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宮主他只想獨美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54章 毛遂自薦
作者︰西呱 下載︰宮主他只想獨美TXT下載
    謝 ?

    冷不丁听到這個名字, 唐歡竟反應了半晌,大半年過去,他都快忘記自己那閑置的後宮了。

    這面具使得他被認成魔族, 但謝 已經年過百歲,不符合參加新秀大會的條件,被懷疑成謝 , 說明來人察覺到了他修為的端倪。

    唐歡內心掙扎不已,很快化作堅定。

    隨即,神識如水波般蕩漾而去,經過某處時, 他眸光一凜,身形霎時遁光而去。

    長劍撕裂結界,生生將隱藏在暗處的魔族揪了出來!

    被從虛空中拽出時, 青焰嚇得目眥欲裂︰“你...你果然是謝 ...!”

    “不是。”

    唐歡打斷, 語氣里充斥著歉意︰“...抱歉,我不會洗去記憶。”

    青焰一愣,不明白什麼意思, 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

    涼風憑空吹過,他只覺脖子一涼, 視線緩緩向下, 就看見一朵從頸上噴出的新鮮血花。

    金丹前期和元嬰巔峰可謂天壤之別,長歡谷時, 蕭長離僅用一道投射空中的虛影,便能將十八洞府懾得噤若寒蟬,如今唐歡僅僅釋放一點威壓, 青焰便被壓制得無法動彈。

    撲通一聲, 青焰捂著脖子倒地時, 臉上還掛著濃濃的錯愕和不解。

    他...就這麼死了?

    風雲玉符隨即閃爍,青焰的名字暗了下去。

    幾度呼吸之間,一名金丹境竟身死道消,不遠處目睹全程的女修和顧無憂不約而同後退半步。

    誰!!!

    魔族的新秀里,何時出現了這等強者?!

    幾人驚恐望著唐歡,唐歡卻恍若不覺,彎身從男人身上取走乾坤袋。

    他忍住想吐的沖動,不敢看死去的魔修,只能轉向幾人︰“你們不打了?”

    此刻三名女修哪敢說話,個個臉色煞白、哆哆嗦嗦地搖頭。

    唐歡又看向顧無憂,少年神色僵硬,也搖了搖頭。

    “不打就把身上的玉符交出來。”

    “交...我們這就交!”

    絕對的實力面前,縱然邪修也無比配合。

    幾人紛紛將玉符放在地上,並隨著唐歡走近,不斷朝後退去。

    唐歡撿起地上的玉符在手里顛了顛,大概六七枚,加上他之前得的三十枚,還是不夠爭奪名額。

    萬道大陸上還剩下三百五十人,點蒼山參加的二十人中死了兩位,九天之後,不知能剩下多少人。

    唐歡掃向幾人,人族不清楚魔族的情況,應當不會懷疑他身份,放了也沒什麼,讓人頭疼的是半空中的百曉閣記錄官。

    自從昨日偶見他搶了一名正道弟子後,這記錄官便狗皮膏藥似的一路跟到他現在,剛才那一幕八成也被錄了進去。

    唐歡望向半空中的白衣人影,恨得牙癢癢。

    他打算過幾日便被“蕭長歡”偷襲致死,名正言順地放棄身份轉移玉符,錄吧,錄下來也按不到他頭上!

    晏翡讓他一路向北,可自此處開始,扇墜上的氣息便轉向了東方,現在唐歡有兩個選項,要麼去找晏翡匯合,要麼去找蕭長離。

    ...晏翡和蕭長離,那肯定是找蕭長離。

    唐歡沒有多猶豫,拿到玉符後,他便順著扇墜指示的方向尋覓而去,顧無憂猶豫片刻,竟跟了上去。

    眼見獵物大搖大擺的離開,迷迭谷女修面面相覷︰“追嗎?難得的天才兼美人...”

    “追什麼追!你不要命了!”

    “三界美人榜上來了八九個呢,這次就放他一馬,各屆新秀大會,美人能有什麼好下場。”

    “說的也是...”

    就這樣,顧無憂借唐歡的勢躲過了迷迭谷的糾纏,一路跟著他走了數里,臨到一處橋邊,唐歡不耐煩地轉過身︰“你還打算跟多久?”

    顧無憂謹慎向後退︰“...多謝道友相助。”

    唐歡無語,誰助你了?是你自己硬跟上來的吧。

    這厚臉皮的勁,比起晏翡都不相上下。

    唐歡惡聲惡氣地警告︰“再跟著我,我就殺了你!”

    話是這麼說,顧無憂卻沒感覺到任何殺意。

    青年雖戴著猙獰可怖的魔族面具,可那握劍的手指,如玉的頸間,以及卓爾不凡的身姿,無一不昭示著面具下的臉與恐怖定不沾邊。

    顧無憂也不好奇,他跟著唐歡,僅是因為先前听到的名字,“前輩真的是謝 麼?”

    唐歡剛走兩步,頓時驚異回頭︰“你認識謝 ?”

    顧無憂搖頭︰“不認識,家中長輩曾提起過,听說是資質堪比風翎仙尊的天才,但在元嬰之後不知所蹤,風雲榜上也被抹去了姓名。”

    “我是不是謝 ,又與你有什麼關系?”

    “風雲榜上不見謝 ,除了身死道消之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被帶去了長歡谷。”

    唐歡︰“哦?”

    見唐歡沒有流露出殺氣,少年才娓娓道來︰“近百年來,所有被捉去長歡宮的人,無論死活,均會被風雲榜抹去姓名,謝 既然是天才,天才可沒那麼容易死,更有可能是被唐歡看中了。”

    唐歡︰“是麼,這些都是你的猜測罷了。”

    唐歡看似淡定,實則已經開始猜測顧家莫不是與謝 存了什麼仇怨?然而顧無憂之後的話,險些讓他噴出一口老血。

    顧無憂︰“但道友若真是謝 ,能否幫在下引薦一下唐歡?”

    唐歡︰“...你也想殺他?”

    顧無憂搖頭,俊逸的臉上一片正色︰“不,我想做他的爐鼎。”

    “?”

    林間本是蟬鳴鳥叫,此時卻像約好了似的一同消音,方圓百米萬籟俱寂。

    就連半空留影的百曉閣弟子身形都狠狠一晃。

    唐歡隔著面具看了顧無憂半晌,片刻之後,二話不說轉頭便走。

    晦氣!遇見個神經病。

    顧無憂一愣,急忙追上去道︰“被唐歡擄去的爐鼎無一是平庸之輩,我五歲築基,十九歲築基後期,三十之前定能突破金丹,相貌也排在美人榜第十。”

    “別人想殺唐歡,你一個正道弟子,卻想做他的爐鼎?”

    少年滿嘴驚世駭俗的話,表情卻十分的氣定神閑︰“因為我是天才。”

    唐歡失笑︰“你就為了證明自己是天才?”

    “不是證明。”顧無憂嚴肅反駁︰“因為我是天才,才想當他的爐鼎。”

    唐歡一心趕路,根本懶得搭理他,就這樣又過了半晌,他突然心下一沉,飛躍的腳步也漸漸遲緩下來。

    “你什麼意思?”他轉過頭問。

    顧無憂道︰“當他的爐鼎,一定有不為人知的好處,否則百曉閣也不會暗中與之勾結數十年。”

    半空中的百曉閣記錄官冷不丁听見這一句,人影更加不穩。別說他,唐歡這長歡宮宮主都被震驚了。

    “不然被擄去的天才明明生死未卜,百曉閣為何急著將其在風雲榜上抹去?”

    少年劍眉星目,點漆般的眸子里閃爍著淡淡精光︰“三界之內,唯有機緣秘寶才會令修者處心積慮,長歡谷中必然藏有無上秘寶,而且僅有真正的天才才有資格接觸。”

    “唐歡真的存在麼,還是僅是一件寶物,或是一道無法面世的墜天劍靈?”

    不得不承認,少年是個名副其實的天才。

    可惜,他還真存在。

    唐歡摩挲著手中的劍柄,第一次听見有人猜自己是道劍靈,心中只覺得荒唐好笑。

    扯淡呢!劍靈一共就七道,每道在哪他都記得清清楚楚,其中的確有修煉成人形的強大劍靈,但跟他這炮灰可沒半點干系。

    唐歡道︰“你同我說這些,是認定了我是謝 ?不怕我殺了你?”

    顧無憂搖頭,緩緩勾出抹笑︰“你沒必要殺我,百曉閣放出那些人沒死的消息,就說明到了秘寶現世的時候,前輩,謝 大概率被困在長歡谷,你是蕭長離嗎?”

    唐歡看向少年的眼神更加詭異,巧了,他也找呢。

    顧無憂道︰“我說這些就是想證明我是天才,蕭前輩將我也擄回去吧。”

    “......”

    唐歡反手甩去一個禁言咒,面無表情地說︰“我只是個魔族散修罷了,听不懂你在說什麼。”

    這顧家的少年詭譎莫測,猜測得有理有據,照理應該殺掉了事,但...

    唐歡看向半空的記錄官。

    這樣將人殺了,留影符一旦傳出,得罪顧家不說,還有點不打自招的意思。

    于是唐歡厲聲恐嚇︰“再跟著我,我便要你的命。”

    說罷,他打算等顧無憂繼續跟,就將人打暈丟在這听天由命,卻沒想到這次威嚇,顧無憂竟然真不跟了!

    顧無憂一臉失望,想說什麼又無法出聲,只能抱拳彎腰,示意唐歡慢走。

    唐歡︰“......”

    告別難纏的天才少年後,唐歡將疑慮通通拋在腦海,專心尋找蕭長離的蹤跡。

    少年說得沒錯,百曉閣將男寵可能沒死的消息放出後,長歡宮的情況便注定隱瞞不了多久。

    十年之後,谷上封印一解,謝 等人自己就會跑出來,三界有所懷疑是必然,但...這和他蕭長歡有什麼關系?

    何況就算事情敗露,他也有好幾條後路可選。

    比如收集墜天劍,又比如躲起來睡到飛升,或者干脆被迫當個反派,總不至于死了就是。

    他又不是主角,沒那麼多狗血的劇情線,這特別的體質,八成只是原作者給反派安排的墊腳石,現在墊腳石成精了,出點亂子很正常。

    就這樣,唐歡邊找蕭長離,邊搜集玉符,兩天後,終于找到一處隱蔽山洞。

    山洞中蕭長離的氣息濃郁,人卻已經不在了,似乎剛離開不久。

    又差一點!

    唐歡氣急敗壞,正想接著追,余光忽然在石壁角落瞥見一點亮光,走近一看,竟是枚留影傳聲符。

    他拿起玉符放映,眼前出現一道熟悉中又有些陌生的人影。

    男人一身金紋青衣,長發束起一半,翡翠做簪,玉面之上笑如春風,他的氣度太過驚艷,以至于常常讓人忽略那俊雅秀逸的容顏。

    無論身處何地,蕭長離總是一副從容閑雅的姿態,仿若動動手便能指點三界。

    時隔半年,再次見到蕭長離,唐歡難掩激動之情,差點就要直接喊爹,卻見那留影上下掃過他,突然道︰“宮主最近好像胖了些。”

    “......”

    激動的心霎時冷卻。

    一道錄好的留影而已,蕭長離在這當視頻通話呢???

    沒等他惱火,蕭長離便問︰“屬下離開前,曾囑咐宮主不要同人雙修,宮主有听話嗎?”

    唐歡︰“...說得好像我回答你能听見似的。”

    蕭長離笑眯眯道︰“屬下能听見。”

    唐歡︰“?”

    唐歡趕緊去摸那道人影,手指卻從虛影中穿了過去。

    唐歡︰“真的假的?你真能听見我說話?那你怎麼不出來見我?”

    蕭長離︰“唉,宮主果然沒听話,罷了,屬下此行為宮主尋到了一顆記憶果,還有些修復識海的靈物,就在石頭下的乾坤袋里。”

    唐歡︰“...你能听見個屁!”

    半年不見,蕭長離越來越氣人了,唐歡罵罵咧咧地翻開石頭。

    石頭下面果然壓著乾坤袋,袋子里有一些他叫不出名子的寶物,還有一顆雪白剔透的果子,以及半截...狐狸尾巴。

    果子靈氣充沛,通體熒光,一看便不是凡品,

    蕭長離︰“那是記憶果,雖不能修復識海,卻有恢復記憶之效。”

    一听不能修復識海,那就代表晏翡用不上,于是唐歡直接吃了。

    結果吃掉之後,無事發生,這時蕭長離慢半拍地說︰“傳聞如此,屬下也不知真假。”

    唐歡嗝了一下︰“假的,什麼感覺也沒。”

    蕭長離︰“若是沒感覺也無所謂,屬下再去尋其他辦法。”

    唐歡︰“什麼事?你先來找我!”

    蕭長離一臉為難︰“屬下尚有要事在身,暫且不能陪伴宮主左右,識海恢復之前,宮主切記不要同人雙修。”

    唐歡悶悶道︰“可我識海又沒事。”

    明明是段錄好的留影符,兩人一來二去,竟真像是在對話一樣。

    尤其此刻,蕭長離好像真听到唐歡的話一般,無奈又寵溺地長嘆一口氣,抬手摸向他的頭。

    那一瞬間,唐歡徹底忘了這是道留影,下意識把腦袋伸了過去,頭頂卻沒感覺到任何重量。

    再抬頭,眼前空無一人。

    留影傳聲符已經放完了。



伊莉小說網 | 宮主他只想獨美 | 宮主他只想獨美最新章節

 ** 作者︰西呱所寫的《宮主他只想獨美》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宮主他只想獨美》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宮主他只想獨美》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