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18章 仁君之道
作者︰青花燃 下載︰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TXT下載
    春日的暖風拂過黑木樓,透過窗欞,送來厚重書香。

    滿室學子交頭接耳,細聲嘀咕。

    隱約可听見“三日築基”、“天資絕艷”、“前所未有”、“投池睡覺”等閑話。

    當然,其中也夾雜著幾句世人皆醉我獨醒的點評,譬如秦妙有便在若無其事地為旁人釋疑,輕輕柔柔道,“學業的事情,還是要腳踏實地才好,私底下苦心經營許久,圖個曇花一現的虛名,又有什麼意義。”

    經她這麼一說,跟屁蟲們立刻便恍然大悟。

    “不錯不錯,道意豈是說頓悟就頓悟,築基又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必定老早便築基了,藏著掖著想要一舉奪人眼球呢!”

    “就是就是,虛榮浮躁之人,終究是走不長遠!”

    “她哪里是在課堂睡覺,都是裝的!”

    秦妙有听著他們說得差不多了,便又柔聲開口︰“你們也別這麼說,且看顏師妹何日晉級中階吧。若真是天縱奇才,指不定也就數日的功夫,比我可厲害得多了。”

    顏喬喬那廂正在謙遜地抱拳拱手,“哪里哪里,一般一般,不敢不敢,沒有沒有。”

    听到秦妙有這話,顏喬喬趕緊朝她遙遙一揖,“借你吉言,多謝多謝!”

    秦妙有︰“……”什麼草包東西,就听不出來是在嘲諷她麼?

    就好氣。

    *

    傍晚時分,顏喬喬老實到萬陣台受訓。

    見到院長時,小老頭正躬著腰,一臉嫌棄地翻動那兩筐字帖。

    “這一摞臨摹的什麼東西!”他橫挑鼻子豎挑眼,“自己看看,最後這幾個,像少皇瑾的字麼,像麼像麼!”

    顏喬喬心虛地湊上前,從院長手中接過字帖,仔仔細細端詳。

    “這不是像,是一模一樣啊院長。”她很不服氣地辯道。

    小老頭把煙竿磕得梆梆響,“看看起勢,看看筆鋒,看看轉筆輕重,還有口字這一拐,睜大眼楮好好看看!你有模仿出人家萬分之一的風骨麼!看看看看!你自己好好看看!”

    顏喬喬︰“……”

    實不相瞞,清晨她打了個瞌睡,最後這一摞“知”,正是出自少皇殿下本人之手。

    看來院長大人的審美水平已被她荼毒得不輕,連真貨和贗品都分辨不出了。

    這話,顏喬喬可不敢說。

    “悖 檔錳 粵耍 彼蔥募彩椎匚掌鶉 坊恿嘶櫻 呀磐匕逕現}匾歡澹 笆俏姨 炔還歡甦 俏倚拇娼男蟻胍   恪D朔研牧 痰嘉遙 一共環薏環 裳越票紓 亢烈膊恢 詬摹P乃頰觳環旁諮 吧希 橢 朗剮〈廈鰨 獠恢 廈鞣幢淮廈魑螅  從形液蠡詰氖焙潁 br />
    院長︰“?”

    話都被她搶光了,叫他怎麼訓?一時竟是心頭空茫,雙目失神。

    顏喬喬再接再厲︰“能混則混,得過且過,不思進取,實在是難成大器也!真真是本院最差的一屆!”

    一听這話,院長可不樂意了,當即冷笑道︰“三日築基的天才說出這話,是笑我昆山院無人?”

    顏喬喬︰“……啊這,學生不是這個意思!”

    “呵!”院長挑高雙眉,優越撫須,“那你可就得意太早了,知道少皇瑾是多久築的基麼。”

    顏喬喬好奇地眨眨眼楮,把雙手老老實實垂在身側,洗耳恭听。

    院長把頭仰得只剩兩只鼻孔,緩緩豎起一根手指。

    “一日?”

    “一息!”

    顏喬喬震驚︰“殿下好厲害!”

    “所以……”小老頭悠悠眯眼,“你確實是我門下最差的一屆——畢竟老夫僅有過少皇瑾一個親傳弟子。”

    顏喬喬︰“???”

    這個角度令人始料未及。

    不是,等等,院長真要收她為徒?

    院長捋了捋白須︰“唔,因材施教,這個老夫最在行——既然抄書對你道意大有助益,那便再來十……”

    顏喬喬急道︰“老師,咱不能揠苗助長啊老師!”

    小老頭挑眉︰“你就不想奮起直追,叫旁人刮目相看?你就不願偷偷努把力,然後驚艷所有人?你就不想讓那些嘲笑過你的人啪啪被打臉,個個悔不當初?”

    “老師。”顏喬喬欲言又止,“……做人不能太攀比。”

    “……”

    *

    顏喬喬被打出萬陣台,回到赤雲台。

    她站在廊下嘆了半天氣,然後不情不願伸手調整了喚醒鈴的時辰——卯時起。

    明日天不亮就得到清涼台煎藥。

    她垂下腦袋,耷拉著雙肩挪進屋中。

    月老祠事件證明,她願意為殿下付出自己的生命。

    可是為了殿下早起,她卻不甘不願——由此可證,早起比要命更要命。

    她爬上床榻,閉起眼楮,拉被子蒙住了腦袋。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顏喬喬︰“???”

    她睜大無神的雙眼,望著帳頂。

    “睡啊!明日要早起!”

    又一個時辰匆匆流逝——但凡要早起,必定睡不著。這當真是顛簸不破的至理。

    直到喚醒鈴響起之前,顏喬喬總算是短暫地眯瞪了一會兒。

    鈴聲響時,她夢見自己迷迷糊糊下了榻,出門走到木廊上,抬手捏停響鈴。

    “……嗯?”左捏右捏,它仍在叫喚。

    “壞掉了?”拽下來甩了甩,它還在叫喚。

    “好煩,好吵。”將它摔到廊柱上,碎成兩片,依舊在響。

    這下顏喬喬總算意識到不對勁,睜眼,起床,行尸走肉般飄出屋外,捏鈴——不響了。

    她打著呵欠,用涼水洗漱勉強醒神,然後出發前往清涼台。

    *

    顏喬喬抵達清涼台時,公良瑾早已坐在殿中批閱文書。

    他抬眸,頷首,“早。”

    “殿下早。”

    公良瑾的視線在她青黑的眼底頓了頓,“修行並非一日之功,不必操之過急。”

    顏喬喬︰“?”

    她覺得有必要解釋幾句︰“殿下,昨夜我沒有偷偷修行,我只是睡不著。”

    公良瑾不置可否,淡笑道︰“三日築基,恭喜。”

    說起這個,顏喬喬忍不住問道︰“院長說,殿下您頓悟之後,一息便築基了?”

    他含笑搖頭。

    “院長居然騙人?”顏喬喬愕然睜大了眼楮。

    “頓悟仁君之道,便可直達宗師之境。”他的語氣無波無瀾,就像在說窗外天氣。

    “?!”

    顏喬喬听到自己下巴發出“ 嗒”一聲響。

    築基之後,需要吸納大量靈氣,緩緩晉階入道門中階、高階,圓滿之後突破屏障,晉入先天境,修至先天境圓滿,才有機會沖擊宗師境的屏障。

    自築基起,三十年能修成宗師的修行者,已是萬中無一的天才。

    而他只用了……一息?

    “殿下您是宗師境強者?”顏喬喬神智恍惚。

    “是,也不是。”公良瑾眉目平靜,“仁君之道,只增道意,不惠及己身。”

    顏喬喬眨了眨眼楮。

    所以殿下的體弱之癥依舊不得緩解。易病,也易傷。

    國之重器,精致脆弱,卻又所向披靡。

    ……等等,這是絕密吧?

    “不可為外人道。”他氣定神閑,提起筆來繼續批示公文。

    一點也不像剛透露完天家秘事的樣子。

    “遵命!”

    顏喬喬心頭激蕩不已,涌動著濃郁厚重的情愫,大約便是“得主君信任,臣感激涕零無以言表”的拳拳之心。

    她盯著他的肩膀,指尖背在身後,春生道意瞬間萌芽。

    她暫時還未找到維持“夏長、秋收、冬殺”的捷徑,只能逮著一個春生使勁薅。

    猶豫片刻。

    “殿下,”她不好意思地用足尖蹭了蹭深青色的地毯,“我就在這兒煎藥可以嗎,保證不發出聲音打擾您。”

    公良瑾筆觸微頓,緩緩抬眸。

    顏喬喬被他看得有些心虛,正要行禮退下,听他淡聲開口︰“可。”

    黑眸清澈溫和,白衣極襯他,似珠玉,似雪泉。

    如他這樣的人,若是拒絕,便當真沒有半絲轉圜余地。

    顏喬喬松了一口氣,愉快地彎起眼楮,笑得像只偷到油吃的狐狸。

    藥童送來了煎藥器具。

    紫金泥藥爐中飄出淡淡的苦香,顏喬喬時不時用小藥扇揮出幾縷清風,維持不變的火候。

    道意每每變淡,她便及時抬頭,瞥一眼公良瑾的肩膀。

    時而在心中加加戲——‘殿下帶著傷還要處理公務,當真令我心如刀割,只恨不能以身代之!’

    酥酥麻麻的細碎感受自指尖蔓延到全身,她感覺自己的身軀變成了一泓碧水,緩緩地、緩緩地蕩出圈圈顫動的漣漪。

    一個時辰結束,顏喬喬恍然未覺。

    藥童靜悄悄行上來,用藥碗盛出濃黑的藥湯,送到案前。

    公良瑾舉起藥碗飲盡,落碗,望向蹭在原地舍不得走的顏喬喬。

    “有話要說?”

    顏喬喬心虛地動了動手指,轉了轉眼珠,當真便想起了一樁正事。

    “殿下,”她正色道,“您知道七寶琉璃祈福塔吧?”

    公良瑾頷首︰“五年前,一個顧姓商人斥資興建,為亡妻祈福。上元燃燈,琉璃塔通體光明,百姓甚喜。”

    顏喬喬飛快點頭︰“就是它!殿下,今年將有西梁邪人作亂,琉璃塔會出事。您不信也沒關系,只要派人看住那位姓顧的商人,上元夜莫讓他到塔中祭悼亡妻便是了。”

    公良瑾微微挑眉。

    “僅他一人傷亡?”他問。

    顏喬喬由衷地覺得,和殿下這樣的聰明人說話著實是省腦子。

    “嗯嗯!”她點頭,“百姓都在底欄外面觀燈、看花燈舞,只死了那位姓顧的商人,救他便可,別的都不用管。”

    公良瑾溫聲道︰“我會讓人留意。”

    顏喬喬有一點吃驚︰“殿下,我空口無憑,您竟信麼?”

    他垂眸笑了笑︰“既已報到我面前,我若坐視不理,當真出事便是我的責任。”

    顏喬喬听著這話音有些不對,不禁微微偏著頭,等他繼續。

    他淡淡瞥來,語氣不似玩笑︰“我理了,若無事發生,便治你謊報軍情之罪。”

    顏喬喬︰“……???”

    “別落我手上。”他輕描淡寫說著,筆沾朱墨,在文書末尾寫下批示。



伊莉小說網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最新章節

 ** 作者︰青花燃所寫的《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