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逐道在諸天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十四章又見交易
作者︰新海月1 下載︰逐道在諸天TXT下載
    潛龍四起,替李牧分擔了不少火力。不過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他還是帶著神農離開烈山部落,拉開了游學的歷史先河。

    僅僅只是種樹,怎麼配得上“神農氏”的大名。最起碼也得開創農耕時代,將五谷一起搞出來。

    當然,醫道也是少不了的。作為三皇之一,沒有看家本事那可是不行的。

    至于開通互市,發明貨幣也可以安排上。制陶冶金之術、削桐練絲首制琴瑟、制麻為布、削木為弓……也可以安排上。

    要不要搞更多的東西出來,則取決于地皇證道的需求量究竟有多大。如非必要,李牧也不想搶後世人皇的功績。

    畢竟,人族發展需要一個過程,一味的追逐功德反而是本末倒置。

    何況超越時代的產物,也不一定能夠獲得功德,更大的可能是迎來無盡的業力。

    比如說︰在洪荒搞工業文明,見不到功德不說,天罰先給安排上了。

    本質上,想要獲得天道功德,就必須要做有益于世界之事;想要獲得人道功德,就必須要做有益于人道之事。

    現在人族三皇五帝能夠獲得天道功德,那也是因為人族正在獲得天地主角之位,有益于天地的進一步發展。

    若是中途發生了變故,人族成為天地主角不再有益于天地的發展,甚至阻礙天地的發展,那麼不光天道功德沒了,就連天地主角之位都會搞沒了。

    相對于天道功德,人道功德更加容易獲得一些,但洪荒世界終歸是由天道在主宰,人道功德可抵消不了天道業力。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何況人族現在還沒有萬卷書,就連啟蒙教材都是李牧編制的《武典》。

    典型的練武從娃娃抓起,尚武精神那是杠杠的,完全契合洪荒世界“強者為尊的本質”。

    一路走走停停,神農就像是一個好奇寶寶,不斷的進行各種嘗試,又不斷的做著記錄。

    為了改變部落單一的飲食習慣,神農不斷的尋找可以食用的植物。尤其是遇到陌生植物,總是要驗證一番能否食用。

    當然,有了李牧的教導,神農嘗百草的打開模式也進化,先拿小動物做實驗品,確定沒有問道之後才會自己上。

    苦頭吃了不少,可終歸沒有搞得毒發生亡,讓李牧安心不少。

    真要是發生意外,他可沒有面子去地府撈人。玄門武道之祖的名頭雖然大,可地府終歸還是人家平心娘娘的地盤。

    現在聖人尚未進入地府,一眾鬼神都是平心娘娘任命出來的,很少受外界影響。

    一晃就是二十年,五谷尚未找到,但可供食用的野果、蔬菜,卻被發現了不少。

    傳說中的《神農本草經》上面,也記錄了數百種藥材的藥性,距離編制完成估摸著也快了。

    看到這一幕,李牧懸著的心放下了不少。可以確定了,他沒有找錯人。

    相比之下,四處下注的群仙就悲劇了。輔佐人皇說起來簡單,可要具體操作那就麻煩了。

    一個個都撲在部落治理上,根本就沒有把握住“地皇”的本質。因為仙凡觀念不一樣,還鬧出了不少笑話。

    不過諸聖弟子終歸不乏聰明人,經歷了最初的失敗之後,在接下來的部落治理過程中,還是表現不錯的。

    可惜這些中規中矩的表現,對整個人族談不上多大貢獻。想要讓他們輔助的潛龍成為人族共主,別人也不答應啊!

    這年頭人族共主流行的是選舉制,唯有對人族有大貢獻,才有可能獲得眾多人族部落的支持。

    不干涉前進方向,僅僅只是充當護衛的李牧,跟著憑感覺游歷四方的神農來到一座大陣之前。

    “賢者,我感覺里面有機緣。”

    看著有些興奮的神農,李牧暗自翻了翻白眼。這還需要廢話麼,他這個旁觀者都感應到了。

    這種事情必不可少,能夠證道三皇的主,沒有機緣是不可能的。

    相比伏羲的機緣自動送上門,神農的機緣還要自己出來找,已經算是低配了。

    “那你就自己進去找吧,我在外面看著,不會讓人打擾你獲得機緣的。”

    李牧淡定的說道。

    幫忙是不可能的,經驗告訴他︰機緣這種事情,外人出手幫忙只會越幫越忙。

    至于神農的想法,李牧沒有心思理會。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收地皇入門,他還沒有那麼厚臉皮。

    別看現在神農只是一個先天小修士,一旦證道地皇之位,瞬間就是準聖起步,並且還有屬于自己的大道,李牧根本就沒有好教的。

    “師者授業解惑也!”

    做不到這一點,李牧可沒有臉收人家入門。尤其是這種要不了多久,修為就要超過他的存在,那就更不行了。

    白拿的功德,也會燙手啊!

    李牧也是道心堅定之輩,絕不會為了一點兒零頭小利,就違背自己的道心。

    果然,此地的機緣就是給神農準備的。原本李牧都感覺棘手的大陣,在神農面前仿佛是不存在,任由他進入。

    升騰的迷霧,阻擋了李牧的視線。不過濃濃的火系法則涌現,還是在不斷告訴他地皇還有一個稱呼——炎帝!

    一等就是三天,待大陣散去再次相遇之時,李牧從神農身上嗅到了一股意外的氣息,同巫族有些接近。

    不等他開口詢問,神農就主動解釋道︰“賢者,此地乃上古祖巫祝融的隕落之地。剛才我進去……”

    “不用解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沒必要讓太多的人知道。”

    李牧大度的說道。

    好奇心肯定是有的,只是直覺告訴他,有些事情還是少知道一些的好。

    人族都出現了一位妖族出身的天皇,再來一位巫族轉世的地皇,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對修行中人來說,種族其實並不重要,關鍵還是要看利益。

    人族能夠大興,除了聖人的支持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巫妖氣運入人族。

    相比人妖兩族不死不休的仇恨,人巫兩族之間的關系就要和諧得多。起碼同樣直立行走、長相接近的人族就不在巫族的食譜上。

    當然,巫族也不在人族的食譜之中。因為長相接近的緣故,從上古時代開始人巫兩族就有聯姻。

    在九黎之地的部分區域,甚至還有兩族混居,雙方的關系還過得去。

    在李牧看來,不管神農前世是什麼來頭,現在他都是人族的一員。

    地皇業位是機緣,同樣也是將他捆綁在人族戰車上禁錮。唯有人族大興,地皇才有證道混元的機緣。

    僅憑這一條,大家的利益就是一致的。包括之前的伏羲也是如此,轉世之後就直接將屁股挪到了人族一邊。

    某種意義上來說,地皇有來頭也是一件好事。相比普通人白手起家,大能轉世還有前世的遺產可以繼承。

    修為會消失,但是對大道的領悟不會。只要覺醒前世記憶,就能夠拿回前世的大道領悟。

    從這方面來看,神農的來頭越牛逼,證道地皇之時需要的功德就越少,跳出棋盤的概率也就越大,對李牧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繼承了祝融的遺產,哪怕沒有來得及消化,神農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不光是修為、資質大幅度提升,就連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改變。如果不是熟悉之人,很難將前後兩個“神農”聯系在一起。

    開掛的人生開啟,原本苦苦尋覓而不得的五谷直接從天而降。確切的說是一只滿身通紅的神鳥,餃著一株九穗的禾苗。

    這玩意兒能夠種出五谷?

    現實是神農真的搞出來了,雖然尚未進行命名,但以李牧的眼光還是認出了那就是稻、黍、稷、麥、菽。

    接受了現實的教育,李牧表示自己認知中的生物知識,需要全部推翻重新構建一遍。

    在神話世界,就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任何不科學的產物,都是最科學的表現。

    五谷一出,此行就算是結束了。將神農送回了烈山部落,李牧就淪為了旁觀者。

    運勢來了擋都擋不住,先是部落首領退位讓賢。這和李牧還有點兒關系,烈山部落首領退位的理由是︰神農跟著賢者學習長大,肯定能夠更好的治理部落。

    听起來很奇葩,但是在這個人心淳樸的時代,發生這種事情再正常不過了。

    在公有制體系下,部落首領並不能獲得優待,反而要承擔更多的責任。

    通常都是部落之中最有能力的擔當,權力交接都很平和。通常發現部落之中有能力比自己強的出現,部落首領就會主動讓賢。

    接管烈山部落之後,神農立即就將這些學習到的知識運用到部落管理上。繼位後的第一道政令就是種植五谷,將人類帶人農耕時代。

    沒有出乎意料,拉開五谷種植的序幕之後,天機一下子明了起來,所有人都知道這次地皇之爭落下了帷幕。

    其他人再怎麼努力都晚了,開啟農耕時代對人族的意義太過重大,想要在功績上超過神農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作為一手發覺地皇的存在,李牧一下子變得耀眼了起來,就像是黑夜里的一盞指路明燈。

    作為天皇時代的最大勝利者,到了地皇時代,成功又再次被復制,李牧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經發生了變化。

    一次可以是偶然,兩次就成了必然。不用想也知道,從現在開始就有無數雙眼楮盯著他,往後再想悄悄的進村已經不可能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錯過了獲利最豐厚的種子輪風投,也錯過了A/B/C輪風投,上市前的最後一輪風投也不能錯過。

    雖然現在獲利不高,可勝在穩妥。憑借神農對人族的貢獻,共主之位已經穩了。

    趁著現在農耕之術尚未推廣開,大家還可以蹭點兒功德,再晚那就啥都沒了。

    至于其它大功德之事,那就不用勞煩一眾仙家費心了。仙凡是兩個世界,以仙人的視角看待問題,套用到世俗本就很扯淡。

    烈山之巔,煮茶品味人生的李牧,突然迎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太華道友,好悠閑啊!”

    看似很平淡的問話,眉宇間的羨慕之情卻是無法掩飾下去。不是廣成子心態不好,實在是李牧干得事情太過傳奇。

    無論是玄門武道之祖的業位,還是天皇時代、地皇時代的謀劃成功,都讓他成為了這個時代最亮眼的崽。

    “哈哈……”

    “廣成道友說笑了,道友只看到太華的悠閑,卻沒有看到太華之前的忙碌啊!

    為了地皇之事,貧道可是一連數十年風里來、雨里去,沒少吃風餐露宿之苦。”

    李牧的真心話,落入廣成子耳中卻盡是凡爾賽之音。風餐露宿,對普通凡人來說自然是苦頭,可是對仙道中人來說卻不值一提。

    如果能夠有幾十年的忙碌換取輔佐地皇的大功德,恐怕全洪荒的修行之人都會趨之若鶩。

    調整了一下心態,廣成子開門見山道︰“太華道友,明人不說暗話。道友和玄都道友的謀劃雖然隱蔽,可終歸還是太過刻意。

    為了將我等帶偏,玄都道友可是做了不少事。有些事情做得太多,難免會留下蛛絲馬跡。”

    計劃暴露了!

    李牧的眉頭一皺,隨即又舒緩了起來。廣成子既然過來找他,顯然事情還有商量的余地。

    真要是揭露了計劃,大不了地皇跳出棋盤的計劃失敗,對現在的李牧和玄都而言,並不能立即帶來損失。

    本質上他們就是在游戲規則內進行謀劃,即便是消息泄露出去也不會招致聖人的懲罰。

    若是聖人要下場,任他們智計通天也是白費功夫。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計謀都不是徒勞的。

    廣成子跑來告知消息,除了想要獲得好處之外,恐怕也是不想同他和玄都結成死仇。

    洪荒之中第一大仇,就是阻道指仇。現在李牧和玄都的謀劃,都是在為未來證道做準備。

    這個時候甭管是誰跳出來搗亂,那都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一個玄門武道之祖,一個太上聖人唯一的徒弟,這樣的仇人恐怕誰都會頭疼。

    何況這還只是明面上的敵人,暗地里得罪的人更多。比如說︰人族三皇。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同人族所有︰有志于證道的修士結下了阻道之仇。

    這份因果,除了聖人之外,沒人能夠承擔得起。

    聖人沒有直接出手,那是因為“天衍四九,遁其一”。天道尚且給眾生留下一線生機,天道聖人自然也不會例外。

    除非是涉及自身大道,否則在大多數時候,聖人都不會將事情做絕。

    若非如此,洪荒之中也不會有那麼多隱世大能。聖人真要是有心算計,根本就不是混元之下的修士能夠抵擋的。

    作為洪荒秩序的維護者,聖人還是有底線的,一般不會越線。

    想清楚之後,李牧微笑著開口問道︰“廣成道友,想要從貧道這里獲得什麼,總不能是為了賣一個人情吧?”

    顯然,李牧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的人情雖然不算廉價,可是想要打動廣成子明顯還是不夠。

    停頓了一下,廣成子緩緩說道︰“太華道友放心,貧道只是想分一份功德。

    道友已經獲得了兩代人皇的功德,還有玄門武道之祖的業位,後面對功德氣運的需求已經並不大。

    可貧道不一樣,忙碌了無數年還是一無所獲。就連下面的師弟們,都對我這個大師兄頗有微詞,急需一場功德鞏固地位。

    地皇時代已經錯過了,接下來的人皇時代,貧道想要成為人皇之師,還望太華道友相助。

    作為回報,廣成子願意在道友的謀劃之中,也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正好現在道友被大家盯上了,地皇證道之後玄都道友也會暴露,很多事情你們不方便出面,可以由廣成子代勞。”

    不得不承認,能夠在神話傳說之中留下諾大名頭,廣成子的成功絕非是偶然。

    人皇之師可是高風險的活,一個操作不好因果牽連之下,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不光要下注精準,還要能夠真的在人皇證道過程中出了大力,獲得人皇的認可。

    若是光佔名頭不出力,那結下的就不是師徒之情義,反而會招致人皇的怨恨。

    立場決定屁股,若是廣成子成為人皇之師,自然要全力相助人皇,才能夠利益最大化。

    做師父的再怎麼樣,也不能阻徒弟的道。某種意義上,從盯上人皇之師的位置開始,廣成子就和李牧、玄都站在了同一立場。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伊莉小說網 | 逐道在諸天 | 逐道在諸天最新章節

 ** 作者︰新海月1所寫的《逐道在諸天》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逐道在諸天》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逐道在諸天》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