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27章 單純可愛
作者︰青花燃 下載︰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TXT下載
    湖間亭台中, 場面微微有些亂。

    荷香陣陣,春意融融,兩位妙齡女子一個吐血, 另一個落湯。

    眼前的情形顯然完全超出了甦悠月的預料,她那一副楚楚可憐的神情僵在了臉上, 嬌弱的身軀也不再簌簌發顫。

    一身春紗不似昆山院白袍厚重, 沾了水, 便顯出窈窕的身材。

    原該是倚在某個人的懷中,罩上帶著他體溫的外氅,因為濕裳而略微誤了些清白——但凡是位正人君子, 便該開始考慮長遠終身。

    然而此刻……一切卻與想象中全然不同。

    甦悠月僵在了當場,全然不知該作何反應。

    那一邊,顏喬喬心神震蕩,腦海中晃過前世一幕一幕, 竟不知孟安晴究竟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暗算!

    她心中難過,不覺又嘔出一口“血氣”來。

    亭中刮過一道風, 只見身披玄羽氅的謫仙大步來到面前。

    顏喬喬還未回過神, 便覺腰間一緊,眼前一花, 忽然被人攬入懷中。

    顏喬喬︰“?!”

    她驚愕地抬起眼楮, 對上了一雙幽邃至極、翻涌著暗怒的黑眸。

    視線相觸, 公良瑾神色微頓,皺起的水墨長眉不動聲色地松開, 目光一晃, 落向沾染在她衣襟的星星點點“鮮血”, 唇角不禁輕輕一抽。

    發現她裝病之後, 他並未放開她, 而是左臂緊攬,右手反手摘下玄羽大氅,將她整個團了進去,罩住滿身墨息。旋即,他打橫抱住她,緩緩半跪于地,將她的腦袋好生護在胸前。

    顏喬喬發現玄羽大氅暖和極了,內襯是一層極為舒適松軟的淺茸,而她的另一邊身體,則緊緊貼住了溫潤堅硬的明月光。

    顏喬喬雖然吐的是假血,可這一刻,她竟真真切切地感覺到頭腦眩暈。從胸腔到指尖,每一處都酥酥麻麻,就像是被雷電不輕不重地劈在身上。

    她忘記了呼吸,以致不知道今日殿下入宮覲見,身上究竟有沒有薰過香。

    思緒一時不知飄到了哪里,身體就像一片毫無重量的雲彩,落在明月之上。

    “你對我學生做了什麼?!”院長小老頭率先跳腳,一聲暴喝打破短暫的寂靜,“顏、顏……(含糊)她可是我們昆山院百年一遇的人才,實乃中流之砥柱,大夏之棟梁!倘若有個三長兩短,我讓你司空小兒賠到傾家蕩產!”

    公良瑾︰“……”

    顏喬喬︰“……”

    司空白的眉毛胡須緩緩落下,皺眉望向甦悠月︰“怎麼回事?說清楚!”

    甦悠月仍懵著,見矛頭指向自己,不禁方寸大亂︰“我沒有,我沒有踫她,這是污蔑陷害……”

    這話顏喬喬可不答應了,她掙扎著從玄羽氅中探出半張臉,“我,我說過的,真的不、不關甦小姐的事……不是污蔑她……”

    公良瑾無情地把顏喬喬的墨臉摁了回去,嗓音寒涼道︰“甦小姐,此地無人污蔑你,莫要構陷旁人。”

    顏喬喬︰“!”

    殿下的手好大,幾乎蓋住她整張臉!

    君後扶額,頭疼地輕輕嘆息。

    “我真的沒有踫她,沒有!”甦悠月焦急地解釋,“真的,連衣角都不曾沾到一絲!真的與我無關!”

    院長背起雙手,躬背傾身,奇道︰“我學生都說了不是你,你還巴巴解釋什麼?”

    “可是我知道你們都不信我。她越是那般說,你們越是不信,越要懷疑我。”甦悠月面露委屈,眼眶泛紅,“可我真的沒踫她,一根手指也未踫過。”

    “當真?”院長眯起一雙小眼。

    “千真萬確,我與她相隔甚遠。”

    說話間,宮中醫道宗師已被君後傳至湖亭。

    三位身穿棕紅藥袍的宗師領頭,身後跟隨數名藍衣弟子,手中提著藥箱。

    匆匆見禮之後,為首的老者望向被玄羽氅裹住的顏喬喬,探詢地問道︰“殿下?”

    公良瑾淡聲道︰“先替甦小姐看診。”

    “是。”

    因為知曉有人落水,于是趕來的三位醫師中,有一位靈氣修的是陽炎溫補之道。

    中年醫師上前探住甦悠月腕脈,渡入火熱靈氣驅寒祛水,不過片刻功夫,甦悠月周身便恢復了干燥清爽,不再像一只落湯雞。

    “略有嗆水之征,寒氣未入體,已然無礙了,多飲熱湯即可。”醫師拱手稟道。

    公良瑾輕輕扶起顏喬喬,將她擋到身後,向醫師們微笑頷首︰“顏師妹這是老毛病犯了,無妨。辛苦諸位。”

    君後輕輕抿了抿薄削的唇,嘆了口若有似無的氣。

    醫師退離之後,甦悠月後知後覺察覺到了不對勁,她愕然望向公良瑾︰“殿下,您明明知道她是舊疾發作,與我無關,方才為何……”

    話說到半截,忽然想起公良瑾方才並未指責過自己,只在自己辯稱被人污蔑陷害時,他說過一句莫要構陷旁人。

    甦悠月只覺一口老血憋在了喉頭,吐不出、咽不下。

    事情都已到了這步田地,倘若就此罷休,實在心有不甘。

    只見甦悠月眸光微閃,溫婉笑開︰“我便知道顏小姐不會故意推我落水,原來是舊疾發作……那沒事了,只要顏小姐無恙就好。”

    顏喬喬︰“?”

    還來?

    她把半個身體藏在公良瑾背後,偷偷撩起衣袖,把嘴唇和下巴上的紅墨擦去。

    “甦小姐,”顏喬喬柔柔弱弱地從公良瑾身後把臉探出,“你越是這般說,旁人便越不相信我,越要懷疑我——這可是你自己剛說過的話,這麼快便忘了麼?你是想讓旁人誤以為我故意推了你?”

    甦悠月︰“……”

    方才情況太亂,急著辯白時說過些什麼話,哪會一句句記那麼清楚?

    顏喬喬冷眼看著甦悠月泛起紅暈的眼眶,心中頗有些感慨。

    世事當真如棋,一步不慎,便步步陷入困局,破綻百出,終究滿盤皆輸。前世亂了陣腳的人是孟安晴,甦悠月自然不疾不徐,穩扎穩打,輕易便能煽風點火,立于不敗之地。

    其實甦悠月並沒有什麼智計,前世不過是順風順水,不曾受挫罷了。

    思及此,顏喬喬不禁微微蹙眉,面露沉吟——一個能夠提出治國之策,連司空白這樣的大儒都贊嘆有加的女子,怎麼會是如此心胸狹隘,滿腦子不上台面的小陰謀小算計之人?

    違和,太過違和。

    而且前世大哥意外救了甦悠月,雖知道她是司空白的弟子,卻不曾听她提過什麼治國策。

    這般想著,顏喬喬望向甦悠月的目光不禁帶上了探究。

    甦悠月委屈道︰“顏小姐莫要曲解我的意思,自始至終,我可從未說過半句冤枉你的話。多解釋一句,不過是怕旁人誤會罷了。”

    “我知道啊!”顏喬喬偏著腦袋,眨了眨眼楮,“甦小姐方才說得很清楚,你與我相隔甚遠,一根手指也沒踫到,一片衣角也未沾到。哪里還有什麼誤會嗎?”

    甦悠月遲疑道︰“我不確定……”

    “那就是踫了?!”顏喬喬打斷她,搶過話來,“難道方才你信誓旦旦說你我不曾踫觸,只是因為急于撇清關系而故意說謊?你身為司空大儒的弟子,怎能遇事便明哲保身、信口雌黃?倘若人人都如你這般出爾反爾、反復無常,不知要造就多少冤假錯案!”

    她語速極快,劈頭蓋臉冒成語,叫甦悠月半個字都插-不-進-去。

    甦悠月︰“……”

    放眼亭台之中,臉色最難看的莫過于司空白。

    “夠了!”司空大儒面孔發紅,“甦悠月,你給我一句話說清楚,她究竟可有推你?只說有,或是無!休再支支吾吾扯那些有的沒的!”

    甦悠月臉色一點點白下去。

    一開始她便口口聲聲說不關顏喬喬的事,此刻若說有,先前種種當真是成了自打嘴巴。

    咬著唇掙扎了片刻,憋屈道︰“無。”

    “哼!”大儒惱怒地拂袖坐下,把臉擰向蓮池,胸脯一鼓一鼓,甚是憋火。

    院長笑逐顏開,望向顏喬喬的目光滿是欣慰。

    孺子可教也。

    顏喬喬得意得翹起了尾巴,乘勝追擊,痛打落水狗︰“咦?那麼甦小姐好端端的,為何要自己投池呢?是不是因為君後這玉瑤池景色甚美,蓮如翡翠,清波如鏡,雲霧似鮫紗,置身此地,仿佛身處天宮仙境一般,令你心馳神往?”

    甦悠月︰“……”

    君後︰“……”方才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斯文淑雅?

    看著顏喬喬一口一團紅霧,公良瑾眼角直跳,上前向三位長輩拱手道︰“師妹身體不適,我先送她回書院。”

    “去吧。”君後輕嘆,轉向院長道,“南山王女當真是動靜相宜,倘若僅是邢老的學生……”

    未盡之意不言而喻。

    若不是出身諸侯家,倒也是兒媳的好人選。

    院長捋須笑道︰“人品家世才華,我的學生自然樣樣最好!”

    “那可不是?”君後溫軟笑道,“如此好女,我真想不出哪位王侯家的小子能夠配得上,想指一門金玉良緣,可要讓我與帝君好生頭疼了。回頭讓阿瑾也看著些,定要挑個樣樣拔尖的郎君才行啊。”

    公良瑾正虛虛攬護著顏喬喬的肩,帶她向外走。

    聞言,動作微微一頓。

    薄唇輕啟,正待開口時,只見顏喬喬已把腦袋轉了回去,彎起眼楮,臉上露出燦爛的大笑臉。

    她愉快地說道︰“君後不必煩憂,我已決定一生不嫁,孤獨終老!”

    君後︰“……”

    公良瑾︰“……”

    放出“狠話”之後,顏喬喬感覺到身體仿佛松快了許多,心情也輕盈歡暢,仿佛踏出一步便要騰雲駕霧。

    前世最大的心願,可不就是從未嫁過人麼。

    “這孩子,淨胡說。”君後溫溫柔柔地笑道,“阿瑾可要好好說說你師妹,莫讓她鑽了死胡同。”

    公良瑾垂眸,淡笑︰“我會與她說。”

    透白的耳尖微微泛起一絲極淺的紅。

    穿過白玉橋,顏喬喬回眸望望身後,悄悄道謝︰“多謝殿下替我打掩護!”

    難為神仙替她圓謊了。

    公良瑾無奈微笑︰“若丟了老師的臉,我怕被他念上三日三夜。”

    顏喬喬嘿嘿直笑。

    *

    登上馬車之後,顏喬喬便抿住唇,雙目微凝,思量起了前塵舊事。

    前世孟安晴“推”甦悠月下水之後,正是顏青解下外袍披在了甦悠月的身上。

    當時甦悠月一直微紅著眼眶,柔弱地解釋說不是孟安晴推她,此事便也不了了之。在那之後,孟安晴一直纏著顏青解釋,生生把他給說煩了,見著孟安晴就想躲。

    如今回頭想想,其實顏青對甦悠月並沒有多特別,直到孟安晴最後犯下大錯被趕出青州時,顏青還對顏喬喬說過,說他一直只把孟安晴和甦悠月都當妹妹看,沒想到一個妹妹竟傷害了另一個妹妹——孟安晴下藥之事證據確鑿,鐵案如山,就連一心想要袒護發小的顏喬喬也找不出任何疑點。

    如果那件事也是甦悠月所為……

    顏喬喬眉頭緊蹙。

    這個甦悠月未免也太奇怪了。時而心思縝密,上能作出治國策,下能設下天-衣無縫的陰謀局。時而又如今日這般,行事沖動無腦,心浮氣躁,輕易自亂陣腳。

    還有父兄前世的表現,也著實有些古怪。

    甦悠月並沒有因為孟安晴下藥而受害,父兄卻大發雷霆,對待自小看著長大的孟安晴毫不留情,狠心將她驅逐出境。

    听聞孟安晴半道失蹤,顏喬喬想要確定發小安全,父兄卻冷冰冰地拒絕了她的請求,並放任韓崢把她強行帶回大西州,不許她再插手孟安晴之事。

    後來韓崢急急要成婚,父兄也沒有提出任何異議。

    再到後來,韓崢謊稱她有病,將她囚在後宅多年,父兄也只是定期派人來問,全然信任韓崢的說辭。

    一個甦悠月,當真有那麼大的本事?幾滴眼淚,幾番嬌柔造作,便哄得父兄團團轉?

    父兄又不是沒見過世面的愣頭青。

    顏喬喬雙眉越擰越緊,恨不得此刻便見到今生的父兄,揪住他們的衣領問個清楚明白。

    “為何蹙眉?”

    顏喬喬嚇了小小一跳,回過神,見公良瑾輕倚著矮案,正閑閑瞥她。

    她定了定神,遲疑地問︰“若我今日不在,甦悠月投湖之後,殿下會不會為她披衣裳?”

    公良瑾唇角微勾︰“為何這樣問。”

    能給人上眼藥的時候,顏喬喬從來也不會含糊。

    她果斷道︰“前世甦悠月便是用投湖這一招騙了我大哥的外袍,後來她便成了我大嫂!在她的挑唆之下,我們好好一個家變得四分五裂,有人生死未卜,有人遺恨終生,道不盡其中淒涼!”

    應該不算春秋筆法……吧?

    公良瑾︰“……”

    在他開口之前,顏喬喬急急補充︰“殿下,我並沒有將前世之事當作今生必然,只是看她在您面前故伎重演,便順嘴一說。”

    公良瑾失笑,淡聲道︰“我不會。”

    她愉快地舒了一口氣,轉了轉眼珠,神秘兮兮地向他傾身,壓低了嗓音道︰“殿下,您有沒有覺得這個人不太對勁?那些治國策……”

    “非她所作。”公良瑾眸色微沉。

    看著他篤定的神情,顏喬喬忍不住一點一點翹起了唇角。

    殿下可真是英明神武啊,什麼魑魅魍魎到他面前,一個照面便要現出原形。

    “你笑什麼?”他涼涼瞥來。

    “就是高興。”喜悅像花藤一般,自心底抽枝發芽,蔓延到四肢百骸,她彎起眼楮,“殿下,我已好久好久沒有這麼高興過。”

    高興得眼角泛起了小淚花。

    “您要不要揭穿她,以免大儒繼續被奸人蒙騙?”她笑得像個小惡魔。

    公良瑾垂眸暗笑,輕聲道︰“你未免小看了司空白。”

    頓了頓,他又道,“你這腦子,便不必揣測那些老狐狸的想法了。”

    再頓了一頓,“包括老師。”

    顏喬喬︰“……”

    實不相瞞,她一直覺得院長傻乎乎的來著?

    “殿下,”她佯怒,“您這是在鄙視我?”

    “不是。”他微笑傾身,“只是覺得同門師妹單純可愛。”

    此言一出,顏喬喬立刻僵成了一只被點了穴的、微微炸毛的鵪鶉。

    她險些脫口問出一句,殿下您眼神還好嗎?

    幸好,求生欲讓她及時咽了回去。

    兩股熱氣後知後覺地浮上她的耳朵,她感覺自己的眼神有些發飄,整個人暈暈乎乎。

    殿下居然說她單純可愛……

    顏喬喬覺得自己可以樂一年。

    她鎮定地清了清嗓子,問︰“所以殿下的意思是,大儒其實知道甦悠月作不出治國策,卻佯裝不知,將她帶入宮中?這其中,難道有什麼陰謀?”

    “倒也不是陰謀。”公良瑾沉吟片刻,只道,“老爺子行事隨心,講求緣法。”

    皇室中人,自幼便懂得惜字如金,不甚確定的事情絕不會開口妄言。

    顏喬喬托著腮,腦袋一點一點。

    她知道,往前數幾位君後,都是司空大儒門下的學生,每一位君後皆是竹般的風骨,清清傲傲,絕非攀龍附鳳之徒。這其中,講究的便是一個緣字。

    帝君與君後相知相遇,皆是緣法。

    所以……

    顏喬喬醍醐灌頂!

    大儒真正想要引薦的,其實另有其人——那位真正作出治國策的能人。

    到了老爺子如今這般年紀、身份和地位,看世間百態便如看戲一般,甦悠月以為自己魚目混珠成功蒙蔽了大儒,殊不知在老人眼中,這一切就像是停在街頭觀一場猴耍,若時機恰當,自己也不介意下場玩耍。

    “殿下您也太小看我了。”顏喬喬驕矜地揚起下巴,“大儒超脫世外,不過是在‘順命而為’罷了。”

    公良瑾微微挑眉,正待夸贊她兩句,就見這個鬼東西又一次神秘兮兮地壓低了眉眼。

    “殿下,”她認認真真道,“即便有個真的‘空谷幽蘭’,那也絕非您的良配!”

    甦悠月身上疑點重重,直覺告訴顏喬喬,這一切的背後有著巨大的“影子”。

    公良瑾執杯的手頓了頓,若無其事問︰“為何?”

    顏喬喬想著心事,隨口道︰“我一想到那個人,心中便覺敵意滿滿,不想讓她與您扯上關系。”

    公良瑾扶額。

    半晌,他低低笑嘆︰“若不是知道你是個木頭腦袋,我便信了你的邪。”

    輕而又輕的聲音,化在唇齒之間。

    “什麼?”顏喬喬沒听清。

    他微微地笑︰“你既知曉先機,斷言我該孤獨一生,如何又開始杞人憂天?”

    “今生您英明神武,魅力非凡。然而前世,”顏喬喬頗有些難以啟齒,“前世您的身體實在是……不甚硬朗。”

    他沒有再彈過琴,也沒有再出現在勤業台,終日閉門不出,外間幾乎听不到關于他的半點消息。她難得見到他一面,便是在離開昆山院之日,那一襲灼目的、回光返照般的大紅衣。

    身體都那樣了,自然是不會考慮娶妻吧?

    “……”

    “你多慮了。”公良瑾面無表情。

    即便他臥床不起,又何患無妻?不娶,自然只能是因為不願娶。

    “那……”顏喬喬十分好奇,想問,但又覺得直言問殿下為何不娶妻似乎太過僭越了,于是及時住口,抿住了唇。

    況且那是前世的殿下,又不是今生的殿下。今生的殿下如何知道前世殿下所思所想?

    他輕輕笑了下,換了個話題,說起離宮之前君後的叮嚀︰“日後在外,休要再說自己終身不嫁,以免將來叫人笑話。”

    顏喬喬有些著急︰“殿下,我當真不嫁人!您且看著吧。”

    有過那樣一段過往,她如何還會動嫁人的心思?想到夫妻種種,她只會恐懼、厭憎、惡心。

    她不願提起那些,殿下自然也不可能真正理解她。

    心中委屈,卻又說不上為什麼這麼委屈。

    “急什麼,不嫁便不嫁。”他閑閑笑嘆,頓了頓,“我亦不娶便是了。”

    顏喬喬︰“!”

    雖然她知道殿下只是字面意思,但這兩句話放在一塊兒說,還是讓她的心髒狠狠錯跳了一拍。

    她悄悄深吸一口氣,捏了捏微微發顫的指尖,沉聲解釋道︰“此事說來話長,與青州的變故或許有些關聯,我感覺事情不太簡單。自從孟安晴給甦悠月下毒未遂之後,爹爹與大哥對我的態度就變得十分奇怪……”

    話說一半,忽然听到馬蹄聲由遠及近疾馳而來,片刻之後,破釜洪亮的大嗓門傳入車廂︰“殿下,南山王世子顏青遠道而來,方才抵達昆山院,正四處找尋顏小姐呢!”

    “大哥來了?!”

    顏喬喬驚喜得跳起來踫了頭。

    公良瑾笑道︰“說顏青,顏青到。”



伊莉小說網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最新章節

 ** 作者︰青花燃所寫的《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