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71章 他的道意
作者︰青花燃 下載︰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TXT下載
    顏喬喬迷茫地注視著眼前這一切。

    不過一兩個呼吸之間, 國師西部瞳被殿下斬了首級,冰壺也化身修羅,撕得遍地血泊。

    思緒就像陷入了泥潭, 轉動極為緩慢。

    “修羅道”三個字如同一聲驚雷, 在她腦海中炸出一線清明。

    是冰壺。

    在邊陲軍鎮制造了滿牆血瀑的修羅道宗師,是冰壺。

    殿下封城查那一潭渾水, 耽誤了出城時機,于是冰壺屠了守軍強行出城,以保證計劃順利進行。

    守軍之死, 不是殿下做的。

    “我就知道您不會那樣。”她輕輕吐出一口氣, 沒頭沒尾地道。

    即便此刻形勢緊迫,公良瑾仍是因她的馬後炮而輕聲失笑。他牽著她走向台頂正中處的琉璃骨碗,隨口道︰“若就是我殺的呢?”

    他顯然知道她在說什麼。

    顏喬喬毫無節操地回道︰“那便是他們該死。”

    公良瑾︰“……”

    他算是看明白了, 她不是做忠臣的料, 而是渾然天成一奸佞。

    金階已傳來腳步聲。

    冰壺那邊, 金紗護法們起初被殺了個猝不及防, 死了三個人之後終于反應過來, 不再傻乎乎往刀口上撞, 而是結起防御陣,相互掩護,聯手圍殺修羅道宗師。

    雙拳難敵四手,冰壺立刻陷入危局。

    她罵道︰“你們國師都被那對小夫妻弄死了,還圍我作甚!”

    遺憾的是,護法們最後收到的命令是殺死瀆神者, 奪回神諭。任務未完成之前, 他們根本不理會國師是死是活。

    連續幾次硬踫硬, 冰壺身上黑霧四濺, 險象環生。

    顏喬喬心髒“怦怦”亂跳,余光瞥見,金階方向已露出了幾蓬卷曲的發頂。

    巡邏隊就要上來了!

    公良瑾依舊不疾不徐。他不知從哪里取出一只細長的白瓶,揚手將其置于琉璃骨碗上方,五指一並,將瓶身捏碎。

    “嘩啦——”

    只見瓶中泄出浮游般的白霧狀奇異溶液,落入琉璃碗。

    剎那間,如金珠墜水,悶悶濺起涌浪。再一霎,白焰沉沉灼燃,順著彎曲的琉璃蛇頸傾泄而下,落下那三根通天貫地的琉璃金柱之中!

    這一幕何其眼熟。

    當初顧京的琉璃塔傾崩,便是因為這白熾的邪物幽磷進入琉璃塔身,遇火沉熾如流星,轟然墜落,令整個琉璃體分崩離析。

    “嗡——”

    三根琉璃金柱雖未承重,卻是這座金血台的主體部分。

    白熾流星墜下,天地色變,白慘慘的光芒旋散流轉,透出金血台,照亮四方景象。

    “砰——鐺啷啷!”

    下一層台體中的琉璃金柱炸成了金白交織的漫天碎屑。

    巡邏隊剛要露頭,便被這場變故驚呆。

    隆隆震顫一路往下,轟轟如驚雷滾過山坳。

    眾人分神的瞬間,冰壺一掠而起,長甲如刀,嵌入牆體上的黃金裝飾,如蜘蛛一般將身軀倒掛在高處,手一揚,金赤的神諭卷軸閃著微光,拋向顏喬喬。

    “神諭在那!”冰壺禍水東引。

    立刻便有十數名金紗護法轉身撲來。

    趁著這片刻空檔,冰壺騰身一躍,直直落到了身首分離的國師西部瞳面前。

    蹲下,哂笑。

    “你居然死在別人手上。”冰壺根本不在意身後追來的護法,輕聲對著西部瞳的尸身哼笑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敢趁著檀郎傷重時出手偷襲?如今可好,被檀郎打成這樣,竟叫區區一個修羅道小宗師斬了腦袋,你虧是不虧啊?”

    顏喬喬心頭驚跳。

    听這話中之意,西部瞳與她口中的“檀郎”先前便狠狠斗過一場,以致虛弱至此。

    所以西部瞳不是因為邪血湮滅而傷?那麼,被金火燒滅數百邪血以致身受重傷的血邪大宗師是……

    顏喬喬後背生寒。

    此刻,台頂的金紗護法一分為二,一半撲向冰壺,另一半追著飛在半空的神諭,朝顏喬喬與公良瑾沖殺過來。

    “沒關系。”冰壺仍在對西部瞳的尸身說話,“待檀郎吞了你,便能恢復大半實力。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檀郎會給你報仇的。”

    說著,她單手掩著胸口,抻直了脖頸開始嘔吐。

    只見黑血如瀑,自她口中傾泄而出,如蛇一般,卷曲著、尖嘯著,沖向地上的尸身。

    而在冰壺身後,十余名金紗護法已撲殺上前,襲向她毫無防備的身軀。

    冰壺紋絲不動,仿佛胸有成竹。

    只見,僵在一旁多時的“撈金者”們忽然便動了起來。

    一個接一個,身軀重重發顫,再抬頭,眸中只剩一片烏黑,再無眼白。

    面龐上炸滿黑色血紋,十指探出漆黑長甲,形貌駭人之極。

    血邪!

    “呵……”九名血邪喉嚨中滾動起獸般的低吼,俯身,撲殺上前,擋下襲向冰壺的金紗護法,與他們戰作一團。

    冰壺毫無阻礙地吐盡黑血,那黑血凝如狡蛇,蛇頭鑽入西部瞳七竅,蛇尾刺入他的身軀,大肆吸食殘留的邪血——修習血邪之道,功力盡在滿身邪血之中。

    此情此景,當真令人遍體生寒。

    原來,這才是冰壺真正的後手——倘若沒有顏喬喬和公良瑾“搗亂”的話,西部瞳在擊殺那兩名叛變的護法之後,便會急急抓這些新鮮血食來吸血,正好落入冰壺的圈套——同行的“撈金者”們,早已染上邪血,成為冰壺的爪牙。

    “我就說不能吃她的東西吧!”事後諸葛顏喬喬感慨萬分。

    公良瑾低低笑著,抬眸,望向那一卷直直落下的“神諭”。

    十數名金紗護法追著神諭,即將沖到面前。

    顏喬喬身軀微顫,有緊張、有興奮、亦有難言的恐懼和戰意。

    “那才是,戕害我大夏百姓的邪道大宗師!”她看著冰壺吐出的黑血,顫聲道。

    “對。”公良瑾認真開口,“看你的本事了。”

    “嗯嗯!”她重重點頭。

    腰間一緊,力量感十足的大手再一次抓住她,騰身掠起。

    她的心跳響若驚雷,周身熱血涌動。

    只見公良瑾廣袖微揚,手一探,抓住半空落過來的神諭,隨手擲出金血台。

    “刷——”

    飛身上前的金紗護法齊齊一怔,望著那道掠出金血台外的殘影,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顏喬喬的靈氣已沸騰到了極致。

    掌心涌動著熾烈如火的“夏濯”,她將手掌貼在公良瑾後心,毫無保留地將自己靈氣盡數灌注。

    驕陽似火,乾坤朗朗,滌蕩世間一切污濁!

    她清晰地感應到了一股強勢的、清正的、霸道的共鳴。

    戰意沖天,王道無疆。

    只見廣袖飛揚,公良瑾反手一招,掌中竟生生凝出一柄純黑的王劍。

    它不是實物,而是能夠吞噬光線的恐怖力量。

    “上了。”

    腰間的大手驟然一緊,帶著她,大步踏前。

    “嗡——”

    黑劍所經之處,空氣劇烈震蕩。

    只那所向披靡的氣勢,遙遙便將攔路的金紗護法震退數丈。

    公良瑾看似不疾不徐,實則晃眼即至強敵面前。

    冰壺站了起來。雙手往身前一叉,周身燃起血煞黑霧,嘶聲尖嘯著,直直撲殺上來。

    公良瑾出劍。

    低沉的威壓震出道道純黑波紋,黑暗森嚴的氣勢令人心頭駭然。

    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冰壺如刀般的黑色利甲一觸劍身,便開始寸寸崩潰。

    公良瑾腳步不停,錯身之際,長劍一蕩。

    冰壺的身軀如斷線風箏般倒飛,摔在黃金地磚上,口中噴出黑色血霧。

    “檀郎——”她哀淒地尖叫。

    只見鑽入西部瞳身軀中的黑血長蛇微微一震。

    來不及將尸身吞噬,只能匆匆鑽出。

    黑血扭曲擰絞,瞬間便化出了一個男人的形狀。五官俱由黑血凝成,身材清清瘦瘦。

    乍一看,倒當真有幾分玉樹臨風的神采。

    他張大了“口”,發出無聲的淒厲咆哮。

    霎那間,周遭一切隱隱震蕩,一圈圈血般的波紋擴散,如實質般,與公良瑾散發的威壓重重相撞!

    顏喬喬胸口仿佛挨了一拳,悶悶的血腥味道霎時涌入喉頭。

    她絲毫未生退避之意,全力催動靈氣,熾烈赤焰噴薄而出,將王之道意盡數點燃!

    “錚嗡——”

    黑劍反手一震,戰焰凝為實質,公良瑾錯身而上,揮劍直斬黑血檀!

    他步伐極穩,電光火石般交錯、出劍。

    每一劍斬在那黑血之上,都會激起一陣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恐怖尖嘯。

    王劍之焰蕩過,黑血如同浮冰落入沸水,“吱吱”被蒸騰殆盡。

    黑血迅速縮小,像一道晃動的影子,飛速融化消失。

    顏喬喬的靈氣瘋狂消耗,幾息之後,便覺眼窩冰冷,腦海如被萬千寒針鑽刺。

    她死死咬住唇,將周身經脈中的靈氣盡數傾榨而出,全無保留。

    經脈陣陣抽搐刺痛,痛感深入骨髓。

    “錚——”

    最後一次錯身,純黑王劍已在潰散。

    最後的黑焰如火蝶一般,一寸一寸,蕩出炫美至極的黑色火光。

    虛影般的王劍一斬而過。

    “呀啊啊啊啊——”

    “檀郎!!!”

    黑血身首分離,濺落滿地。

    “嘩啦啦。”

    顏喬喬靈氣耗盡,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綿軟軟地跌進公良瑾懷中。

    冰壺瞳仁震顫,口中喃喃︰“你根本不是修……”

    公良瑾並未讓她將話說完。

    並指為刀,一刀斬落美人首。



伊莉小說網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 | 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最新章節

 ** 作者︰青花燃所寫的《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她和白月光男神HE[重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