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4章 第 34 章
作者︰何婪 下載︰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TXT下載
    那對夫妻認準了李聲是劇組導演, 具有最高話語權,不管李聲怎麼掙扎,兩人一前一後攔著李聲, 死活不肯讓他離開。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 我們也不會厚著臉皮過來, 實在是沒辦法了, 求求你們,救救我們吧。”男店主苦苦哀求道。

    女店主也哭道︰“我們被那女鬼困了十天, 叫天不靈叫地不應, 她要對付我們就算了, 連我們的兒子都不放過,可憐我的孩子, 才兩個月,這十天過的是什麼日子,要不是家中有糧食, 我們非得被活活餓死不可……”

    “這讓我們怎麼活啊,還不如一頭撞死在這兒算了,總比在家中被女鬼折磨死要舒坦點……”

    李聲一听這話, 嚇了一跳,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

    畢竟劇組還在這拍戲呢, 就算他這一時跑開了, 這對夫妻要是認死理,糾纏上了劇組,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外頭的喧嘩引起了里面人的關注, 見里頭吃飯的人紛紛走了出來, 李聲連忙轉頭, 可憐巴巴地看向大家。

    他身為導演,劇組的人都听從他的指揮,大部分時候,李聲都是統領全局的那一個。

    唯獨林雪策不同。

    因為是體內有魚精血統的緣故,李聲近日時常在林雪策身旁修煉,雖然他沒有明說,但內心早已經供奉林雪策為妖王了。

    此時遇到了困境,自然下意識的,也向林雪策求助。

    林雪策其實也有點兒怕這對夫妻,不過見李聲這無助的模樣,終歸還是不太忍心。

    好歹也是自家小金魚的崽崽,小金魚現在不在,某個角度來說,林雪策就像是李聲的長輩一樣。

    無奈之下,林雪策只好硬著頭皮上。

    他一往前,那對糾纏著李聲的夫妻,就齊刷刷朝他看來。

    那蠟黃發綠的臉,介于活人和尸體之間的顏色,瞬間就觸發了林雪策內心恐怖谷效應。

    他不著痕跡地避開目光,看向李聲。

    李聲一見林雪策過來,大喜過望,第一時間先站到林雪策身旁,緊緊挨著林雪策。

    林雪策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緩緩道︰“兩位這是……想做什麼?”

    林雪策一過來,面館夫妻就認出了他。

    原以為林雪策這種年輕人,在劇組里只會是個小嘍  幌氳劍  釕謀硐擲純矗 誥繾櫚牡匚唬 谷煌Ω叩模br />
    兩人沒有遲疑,當即將剛剛哭訴的那些話再次說了一遍。

    林雪策剛剛在吃飯的時候,已經听同事說了這家面館發生的事,也知曉了這面館夫妻不是很歡迎失蹤歸來的女兒。

    但怎麼也沒想到,他們不僅僅是不歡迎,更是張口閉口的,直接以“女鬼”稱呼。

    由此可見這兩人對女兒的恐懼與厭惡,已經到了毫不遮掩的程度。

    他忍不住微微皺眉道︰“你們的女兒只是失蹤,並沒有確認死亡。失蹤了好幾個月的孩子回來,應當是喜事一件,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一直稱呼一個孩子為‘女鬼’,不太妥當吧。”

    “有什麼好不妥當的,她不是女鬼,還有誰是。”女店主忍不住脫口而出道。

    倒是男店主拉了女店主一下,連忙補充道︰“因為她看起來,實在是……完全不像活人了!”

    他說著,想到招娣的模樣,原本就黃綠的臉色,略微白了一層︰“你們是沒見到她的模樣,渾身濕淋淋的,像是從水里撈出來,永遠也干不了,披頭散發,臉白得和紙人似的。她不吃飯,不睡覺,性格也和以前完全不一樣,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女兒招娣,畢竟哪有個正常人,會是這個樣子……”

    林雪策聞言,微微一怔,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十天前在巷子深處,一閃而過小女孩的模樣。

    那個讓他覺得有點熟悉的小女孩,果然和這件事情有關,她竟然就是男店主口中的女鬼,也就是失蹤後又回來的小招娣。

    只是招娣這名字……可真是讓人不太喜歡。

    面館夫妻還在不斷訴苦︰“……這十天來,我們被困在里面,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有一次,好不容易找到機會騙了那女鬼,我們偷偷摸到了大門的位置,結果門鎖一打開,發現門外,竟然不是大路,而是我們的房間!那女鬼就站在房間里,等著我們自投羅網,要把我們關在家里,活活困死啊!

    “還好我兒子陽氣重,鎮住了那女鬼,我們找到機會逃了出來。

    “可憐我的兒子,現在才兩個月大,逃出來後,渾身滾燙,一直在發高燒,剛剛村長看我們可憐,願意幫我們照顧兒子,我們兩這才能出來求救,求求你們幫幫忙,幫我們鎮住那女鬼,別再讓她出來作惡了,放我們全家一條活路吧……”

    兩人痛哭道,雖然模樣陰森可怕,但不斷哀嚎痛哭,看起來也確實有幾分可憐。

    不少人都面露不忍之色,包括之前一直掙扎的李聲,也有些動搖了。

    男店主見狀,當即拉著一旁的女店主,兩人作勢要下跪哀求。

    李聲活了這麼多年,哪被人下跪過,嚇了一跳,連忙伸手想去扶他們。

    倒是林雪策此時心中有數,反而沉穩一些。

    見那夫妻下跪的速度慢悠悠的,林雪策及時拉住了李聲,在他答應之前,迅速道︰“既然這樣,那我陪你們走一趟吧。”

    面館夫妻懇求了這麼久,終于見有人答應下來,頓時喜出望外。

    他們看了四周一圈,除了鐘青靈和幾個攝影師之外,劇組大多數人都在,兩人幾乎是迫不及待地道︰“現在正好是早晨,陽氣最重的時候,這麼多人,正適合鎮鬼!”

    結果下一瞬,卻听林雪策道︰“劇組每天都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經費有限,李導要帶著大家拍攝,大家都有工作要忙,只有我是個閑人,能跟你們一起去。”

    那夫妻兩都準備走在前頭,為全劇組的人帶路了,怎麼也想不到,他們說了老半天,最後竟然只有林雪策一個人來??

    “你一個人?”

    不僅面館夫妻震驚,一旁的李聲也驚住了。

    李聲道︰“這麼危險的地方,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去,我也一起吧,人多點力量大,安全為重。”

    面館夫妻一听,連連點頭︰“對啊對啊,那女鬼很厲害的,你一個小伙子……扛不住啊!”

    林雪策的態度卻很堅定︰“沒事的,我先過去看看,如果比較麻煩的話,報警就行了。”

    面館夫妻︰“……???”

    听到林雪策說到“報警”兩個字,這對夫妻的臉當場就綠了。

    報警?!!

    鬧鬼是封建迷信,一出事大家都是去找高人和尚道士之類的,有誰會去報警?!

    和警察同志說,我家鬧鬼了,讓警察同志來看看?

    人警察同志不把你當瘋子才怪!!

    面館夫妻看著林雪策一本正經的模樣,十分想噴回去。

    然而他們心中有鬼,有些話卻不敢亂講,只能瞪著林雪策,心中瘋狂咒罵起來。

    林雪策壓根就沒看他們,勸李聲道︰“你快去忙吧,別耽誤劇組拍攝了,鐘姐一大早就起來跟著攝影師出去拍黎明的戲,這會兒都沒回來呢,趕緊拍完讓她好好休息一下。”

    說完,見李聲擔憂地看著自己,明顯不放心他一個人去,林雪策想了想,在李聲的耳旁,小聲低語了幾句。

    李聲听完後,這才勉強點了點頭︰“那……你就在門口看看,一有不對勁就立刻打電話給我……哦不,打電話給警察同志,然後再打電話給我啊。”

    “好的。”林雪策答應著,說完後轉頭看向面館夫妻道,“走吧。”

    面館夫妻听他們幾句話都不離“警察”,明顯都有報警的打算,臉色頓時十分難看。

    他們本就陰森可怕,此刻沉下臉,更像是兩具僵尸一樣。

    看到他們這麼不高興,林雪策反而更加淡定了。

    很早之前,吳歸就和他說過,他是妖王,一般的厲鬼根本傷不了他。

    再看這對夫妻的反應,明顯對警察還是有畏懼的。

    一想到遇事可以報警,林雪策心中頓時大定。

    面館夫妻看了看林雪策,又看了看四周,確定別的人還要去工作,除了林雪策之外,沒人跟他們走,兩人對視一眼,最終咬牙道︰“那走吧。”

    整個淨水村不大,從劇組入住的酒店到面館,不過十來分鐘的距離就到了。

    遠遠望去,面館大門緊閉,看起來和平時沒有什麼不同。

    距離面館越近,這對夫妻明顯開始恐懼起來,當走到面館門口的時候,兩人的臉色都僵硬得不成樣子。

    雖然極力想要維持住平靜的模樣,但不斷顫抖的身體還是出賣了他們。

    男店主心理素質稍微好一點,走上前,顫著手拿出鑰匙開門。

    此時雖然還是上午,但天空陰沉沉的,面館內窗戶緊閉,沒有開燈。

    伴隨著大門“吱呀”一聲打開,只見里面一片漆黑,站在外頭的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男店主對林雪策道︰“你們劇組有神明保佑,不怕這些妖魔鬼怪,只要你進去看看,也許那女鬼就會嚇得逃走了。”

    林雪策看著里頭一片漆黑,道︰“就這樣進去?”

    “對,小伙子,你可是答應了我們要幫忙的,不會臨時反悔吧。”男店主說著,手依舊搭在門邊,距離林雪策很近的位置。

    與此同時,女店主也悄悄挪動了一下腳步,站在林雪策的身後。

    兩人一左一右將林雪策的後路堵住,大有林雪策要是敢反悔,就別怪他們不客氣的趨勢。

    他們去劇組哭鬧了那麼久,是想要讓全劇組的人都過來看看的。

    眼看那李聲態度即將軟化,快要答應他們的請求。

    結果這林雪策很插一腳,不僅拒絕了讓別的人過來,而且張口閉口報警,實在是可惡!

    不過如此一來,倒也有個好處。

    林雪策面容青澀稚嫩,一看就是剛成年沒多久的年輕人。

    他就一個人,面館夫妻可是有兩人。

    林雪策來都來了,他們就不信林雪策敢反悔!

    林雪策看了男店主一眼,又看了女店主一眼,緩緩道︰“行,那我進去看看。”

    說完,他打開手機手電筒功能,緩緩走了進去。

    他才剛走進去兩三步,那面館大門,就無風自動關起。

    門外的人,再也看不清里面發生了什麼。

    剛剛還敢威脅林雪策的男店主女店主見狀,連忙驚恐地後退好幾步,一直退到幾十米外,兩人才心驚膽戰地停下來。

    女店主想到那女鬼凶戾的模樣,有些擔憂地道︰“這小伙子進去,不會死在里面吧?他要是出事了……萬一劇組那邊報了警,我們可不好交代。”

    男店主陰狠地道︰“要怪就怪他自己,我們找的是全劇組幾十號人過來吸走陰氣,他不僅一個人來,還勸別人別來。既然他幫別人擋了這一災,那這里頭的陰氣,可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受著了。”

    女店主後怕地看著面館︰“希望這次能成……千萬別出什麼岔子了啊。”

    淨水村,臨河而建,世代供奉信仰水神,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村落。

    直到幾十年前,這個村子出了個大人物,也就是現在道界赫赫有名的道長——淨平大師。

    淨平修煉有成後,為回饋村民,親自為每一戶村民修煉平安符,讓大家收著,萬一將來遇上邪魔外道,此平安符可以起到保命的奇效。

    張記面館這對夫妻,作為淨水村的原住民,自然也收到了這樣一枚平安符,一直珍藏在家中。

    作為一個落後的村莊,自然也始終保留重男輕女的思想,尤其是張記面館這對夫妻,因為男老板幾代單傳,到了他這一代,就這麼個獨苗苗,所以必須要生個兒子繼承香火。

    夫妻兩努力了多年,懷孕無數次,但不知道出了什麼岔子,次次懷的都是女胎。

    淨水村這樣的小村落,經濟不發達,居民收入低,開面館的,自然也沒什麼錢。

    養孩子要給口吃的,要教育,生病了還要送醫院,對于普通小老百姓來說,生一個已經是負擔,兩個是萬萬養不起的。

    所以兩口子打定主意,除非孩子是男娃,否則就別生。

    幾年下來,女店長墮胎數次,原以為會等到男娃,可是率先等到的,竟然是打胎次數太多,今後恐怕會影響受孕的噩耗。

    醫生建議她有了孩子,最好是生下來,第一胎穩定後,子宮休息幾年,也許還有希望多懷幾胎。

    否則這最後一胎也打掉,今後很可能再也沒有生孩子的機會了。

    無奈之下,這對夫妻只能將女兒生了下來,並且隨手起名為招娣。

    幾年後,眼看著招娣一天天長大,別人家都有兒子,就他家只有個賠錢貨閨女,這對夫妻便再次萌生了生男娃的念頭。

    有了之前無數次打胎傷了身子的經驗,這次他們謹慎了不少。

    不能只在自己身上下手,得雙管齊下才行。

    兩人為求萬無一失,懷孕前,特意拜托村長聯系淨平大師,問問能不能有什麼辦法生個兒子。

    淨平大師見他們執著這麼多年,生兒子恐怕已經成為了這對夫妻的執念,他嘆息了許久,最終給夫妻兩指出了一條明路——祭祀水神。

    若水神應允下來,則心願可成;

    但若水神不答應,小心遭其反噬,這輩子都完成不了夙願。

    自古以來,臨水而居的百姓為了祭祀水神,每年都會準備大量的祭品投入河中,供水神享用。

    小到家中的活雞活鴨,大到家中的童男童女……

    直到近代政府明令禁止搞這種封建迷信,這些村落才終于停止祭祀的活動。

    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淨水大師竟然會提起祭祀水神。

    仔細想想,多年無人祭祀水神,這種時候,他們要是送上一份大禮,水神若是有靈,豈不是會立即答應他們的要求?

    想到這,面館夫妻共同將目光投向自己八歲的女兒,招娣。

    之所以生下這個孩子,也是為了生男娃做準備。

    現在既然要祭祀水神,招娣自然是最好的祭品。

    一旦成了,家中今後就有了男丁,張家終于有了後代;就算失敗,最多也就是生不出男娃罷了。

    他們本來就一直生不出來,所以這最壞的結果,也是他們可以承受的。

    越想越覺得這個辦法可行。

    于是在三個月前,當女店長再次發現,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看不清性別,甚至不一定能成活後,夫妻兩一合計,終于決定對小招娣下手。

    親生父母弒女的案例,向來是極為罕見的。

    正所謂虎毒不食子,只要他們做的好一點,不留下證據,那麼就不會有人將招娣的事,懷疑到他們身上。

    兩個成年人,還是親生父母要算計一個八歲的小女孩,簡直不要太簡單。

    將女兒淹死後,尸體藏在了村外荒廢的水井中,再慌慌張張地去報警。

    就算救援隊將整條河翻出個底朝天,也永遠不可能找到尸體。

    沒有尸體,就會按照失蹤人口處理,歸檔為民事案件。

    只有刑事案件才會招來刑警,仔細檢查盤問,民事案件的話……

    而且,失蹤二年以上,就可以宣布為法律認可的死亡,只要他們兩個人不腦抽去自首,這件事將永遠爛在二人的肚子里。

    招娣死後,夫妻兩迫不及待地再次去醫院檢查。

    果然,檢查結果很快出來,不僅是個男胎,而且存活下來的希望很大!

    努力了這麼多年,終于有了結果,女店長激動不已,男店長更是當場抱著女店長的肚子哭了。

    他終于,有了個帶把的兒子!!

    他可以教他做面,教他開車,教他各種男人才可以干的事情。

    他們張家,終于有後了。

    有了這個兒子,他就算死後,也有顏面去見老祖宗了!

    八歲的女兒,被自己親手殺死,他心中其實也有幾分不舍和痛苦,但到了此刻,他發現一切都是值得的!

    為了慶祝這個兒子的到來,他出生後,張記面館立即掛出橫幅打折。

    他家為了生兒子折騰了這麼多年,全村早就傳遍了,同村人沒少笑話他們。

    如今,夙願達成,正是最揚眉吐氣的時候,恨不得拿著個大喇叭,讓全村人都看到他們的喜悅,看看他們家帶把的兒子!

    結果沒有想到,好景不長……

    首先是兒子出生後,比普通的小男孩要瘦小許多,不論他們夫妻兩怎麼努力,兒子都長不大,好像永遠保持在剛出生的模樣……

    其次,便是那一天,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早已經死去三個月的招娣,竟然回來了!!

    她還穿著臨死前的那件外套,渾身濕淋淋的,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到家後,在夫妻兩驚恐地目光下,招娣就像往常一樣,坐在桌子上,把玩著電風扇的繩子。

    見夫妻兩僵在原地,一動都不敢動,招娣還轉過頭奇怪地看了他們一眼,用特別沙啞生澀的聲音道︰“怎麼了,為什麼一直看我?”

    招娣是個八歲的女孩子,還保持著純真的童音。

    她長著一張圓圓的臉,眼楮水汪汪的,笑起來,嘴角還有兩個小酒窩。

    她才八歲,就已經會自己做飯炒菜,掃地拖地,做各種家務。

    面館生意忙時,招娣甚至還要當廚房小工,還有當服務員給人上菜。

    雖然很苦很累,但只要父母給她幾句表揚,招娣就能高興一整天。

    畢竟她從小不是在父母的期待下長大的,偶爾能收獲一些夸獎,對她來說,已經是萬分幸福的事情了。

    然而眼前的招娣……

    死氣沉沉著一張臉,開口說話時,聲音也和招娣完全不同。

    不僅音色不同,甚至腔調都很奇怪,像是剛學會說話不久的人,一字一句地開口。

    搭配她那張慘白的小臉,別說女店主了,男店主都被嚇得快尿了褲子。

    “你不是招娣,你不是我女兒!”男店主大喊一聲,沖到櫃台旁,想要找到手機求助。

    然而下一瞬,四周一黑,猶如濃霧覆蓋整間面館,男店主別說手機了,連自己的手都看不到了。

    整個張記面館,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就在他們以為自己要就此喪命的時候,忽然,抽屜里金光大亮,一個平安符飛了出來,救了他們一命。

    靠著這平安符,他們才在面館中,與那可怕的厲鬼周旋了十天。

    一開始,這對夫妻是極為恐懼害怕的。

    但伴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他們逐漸冷靜下來。

    不管怎麼說,招娣始終是他們的女兒。

    他們可以殺死招娣一次,那麼就可以殺死招娣第二次!

    招娣雖然死了,但這個家中,還殘留不少招娣的遺物。

    他們故意翻找出招娣的東西,勾起招娣過往的記憶,然後趁著招娣走神的時候,一同想辦法闖了出去,終于離開了這噩夢般的面館。

    雖然才短短十天,但對于他們來說,宛如度過了十年一樣漫長!

    意識到這厲鬼的凶悍,這對夫妻不敢耽擱,立刻帶著兒子去找了村長,並且求助淨平大師。

    淨平大師正在閉關,無法指點他們,倒是村長給他們想了個好辦法。

    這淨平大師給的平安符雖然厲害,但也只能暫時保佑他們。

    那女鬼戾氣這麼重,必須要想辦法消除一些後,再對其動手。

    世人鎮鬼的方式,無非就那麼幾種,最重要的便是——陽氣。

    “現在這淨水村,要說陽氣最足的,也就只有《鄉水間》那個劇組了……”村長幽幽地道。

    全村停電,只有《鄉水間》劇組的賓館供電,說他們沒有神佛保佑,都沒人信啊。

    張記夫妻一听這話,瞬間就明白了村長的意思。

    女鬼雖然凶悍,但惡鬼終究怕人多。

    如果能想辦法,把劇組那幾十號人騙去面館里,讓他們吸走女鬼的陰氣,那女鬼的實力,豈不是大打折扣了?

    到時候,他們再利用大師給的平安符鎮壓,保管萬無一失!

    張記夫妻計劃得十分完美,卻怎麼也沒想到,這一開局,就出師不利,被林雪策這個半路殺出的人給攪和了。

    原本應當來的幾十個人,變成了林雪策一個人……

    那女鬼的厲害,他們兩可是領教過,此刻見林雪策一個人進去,兩人都做好了林雪策凶多吉少的準備。

    “反正我們現在都在外頭,只有他一個人進去,就算出了事,也不是我們干的,警察沒有證據,抓不到我們頭上。”男店主陰狠地道,“咱兩仔細听著里頭的動靜,等他快死了,就去通知劇組的人,讓那個導演帶著人沖進去,能吸多少陰氣就吸走多少陰氣,等事成之後,我們再進去鎮壓招娣。”

    “人死後能變成鬼,鬼死後可就灰飛煙滅了,只要招娣死了,我們就徹底安枕無憂了。”

    女店主聞言,點了點頭,兩人一同守在面館外,靜候著林雪策驚恐的掙扎與吶喊……

    而另一端,面館內,林雪策正緩緩朝面館中心走去。

    他神色平靜,甚至……還帶著幾分心疼。

    面館門關著的時候,宛如一個結界,將里面的氣息封鎖,外面的人半點感應不到。

    但當男店主將面館大門打開後,雖然看不清里面的景象,但氣息傳遞出來,林雪策迅速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是那天的小女孩!

    十天前,林雪策乍一見到小女孩,就有了微妙的感應。

    只是當時旁邊還有個當場化形的李聲,轉移了林雪策的注意力。

    如今十天過去,也許是林雪策找到李聲的緣故,供奉他的妖怪多了一只,林雪策的感應能力又強了幾分。

    此時一感應到這氣息,林雪策就確定,藏在里面的,就是自家的崽崽。

    而且,她似乎還受傷了。

    “也不知道是哪一只……受了這麼多苦……”

    林雪策喃喃道。



伊莉小說網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最新章節

 ** 作者︰何婪所寫的《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