷人。

    “梓童,你听朕說,朕並非有意……”

    他想解釋,可卻不知如何開口,而此時的阿月卻根本不在乎他的解釋了。

    “陛下,我是阿月。”

    她再次糾正了對方的稱呼,最終看著一桌子的肴饌。

    “我吃飽了。”

    顯然,她不想再和對方說什麼。

    而此時的天子,也不知該如何再次開口。

    他轉過頭,看了一整桌幾乎都沒動過的菜肴,最終道︰“你不想吃,就不吃了。”

    他原是想借著荔枝凍讓阿月想起當初兩人相處的場景,可想是想起來了,卻是他根本不願看見的結果。

    讓人將那些菜肴撤下去後,秦淮瑾正打算再和阿月說其他的時,卻听見張彥來回話,說魏王在紫宸殿外求見。

    秦淮瑾眼底的神色霎時沉了下來。

    “讓他回去,不見……”

    如今的他可謂是厭極了魏王,根本不想看見對方,可話剛說出口,一旁的阿月便直接道。

    “王爺想必是來找我的,陛下若是不想見,我離開便是,屆時王爺定然會和我一起離宮,倒也不會惹得陛下心煩了。”

    她這話不說還好,說了天子便更抑郁。

    他沉著眼色看了阿月半晌,最終幾乎是從牙間擠出一句話。

    “張彥,宣魏王入殿!”

    .

    阿月回到紫宸殿時,魏王已經在那里等著她了。

    眼見她從偏殿入內,原本心中一直在擔憂的魏王便忙走了上去。

    “阿月!”他甚至都顧不得對方身後的天子,反而直接拉過阿月,接著仔細瞧著她,在確定她沒什麼事後,才松了口氣,“幸好你沒事。”

    阿月見他這緊張的模樣,不由地有些好笑,正要開口,便听後身後天子沉郁的聲音響起。

    “魏王怕是多慮了,阿月在朕這里,怎會有事?”

    眼下面對著魏王,天子倒也願意叫阿月的名字了。

    因為他知道,阿月不願再回到過去,可他又不想稱呼對方為魏王妃,因此才如此稱呼。

    可他這麼一叫,魏王卻不願意。

    “臣弟見過皇兄。”他先是見禮,而後認真道,“皇兄,阿月乃臣弟妻子,皇兄該稱她為魏王妃,抑或弟媳。”

    天子聞言卻笑了一聲,不帶什麼情緒。

    “但朕覺著,阿月這個稱呼比魏王妃和弟媳都來的順耳。”

    知道他是有意如此,魏王下意識便要再次開口,卻被阿月攔住。

    “沒事的,阿曄。”她看著對方眼底的怒意,輕輕伸手,拉住了對方的指尖,和他十指緊扣,“不過是個名字罷了,不要放在心上。”

    她說著便又問了句。

    “不是說在家中等著我嗎,怎麼突然入宮了?”

    原本魏王說的是宮門落鑰前她沒回去再來找她,不想這才中午,他便來了。

    魏王看了眼兩人交握的手,再看了看跟前的人,原本有些生怒的心逐漸被安撫下來。

    “我擔心你,所以入宮來接你了。”

    “朕的皇城也不是龍潭虎穴。”天子聞言冷笑一聲,“魏王無需白操心。”

    此時,他的眼神也落在了阿月和魏王交握的指尖上,眼底的墨色愈發凝聚起來。

    魏王見狀,便往前一步,將阿月擋在自己身後。

    “皇兄,一個上午過去了,想必您和阿月已然聊得盡興了,如今臣弟要帶阿月回去了。”

    顯然,他不想再和眼前的多說什麼,也不希望阿月和對方再有什麼牽扯。

    于是說出的話都帶了些冷硬。

    “……如果朕說不呢?”天子沉沉著聲音道。

    魏王卻並未退縮,反而直接回了句︰“望皇兄記著,阿月是我的魏王妃。”

    “不過是暫時罷了,你別忘了,她曾經也是朕的皇……”

    “陛下。”阿月忽然打斷了他的話,直接道,“您先前說過的,我陪您用膳,您便放我出宮。”

    顯然,她在維護魏王,不希望魏王和天子起沖突。

    天子見狀,面上神情不顯,垂落在身側的指尖卻一點點收緊。

    “朕說話算話。”他道。

    阿月听後便說了句多謝陛下,拉著魏王就要離開。

    卻在走了沒兩步時,驟然听見身後的人又說了句。

    “朕說到做到,也希望阿月能記著和朕之間的約定。”

    一句話,讓魏王不由地頓了頓。

    “什麼約定?”他問了句。

    阿月卻沒有停下來,頭也不回地徑直往前走著,接著在即將出了紫宸殿時,才用三人都能听見的聲音說了句。

    “沒什麼,不過是有人自欺欺人的罷了。”

    一句話,讓留在殿內的人面上神色驟然一沉。



伊莉小說網 | 春未暮 | 春未暮最新章節

 ** 作者︰百酒狂宴所寫的《春未暮》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春未暮》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春未暮》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