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2章 第 32 章
作者︰何婪 下載︰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TXT下載
    李聲扭著魚尾狂奔, 當發現林雪策和鐘青靈在追他後,他頓時更加慌亂起來,情急之下, 他猛地往前一撲, 竟然直接在空氣中游了起來。

    金燦燦的人形大金魚在空中擺動著尾巴, 速度比在地面上不知快了多少倍, 李聲顯然無法適應這樣的自己,一時之間調整不來方向, 不僅沒逃跑成功, 反而一頭撞在了牆上, 直接眼冒金星地滑落下來。

    等他視線恢復的時候,林雪策和鐘青靈已經站在他的面前。

    他們此刻位于一個巷子深處的角落, 身後是死角,身前就是林雪策和鐘青靈,雖然四周沒有別的人看到他, 但是被林雪策和鐘青靈堵著,他也逃不掉了。

    “你們……都看到了。”李聲面如死灰,他無力地看著自己變異的身軀, 絕望地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昨天已經恢復成正常人的模樣了, 為什麼今天突然又……”

    他說著, 想要用手揉揉被撞疼的腦袋,結果抬起手發現,手已經變成了類似魚鰭的形態, 觸感還有點兒黏黏的, 散發著金紅色的光。

    李聲絕望地放下手, 目光呆滯地看著天空,宛如一條失去希望的咸魚。

    鐘青靈看著他這模樣,欲言又止,想到當初鐘願出事,還是林雪策和吳歸解決的,她轉頭看向林雪策。

    林雪策往前走了一步︰“李導,你好,我是林雪策。”

    原本還平躺著的咸魚李聲,感覺到林雪策的靠近,頓時抬起頭警惕地看他。

    都這種時候了,他哪里還顧得上什麼導演演員的身份,連忙對林雪策喊道︰“你別過來,你越靠近我,我就感覺我……哪哪都不對勁!”

    林雪策依言停下腳步,仔細打量著李聲。

    他還保持著半人半魚的形態,看得出來本體應該是一條橙紅色的金魚。

    上一世,林雪策的小魚缸里確實養了幾條魚,就放在吳歸和海兔的隔壁,但林雪策記得,他養的魚什麼顏色都有,就是沒有通體橙紅色的啊。

    “你是看到我之後,才突然變成這樣的?”林雪策問道。

    “對啊。”李聲說著,懷疑地看了眼林雪策,“你不會……也和我一樣吧?”

    “我是人,不過我有認識的朋友,可能會知道您的情況。”林雪策雖然懷疑李聲和他有關,但是沒有定論,不敢直接斷言。

    見李聲躺在地上不想動了,他這模樣,也不太好走出去,林雪策想了想,索性當場拿出手機,聯系一下吳歸。

    微信視頻剛撥打出去,不到兩秒的時間就接通了,吳歸的臉一下子出現在屏幕里。

    “寶寶,你到了嗎,暈車嗎,有沒有不舒服,飯吃了沒,見到劇組的人沒有啊,有沒有想我們~~~”吳歸絮絮叨叨的聲音,一下子從視頻里傳出來。

    林雪策簡單回應了一下,然後將李聲的事情說了出來。

    吳歸愣了一下,沒想到導演竟然會是只妖怪,道︰“寶寶,方便把他的樣子拍給我看看嗎。”

    林雪策當即征詢李聲的意見。

    李聲一臉絕望,道︰“拍吧,反正我都這樣了。”

    林雪策當即調轉了一下鏡頭,讓吳歸看到李聲現在的樣子。

    “哎呀,這是只魚精啊。”吳歸道,“這大圓臉,大腮幫,腫泡眼……長得和老魚頭差不多啊。”

    “老魚頭?”林雪策疑惑道。

    “就我隔壁那條金魚,天天和我吵架那個。”吳歸說著,上下打量著李聲,“這看著,像是老魚頭的崽崽啊。”

    這時,小海兔和小珍珠鳥也湊了過來。

    “像不像,這長相……和老魚頭差不多。”

    “躺著的姿勢也挺像的。”

    “哎呦,他看過來了,這小眼神,太像了。”

    “啾啾啾!”

    大家一起辨認了一下,最終確定了李聲的身份。

    “應該是老魚頭在這個世界生的小寶寶了。”

    “小寶寶”李聲︰啥???

    他看到林雪策拿出手機,做好了被林雪策拍照揭發的準備,結果沒想到林雪策的攝像頭根本沒對準他,而是對準了自己。

    听他們的對話,林雪策似乎是在和自己家中的長輩在聊天。

    而且當攝像頭對準他後,視頻里的人不僅沒有分毫驚訝,甚至還點評起來……

    李聲心中騰升起了一絲希望,忐忑地看向林雪策。

    林雪策還在和吳歸聊天,听他解釋了一通後,總算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林雪策穿書後,收容所里的崽崽也跟著他一起穿了過來,而且比他早了幾百年。

    來到完全陌生的世界,又沒有妖王提供能量,妖怪們只能各憑本事生活。

    有像吳歸這樣沉睡許多年再甦醒的,有像小兔子鐘願那樣恰好變成角色的一員,投胎成人再覺醒妖怪血脈的,自然也會有在這個世界安家落戶的。

    如果是林雪策養過的妖怪崽崽,見到林雪策之後,一般會產生感應,就算像小兔子那樣,不記得林雪策,也會覺得林雪策十分親近。

    李聲不是林雪策養大的,算是半妖。

    他前幾天生病,就是有異變的現象,雖然壓下來,但見到林雪策後,受妖王的氣息影響,當場化形。

    但他又不認得林雪策,不知道林雪策給他帶來的變化,是對他有好處的,所以條件反射地選擇了逃跑……

    林雪策想了想道︰“可是我看到他的時候,會產生一種熟悉的感覺。”

    吳歸眼楮一亮,欣慰地道︰“那說明寶寶最近的靈力有進步哇,連混血的妖怪都能感應到了!你的實力越強,妖怪們受你的影響就越強烈,連純血妖怪都抵擋不了,更何況混血呢。”

    原來是這樣嗎。

    林雪策點了點頭︰“那李聲……能變回去嗎?”

    “讓他靠近寶寶修煉就行了,具體辦法得他自己琢磨琢磨,一般會有傳承記憶的。”吳歸道。

    見李聲還咸魚似的躺著,林雪策連忙將吳歸的話轉達給了李聲。

    鐘青靈還在一旁,考慮到鐘願的情況,林雪策也沒避著鐘青靈,把自己是妖王的事也一並說了,反正他們早晚總會知道的。

    兩人听完林雪策的話,都驚訝不已,不過細細想來,又似乎有跡可循。

    “難怪願願那麼喜歡和你在一起。”鐘青靈笑道,對李聲道,“李導,你也試試吧。”

    “難怪我一靠近你,就覺得渾身都快燒起來了……”李聲喃喃道,見林雪策就在身旁,將信將疑地嘗試起來。

    越靠近林雪策,體內血液燃燒的感覺就越發明顯,原本李聲很排斥這種感覺,此刻心中有底,便咬牙扛住試試看。

    他閉著眼楮修煉,看不到身體的變化,一旁的林雪策和鐘青靈倒是能清晰地看到,李聲的身軀,從人越發朝一條大金魚靠攏,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李聲就變成了一條徹頭徹尾的金魚。

    本體顯露出來後,李聲似乎逐漸掌控了自己的身體,又開始第二次轉變。

    這一次是從魚變成了人。

    又是半個小時過去,最終,恢復人形的李聲站在了林雪策和鐘青靈的面前。

    經歷過這一番修煉,他宛如一個洗髓伐骨的人,渾身大汗淋灕,全是污泥黑垢。

    與之截然相反的,則是他的氣色。

    白里透著紅,宛如剛吃了十全大補湯似的,連雙眼都像水洗過,變得明亮了不少。

    恢復成人形後,李聲就處于一個站立的狀態,此時他呆呆地看著四周,瞪大了眼楮,宛如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李聲?你還好吧?”鐘青靈忍不住問道。

    李聲慢慢轉過頭,看向鐘青靈,視線定格在了鐘青靈的臉上︰“你的臉,好多顏色……”

    鐘青靈摸了摸自己的臉,疑惑地看他︰“我還沒化妝,是素顏呢。”

    “不是化妝的問題,是皮膚的底色,不只皮膚,頭發,牙齒,指甲,衣服……好多顏色啊!”李聲驚道,“我好像擁有了金魚的視力,這個世界好奇妙!原來,在魚的眼中,這個世界是這個樣子的啊……五光十色的白,五彩斑斕的黑……”

    林雪策听著,連忙上網搜了一下。

    這才知道,金魚竟然是動物界中視力排行前列的物種。

    它們具有看到全光譜的能力,不僅體現在能看到更多的顏色,甚至連紫外線都能捕捉得到。

    在人來看來,草是綠的,水是透明的,但金魚卻能從水中捕捉到許多微妙的信息。

    相機自動對焦的時候,會發出紫外線,以人類的視力,是看不到的,但金魚卻能夠準確地接收到。

    因為這些特殊的能力,令金魚眼中的世界,和人類截然不同。

    像吳歸小海兔等等,都是本體為妖怪,逐漸修煉化形,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所以感受不到這巨大的差別。

    但李聲不同。

    他出生的時候是人,這麼多年,都以人的形態生存,直到這次,在林雪策的幫助下,體內的血脈徹底覺醒,讓他一瞬之間,同時具有了魚和人的能力。

    如此一來,帶來的沖擊是極為劇烈的。

    而且他身為導演,又是從事藝術行業,對于鏡頭畫面,最為敏感,此時的他,哪還有之前咸魚的樣子,就像是個剛剛獲得玩具的小朋友一樣,興奮得不行。

    雖然李聲很想到處走走,感受一下全新的視覺體驗,不過他身上的污泥還散發著惡臭,無奈之下,只能先回劇組一趟,洗干淨了再說。

    “我還以為自己染上了什麼怪病,要變異成怪物了,沒想到,這麼幸運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李聲激動地看著林雪策道,“我有魚精的血脈,能變成這樣,那我的家人,是不是也有機會覺醒了?”

    “這得等你能夠打開傳承記憶,先確定一下,到底是哪位先祖是小金魚,他的子嗣又是哪一系,才能知道具體情況。”林雪策道。

    李聲點了點頭,看著眼前這五彩繽紛的世界,對未來充滿期待。

    沒想到劇組走一趟,竟然會有這樣的收獲。

    雖然沒有找回小金魚,不過幫助了小金魚的崽崽化形,也算是喜事一件。

    李聲化形前後一共用了快兩個小時。

    林雪策來到淨水村的時候,已經是午後,此時已經接近黃昏了。

    三人從角落里走了出來,準備回劇組。

    林雪策不知怎麼的,突然想到了之前在面館時發生的事。

    那對奇怪的夫妻,那個陰森的嬰兒,還有在面館門口,一閃而過的小女孩……

    林雪策當即道︰“李導,張記面館你去過嗎?”

    李聲還沉浸在新世界中,听到林雪策的話,怔了一下︰“張記面館?我經常去吃啊,怎麼了?”

    “你有覺得,那家面館和普通的店,有哪些不同嗎?”林雪策問道。

    李聲皺眉回憶了一下,道︰“有一點吧,具體我也說不上來……總覺得那里頭不太干淨,但我又忍不住想去,我還想是不是面太好吃了呢。”

    林雪策點點頭,見他們回去這段路,正好要路過張記面館,打算再去附近看看。

    結果沒想到,就這麼會兒時間,張記面館竟然關門了。

    “咦,天還沒黑,竟然就關門了嗎,這種做吃食的店鋪,一般至少會等到晚飯後啊。”李聲奇怪地道。

    林雪策雖然心中有些狐疑,但這店門緊閉,站在外面也看不到里頭的人是什麼情況,只能暫時就此作罷。

    回到劇組後,鐘青靈打包晚飯,林雪策去收拾行李,李聲去洗澡,三人各自忙了起來。

    林雪策帶的東西不多,但看著自己的行李,他頭次有些為難。

    別的東西都好說,這小海兔送的東西,得放哪兒?

    背包他日常得用,包里的這些東西,得清空出來放在房間里。

    別的幾個小盒子就算了,那個玉質的粗長玩具,本身形態不忍直視就算了,外包裝的盒子,竟然也是這個形狀,仿佛深怕別人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似的!!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林雪策嚇了一跳,連忙將這些小道具小玩具塞進了床頭櫃中,確定沒有遺落,他這才打開了門。

    門外,正站著李聲和鐘青靈。

    鐘青靈手上拎著個外賣︰“你還沒吃飯呢,給你帶的。”

    李聲則道︰“我想來修煉一會兒,可以嗎?”

    林雪策自然不會拒絕他們,對鐘青靈道謝後,開門讓兩人進來。

    接下來幾天,李聲和鐘青靈帶著林雪策適應劇組,而林雪策則給李聲和鐘青靈講述妖怪崽崽的日常。

    李聲是因為自己覺醒了魚精血脈,充滿了興趣,鐘青靈則是因為鐘願是小兔子精,身為母親,自然想要多了解一點。

    三人之間互相幫助,氣氛好的不行,在他們兩的帶領下,林雪策和劇組人員關系極為融洽,拍攝體驗感可以說是非常愉快。

    可惜林雪策在這部劇中是客串,戲份不多,一共只需要拍攝十天就結束。

    轉眼這麼多天過去,即將到了分別的日子。

    《鄉水間》這個劇組雖然很窮,不過該有的儀式感還是有的。

    林雪策殺青這一天,劇組特意組了個局,大家一起吃火鍋喝酒,熱熱鬧鬧地歡送林雪策。

    分別在即,鐘青靈還好,和林雪策一個城市,李聲就不一樣了,他不僅和林雪策是異地,而且身為還在上升期的導演,忙得要命,一年到頭就沒幾次空閑的。

    連休息的時間都不多,更何況去找林雪策修煉。

    這次分開,下次再見,很可能是幾個月以後。

    而劇組別的人員更不用說了,這種合作具有隨機性,如果沒有緣分的話,恐怕這輩子都不一定再有合作的機會。

    林雪策受這種情緒感染,不自覺喝了好幾杯酒,一直到飯局快結束時,他才隱隱感覺不對。

    大冬天的,他渾身燥熱的不行,不僅臉紅耳熱,心跳加快,最重要的是,胸腹處更是熱得發燙。

    林雪策看著眼前的酒杯︰“這果酒……怎麼喝完人好熱。”

    “這不是果酒,是李導家鄉帶來的陳年酒釀,加了冰糖後酸酸甜甜的,好喝吧。”一旁的人笑道。

    林雪策感覺腦袋有點兒沉,整個人陷入了微醺的狀態︰“感覺頭有點兒暈。”

    “老酒度數高,後勁大,你又喝了那麼多,我看你一杯接一杯,還以為你酒量不錯呢,原來當果酒了。”鐘青靈也發現了林雪策的異常,見他雙眼濕潤,兩頰粉撲撲的,和小動物似的,忍不住笑道,“不過你放心,這酒不僅不傷身,而且還挺滋補的,李聲珍藏的好東西,平時還舍不得拿出來呢。

    “你要是覺得有點醉了,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林雪策听到“滋補”這兩個字,頓時有點不好了。

    自從他和吳歸相認後,就住進了吳歸家。

    吳歸之前調查過林雪策的過往,自然也知道他在林家的待遇。

    所以和林雪策住一起後,就加倍補償林雪策,什麼都給最好的,尤其是飲食方面,非常注重營養,勢必要把林雪策的身體調養到最佳狀態。

    如果只是這些,也就罷了。

    偏生林雪策每夜開始做夢,在夢里和人醬醬釀釀。

    林雪策雖然嘴上不說,但有海兔這麼個火眼晶晶在一旁,早就看出了端倪。

    為了防止林雪策被男鬼掏空身體,吳歸聘請了好幾個營養師、廚師,每天變著法子給林雪策滋補身體。

    什麼補腎啊、壯陽啊……怎麼滋補怎麼來。

    勢必要把林雪策補出強壯的身體,決不能被男鬼榨干!

    林雪策被補了這麼一陣子,那是紅光滿面,白里透紅,氣血好得不行,簡直快溢出來了!

    近日,伴隨著距離鬼王蒞臨日越來越近,天氣越發陰寒。

    大冬天的,別人手腳冰涼冷得不行,他愣是和小火爐似的,一點也不虛。

    要是真有個老攻夜夜笙歌就算了,問題是,他只是在夢里,又沒有真刀實槍地上陣。

    再加上還有個小海兔在旁邊煽風點火,林雪策整個人都有點不好。

    好不容易來劇組緩緩,原以為可以休息個幾天,萬萬沒想到,竟然又遇上了滋補!

    這種酒釀,林雪策之前都沒喝過,今天頭次嘗試,初入口的時候酸酸甜甜,一點酒味都沒有。

    原以為只是果酒,沒想到卻是高度數的陳釀。

    伴隨著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後勁逐漸上來,林雪策這會兒不僅臉頰發紅人有點兒暈了,甚至整個人都變得比平常輕了點,進入了微醉的狀態。

    趁著自己還清醒,林雪策連忙道︰“那我先回去了。”

    鐘青靈等人見他確實有些醉了,連忙道︰“反正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們一起走吧。”

    林雪策本來想拒絕的,不過他這狀態確實有點兒不對,便點頭應了下來。

    最近幾天,天氣越來越陰寒,尤其這淨水村,猶如被黑霧籠罩似的,早晨天亮得晚,傍晚不到四點,天就黑了。

    入夜後,夜色如墨一樣地漆黑,沒有星星,沒有月亮,再加上村里人口不多,大家入睡早,大晚上的,乍一看上去,就像沒人居住的鬼村似的。

    “這天氣,越來越冷了,好幾天沒見太陽了吧。”

    “最近一次看到太陽,好像還是雪策來的那天。”鐘青靈回憶道,畢竟李聲變成金魚後,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模樣,實在讓人印象深刻。

    “村子里也冷冷清清。”

    “之前感覺街邊還有點村民活動,現在哪怕是大白天走在路上,都沒看到幾個人了。”

    “而且好多店都關了,搞得我們點外賣都好辛苦,可選擇的食物越來越少。”

    “還好快拍完了,等結束後,就可以離開這兒,回到城里吃香喝辣的了。”

    大家一邊走,一邊聊著,好不容易回到酒店,結果才剛進門,還倒霉地踫到酒店內停電了。

    這種小村子里的酒店,與其說是酒店,不如說是賓館,自然不會像星級酒店那樣,配有發電機。

    冷風嗖嗖地吹著,沒有燈火,沒有空調,室內甚至比室外還冷一點。

    好在老板已經開始想辦法,各種檢查電路排查故障,讓大家稍等一會兒,應該就能恢復正常。

    大家聞言,便也放心下來。

    要是以前,他們肯定會抱怨幾句,但進組這麼久,早就被虐習慣了,竟然也沒覺得意外。

    大家拿著手電筒摸黑著上樓。

    四周一片漆黑,地上的瓷磚反射著手電筒的光芒,映照著人影,看起來更加森冷陰沉。

    不過一大堆人聚在一起走路,大家剛剛吃完火鍋喝完酒,正熱鬧的不行,倒也毫不懼怕。

    李聲因為一會兒還要拍夜場的緣故,今晚沒來找林雪策。

    他不在,鐘青靈也不太方便來,于是這麼多天下來,林雪策終于可以一個人回房睡覺了。

    他此時口干舌燥,渾身燥熱得不行,腳步虛浮地打開房門,搖晃著手機走了進去。

    這房間他住了十天,早已十分熟悉,此刻舉著手機,摸到了衣櫃前,他剛打算打開櫃門,見衣服拿出來,忽然,隱約察覺到了有一絲不對。

    好像有人在旁邊,還在看他?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林雪策抬起手,舉著手機朝一旁照了過去。

    不知什麼時候,房間里出現了個男人,猶如黑影般站在他的身側。

    身後是混沌的黑暗,他的頭發像墨一樣漆黑,深邃的眼楮,皮膚白到透明,映襯著那雙唇,更加殷紅,像是浸了血一樣的妖冶。

    完美的五官輪廓,英俊至極,但透著一股無法言說的陰森綺麗。

    要是一般人看到景象,估計要被嚇死。

    但偏偏林雪策每天晚上做夢的情景,和此時一模一樣。

    手電筒的光照在他的身上,男人一步步朝林雪策走來。

    “林雪策?”男人低聲道。

    聲音鑽入林雪策的耳朵,帶來甦甦麻麻的感覺。

    可能因為是醉酒的緣故,他的身體比平常要更加敏感一些,光是听到聲音,林雪策就覺得手腳有點兒發軟了。

    “嗯……”林雪策整個人醉醺醺的,迷迷糊糊地看著男人,喃喃道,“難道我已經開始做夢了?”

    鬼王冥河時隔近千年,首次親臨這個世界。

    他降臨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眼前這只小妖王。

    嗯,白白嫩嫩的,應該剛成為妖王不久,比他想象中要香甜可口一些。

    這麼弱小的東西,竟然能用意念喚醒他,也是十分不可思議的事情。

    每個世界,都會有界主。

    林雪策是妖界新生的妖王,冥河手中掌控萬界,早已站在了至高無上的位置。

    雖然發現林雪策入侵了鬼界,不過對于這種新生的界主,以他的地位,一般只當做看不見,懶得動手。

    更不用說親臨了。

    可是自從被林雪策喚醒之後,冥河每天每夜,都能在夢中品嘗甘甜。

    饒是他這種活了無數歲月的人,愣是被林雪策勾得起了貪念。

    他在夢里到底是吃到了什麼,能好吃成這樣,搞得他每次醒來,都回味無窮,恨不得永遠吃下去。

    此時見林雪策傻傻地看著自己,冥河有點喜愛,又有點想快點品嘗美味。

    他要怎麼吃這個小妖王呢,整只吃下去,還是拆開了,每天吃一點?或者養肥一點吃?

    “你沒有做夢,我來吃你了。”冥河低聲笑道。

    他形如鬼魅,聲音幽幽,漆黑如墨的雙眼深處,是紅色的火焰在燃燒,比最凶惡的厲鬼還森冷幾分。

    “來吃我了……”林雪策呆呆地道,腦海中浮現了歐美,日韓,大陸,港台……等等無數畫面。

    對于“吃”的各種姿勢,在小海兔的幫助下,林雪策已經非常了解了。

    他頓時有點兒期待。

    然而等了幾秒,見對方還不脫衣服,林雪策頓時有些急了。

    他此刻渾身燥熱得不行,好不容易入夢了,怎麼還不抓緊時間呢!

    也不是頭次做這種夢了,他兩上次的進展,已經到脖子以下腰腹以上的位置,也許這次能再往下點。

    想到這,林雪策也不矜持,直接走上前,一把抱住了男人。

    冥河還在想著怎麼吃林雪策呢,結果下一瞬,就感覺林雪策的身體靠過來,直接抱住了他的腰。

    冥河身後就是牆,林雪策這麼一靠,將冥河壓在牆上,兩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除了衣服外,近乎沒有縫隙。

    小妖王火熱的體溫,灼灼地傳遞過來。

    冥河身居高位俯視芸芸眾生,哪里被人這樣冒犯過,面色一沉︰“找死——”

    話音未落,林雪策已經抬起頭,深深吻上他的唇。

    唇舌交纏間,熾熱的呼吸交疊傳遞,兩人的身軀緊緊貼著,無法言說的甘甜四溢。



伊莉小說網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最新章節

 ** 作者︰何婪所寫的《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