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4章 對弈山河
作者︰青花燃 下載︰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TXT下載
    次日逢六, 又是徐夫子的經義課。

    顏喬喬昨夜憂心著阿爹和大哥的安危,無心睡眠,干脆修煉了整個通宵。

    到了課上, 听著徐夫子用悠悠哉哉的調子念叨天書,不知不覺被催眠, 一頭栽倒在雕花黑木案上, 連竹葉墊都沒用, 腦門抵著實木桌面就睡死過去。

    入睡之後,身體依著夜間的慣性,本能地開始修煉。

    經脈中的靈氣已然枝繁葉茂, 體內充盈著金燦燦的秋日靈光,一片金秋之中,綴著點滴玲瓏剔透的翡翠玉色,金玉流珠, 望之令人生迷。

    靈氣已滿,該試著突破先天之境了。

    顏喬喬將神思附著其間, 迷迷糊糊地開始回憶十年前學過的道法要義——靈蘊充足之後, 該如何運轉周天令其循環往返來著?

    想不起來……

    她隱隱感覺到腦門有點硌得慌,順手便把胳膊墊在了耳朵底下, 臉一歪, 睡得更加舒適香甜。

    心神繼續沉浸內視。

    漸漸地, 耳畔開始听到自己的心跳聲。

    怦怦、怦怦、怦怦。

    金光翡翠凝成的世界中,也回蕩起了與心跳相同的韻律。漸漸, 靈光生了波紋。

    純澈的金與玉交織, 如漣漪般層層蕩漾, 此情此景, 令人目眩神迷。

    顏喬喬看得直發痴, 她拋開一知半解的書本知識,順應身體自發的本能,感受靈脈的膨脹與收縮。

    漸漸地,靈氣震蕩與心跳貼合,身心融洽,仿佛置身溫暖柔和的大海,隨著波浪輕緩起伏。

    許久許久,靈氣並沒有通流的跡象。

    顏喬喬倒也不失望,她心很大地觀賞著美景,直到被幾聲異常刺耳的鼾聲吵醒。

    那聲音先是高亢尖銳,拔絲拉索直上雲霄,到了高處驟然歇止,仿若斷氣一般,叫人不自覺地吊起半顆心。俄頃,聲線再度顫巍巍拔山而起……

    不知誰第一個笑出了聲,緊接著,黑木樓二層爆發出歡樂的笑聲。

    顏喬喬︰“!”

    心下一個激靈,霎時無比清醒。

    她屏住呼吸,鎮定自若地探手在黑木實案上摸了兩下,摸到書本,將它豎立在腦袋前,然後慢吞吞抬頭,從書脊後面探出一雙謹慎的眼楮。

    環視一圈,發現周遭無人在看自己。

    順著眾人的視線一望,看見了蔣七八的前未婚夫,趙晨風。

    只見徐夫子甩出手中的書本,“嗖”一下正正砸中趙晨風的腦袋,“我叫你睡!”

    呼……不是自己就好。

    顏喬喬松了一口氣,咧開唇角,跟隨眾人一起禮貌地嘲笑這個膽敢當堂打呼嚕的壯士。

    “嘶——哎喲!”趙晨風摸著頭坐正,臉上卻並沒有半點心虛的神色,反倒嗤地笑出聲,昂首挺胸道,“徐夫子,我不服,您憑什麼打我?”

    徐夫子難以置信地仰了仰精瘦的身軀,氣笑道︰“你當堂睡覺還有理啦?”

    趙晨風哼笑一聲,反手指向窗邊︰“顏喬喬已睡了半個時辰,您怎麼就不管她?身為夫子,對待學生難道不該一視同仁?徐夫子,太過偏心要不得∼”

    顏喬喬被殃及池魚,趕緊坐直了身板,表示與他割席。

    孟安晴在身後細聲細氣地說道︰“趙晨風這是自損一千,傷你八百呀喬喬,我掐指一算,他就是故意打呼嚕激怒夫子!”

    左右兩旁,絹花姐妹蔣七八與龍靈蘭連連點頭稱是。

    蔣七八鼻歪眼斜地冷笑︰“必是秦妙有那個不要臉在夫子那里受了挫,又跑到趙晨風面前哭哭啼啼找安慰去了!這不,姓趙的出面給他姘頭出氣呢!”

    “可不就是。”龍靈蘭掩唇嬌笑。

    顏喬喬︰“……”突然感覺被絹花姐妹內涵到了。

    她不也哭著找過殿下兩回麼。

    “咳,”顏喬喬淡定道,“是因為茅廬論法那事兒嗎?”

    龍靈蘭又笑︰“可不就是。”

    因為韓崢破了相,龍靈蘭不再做攻擊秦妙有的先鋒軍,而是退居二線劃水摸魚,連附和的話都懶得換一換。

    茅廬論法原定了秦妙有去,結果在秦執事的不懈努力之下,成功將人選換成了顏喬喬。

    顏喬喬大搖其頭。

    她確實學術不精,但好與壞還是分得清楚的。

    那個珠華先生雖然有些故弄玄虛,卻有真材實料,論學術造詣絕不會輸給大儒司空白。

    若是秦妙有去了茅廬,結果可不要太慘烈——昆山院招牌還要不要了?

    顏喬喬眯了眯眼,回憶起數日前自己對答如流的場景,頓時覺得為學院爭了光,說話也硬氣起來︰“秦妙有是自取其辱。那場面,也就我能應付。”

    絹花姐妹虛偽捧場,齊齊悄聲鼓掌道︰“可不就是。”

    那一邊,趙晨風正在下死勁兒將戰火拽向顏喬喬︰“徐夫子您睜眼瞧瞧,就她臉上那睡痕,跟給車 轆軋了似的,就這,您還要裝沒看見?”

    顏喬喬︰“……”

    徐夫子瞄過一眼,與顏喬喬對上視線。

    “我修煉呢夫子。”顏喬喬態度端正,笑容討好。

    先是三日築基入道門,後又交出優異的經義答卷,面對這麼優秀的學生,徐夫子實在是提不起火氣。

    捋了捋須,徐夫子挑眉看向趙晨風︰“她睡覺修煉,你也睡覺修煉?”

    “不錯,”趙晨風毫無廉恥道,“我在夢中下山河棋。”

    一听這話,顏喬喬心中立刻有了些許預感。

    果不其然,趙晨風下一句便是︰“大家都是在課堂睡覺嘛。徐夫子既然不承認對待學生厚此薄彼,不若這樣,當堂設一場山河博弈,哪邊輸了,便扣光日常分數,算作德業不合格如何?”

    “這個嘛……”徐夫子拂須沉吟。

    絹花姐妹當場拍桌︰“不要臉!山河棋得有一正三副四個棋手——顏喬喬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三個隊友!別看我,我和顏喬喬其實不太熟。”

    撩發的撩發,補妝的補妝,孟安晴也裝模作樣看起了書。

    顏喬喬︰“……???”

    她難以置信地望著自家小姐妹。

    至于麼。

    山河棋,全稱靈蘊山河棋,棋盤覆有靈陣,將靈棋落入棋盤,便會化為風雨雷電、山河湖海。雙方拼殺的是天地大勢,考驗的是對天、地、人、靈的領悟,以及對經義道法的融會貫通。

    當然,對于在座這些楞頭青來說,下山河棋差不多便是拼個蠻力,掄著山川互毆罷了。

    人被打,就會痛。

    贏的一方靈蘊激蕩,一路橫沖直撞掃蕩敵方棋局,那叫一個熱血沸騰。輸的一方可就慘了,風雨雷電山河湖海都朝著身上招呼,雖然不至于受傷,但被陣中靈力猛烈沖擊的滋味委實是不好受。

    “其實我可以的……”顏喬喬弱弱地開口。

    “不!你不可以!”三姐妹斬釘截鐵,異口同聲。

    顏喬喬︰“……”

    “啪!”一記驚堂木落在講桌上。

    徐夫子拍了板,一錘定音︰“那便如此——布棋!趙晨風、顏喬喬,各自選人,入陣!”

    說罷,徐夫子將雙手往袖中一抄,樂呵呵地準備看好戲。

    只見趙晨風湊到正襟危坐的秦妙有面前,裝模作樣半躬著身,抬起一只手︰“秦師姐,請助我一臂之力,入主位執棋!”

    “算了吧。”秦妙有假意推脫,“這是你們自己的事情,與我無關。”

    “當然與你無關!”趙晨風趕緊替她撇清干系,“只是難得有機會下一場靈墨山河棋,都很想念你的棋藝罷了。秦師姐你可不要再推脫,大伙都等你上場呢!”

    被趙晨風隨手點出的另外兩個副棋手也不住地勸說。

    “秦師姐你就下一局吧。”“三缺一啊。”

    “好吧。”秦妙有無奈道,“勝負只在其次,棋的本質在于陶冶情操。”

    听著這假惺惺的對話,絹花姐妹團不禁拍桌咋舌。

    “這能忍?”蔣七八怒而起身,“顏喬喬,我給你推薦個副棋手——他!”

    被她指中的瘦小男同窗嚇得一個激靈滑到了黑木案桌底下。

    顏喬喬︰“……”

    那一邊,秦妙有、趙晨風以及另外跟屁蟲已經結好了陣形。

    孟安晴嘆著氣站起來︰“算我一個。蔣七八,趙晨風看著你呢,你真要慫?”

    蔣七八閉了閉眼楮,笑了︰“行。德業不合格不就記一個大過的事兒嘛,為姐妹,兩肋插刀!”

    起身,三個人齊齊望向正在梳妝打扮的龍靈蘭。

    龍靈蘭︰“……干嘛?”

    “三缺一!”

    三字之咒,言出必靈。

    *

    雙方在棋盤左右站定。

    靈陣運轉,豎起的棋盤如同一張天地幕布,在講台上方展開。

    秦妙有執白,顏喬喬執黑。

    副棋手們分列陣眼,為主將堅守本陣。

    秦妙有和顏喬喬動手了。

    只見白黑雙棋一枚接一枚落入棋盤陣中,立刻化棋為勢,山河湖海漸次生成,黑白雙色在灰底大幕上徐徐勾勒蔓延,如同兩個世界自混沌之中初初誕生。

    “咦?”孟安晴低聲奇道,“喬喬你什麼時候背著我們偷偷學會了山河棋?”

    “想在誰面前出風頭呢!”龍靈蘭脫口而出,旋即,意識到昆山已無俊俏韓師兄,立刻又懨懨縮回去,“愛勾誰勾誰吧。”

    蔣七八大樂︰“我看姓趙的要偷雞不著蝕把米了。害他家秦師姐記大過的話,不知道她會不會一腳踹了他——到時候他可別回來找我,我犯惡心!”

    龍靈蘭懶懶笑︰“你就盼著他回頭找你,好找回場子呢。”

    “說什麼屁話!”蔣七八暴怒。

    顏喬喬心累無比。

    開局就內訌,不愧是惡毒姐妹團。

    “看棋。”顏喬喬道,“待會兒可別一個照面就松手,丟不起那人。”

    “小看誰呢!”

    說話間,棋盤上已風雲變幻,只見黑墨氤氳之處,山勢磅礡,河川險峻,乍看很像是一副實筆勾勒的山河輿圖。

    白棋便遜色了許多,只是模仿書中經典陣勢而造,有形而無神——秦妙有雖有大才女之名,卻不可能事事兼顧。

    看著對面的黑色棋局,秦妙有的瞳仁不禁微微收縮。

    “秦師姐放心打,有我們撐著!”趙晨風趁機許下諾言,“我永遠在你身後,死也不放手!”

    山河對轟時,受到壓力的正是雙方副棋手,倘若副棋手因為支撐不住而脫手的話,局勢便如海泄山崩,再無挽回的余地。

    所以,就算陣形稍差也無所謂,真打起來,三個副棋手的耐受力也是決勝關鍵。

    眼見棋盤之上,雙方陣勢漸成。

    徐夫子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地打量了顏喬喬一眼,然後探出手,拉掉了阻擋在黑白棋局之間的靈蘊紗霧。

    只一霎,黑白世界便轟然相撞!

    六名副棋手齊齊發出悶哼。

    顏喬喬早已看準了秦妙有局勢的破綻,方才備在手心的兩枚黑棋瞬間落入陣中,便見橫斷山截了奔騰的河流,倒灌的急流越過峽谷,疾若風雷,只一霎,便深深-刺-入秦妙有的一條主干大江,將純白的江水染成烏黑。

    “不好!”趙晨風三人五官猙獰,鼻歪眼斜。

    沒等對手回神,顏喬喬立刻連甩三枚黑棋,落地成山,卡住秦妙有要害谷地,逼得她江河倒灌,自己的陣勢打在自己身上。

    “呃!”趙晨風三人下意識退出半步,咬著牙,又頂上前來。

    顏喬喬輕笑一聲︰“死也不放手,是嗎?”

    話音未落,一枚黑子借著風雲之勢,轟隆撞入白棋主峰,削掉半邊山頂。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漂亮!顏喬喬,干得漂亮!”蔣七八漲紅了一張白潤的臉,摁著棋盤在原地蹦跳。

    靈勢奔騰而下,如順風巨浪沖刷在身,三姐妹熱血激蕩,斗志昂揚。

    “上!上!”

    顏喬喬可不會和對手客氣。雙手連出,先一步將秦妙有的落子全部堵截,只見黑色山河勢如破竹,滾滾向前,頃刻便吞去了白棋半壁江山。

    趙晨風三人瞳仁震顫,咬緊牙關勉力支撐,額角青筋一根接一根迸綻。

    “顏喬喬英明神武!”“智計無雙!”“天下無敵!”

    絹花姐妹團毫無節操地大拍馬屁。

    也不知方才裝作不認識顏喬喬的都是誰。

    顏喬喬耳畔回響著輕微的嗡鳴。

    身後熱熱鬧鬧的聲音,讓她不自覺地彎起唇角,露出誰也看不懂的笑容。

    她從哪學的山河棋呢,自然是從韓崢那里。

    每次下棋,韓崢總是帶上三個暗衛做他自己的副棋手,然後從停雲殿的啞巴侍女中挑出三個站在顏喬喬身後。

    啞巴侍女只要松手,便會丟了命。

    不想她們死,顏喬喬只能贏。

    人被逼得狠了,總是有無窮的潛力。她討厭歌舞,卻生生被逼著學會了驚艷萬人的燈花舞。她不會下棋,也被生生逼成了山河棋高手。

    從未經歷過真正風雨的秦妙有,如何能夠與她匹敵?

    眼看著,白棋兵敗如山倒,只剩下邊角江山。

    若不是三個追求者誰也拉不下臉面先松手的話,這一局早就分出勝負。

    只不過再頑強也無力回天,顏喬喬只要再攻片刻,便能吞掉棋盤上最後的白。

    “嗒。”

    一滴汗珠落在陣中。

    只見秦妙有咬緊了牙根,素手拈棋子,直直摁進陣里。

    指尖靈光閃爍,白棋沾上了青綠的靈氣,化為一股綠霧瘴,直直襲向顏喬喬身後的三名副棋手!

    “啊!”

    三人齊齊悶哼,下意識退步。

    山川震蕩,根基搖晃。

    秦妙有緊鎖眉頭,雙手連出!

    只見一道道染上了靈氣的雷電風雨無視顏喬喬築下的穩固江山,直襲她身後的孟安晴三人。

    顏喬喬回眸一看,見這三人頃刻便汗如雨下,唇色全白,身軀因為疼痛而瑟縮。

    秦妙有求勝心切,竟然利用先天境靈氣外放的能力直接傷人!

    “不、能、退!”孟安晴咬牙切齒,“上!喬,上!”

    顏喬喬抿住唇,雙手疾出。

    “啪。”一枚黑子原地潰散。

    棋盤一晃,龍靈蘭松開了手,摔倒在地,身軀痙攣著爬不起來。

    失去一名副棋手之後,便如天柱傾崩,大地下陷。三分之一黑色山河倒卷而回,順著塌陷處一泄如注。

    顏喬喬雙手舞出了殘影,一枚枚黑棋落向棋盤,力挽狂瀾。

    秦妙有冷笑著,繼續靈氣外放于棋子上,攻擊顏喬喬後方。

    孟安晴與蔣七八的臉色白得更加駭人,二人身軀如篩糠一般打顫,手腳不自覺地痙攣。

    蔣七八甚至翻起了白眼,生怕自己松手,干脆將微豐的身軀整個壓上了棋盤。

    “就,你,特麼能死這?”汗濕的額發下抬起一雙眼,隔著河山,盯向對面的趙晨風,“顏喬、喬,上!”

    孟安晴咬破了唇角,堅定地沖著顏喬喬點頭︰“喬喬,上!我們,不輸!”

    “夫子……”有同窗看不下去,遲疑地問,“秦妙有是作弊吧?”

    徐夫子微笑著拂了拂須︰“戰場只有輸贏,沒有作弊。”

    顏喬喬抿緊唇,心髒“怦怦”亂跳。

    身後二人已搖搖欲墜,大顆大顆的汗珠灑落棋盤,牙齒咬得咯咯響,骨頭也在吱吱晃。

    顏喬喬抬眸,與秦妙有對上了視線。

    這一瞬間,她讀懂了秦妙有不惜一切也要獲勝的決心——尊嚴、臉面、勝負欲。

    靈氣一道道擊向孟安晴與蔣七八。

    顏喬喬仿佛回到了前世。

    最初她與韓崢對弈之時,也如此刻一般無力。

    “認輸吧,顏喬喬。”秦妙有一字一頓。

    “你贏不了我,夫人。”韓崢也是這麼說。

    顏喬喬的心髒跳得更快,血液沸騰,不斷擲出黑子的指尖微微輕顫。

    先天之境,靈氣外放。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靈氣在經脈中鼓噪喧囂,伴著劇烈的心跳,它們震蕩、再震蕩,一股大勢,終于生成!

    棋盤忽地猛然一顫。

    竟是龍靈蘭回來了,揚手重新摁住了棋盤!

    她顫抖著雙腿和雙臂,抬起一張蒼白的臉,細長的媚眼中迸出精光︰“顏喬喬,上!”

    顏喬喬!上!

    上!

    “上了!”

    顏喬喬陡然冷喝,雙手各執兩枚棋子,鎮向棋盤!



伊莉小說網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最新章節

 ** 作者︰青花燃所寫的《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