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鎮妖博物館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 來自長姐和岳母的混合雙打
作者︰閻ZK 下載︰鎮妖博物館TXT下載
    凌厲的氣機,含笑的言語,兩位在神代時期名列神女榜單的美人彼此對視,氛圍卻壓抑至極,女嬌身子微微前傾,一縷碎發順著鬢角垂下,往日的優雅散去,取而代之的反倒還有些少女的純真。

    但是藏在背後,糾纏于手腕的神農鞭,卻已經亮起了碧色的光。

    森森寒意,針鋒相對的銳氣。

    涂山氏的國主,傳說里第一位九尾天狐,媧皇女希氏直系血裔。

    昆侖山的天神,隱隱然有昆侖三神之首地位的西王母。

    雙方彼此對峙,仿佛在下一刻,一言不合就會爆發出激烈的戰斗,正常而言,西王母的實力絕對在女嬌之上,但是此刻不過是一道分身,也不知有幾成的法力。

    雙方勝算,恐怕女嬌遠勝于此刻的王母。

    西王母心中對這一點明白得很。

    而且看這狐狸精的表情,善良單純,美好得仿佛初戀。

    眼底的神色卻冰冷。

    完全無法預料到她下一步會做出什麼事情。

    西王母分身收回視線,淡淡道︰“自是沒有。”

    她臉色也變得沉凝,道︰“至少……在我所知的時候,在我的本體將我分出來的時候,絕不可能有這樣的心態,哪怕是遇到了危險,她也從來沒有動過犧牲他人的心態。”

    “吾為西王母,昆侖之神。”

    “在我,以及本體還活著的時候,絕不可能讓自己所庇護的任何人犧牲,因為犧牲這個詞,必須是自己主動,而不是被迫,我可以確定,就算是有這樣的計策,那她也會選擇先犧牲自己。”

    “這是天神的尊嚴。”

    “犧牲自己,犧牲他人,一字之差,卻是完全不同的。”

    “前者是神靈和英雄的傲慢,而後者不過是卑劣者的行徑。”

    西王母言罷坦然看著女嬌,神色坦然。

    女嬌安靜看著西王母,許久後退後了一步。

    “人之虛假為毒,心誠則為藥。”

    背後神農鞭舒展,散發碧色的光芒。

    這代表著西王母沒有說謊。

    傳說當中神農氏嘗百草,能夠靠著神農鞭的特異分辨毒和藥。

    這一神兵的特殊性自然不只是這樣,即便是神靈心中之毒也能分辨。

    “這樣看來……問題出在你那半身之上。”

    女嬌抖手將神農鞭收起來,若有所思︰

    “是遇到了什麼遭遇,讓她失去了自傲,還是說……她陷入了危機之中……被某種氣息干擾了神志,淵的性格也剛烈,結果導致了最後一步錯,步步錯,最終無可挽回走向這一段未來……”

    “西王母,你也太傲嬌了點,為什麼要選擇一個人去面對呢?”

    “那我之前找你你會幫我嗎?”

    “當然不會。”

    “嘖。”

    西王母分身看著眼前毫不猶豫直接即答的屑狐狸,被直接噎住。

    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不愧是涂山氏的,比起這一世的衛淵都要屑得多得多。

    女嬌笑吟吟地拋著手里的神農鞭,道︰“不過也還好,那只是無數可能的未來里的一種而已,你沒有對玨有什麼壞心思的話,那就是最好不過了。”

    西王母淡淡道︰“……你可真是護短。”

    “玨兒是我昆侖山的天女。”

    女嬌笑道︰“是,但是往後是要來我涂山的,我提前護短一下,倒也沒什麼問題吧,況且,就算和淵無關,我也很喜歡玨的性格。”

    西王母挑了挑眉︰“哦?”

    白發狐女前傾微笑︰“昆侖要動她,要動他們。”

    “得要先問過我涂山。”

    “西王母娘娘,可要記清楚了。”

    “青丘之下,可還有個人在……”

    西王母和女嬌對視,淡淡道︰

    “……剛剛我若是回答了有這個預想,你會怎麼做?”

    女嬌想了想,道︰“大概會拿神農鞭給淵來個示範吧?”

    “正確答案的示範,他做的實在是不成器。”

    “示範?”

    西王母分身怔住,而後眼瞳瞪大。

    看了看玉璧上浮現的,未來自己被囚禁的一幕。

    看著女嬌。

    大概明白了什麼。

    女嬌之前的話語‘不夠澀’,似乎還在耳畔回響。

    所以說,

    剛剛這只屑狐狸似乎打算直接拿神農鞭給衛淵做個示範,糾正錯誤。

    直接進行涂山氏內部教學。

    告訴他什麼叫做五千年的狐狸.jpg

    素材當然就是眼前的西王母分身……

    西王母分身後退半步,眼神不善。

    女嬌道︰“開個玩笑而已,現在誤會既然已經解開了,那我們往後也是可以友好相處的,比如說,待會兒對淵的教育上,要不要一起揍他?這小子往後鐵定又鑽牛角尖了,所以現在就得把他那根牛角掰斷。”

    “這樣他就沒法鑽了。”

    “你且過來,我告訴你怎麼做……”

    西王母將信將疑湊過來,女嬌眨了眨眼楮,道︰

    “首先,我們如此這般……”

    ……………………

    大荒西。

    天神石夷沉默地看完了玉璧的內容。

    把手上的陣法材料放下,若有所思。

    “看來當初之事情,是十二元辰主動挑事的,雖然還不知道其根本原因是什麼,但是被動防守也說不得錯,此事恐怕是十二元辰的問題,若有閑暇,可去拜訪一二。”

    石夷掏出一枚玉書,上面寫著︰“白發男。”

    後面則是記錄著一行數字。

    約莫是石夷自己的判斷,某白毛,罪責數值為一百。

    後面補充一句︰“十二元辰主動為害,疑似被動反擊。”

    “罪責數值減九十。”

    “這件事情是無辜的啊。”

    “所以之前故意說謊的事情,可以忽略。”

    “吾當向其道歉,賠禮。”

    “但是。”

    “羈押昆侖女神,罪責數值加一千點。”

    “道歉之後,得抓回來。”

    石夷沉思,把玉書收起來。

    決定直接拿著昆侖玉璧去找那白毛對峙。

    想了想,把旁邊的鎖鏈提起來,收好,所謂殺人者償命,盜竊者抵罪,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那家伙,既然用鎖鏈囚禁天神,那麼作為懲罰,也得把他捆起來讓他老實上一段時間,只要避開三百年,那麼就不會發生推演的未來。

    如此大善。

    想必他也說不出什麼問題。

    石夷準備拎著神鐵鎖鏈去找那白毛。

    卻收到了來自于大荒浴月谷,帝妃常羲的召喚。

    ………………

    “所以說,這就是斡旋造化的原理了,當然只是遠離。”

    “曾經有道門修士在手掌那麼大的小世界里面,嘗試修行驗證斡旋造化這一門神通,最後當然是失敗了,但是也確確實實地得到了‘花開頃刻’,‘胎化易形’,‘大小如意’這一類的天罡神通。”

    “這三種神通都極大地牽涉到了造化二字。”

    “我把這三門神通也都告訴你吧,其中花開頃刻我只是略懂,當年給人摘過花;大小如意對于體魄和法力雄渾的要求太過于苛刻,我當年道行雖然不錯,但是身體太差,孕育的法力也不夠雄渾。”

    “所以無法用出來。”

    “畢竟這一門神通如果用于自身,其實分為兩個不同的方向,一個叫做‘法天象地’,一個叫做‘隱介藏形’,為無上大神通。用于外物也叫做‘納須彌于芥子’。”

    “當然這對外物的法門拆分開便是壺天之法,也叫袖里乾坤。”

    “畢竟想要容納萬物,得先縮小。”

    “對後者,我還是有些心得的。”

    “咳嗯,不要這樣看我,我個人覺得,什麼所謂的大則法天象地,小則隱介藏形,都不接地氣,反正說到底沒多少人能修行到這個級別去,這一門大小如意的神通,還是數壺天最合適了。”

    “畢竟作用于自身的使用,如果身體素質不夠的話,直接就沒了。”

    在系昆之山上,衛淵給回來的白衣少女講解三十六天罡正法。

    講解的途中,衛淵也慢慢察覺到,這三十六種神通其實暗地里彼此都有聯系,而所有神通最終全部匯聚于前三種神通,斡旋造化,顛倒陰陽,移星換斗里面。

    白澤則是在這座山上上上下下地搜尋著東西,想要把那陣法再破壞地徹底一些,在河圖洛書別破後,女魃的旱魃之軀就當即消失不見,但是女魃仍舊處于地底火脈之中,無法靠近,哪怕衛淵的回風返火能逼開烈焰。

    但是包涵地肺火毒的神代火脈,只是煞氣和熱量就能把他活活烤熟。

    不焚,不代表不燙,那只不過是點不著而已。

    如果單純以為不焚就能無視火焰。

    那麼叫花雞很有話說。

    那孫猴子金剛不壞之軀,打架時候還是用金箍棒。

    你砍不壞,不代表被砍不疼好吧。

    衛淵想了想,覺得自己如果被扔到火里頭,估計也就只有一種死法了——給熱量直接燜熟。

    總之他是沒法去靠近女魃的,而白澤也沒辦法,只是白衣少女在發現女魃之後,似乎也沒有辦法過去,貌似是現在她還不夠長大,還伸出手稍微比劃了下,大概就是等到她長大到衛淵肩膀這個高度,就能把女魃帶出來。

    現在還不行。

    衛淵猜測大概是因為少女現在實力還不夠。

    至于是修為還得修煉,還是說沒能恢復,衛淵也沒開口。

    不知為何他對眼前這少女有著天然的信任感。

    也確信了,破去陣法之後,女魃是安全的。

    將天罡三十六神通講解了一遍,白衣少女把代表著三青鳥認可的令牌遞給衛淵,衛淵松了口氣,拿到這東西,就代表著他基本通過昆侖試煉,想了想,問道︰“你真的不跟我去人間看看?”

    白衣少女搖了搖頭。

    衛淵略有些遺憾,看向旁邊的白澤,道︰“那你呢,白澤?”

    白澤咧嘴一笑︰“我也不去了,還是習慣待在大荒了。”

    “況且,女魃這里,也得時常有人回來看兩眼。”

    “真的嗎?”

    衛淵盯著白澤。

    白澤一臉爽朗,滿臉你信我。

    你特麼可快點走吧。

    這十天里,我遇到的倒霉事比一千年里都多。

    我要摸魚!

    最終衛淵沒有點破這家伙的小心思,只是看了看手背上的紋路,九重天門已經亮起流光,抱拳一禮,笑意微斂,道︰“那麼,小白,白澤,我就先回去了。”

    “他日有機會,我還會來大荒的,到時候再敘。”

    白澤咧了下嘴。

    你可別來了。

    想是這麼想的,表面上卻是爽朗說道︰“也不用這麼悲傷,沒準過個幾天你就回來了呢。”

    白衣少女伸出手,想要撫摸一下衛淵的頭發。

    最後發現個子太矮。

    繃著臉踮起腳尖,努力地往上頭伸手。

    卻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怎麼踮起腳尖都摸不到。

    最後是衛淵微微低下頭,少女才如願摸到,繃著一張小臉,道︰

    “注意安全。”

    “放心。”

    衛淵得到了昆侖三青鳥的認可,昆侖試煉完成,回去就能繼任人間昆侖山主的職責,心情大好,微笑道︰“我現在感覺可是很好的,神清氣爽,我們他日再見!”

    手背上的痕跡亮起。

    開明獸啟動了傳送。

    流光散去,衛淵消失不見。

    白澤松了口氣,呢喃道︰“總算走了……”

    “比軒轅都能惹麻煩……不,如果說起惹麻煩,他比起軒轅還是差了不少……”

    回過頭,那白衣少女已經消失不見。

    白澤抬起頭,看著衛淵消失的方向,皺眉自語道︰“雖然這幾天確實是過得亂糟糟的,但是也算是難得的經歷了,希望你也一切順利吧……奇怪,為什麼我會覺得這家伙之後會很倒霉?不應該啊,明明事情都解決了……”

    白澤搖了搖頭,把這古怪念頭拋在腦後。

    仰起頭灌酒,烈酒入喉,那些煩惱雜念都被拋到腦後,抬手一拍額頭,哈哈大笑道︰

    “真是的,我在想什麼?”

    “他都已經得到了昆侖三神的認可。”

    “除非這小子做了什麼惹得昆侖天怒人怨的破事兒,否則啊,可是前路無憂的,可是這怎麼可能呢,想要惹怒整個昆侖,除非是他把西王母給綁了,順帶還把勒索信給整個昆侖的山神水神都發了一份。”

    “軒轅都搞不出來這破事兒啊,哈哈……”

    “喝酒去,喝酒去。”

    白澤懶洋洋地跑去摸魚。

    而在這個時候。

    神清氣爽,心情愉悅的衛淵。

    帶著完成昆侖試煉的欣喜,帶著放松下來的情緒。

    帶著完全不知道自己將會遭遇什麼的,一無所知的快樂心情……

    回到了此刻的昆侖。

    PS:今日第二更………

    四千字,茫然,睡覺睡覺。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伊莉小說網 | 鎮妖博物館 | 鎮妖博物館最新章節

 ** 作者︰閻ZK所寫的《鎮妖博物館》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鎮妖博物館》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鎮妖博物館》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