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8章 第 38 章
作者︰何婪 下載︰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TXT下載
    冥河自從被人喚醒後, 夜夜品嘗甘甜,為了這令人無法拒絕的口腹之欲,他決定降臨這個小世界, 看看那個小妖王林雪策到底是何方神聖,能勾起他內心最深處的貪念。

    他做好了將這小妖王拆吃入腹的準備,結果沒想到……才剛降臨, 話還沒說幾句,就被人輕薄了。

    小妖王身體火熱,眼神迷離, 通體皮膚雪白, 兩頰粉撲撲的, 嘴唇像盛放的玫瑰花,柔軟嬌嫩, 蕊心的甘甜令他意亂情迷。

    剛剛慍怒不已的冥河,乍然品嘗到這樣的甜美,震驚過後,幾乎立即被欲念沖垮了意念。

    真人擁抱交纏的感覺, 比夢中甜美千萬倍。

    他猶如竭渴了數千萬年的旅人, 終于找到甜美的源頭, 順從低下頭垂眸, 接受林雪策的親吻。

    唇舌交纏間,甘甜四溢, 冥河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瘋狂地纏繞汲取。

    身居鬼王界主高位,孤寡多年, 明明從未與人親吻過, 如今卻像是演練了千萬遍。

    一開始, 兩人間是林雪策主導。

    但慢慢的,冥河找到了夢境中的感覺,很快反客為主。

    他一手攬住林雪策的腰,另一手扣住他的後腦,將小妖王緊緊禁錮在懷中,舌頭深深探入幽芳中。

    灼熱的呼吸互相傳遞著,有時親得狠了,小妖王從鼻間發出細細的嗚咽聲,听得冥河渾身血液都快燃燒起來。

    欲--念席卷全身,冥河的雙眼忽明忽暗,身體逐漸失控,顯露出本體來。

    黑瞳深處的鬼火慢慢變成豎瞳,舌尖也化成了蛇信子。

    分叉的尖端靈活地鑽入林雪策的口中,正準備將他徹底裹緊纏繞。

    就在這時,林雪策忽然一把推開了冥河。

    冥河正緊緊抱著他,林雪策這軟綿綿地一推,自然是推不開。

    不過兩人纏綿的親吻被中斷,冥河用舌尖舔舐著林雪策的嘴角,將那未盡的銀絲蜜意一點點舔走。

    “怎麼了?”冥河啞聲問道。

    “我還沒洗澡。”林雪策喃喃道。

    “洗澡?”

    對冥河這種級別的界主來說,他可以上萬年不吃不喝,滴水不進,靈力可穿透空間,那些齏粉塵土,半點也不會沾染他身。

    洗澡這種凡人做的事,他已經很久沒有做過了。

    他正吃的上癮,哪能讓洗澡這點小事耽誤事。

    冥河在林雪策耳旁誘惑地道︰“我可用靈力清洗你身,幫你一點點弄干淨……”

    然而林雪策半點沒受誘惑,再次掙扎起來︰“不行不行,要洗澡,我要洗澡。”

    小妖王掙扎的厲害,不肯抱他了,也不肯乖乖被親,冥河無奈之下,只好放開林雪策︰“你要洗多久。”

    他還沒嘗夠甜頭呢。

    “要不我們一起洗?”冥河提議道。

    在他看來,水遠不如他的靈力干淨,不過林雪策要是喜歡的話,他也可以試試。

    然而林雪策就像沒有听到他說話似的,自顧自朝浴室走去。

    因為冥河降臨,小世界承受不了他的能量,大範圍被陰氣彌漫,形成短暫停電的現象。

    酒店還沒恢復供電。

    林雪策進房間的時候,手上是拿著手機打開手電筒的,但親著親著,手機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他此時醉得迷迷糊糊的,滿腦子都是得洗澡,把酒味汗味洗干淨才行,也顧不上找光源,直接摸黑磕磕絆絆走進浴室。

    冥河見他腳步虛浮,別說洗澡了,連路都看不清,只好上前扶著林雪策進浴室。

    他原想著幫林雪策一把,但當走進浴室後,看著里頭的各種淋浴設備,冥河一怔,頓時傻眼了。

    作為活了千萬年的大佬,冥河雖然掌管萬界,但大部分時候都是在修煉和沉眠。

    小世界內自有平衡,沒什麼意外的話,他不會貿然干預。

    這個鬼界只是他掌管的眾多世界中不起眼的一個,冥河上一次來還是一千年前,那會兒……人們還是打撈井水燒熱後,用木桶沐浴的……

    冥河對這個世界的沐浴記憶還停留在古代,此時乍然看到現代化的設備,頓時無從下手。

    一旁的林雪策喝得醉醺醺的,口中嚷嚷著洗澡,但半點也摸不到位置。

    無奈之下,冥河只能驅散這家酒店的陰氣,讓酒店內恢復供電。

    然後讓林雪策坐在一旁休息,他去觀摩學習一下再回來。

    “等我回來幫你洗澡。”臨走前,冥河叮囑道。

    林雪策坐在地毯上,仰著腦袋看他。

    棕褐色的頭發軟軟的,臉蛋粉撲撲的,一雙眼楮黑白分明地明亮。

    看起來又乖巧又听話。

    冥河對這個小妖王滿意極了。

    一會兒把他洗得香香的,再慢慢吃也不錯。

    他這樣想著,心情甚好地離開房間,隱身到別的客房內看看。

    開燈,放水,在浴缸里躺好就行……

    步驟不難,倒是那沐浴露、浴鹽、香皂,讓冥河費了點時間研究了解。

    好不容易搞清楚這些東西的作用和使用方法,冥河迫不及待地回到林雪策的房間。

    他做好了親自幫林雪策洗澡的準備,甚至要選哪款沐浴露都想好了,結果萬萬沒想到,等冥河回來的時候,林雪策早就趁著有電看得見,自己洗完換好衣服,躺在床上睡覺了!

    冥河一回來,看到的就是洗得香噴噴地林雪策,躺在被窩里睡得香甜……

    “林雪策。”冥河站在床邊叫道。

    林雪策睡得正想,听到有聲音在吵他,不耐煩地轉了個身,換個姿勢繼續睡。

    忙了半天白忙活的冥河︰“……”

    他心情不好,能量波動變大,連帶著四周都低氣壓,整個酒店的電壓又開始不穩定,燈泡一閃一閃地,隨時會再次陷入沒電的狀態。

    冥河本體能量之強,每次降臨小世界,就會令整個世界的陰氣聚攏,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個世界不大,冥河一千年前來過,至今能量充盈,正處于最平衡的狀態。

    這種時候,他待的時間越長,對這個世界越沒有好處。

    畢竟人鬼共存,陰氣太重,人弱鬼強,過于陰盛陽衰,會導致世界陷入衰竭。

    所以,當下的情況是,沒得吃,不能一起睡就算了,連看都不能多看一眼了!

    冥•怨氣滿滿•河無奈之下,只好暫時離開。

    他得重新回到萬界之下,找到壓制本體的辦法,才能再次降臨這個世界,從而不影響這個世界的生靈。

    冥河存活了這麼多年,府中早已攢下無數天材地寶,壓制能量的法寶也有不少。

    奈何他的本體能量實在是太強,而這個世界則太小。

    他苦思冥想一日,只勉強找到短期壓制的辦法。

    才剛解決這一問題,冥河就迫不及待再次降臨,來找林雪策了。

    昨日匆匆離開,不過一日,猶如三秋,令他甚是思念。

    小妖王這麼熱情,一覺醒來看不到他,心中定然會失落,甚至可能會責怪于他。

    冥河已經做好了一見面,小妖王熱情如火地撲上來,他各種愛撫小妖王的心理準備。

    怎麼也沒想到,他千辛萬苦地下來,好不容易見上一面,林雪策看到他後,第一句話就是︰“你怎麼來了?!”

    冥河臉上期待的神色一僵,看著一點也不歡迎自己的小妖王,他臉上的怨氣都快溢出來了。

    冥河咬牙道︰“我們不是約定好了,今夜相見。”

    林雪策呆怔了幾秒,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昨天晚上,竟然不是夢!

    男鬼化形成功,來到了他的身邊。

    林雪策睡醒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畢竟是修為不高的男鬼,沒什麼天資,好不容易化形,天一亮自然得藏起來,等天黑了才能出來……

    而林雪策因為喝醉酒忘記了這一切,下午的時候,還和吳歸說對方沒化形,沒想到,對方早就來過了,還約定了今晚相會!

    意識到這一點後,林雪策心中愧疚不已。

    雖然他不是故意忘記的,但毫無疑問,他的言行舉止,和渣男沒什麼兩樣。

    想到這,林雪策連忙找補道︰“我的意思是,這里太危險了,你怎麼這個時候來到我身邊……”

    冥河的注意力果然迅速被轉移,他立即看了眼四周,道︰“有人要對付你嗎?哪里有危險?”

    此時他體內的能量被短暫壓制住,實力也下降了不少。

    不過即使如此,這個小世界對他而言,和“危險”這兩個字也扯不上關系。

    倒是他的小妖王,這麼可口,這麼弱小,得多加注意保護他才行。

    冥河將四周看了一圈,雖然沒見到任何能威脅到林雪策的人,不過還是自覺站在林雪策身旁,隨時防護他的周全。

    林雪策抬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從男鬼出現後,這四周的陣法,就自動消失不見了。

    村長的房屋又一次出現在他的眼前,半開的門內,那股幽黑陰森的感覺不知不覺間消失,倒是小黑貓的氣息越發濃郁起來。

    林雪策顧不得和他多言,道︰“我有個小伙伴在里面,我現在要進去找她。”

    冥河瞬間意會︰“我和你一起去。”

    “那你跟在我後面,有危險的話,你就先跑,我的情況比較特殊,一般人傷不了我。”林雪策叮囑道。

    畢竟是剛化形的男鬼,還是注意一點好。

    冥河聞言,有些意外地揚眉,見林雪策已經開門走了進去,他當即跟上。

    雖然是站在林雪策的身後,不過冥河靈識開啟,倒是一直將林雪策籠罩在安全範圍內。

    林雪策和冥河之間差距之大,大到即使昨夜冥河是用本體降臨這個世界的,他都半點沒感覺到。

    這會兒冥河用靈識護住他,林雪策也一樣毫無察覺。

    確認男鬼在他的身後,是安全的後,林雪策的注意力就被前方吸引了。

    陣法不知不覺被破了,陰氣也全都消失不見。

    陰森的村長家,露出了全貌。

    只見一樓幽幽亮著燭火,隱約還能听到人淒厲的慘叫聲。

    林雪策不敢耽擱,快步走了進去,才剛一入內,映入眼簾的,就是到處四濺的鮮血。

    不過幾個小時不見,下午渾身傷痕已經修復的小女孩,此時又一次滿身狼藉。

    大紅色的外衣被鮮血浸成了深紅色,手部腿部等等位置,更是有無數道劃痕。

    受過傷的動物,有些會狼狽逃竄離開,但有些只會激發出內心的凶悍,變得更加危險。

    她又變成了半人半獸的形態,鮮血不僅沒有讓她變得軟弱,反之,此刻她脊背上的黑毛炸開,手部變成了貓爪的模樣,正齜著尖牙,凶戾地盯著前方的人群。

    而在她的身前不遠處,正站著五六個人。

    這幾人林雪策大多都不認識,唯獨認出了那對面館夫妻。

    此時他們一人手持鐵棍,另一人拿著刀,正充滿防備地盯著小黑貓。

    林雪策的突然闖入,打破了雙方對峙的僵局。

    那被小黑貓逼到角落的幾人,一看到林雪策,當即激動地大喊大叫起來︰“救命,救命啊!!怪物殺人了,她是魔鬼,是怪物,要吃人了!!”

    “快報警,快把人叫來。”

    “打死她,把她抓走啊!”

    “讓她坐牢,槍斃!!”

    林雪策沒理他們,而是看向小女孩。

    小黑貓感覺林雪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緩緩道︰“雪策,不要阻止我,好嗎。”

    林雪策看著她這模樣,心揪了一下。

    一開始,他確實以為小黑貓要以德報怨,把他急得不行。

    直到他趕到面館,發現面館內沒有任何動靜,這三個人,根本就沒有回到面館居住。

    如果三人握手言和,一定會回到他們的家中,重新收拾好住下的。

    但他們沒有,大晚上的,反而去了別的地方,這行為太反常了,其中定然有貓膩。

    到了這一刻,林雪策頓時意識到,自己猜錯了,大錯特錯。

    小女孩從小在極為壓抑的環境下成長,她失蹤了三個月,父母不聞不問,並且身上明顯有被父母虐待過的痕跡。

    但他們之間,畢竟是非常緊密的血緣關系。

    面對這種情況,依照慣例,即便有確鑿的證據,最多就是剝奪撫養權,連罰款都很難,更不用說判刑了。

    也就是說,大部分情況下,考慮到血濃于水的關系,即便父母有過錯,往往也不用接受太多的懲罰。

    在林雪策看來,報警,剝奪撫養權,先把小黑貓帶走,然後再想辦法和這對夫妻打官司,是最穩妥的辦法。

    但在小黑貓看來,她不想讓這對人渣,這麼輕松地就被放過。

    貓是非常聰明的小動物,懂得感恩,也懂得記仇。

    她不接受這樣輕飄飄地懲罰。

    所以她明知道林雪策的目的,明知道這樣是對她最有利的,但她依舊故意拒絕林雪策同行。

    她幫這對人渣脫罪,和他們一起回到淨水村。

    一切的一切,只為方便她再次動手,親自報仇!

    此時,面館那對夫妻與幾個村民,站在一處。

    林雪策和冥河,站在一處。

    受傷的小黑貓,獨自站在另一處。

    她還那麼小,但只要作出決定的事情,即使明知道對自己百害而無一利,仍舊執著地去做了。

    林雪策能理解她內心的怨憤與不甘,如果可以,他也很想支持她的決定。

    但考慮到大局,林雪策最終還是忍不住道︰“我知道你很恨他們,可是……你現在是人,不是妖怪。你有身份,在這個世界生存,需要受到法律的約束。”

    “讓他們接受法律的制裁,我帶你走,我們重新開始生活,好嗎?”林雪策道,“吳歸賺了好多好多的錢,買了個大房子,大家都住在一起,我們給你留了房間,每天大家一起吃飯,一起玩耍,別墅附近有小學,你還可以重新回到課堂學習。”

    “我們還可以請律師,請最好的律師,絕對不會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的。”

    小黑貓搖了搖頭︰“你不知道,來不及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林雪策輕聲道︰“只要你還活著,一切都來得及。”

    “那如果已經死了呢?”小黑貓反問。

    林雪策一怔,不等他細想,另一端,面館夫妻見林雪策沒有說服小黑貓,甚至可能會被小黑貓說服,連忙高喊道︰“她已經死了,她不是人啊!你別相信她!!”

    “三個月前,是我們親手把她按進水里溺死的!我們確認過了,沒有呼吸,沒有心跳!”

    “她死後,尸體被我們扔進了村外的井里,活人都爬不出來,更別說死人了!”

    “她不是人,她是精怪,她不是我們的女兒!”

    “我們的女兒,早就獻給了水神,水神給我們帶來好運,給我們張家,帶來了兒子!”

    “水神帶走了我們的女兒,永遠回不來了。”

    “她是假的,冒牌貨,不是我們的女兒!!”

    面館夫妻驚懼之下,語無倫次地尖叫道,聲音淒厲的在房屋內回響。

    林雪策看著他們猙獰的面孔,到了這一刻,終于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原來,小黑貓至始至終,都不是招娣。

    真正的小招娣,早在三個月前,就已經死去。

    不是失蹤,而是被自己的父母親手殺死。

    招娣死後,與她有淵源的小黑貓變成了她的模樣,重回張記面館。

    她是回來替招娣報仇的。

    所以,十天前在面館門口遇到林雪策時,小黑貓明明記得林雪策,卻故意不與他相認。

    這十天來,小黑貓將這對夫妻關在面館中,不急著殺人,而是要慢慢折磨他們,將他們折磨致死。

    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讓這對夫妻不小心跑了出來。

    所以,當林雪策進面館內找她的時候,林雪策叫她“招娣”,她會沒有反應。

    因為她本來就不是招娣,她根本沒有習慣這個名字!

    所以,她去警察局後,要撒謊父母沒有虐待,避開體檢。

    因為她是妖怪的身份活在這個世界的,體內構造和人類不同。

    幫這對夫妻脫罪,自然不是讓他們避開懲罰。

    小黑貓的目的,依然是殺人。

    她可能意識到,整件事情正在逐漸脫離她的掌控,所以回到淨水村後,立即就動手。

    她要殺掉這對夫妻,以此告慰可憐的招娣……

    只可惜,這對夫妻對她也有了防範,三人不知什麼原因,來到了村長家。

    這村長家內明顯有貓膩,陣法恐怕不僅困住了林雪策,連帶著屋內的人,都深陷陣法內。

    否則以小黑貓的實力,殺幾個普通人,並不是難事。

    到了這個時候,小黑貓身份被拆穿,她也不在意了。

    冷冷地看著面目猙獰丑陋至極的面館夫妻,她冷笑道︰“沒錯,我不是招娣,我只是她養的一只貓而已。”

    “那只被你們抓來準備殺掉祭祀,被小招娣救下,養了快三年的黑貓……”



伊莉小說網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 | 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最新章節

 ** 作者︰何婪所寫的《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全世界大佬都在等我覺醒》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