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7章 第 7 章
作者︰何婪 下載︰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TXT下載
    林雪策這樣想著,片刻後,車子停下,林雪策抬頭一看,他們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這是一片位于郊區的新小區,四周的建築和設備都很新,但入住率卻不高。

    大白天的,整個小區一片死寂。

    吳歸將車停靠好後,帶著林雪策往前走了幾步。

    路邊,已經有個身著黑色連衣裙的女人,在那兒等候著他們。

    見吳歸和林雪策到來,女人抬起頭看向他們。

    她留著一頭黑色的長卷發,黑色的長袖連衣裙,裙長到腳踝,臉上帶著墨鏡和口罩。

    雖然整個人都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但依舊遮擋不住妙曼的身姿。

    林雪策一眼就認出了,這位就是息影多年的影後,鐘青靈。

    鐘青靈見到吳歸和林雪策一同前來,也略微有些意外。

    她看了眼林雪策,對吳歸道︰“吳先生,這位是……”

    “我上次和你提過的,我會帶我的兒子來,他叫林雪策。”吳歸說著,轉頭對林雪策道,“寶寶,這位就是鐘青靈女士。”

    林雪策走上前,和鐘青靈打了下招呼。

    鐘青靈看向林雪策,隱約覺得他有些面熟。

    不過她沒有和林雪策合作過,對他印象不深,一時之間也想不起到底在哪見過。

    見吳歸和林雪策還在等著自己,鐘青靈沒細想,對吳歸道︰“吳先生,你之前說過,有見過和陳願情況類似的孩子,是嗎?”

    吳歸點了點頭︰“沒錯,我的兩個女兒,海兔和小珍珠,都曾經出現過類似的情況,精神狀態不太穩定,有時情緒失控之下,會出現一些超自然現象發生在她們身上。這說明她們正處于非常不安的狀態,自從我的生活穩定之後,她們也逐漸恢復了正常,現在已經在安心度假了……”

    林雪策在一旁听著,頓時明白,鐘青靈的兒子叫陳願。

    而吳歸口中的兩個女兒,指的就是家中的海兔和小珍珠了。

    陳願身上,出現了和早期海兔和小珍珠類似的情況,所以吳歸才會懷疑,他也是收容所中的妖怪一員。

    鐘青靈聞言,點了點頭,遲疑道︰“那,她們曾經失蹤過嗎?”

    “失蹤?”吳歸微微揚眉。

    鐘青靈道︰“陳願出現異常後,誰也沒法靠近他,心理醫生根本無法對他進行治療。我看他情況越來越嚴重,無奈之下,帶他來郊區清淨的地方暫住,在朋友的推薦下,找到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道長。淨平道長說他是被邪祟附體,給了我幾張符咒,讓我燒成灰後,摻入水中給陳願喝下……”

    吳歸聞言,面色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鐘青靈道︰“沒想到,喝完符水後,他就失蹤了。我查了下監控,確定他沒有走出過家門,可是我找遍了整個家,都沒找到他!”

    吳歸沉聲道︰“符水是什麼時候給他喝下的?”

    鐘青靈顫聲道︰“兩天前。他失蹤後,我先是找了淨平道長,偏偏淨平道長閉關了,找不到人,無奈之下我又報警,求助警察……詭異的事情發生了,警察同志不僅找不到他,甚至連我的家門都進錯了。”

    “進錯了門?”吳歸疑惑道。

    鐘青靈道︰“他們是打開了我家的大門,從外面走進去的,但是進入後……就像是去了別人的家一樣,不論是衣櫃的位置、窗戶的方位等等,全都不同。警察同志所看到的房子,和我實際的家,根本就是不同的兩個空間!”

    鐘青靈說著,不僅聲音在發顫,整個人都有些微微顫抖起來︰“不止是一個兩個警察同志進錯了房子,是所有出入我家的人,看到的房屋景象,全都和我真實的家不同。我向警察同志反應這個問題,可是他們調取了記錄後查證認為,這錯誤的房子,就是我的家。不論我怎麼反駁,證據擺在眼前,根本沒有辯解的機會。”

    鐘青靈喃喃道︰“我有的時候簡直懷疑,到底是不是我自己精神錯亂,出現幻覺了……”

    吳歸聞言,沉默了幾秒。

    警方查證的結果,和鐘青靈口述的內容,是不一致的。

    到底是警方調查有誤,是鐘青靈出現了幻覺,還是這房子內,真的存在這麼深的謎團?

    吳歸道︰“那你呢,你現在還能進自己真正的家嗎?”

    “不行了。”鐘青靈哭道,“我進不去,也找不到我的孩子,誰也找不到他。兩天了,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了。我不敢和別人說這事情,怕被當做精神病患者關起來,這樣我就更不可能找到他了……”

    鐘青靈說著,彎下腰懇求地看著吳歸道,“吳先生,您的孩子,之前有過類似的情況嗎?”

    吳歸有些為難地看著鐘青靈。

    他沒想到,短短幾天之內,竟然發生了這樣的變故。

    “我……我的女兒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但我可以和雪策一起進去看看,我們試試吧。”吳歸道。

    鐘青靈聞言,連連對吳歸道謝。

    她和吳歸是機緣巧合之下認識的,兩人萍水相逢,沒什麼交情。

    如今吳歸願意主動幫忙,進去看看,鐘青靈頓時感激不已,帶著吳歸朝其中一棟房屋走去。

    鐘青靈在前方帶路,吳歸和林雪策跟在她身後並行。

    吳歸面色凝重,壓低聲音對林雪策道︰“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怕是有點麻煩了。”

    林雪策想著剛才鐘青靈的話,道︰“是因為喝了符水?”

    吳歸點了點頭,道︰“寶寶,你記得我和你說過,這個世界,是由鬼王統治的,在我們來之前,整個世界只有鬼,沒有妖怪嗎?”

    “我記得。”林雪策道,“因為是鬼影的世界,不適合妖怪修煉,我不在,你們大多數都陷入了沉眠。”

    吳歸道︰“有黑暗,自然就有光明,有鬼影,自然就有克服鬼影的術法。”

    林雪策道︰“你是說……道士,符水?”

    吳歸嘆了口氣︰“你不在,大家都陷入沉眠,因為能量不夠,無法保持穩定的狀態,我剛找到海兔和小珍珠的時候,它們也是失控的,後來慢慢調整好了。

    “這個陳願,我原本猜測他應該是我們中的一員,可是現在被道士橫插一手,又出現了異變,反倒讓我不敢確定,他到底是妖還是鬼了……”

    吳歸雖然活得時間長,但身為一只烏龜,戰斗力卻很一般。

    而林雪策……雖然是妖王,但麾下目前為止,一共就三只妖,海兔和小珍珠連化形都做不到。

    沒有妖怪供奉的妖王,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

    這陳願,如果是妖的話還好,如若是鬼……那可就麻煩了。

    林雪策聞言,也陷入了沉默。

    吳歸道︰“我們謹慎點,就進去看看,能找到人最好,實在不行趕緊撤出來吧。”

    他等了林雪策五百年,才終于等到人。

    新的小伙伴雖然重要,但林雪策的安危更是重中之重。

    吳歸話音落下,鐘青靈已經來到了家門前,穿過院子後,用指紋打開大門的密碼鎖。

    “吱呀”一聲,大門被緩緩打開。

    明明是大白天,但當門打開後,內里卻一片漆黑,人站在門外往里看去,根本看不清屋內的景象。

    就像是一張深不見底的獸口,正蟄伏在那兒,等著獵物自動鑽進去。

    鐘青靈看到這漆黑的入口,渾身瑟縮了一下,顯然這個地方已經給她造成了深深的陰影。

    不過當見到吳歸和林雪策準備入內後,鐘青靈還是道︰“我和你們一起進去。”

    “不用不用。”吳歸連忙拒絕道。

    他們兩,一個妖王,一個妖怪,鐘青靈進去,他們反而不好發揮。

    吳歸道︰“鐘女士,你在外面幫我們把門,萬一有什麼事,好歹還可以照應一下。”

    “可是……”

    “沒事沒事,我們兩個大男人呢,沒問題的。”吳歸道。

    鐘青靈見他堅持,明白一些能人異士都有自己的想法,便也不好再多言,扶著門守在了門口。

    吳歸走在前面,林雪策跟在他身後,兩人一前一後,朝門內走了進去。

    此時正是大白天,雖然冬天天氣較冷,但下午的太陽暖暖地曬著,將人烤得暖烘烘的。

    吳歸林雪策跟著鐘青靈走了一小段路,兩人身上都有了微微的汗意。

    可是當他們跨過這扇門,進入里面的黑暗空間後,卻是一陣森冷的涼意襲來,幾乎瞬間就將他兩的體溫給降了下去。

    吳歸本體是烏龜,對溫度極為敏感,忍不住瑟縮了一下,一邊裹緊厚厚的襖子,一邊打開手機手電筒,朝前方照去。

    這是一間非常昏暗的屋子。

    房屋內,窗戶緊閉,窗簾拉緊,沒有任何光透進來,所以明明大白天的,卻宛如夜晚一樣漆黑。

    林雪策找到燈光開關,伸出手輕輕按了一下,卻是無濟于事,根本沒有燈亮起。

    森冷漆黑的房屋內,隱藏著一個失控、且已經失蹤了兩天的小男孩。

    此情此景,說是鬼片現場都有人信。

    吳歸心里也有些發怵,見鐘青靈已經看不到他們,吳歸索性顯出了一部分原形來。

    厚厚的龜殼突兀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一般的烏龜,龜殼都長在後背的位置,不過吳歸畢竟是存活了千年的老妖怪,龜殼運用靈活一些,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盾牌,隨時可以調整方向保護。

    有龜殼擋在前面,吳歸將林雪策護在身後,確定萬無一失了,這才拿著手機,打開手電筒,照向前方。

    確定沒有藏著人後,吳歸再緩緩挪動腳步,一步步往前推進。

    鐘青靈這套房屋的面積大概兩百平左右,戶型方正,結構合理,不到半小時,吳歸和林雪策就走了一圈回來。

    確實如鐘青靈所說,沒有小男孩的蹤影。

    吳歸轉頭看向林雪策︰“寶寶,你有什麼發現嗎?”

    林雪策打量著整套房子,思忖道︰“鐘青靈說,這套房子是他們度假備用的,因為不怎麼住的緣故,戶型簡單,一共只有四個房間,可是我們剛剛走了一圈下來,至少出現了六七個房間。”

    吳歸點了點頭︰“我們恐怕和別人一樣,並沒有進入鐘青靈真正的家中。”

    林雪策道︰“咱們收容所的小動物,已經強大到,可以轉換空間的程度嗎?”

    “不可能。”吳歸道,“你不在,連化形都很艱難,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能耐。”

    “那也就是說,我們還在鐘青靈真正的家里,眼前的這一切,是我們的幻覺,和鬼打牆一個原理?”林雪策道。

    吳歸面色微沉︰“不錯……”

    林雪策緩緩道︰“鬼打牆,是為了不讓人出去,那陳願把這個房子變成這樣,是為了什麼呢。”

    吳歸因為心系林雪策安危,沒辦法全身心投入分析查找。

    但畢竟是縱橫商場多年的成功人士,自然也不是蠢的,一听林雪策這話,當即就反應過來。

    “為了隱藏!”

    話音落下,兩人同時看向那多出來的牆壁。

    由吳歸的龜殼打頭陣,兩人來到其中一面牆前,伸出手往前探去。

    果然,他們的手竟然直接穿了過去。

    ——這牆壁,是幻象!

    下一瞬,更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被穿過的牆壁,就像是平靜的湖面起了波瀾一樣,整面牆像是液體一樣,緩緩朝旁邊流動,最終組成了幾個巨大的黑色人影!

    “寶寶小心!”吳歸嚇了一跳,連忙護住了林雪策。

    林雪策恍若未聞,抬起頭仔細盯著人影。

    那人影佇立在半空中,乍一看十分可怖,但只要冷靜下來仔細一瞧就會發現,人影停留在牆上,猶如投影到牆上的黑色連環畫一樣,並不會對人產生威脅。

    “吳歸,你看這三個人影正在做什麼?”林雪策道。

    吳歸滿心滿眼都是林雪策的安危,黑影出來後,將他嚇得半死,深怕林雪策遭遇不測。

    此刻听林雪策這麼一說,他這才抽空抬起頭,看向牆壁。

    只見人影身形不同,赫然是一男一女。

    那男人身形高大壯碩,高舉雙手,時而用巴掌扇那女人的臉,時而又惡狠狠地掐著女人的脖子。

    人影雖然沒有臉,但光看那身形,吳歸還是立即認出了,這女人的影子不是別人,正是鐘青靈!

    “這是……鐘青靈和她的丈夫?”吳歸震驚道。

    男人毆打女人之時,至始至終,都有一道小小的影子,在一旁看著。

    吳歸很快留意到那道小影子,道︰“這是陳願嗎?”

    話音剛落,下一瞬,小影子掉頭就跑,轉瞬就消失不見了。

    林雪策和烏龜當即反應過來。

    兩道大人的影子,可能是假的,但那道小影子,很可能是陳願本人!

    好不容易找到他,林雪策和吳歸自然不肯放棄,當即兵分兩路,一同追了過去。

    陳願個子小,速度快,整個人非常靈巧,不住地閃躲逃避。

    然而這套房子,一共也就兩百平,在已經被發現蹤跡的情況下,陳願再怎麼躲也無濟于事,最終被林雪策和吳歸一同追到了個死角。

    四周雖然昏黑,但林雪策和吳歸的手中,都有手機,正開著手電筒。

    兩道光線一同照耀著,林雪策終于看清了陳願的模樣。

    竟然是一個半人半妖形態的小孩。

    他身高大約一米,五官立體,皮膚雪白,黑色的頭發微卷,乍一看上去,像個洋娃娃一樣精致可愛。

    不僅繼承了鐘青靈的美貌,甚至更甚一籌,絕對是林雪策有生以來,見過最好看的小盆友。

    與常人不同的是,此刻的陳願,頭頂上長出了一只白色的兔耳朵,手腳都變成了獸爪的形態。

    被林雪策和吳歸看到自己真實的模樣,陳願渾身繃緊,充滿敵意的盯著林雪策和吳歸。

    劇烈的情緒波動下,他的雙眼更是在紅與黑之間來回切換,顯然隨時要對他們發起攻擊。



伊莉小說網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最新章節

 ** 作者︰何婪所寫的《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