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9章 邪神之諭
作者︰青花燃 下載︰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TXT下載
    在顏喬喬的想象中, 西梁國最著名的血祭場所金血台,應當是一座陰森的、暗沉的、鮮血凝固在黑色巨石上的大祭壇。

    不曾想,眼前竟是一座層疊恢宏的黃金台。

    陽光下,金燦燦的台體每一處都折射出富貴逼人的光芒。

    不僅瓖金, 台層之間還精心嵌滿了彩色寶石, 倘若將這金血台縮小數萬倍, 那便是墓葬品中偶爾得見的七寶玲瓏黃金台模樣。

    只盯了片刻, 顏喬喬便有些眼花繚亂,雙眸泛起陣陣綠光。

    這是一座金山啊。

    視線恍惚一轉, 發現前來西梁尋藥的冰壺仍未離開。

    難不成她的藥在金血台?進了金血台,她又如何全身而退?

    思忖間, 見領隊在前方揮了揮手,示意眾人跟上。

    顏喬喬感覺到攬在肩頭的大手微微緊了緊五指, 護著她走進前方這座吞人不吐骨頭的金色巨台。

    左右兩旁, 護衛身披金甲, 手執金矛。

    腳下是一塊塊雕刻著華美圖案的金磚,走上幾步,顏喬喬便有些腿軟。

    她們青州地處偏遠,窮啊。

    每次送來的銀子總是不那麼夠用,到了最後幾日,緊緊巴巴, 捉襟見肘,盼青州來人盼得眼冒綠光。

    環顧一圈,只見從四壁到穹頂,處處瓖金嵌玉。

    千萬盞金燈層層疊疊, 金血台內部華光璀璨, 竟是蓋過了外頭的艷陽。

    公良瑾感覺到她呼吸有些亂, 攬在她肩頭的手指默默握緊,給她安慰。

    “趙玉堇……”她恍惚道,“好想搬磚。”

    公良瑾︰“……”

    *

    一層台體最是廣闊。

    三根通天琉璃巨柱貫穿台體上下,望著去勢,當是直通台頂。

    琉璃柱亦是剔透的淡金色,柱體內嵌滿金燈,灑下千重影。

    此情此景,讓書生們連詩也作不出,滿心滿眼只余阿堵物。

    兩名臉上畫滿金妝的棕膚侍女引著一行人,穿過金碧輝煌的大殿,踏入一間偏室。

    說是偏室,其實內里擺設裝飾完全是皇家規格。

    冰壺唇畔噙了一絲冷笑,嘴唇不動,低聲對顏喬喬道︰“西梁財富,十有八、九在金血台,另外一二成供養王公貴族。”

    “平民呢?”顏喬喬下意識問道。

    冰壺哼道︰“不過是被人用金匙子刮骨吸髓的牲畜罷了。你看看這里,看看這些財富……呵,西部瞳,你等著吧!”

    顏喬喬眨了眨眼楮。

    莫非……冰壺竟是友軍?

    二十余名畫金妝、穿金紗的侍女魚貫而入,在左右兩旁鋪下一塊塊紫金厚毯。旋即,另一列侍女端來金色月形食碟,逐一擺放在紫金厚毯前方。

    “坐坐坐。”領隊愉快地走到上首,盤腿坐下,取面前的冒著熱騰騰白氣的布團擦了擦手,然後抓起月碟中的食物大快朵頤,“隨便吃!這可都是國中吃不到的美味!”

    輕車熟路的樣子,不知賣過多少人命。

    眾人環視四周不見貴族老爺在“視察”,便也跟著落坐,好奇地觀察面前的食碟。

    “用手直接抓著吃,這邊就是這樣。”領隊拿起一只金碟,並起兩指,從碟中剜出半透明的白色膏脂,嘗了一口,拍膝叫好,“黃金沙蟹的肥膏,等閑吃不著!今日算你們有口福了,這斷……”

    得意忘形,險些說出了斷頭飯三個字。

    他及時收了聲。

    周遭似是刮起一股陰風,只見立在四壁下的金妝侍女齊齊盯向他,在他住口之後,又齊齊恭順地垂下眉眼。

    領隊訕笑︰“這段路上,大伙都辛苦了,來來來,多吃些!”

    隨著他掏取白色膏脂的動作,鮮甜無比的腥香便溢滿了整間華貴偏室。

    有人有樣學樣地跟著他用濕布揩了手,然後拿起面前的膏脂來。

    一開始用手抓食物還有些不習慣,等到嘗了兩口鮮美白膏之後,立刻雙目放光,吃得舔手。

    顏喬喬與公良瑾自然不會動金血台的食物。

    少時,侍女們陰惻惻的目光便向他們飄過來,觸到這些毫無人類感情的視線,顏喬喬心頭大跳,清晰地感覺到了不祥的威壓。

    領隊趕緊抬了抬雙手,出聲解釋道︰“這對小夫妻嘴刁,一路都是這樣,沒別的意思!”

    侍女又將視線移走。

    顏喬喬悄悄望向公良瑾,用眼神問他,‘這些是血邪?’

    他長睫微垂,半掩眸光,探過一只如玉如竹的手,在她面前輕輕一晃。

    掌心竟是那塊從韓崢偽身那里射來的血玉骨令。

    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周遭的血邪。

    此刻,血玉骨令微微震動,內里如有血雲游走——這就意味著周圍有血邪存在。

    顏喬喬輕輕吸一口氣,只覺後背隱隱發寒。

    畢竟,她身後便直直杵著兩個金妝侍女。

    公良瑾手再一晃,不知將那血玉骨令收到了哪里。

    車隊出行之前,領隊曾讓人搜過眾人的身,卻未能搜出公良瑾身上的骨令。

    顏喬喬看不穿公良瑾的藏物手法,只知道除了血玉骨令之外,他身上還帶著些別的東西。

    她並不覺得稀奇,畢竟在她心目中,殿下自始至終都是神仙。

    “吃吃吃!”領隊像主人一樣招呼眾人。

    眾人陸陸續續拿起了面前的吃食,努力克服心理障礙,試著用手在食物上比劃。

    冰壺低低笑了下,道︰“放心吃就是了,沒毒。國師比誰都怕我們不干淨!”

    這倒是實在話。

    西部瞳傷重,本就是需要替換清潔的血液來治傷保命,自然不可能給血奴下毒。

    聞言,站在冰壺身後的侍女陡然開口︰“禁止議論國師大人。”

    嗓音粗嘎,竟不是“侍女”,而是男子。

    顏喬喬愕然,定楮細看。

    這一看便發現了端倪,周遭的金妝金紗“侍女”中,有近一半是長相清秀的男人,並非女子。

    看來,這些便是護衛在國師身側的血邪衛兵了。

    只能說國師很懂享受,一排排金色美人,可比五大三粗的侍衛養眼得多。

    “哦。”進入金血台之後,冰壺像是解開了禁-錮一般,眉梢眼角都帶著嘲諷,“那我不說你們大人,說面前這膏子可行?”

    “侍女”們又恢復了啞巴模樣。

    冰壺揚了揚手中金碟,抬起縴縴玉指,取出膏脂,置入一雙潤澤飽滿的豐唇之間。

    一面輕舐,一面笑道︰“蟹膏,便是公蟹的……膏,養人得很。若是母蟹,那殼中便是黃澄澄的卵膏。”

    顏喬喬眨了下眼楮,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太妙。

    果不其然,下一瞬,便見冰壺的桃花眼向她瞟了過來。

    一句陰陽怪氣的話語砸向顏喬喬︰“喜歡玉堇膏?哈。”

    顏喬喬︰“……?!”

    五雷轟頂,不過如此。

    她可憐兮兮地望向公良瑾。

    只見他微垂著眸,神色冷淡,八風不動。

    “不必理會。”他淡淡道。

    未盡之意便是,不必理會將死之人。

    *

    用過餐,領隊便心滿意足地離開偏室,將這十二名血奴交給了“侍女”們。

    兩列金紗“侍女”引著眾人,款款順著大殿旁側的金色台階向上攀登。

    顏喬喬一路不動聲色地觀察左右。

    “侍女”數量驚人,每一層樓台都有近百人,小部分在巡邏,大部分圍坐在三根琉璃金柱中央,手拉著手圍成圈,仰著頭望向台頂,搖頭晃腦地念著些不知什麼功效的異咒。

    這幕場景,莫名讓顏喬喬想起了琉璃塔中的顧京。

    “向神明祈禱。”冰壺語聲微嘲,“祈求神明降下神諭。”

    顏喬喬微微眯了眯眸。

    邪神?

    難道……顧京的詛咒借助了邪神的力量?

    可是這世上當真有邪神麼?

    思緒一轉,忽然記起了顏青從南越巫王那里摸來的“巫祖神諭”——【來年冬末,舉全族之力,以滅公良】

    巫祖?邪神?

    可憐的大夏沒有神?

    顏喬喬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冰壺,心中更覺此人神秘。

    她要給“檀郎”尋藥,卻一路來到金血台,眼看便要被送到國師面前,依舊不見她有逃跑的意思。她明明知道前方有什麼。

    開始攀登金階之後,滿腔興奮的撈金者們都不再說話了。

    交錯的腳步聲靜靜回蕩在黃金殿堂,階上時而遇到上下的金紗侍者,數量極多,防衛可謂密不透風。

    顏喬喬心中默默計算戰力,越算,越是大搖其頭。

    倘若想要硬闖進來行刺,那當真只有聖人才能做得到——攻下金血台,得是西梁滅國之戰。

    一國財富,十之八、九囤積于此。

    戰力也不遑多讓。

    她暗暗思忖著,再望周圍的富貴燦爛,眼前卻仿佛看到了一個個枯瘦如柴、無聲悲嚎的西梁百姓,看到了一灘灘從他們身上榨出的骨血。

    越往上,金紗侍者數量越多。聚在台中央念咒的聲響連成一片密密音浪,身處其中,身軀不自覺地微微搖晃,仿佛被血浪托舉一般。

    顏喬喬的心髒沉沉跳動,周身隱隱泛起厚密的戰栗。

    有戰意,也有恐懼。

    萬軍之中取敵首級也不過如此罷。

    黃金台體漸漸收縮,從殿體邊緣望出去,已快要望不見台下的西梁國都,只能望見遠處的高原和方柱石頭山。

    快到台頂了!

    自從進入西梁國都,處處便都是那股檀香混著脂粉香的味道,久聞不覺其臭,顏喬喬已有許久忘了這個味道。

    此刻,這股奇異的濃香卻再度撲面而來,叫人想忽略都無法做到。

    太濃了。仿佛伸手一抓,便能粘乎乎地抓個指縫流香。

    直覺告訴顏喬喬,目的地,到了。

    果然,踏上最後一列三丈寬的黃金台階之後,眼前再不是尋常的殿台。

    三根琉璃金柱到了盡頭,柱頂曲起,如蛇頸一般,彎曲著聚到台體正中,托盛一只頭蓋骨形狀的琉璃碗,碗中細細沸著金色溶液。

    台頂深處立著一方黃金台,台前垂落四面金紗帳。

    透過金紗,可見一張黃金榻。

    榻上盤膝坐著一人,身披大紅袍,赤發鋪到榻下。

    引路金紗侍者分列兩旁,靜靜垂首。

    顏喬喬不動聲色掃過一眼。周圍足有三十名金紗侍,立于四方密密地護衛著國師西部瞳。

    機會只在他吸血換血時。

    她深吸一口氣,摁住緊張的心跳,以防被周圍這些護法听去。

    到了此地,“撈金者”們也個個沒了聲息,只安安靜靜地站成一排,等待那黃金堆中的貴人發話。

    半晌。

    “嗯……”那赤發紅袍之人發出綿長的聲音,低低地,吟唱般道,“恐懼會讓氣味發酸,緊張會讓氣味發苦,都不是我喜歡的味道……只有吃飽喝足,懶洋洋,美滋滋的時候,最令人舒服啊……來,孩子們,將這些可愛的朋友帶過來看看。”

    顏喬喬緊張得指尖微微顫抖,心中將催動“夏濯”的術法一遍遍反復演練。

    正待上前之時,只見琉璃金柱頂上的骨碗忽然“咕嚕”一響,翻涌起金血波浪。

    霎那間,滿室金紗侍齊齊撲身向前,以額觸地,顫聲吟唱——

    “恭迎神諭!”

    顏喬喬︰“……?”

    來得這麼巧。



伊莉小說網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最新章節

 ** 作者︰青花燃所寫的《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