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25章 泳池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所幸, 這個時間沒什麼人。

    藺洲抱著人一走出去,就很快地上了外面等著的車。他剛才就為防萬一,按了光腦, 讓車自動駕駛過來候著。所以,一出來就及時上車, 沒有被人看到。

    後座很寬敞, 即便是坐三個成年男性, 都綽綽有余。

    或許是因為上來得急,藺洲不是把人先放到座位上,自己再坐下, 而是就著打橫抱人的姿勢,直接進了車里。這樣一來,顧瑜自然就坐在了藺洲的大腿上。

    感覺有點奇怪別扭。

    顧瑜從來沒試過和別人貼得那麼近。雖然直男間無所顧忌,騷起來連gay都自愧不如, 行為十分出格,但因為顧瑜以前都在埋頭學習, 其他人就不敢鬧他。

    顧瑜猶豫一會, 手撐著沙發,試圖從藺洲腿上下來, 不太熟練地移到旁邊去。畢竟剛覺醒, 魚尾巴不好控制, 而且這不是在水里。

    藺洲察覺到了,直接伸手將他抱起來, 放到沙發上。

    “麻煩了, 謝謝您。”

    顧瑜客氣道謝。

    這樣的態度其實很尋常, 是很多人面對藺洲時的敬仰, 尊稱您, 但藺洲听到不禁抿了抿唇,想起了之前顧瑜對待他的精神體的態度,異常親昵。

    藺洲下了指令,車子自動駕駛離開學校。

    車里一陣沉默。

    低沉的聲音打破了安靜。

    “干嗎?”

    顧瑜听到聲音,愣了一下,轉頭就看到藺洲指著他的魚尾。

    “有點。”

    顧瑜點了點頭,以為藺洲會給他遞一瓶水,卻沒想到他直接從旁邊拿出一件衣服,然後擰開一瓶礦泉水,手臂肌肉線條起伏,十分吸楮。

    顧瑜看著他把水倒在衣服上,浸濕透了,再拿來包裹住魚尾巴。

    動作自然無比,讓顧瑜都忘了拒絕,就這麼接受了對方的幫忙。

    藺洲看著高冷凶猛,卻意外的細心,照顧到了整條魚尾,裹得很好,不會輕易散開,讓魚尾都得到了水的滋潤。

    他說︰“這是我的外套,先將就著用。”

    顧瑜看到受人敬仰的藺中將低頭幫自己裹魚尾,有點不好意思,想說自己來,結果他很快就弄好了,臉冷冷的,氣場太強,顧瑜一時都沒敢拒絕。

    “謝謝,其實用我的……”

    顧瑜想說用自己的衣服就可以了,但偏頭看過去,立刻閉嘴咽了回去。因為他發現自己撕裂成兩半的褲子就在藺洲身邊,里面還半裹著同樣裂了的內褲,露出一點邊角。相當社死,更別說那還是藺洲幫他拿上車的。

    他這次出門沒帶背包,想收起來也沒辦法。現在突然提出來收拾,也只會更尷尬,他只好無視裝沒看到。反正已經爛了,肯定會像垃圾一樣扔掉。

    于是,顧瑜再次沉默下來。

    不得不說,魚尾巴有了水分潤濕之後,果然舒服了很多,像是泡在溫泉池里,渾身的毛孔都張開了,讓人十分放松。

    慢慢的,顧瑜半眯著眼,懶懶地靠著沙發背,一副隨時都要睡著的樣子。魚尾巴因為舒服,悠閑地動了兩下,尾鰭就像是一把半透明的扇子,薄如蟬翼,很漂亮的淺藍色,甚至泛著點點碎光。

    魚尾晃動的時候,不經意間踫到了藺洲放在腿側的手臂,輕輕擦過,宛如羽毛撓著,觸感滑膩細嫩,激起些許難耐的癢意。

    藺洲面無表情,被踫到的手卻不自覺僵硬握緊,手背青筋隱隱凸起,似在隱忍什麼,卻又很奇怪的,沒有避開魚尾的觸踫。

    顧瑜對自己不听話的尾巴做的事毫不知情,放松下來之後,困意席卷,他閉上眼楮,就身體斜歪靠在車門上,很快睡著了。

    一點都不像是在陌生的車上,在不認識的人面前,放心得過分。

    魚尾也隨著他睡著,稍微消停下來,乖巧地垂在沙發邊緣,不再亂晃。

    藺洲听到平緩的呼吸聲,偏頭看了過去,眼底閃過一絲意外和古怪。

    就這麼睡著了?

    他們算是沒見過面的陌生人吧?那麼信任他?不擔心自己有什麼不良目的?

    是因為旁邊的人是他,還是對誰都這麼不設防?

    藺洲定定地看了他的睡顏一會,發現他和在家里的樣子差不多,都是懶洋洋地癱著,像條咸魚一樣。頭靠著車門,臉頰被擠壓得有些變形嘟起,透著粉白的漂亮顏色,濃密卷翹的長睫乖乖垂著,睡得很放肆,仿佛童話故事里不諳世事的人魚小王子。

    看得出神時,魚尾巴突然一甩,拍打在藺洲的手臂上,痛意襲來,迅速浮起一道紅痕。力道可一點都不小。

    藺洲微愣,隨即眼底閃過一絲淺淡的笑意。除去精神體的接觸,第一次見面的生疏距離感被這一下瞬間打散,他又感覺到了之前的熟悉親近。

    接下來,車依舊往前行駛,車內安靜,但沒有了尷尬的氣氛,而是安靜的和諧。

    藺洲坐得筆直,低頭在光腦上按了幾下,下達指令。

    沒過太久,車就在一座別墅前停了下來。

    顧瑜並沒有睡得太沉,隱約感覺到了地方,便睜開眼,往窗外看去,有些茫然,“……這是哪?”

    “我家。”藺洲下了車,繞到了另一側,打開顧瑜那邊的車門。他們一個站著,一個坐著,形成了不小的高度差距,顧瑜只能仰頭,而藺洲高大的身體嚴嚴實實地擋住了外面的光線,將顧瑜籠罩在身下的陰影里,逆著光看不清表情,很有壓迫感。

    如果眼前不是藺洲,出了名的英雄藺中將,顧瑜真會有種被變態拐回家的危險感。

    顧瑜剛睡醒,本就有點迷糊,听到這更困惑,“我們……不是去覺醒者機構嗎?”

    藺洲解釋︰“你是第一個覺醒成人魚的,比較特殊,需要去基地檢測,距離比較遠,你會缺水,所以就近先來這里,明天我再送你過去。”

    顧瑜理解了,點點頭,沒有意見。

    藺洲垂眸看著他,微微俯身,“我抱你進去?”

    顧瑜想都不想,就朝他伸手,順勢摟住他的脖子,“麻煩您了。”

    現在他這模樣,也不可能自己走路,自然就只有被抱進去一個方法。而且,剛才藺洲已經抱過他了,也沒什麼好介意的。他倒是有點意外藺洲還特意問一句,有涵養風度,不像臉上表現出來的那麼高冷不好接近。

    他這麼想著,並未發現,在他摟上去時,藺洲一瞬間的僵硬,然後又立刻恢復如常,彎腰把人魚從車里抱了出來。

    尾鰭微微翹起,擦過藺洲的手臂,留下一道淺淺的濕痕。

    顧瑜的手扶著藺洲的肩膀,能明顯感覺到硬邦邦的肌肉,視線不自覺就落在上面,描摹那硬挺有力的線條,有點想捏一下。

    早就想畫的人近在眼前,身材比在照片上看到的還要好,褪去了青澀,變得更加成熟結實,硬挺有力,比例簡直完美。怎麼可能不心動想要這個模特。

    別墅內的仿生機器人發現先生到家了,立刻開門前來迎接。

    管家難得見到先生回來,這次竟然還看見先生帶了人……人魚回來,很快就反應過來游泳池清洗換水的吩咐是為了誰準備的。

    “先生,歡迎回家,游泳池已經準備好了。”

    他伸手想幫忙,但藺洲直接抱著顧瑜走了過去,剩下機器人手舉著空氣,疑惑歪頭。

    顧瑜回頭看去,對別人家里的管家有些好奇,不過,他還是更習慣和喜歡自己的管家。

    想到這,他就想起來,自己今天不回家,要跟管家說一聲,不用準備晚飯,還有照顧球球的事。

    這事沒什麼需要避著人的,藺洲把他放進泳池里,他認真道謝,然後就按了一下光腦,給管家指令。

    正準備離開的藺洲自然也听到了,向前走的動作都微不可察地頓了一下。

    “小主人,我沒有找到球球。”

    顧瑜皺眉,“是又藏在哪個角落了嗎?”

    管家查監控,讓機器人把別墅內每一個角落都找了一遍,但依然沒有貓的蹤跡。

    顧瑜不禁面露焦急,想回家去找貓。

    這時,藺洲卻回頭看向他,忽然開口︰“我知道你的貓在哪里。”

    顧瑜猛地抬頭,下意識身體前傾,雙手扒拉著泳池邊緣,追問︰“在哪里?您怎麼知道?”

    藺洲沒有立刻回答,但下一秒,他身後走出來一只黑色的貓,金色豎瞳,毛發光滑漂亮,步伐優雅,看起來高傲又神秘。

    顧瑜愣住,“球球為什麼會在這?”

    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

    藺洲彎腰抱起了黑貓,擁在懷里,瞬間,貓周身閃爍起細碎的光芒,變成半透明,一下消失在藺洲的懷里,和他融為了一體。

    “它是我的精神體。”

    藺洲抿唇,平靜解釋。

    顧瑜看著,卻有種自己的貓被吃掉了的恍惚感。

    他那麼大一只貓,就這麼沒了?說沒就沒了?!

    精神體是什麼?他的貓還能回來嗎?

    顧瑜瞪圓了一雙眼楮,顯然不敢置信。

    “我幾個月前,因為精神領域混亂,導致精神體逃逸,它意外去了你那里,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我的傷才好得這麼快。”

    藺洲聲音放緩,耐心解釋道謝。

    可顧瑜並不想要道謝,只想要貓。

    “所以,球球以後就不是我的貓,我不能養了?”

    藺洲一時沉默,並沒有回答。

    顧瑜卻已經從中得到了答案,難過地松手,轉身游到泳池底部,找了個角落,團起魚尾巴抱著,陷入了自閉。

    藺洲的游泳池十分寬敞,連通室內外,可以順著游到別墅外,在露天部分,欣賞日落日出,自高處俯瞰而下的景色,美不勝收。

    室內的泳池壁則是由透明的玻璃制成,所以,顧瑜沉入水底了,藺洲也能清楚看到那縮成一團的人魚身影。

    看起來可憐巴巴的。

    藺洲走到玻璃前,屈起手指,輕敲了一下,聲音不自覺放低了些,冷硬中隱約透著點難得一見的溫柔。

    “你晚飯想吃什麼?”

    過了兩秒,顧瑜才抬頭朝他看過去,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吃。

    藺洲點頭,似乎是知道了,然後就走了出去。

    顧瑜沒關注,不開心。雖然理智上能理解這情況,但情感上感覺就像是貓被偷了,郁悶得沒心情吃飯。

    半個多小時後,藺洲又回來了,手里端著飯菜,身後跟著一個機器人,也端著飯菜。

    他走上台階,在泳池旁邊支了個桌子,將飯菜放在上面。

    顧瑜坐在水底,水的浮力讓他身上的T恤晃動揚起,露出一截白皙勁瘦的腰。

    可能是覺醒了的原因,顧瑜的五感變得很靈敏,在水里也能聞到岸上食物濃郁的香味。

    紅燒魚,糖醋里脊,水煮魚片等等,都是顧瑜愛吃的菜,還是覺醒之後偏愛的魚。

    十分誘人。

    “吃嗎?”

    藺洲擺好飯菜,問他。

    沒有聞到香味還好,一聞到了,顧瑜就發現自己肚子很餓。他思索兩秒,覺得難過也不能虐待自己的身體,果斷游了上去,鑽出水面,雙手一撐,讓自己坐在了岸邊,魚尾巴則依舊浸在水里。

    “吃。”

    顧瑜干脆回答。

    藺洲原本要給他遞碗的,但一抬眼,就對上了顧瑜濕漉漉的身體。

    在水里泡著時不明顯,可一上岸了,就什麼都暴露得徹徹底底。陽光般耀眼的金發軟軟地耷拉著,往下滴著水,滾珠般滑過臉側鎖骨,這倒還是其次,關鍵是他身上的白T,濕透之後黏在身上,身材線條盡顯,甚至半透明,透出隱約的肉色。

    藺洲目光凝住,拿著碗的手控制不住用力,竟把碗捏出了裂痕。覺醒者的力量超出常人很多,但除了剛覺醒時還不適應,一般都能熟練控制力道,尤其藺洲天賦好,很快就度過了這個時期。現在這樣,倒像是突然變回成失控的青澀少年。

    顧瑜也發現了,身上滴著水不方便吃飯,就問︰“有……”

    浴巾兩個字還沒說出來,藺洲就已經命令機器人去拿,語速還有點急。

    顧瑜接過浴巾之後,很自然就把T恤給脫了,濕透了黏著很不舒服。因為待會又要泡回水里,他就只是隨便擦了一下頭發,不滴水就行。

    擦完頭發,又擦了一下上半身後,他朝藺洲笑了一下,說謝謝,低頭開始吃飯。

    因為顧瑜是坐在池邊的,藺洲調節桌子的高度也配合了他,就有點小矮桌的感覺,要盤腿坐在地上吃。

    藺洲以前參戰時,什麼惡劣的條件都遇到過,自然不會在意這點小事,但此時,他卻身體僵硬,有些不自在。

    因為在他身側不到一臂的距離,顧瑜光著上半身,無所顧忌,津津有味地吃著魚肉,嘴角沾了汁,就無意識地舔一下,唇瓣泛著水光。

    藺洲都不需要特意去看,眼角的余光就能輕松看到雪白皮膚上的一抹粉色。

    通過精神體貓的視角看過,但怎麼也不及他本人直接看到,來得刺激人。

    藺洲移開視線,垂眼專心吃飯,因為常年養成的習慣,他很快就吃完了。一旁顧瑜卻還在慢吞吞地吃魚,嘴唇抿著,舌尖一頂,將魚刺吐了出來。

    藺洲看了一眼,就低頭看起了自己的光腦,不知在做什麼。

    晚飯的菜雖然不如家里的機器人做得完美合口味,但都是顧瑜喜歡吃的,味道也很不錯,所以他吃得很滿足。美食果然治愈人,吃飽之後,心情也好了一點。

    不過,藺洲又怎麼會知道他喜歡吃什麼?

    顧瑜想到了什麼,心里一緊,忍不住問︰“藺中將,精神體和您是怎樣的關系?貓經歷的事情,您也會看到嗎?”

    藺洲心跳突然加快,涌起幾分心虛,猶豫一秒後,他不動聲色說︰“不會,精神體算是領域的具現化,擁有自己的獨立性格。”

    他和顧瑜平靜對視著,神色淡定,毫無躲閃,任誰也看不出他在撒謊,但他垂在身側的手指卻忍不住微微勾起。

    顧瑜相信了,松了口氣。這樣說來,球球只是一只貓,至多形態特殊點,並不是人類。如果藺洲和貓感官相通,什麼都知道,那真是大型社死現場。

    “謝謝您的招待,很好吃。”

    顧瑜笑著道謝。

    藺洲就說︰“不用一直道謝,也不用敬稱。我只是順手幫你,跟你一樣,是個普通人。”

    看他認真的樣子,並非客套,顧瑜就也不糾結這些,點頭應了。

    機器人過來,把碗碟收拾了拿去清洗。

    藺洲卻沒有走,而是坐在游泳池附近,眼前懸浮著一扇光屏,滑著看,可能在處理事情。

    顧瑜有些疑惑他為什麼不去書房,但這是別人的房子,當然別人想待在哪里都可以。

    脫了T恤泡在泳池里,沒有了布料阻礙,顧瑜在水里游得很舒服自在,對不听話的魚尾也慢慢適應起來,有了點那是身體一部分的感覺,可以靈活自如劃開水,一下就游出去很遠。

    不需要想著用魚尾巴應該怎麼游,一切都是身體的本能。他仿佛和水融為了一體,天生就生活在水里一樣。

    游了一會,顧瑜有些無聊,就打開光腦,在星網上隨便找了一部熱播的劇看。

    光腦防水,在泳池里也能照常使用。

    可看了一會,顧瑜根本看不進去,手指無意識就做出了擼貓的動作。

    才兩個多月,他就已經習慣了球球的陪伴,看劇的時候,沒有貓擼,總覺得缺了什麼,煩躁又郁悶。

    他轉頭,看向了不遠處坐著的藺洲。

    看了一眼,又看一眼。

    咸魚不甘。

    明明是他的貓,怎麼就成別人的了。

    說走就走,渣貓。

    藺洲身為軍人,洞察力很強,對視線敏銳,很容易就察覺到了,轉頭看了過去。顧瑜想裝作自己沒偷看他,移開視線都來不及,正好對視上。

    被本人抓到了,有點尷尬,但顧瑜愣了一瞬,很快就恢復淡定,沒有立刻躲閃視線,反而接著對視了幾秒,再若無其事地低頭,繼續看劇。

    藺洲微怔,隨即又將視線放回到光腦上,只是嘴角無意識上翹一點弧度,稍縱即逝。

    看不下劇,反正也被看到了,顧瑜想了想,干脆關了光腦,魚尾一甩,游了上去,因為要說的話有些難以啟齒,他沒有很直接地開口,而是慢吞吞地鑽出水面,只露出一雙純粹剔透的海藍色眼楮,偷瞄藺洲。

    魚尾在水下浮浮沉沉,尾鰭無意識地擺動起伏,像是一把輕盈薄透的扇子,也因此暴露了他糾結的心情。

    藺洲再次偏頭,看了過去。

    濕噠噠的小金毛,圓圓的眼楮濕潤透亮,手扒拉著泳池邊,露出細白的指尖,莫名像一只撒嬌的幼犬,過分可愛。

    一瞬間,藺洲像是被蠱惑了,下意識問︰“想要什麼?”

    那語氣,似乎不管顧瑜要什麼,他都會說好。

    顧瑜眼楮一亮,淺金色的睫毛顫了顫,蒙了層光暈似的,發光一樣耀眼,“我想rua一下你的精神體。”

    藺洲大概怎麼也沒想到,他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一時愣住,但再一想,也是情理之中。從零碎的畫面里,藺洲就看得出,顧瑜很喜歡那只貓,幾乎每時每刻都黏在一起。

    藺洲的沉默,在顧瑜看來,就是躊躇為難,可能要拒絕。

    顧瑜也猜到一點,精神體應該不是隨便能讓人踫的,可他意外養了球球那麼久,有點難接受。

    他探出水面,眼巴巴地看著藺洲,用出了平時對管家撒嬌賣乖的那一招,“求求你,就摸一下。”

    咸魚只要快樂,非常能屈能伸,只要能擼貓,求一下人不算什麼。

    原本就要點頭答應的藺洲頓住了,腦海里不自覺聯想起,不久前顧瑜對管家叫哥,拜托幫忙寫作業的畫面。

    他看著顧瑜,在等著什麼。

    但顧瑜不懂,以為這就是沉默拒絕的意思,有些失落地低頭,淺金色的頭發都像是變得暗淡了,就要向後一躺,浮在水面上做一條傷心的咸魚。

    “可以。”

    藺洲卻在這時,點頭答應了。

    顧瑜驚喜張嘴,一不小心的,就冒出了一串泡泡,向水面浮去,和魚吐泡泡一樣。

    笑得兩眼彎彎,顯而易見的開心。

    “謝謝,你真好。”

    雖然,藺洲很清楚他對智能管家也是這麼說的,但看到那燦爛真誠的笑容,還是忍不住一時晃神,被迷惑住了。

    一只黑貓憑空出現,金色瞳孔閃著幽光,長長的尾巴在空中一晃,看起來又凶又傲,不屑搭理人的高冷樣。但在看到顧瑜時,它立刻就喵了一聲,仿佛下一秒就要躺地露出肚皮撒嬌,軟乎乎的。任誰也想不到,這居然是藺中將的精神體。

    偏偏它在顧瑜面前就是這副模樣。

    藺洲眸光微閃,似乎有點看不下去。他開口說︰“加個聯系方式吧,以後方便交流,我會給你發些覺醒者需要了解的資料,有什麼不明白的也可以問我。”

    顧瑜本來都已經朝球球伸手了,听到這話,被轉移了注意,覺得確實有必要,就按開光腦,伸過去。

    加聯系方式的方法有很多種,恰好他們離得近,就選擇光腦踫一下的方法。

    水順著顧瑜的腕骨滑落,滴在了藺洲的掌心上。

    濕潤,微涼。

    很輕,卻有種極其微妙的酥癢。

    而且因為顧瑜伸手,傾身露出水面,藺洲再次不可避免地看到兩抹淺淡的粉色。

    眸色一暗,移開視線。

    成功加了好友後,顧瑜終于如願以償抱到了貓,低頭用臉蹭了蹭球球,愉快地握住貓爪子捏肉墊。如果不是藺洲在,他甚至還想埋肚皮吸貓,捏貓鈴鐺的。

    但精神體的主人在,這麼做又顯得有點變態,還是不做了。

    不過,也該慶幸他沒這麼做。

    他只是這樣將球球抱在懷里,面色平淡的藺洲就已經肌肉僵硬,手背青筋凸起了。精神體的五感和本人是相通的,貓能感受到的,他也同樣能感受到。

    但顧瑜不知道。

    說了摸一下的,但貓在眼前,怎麼可能忍得住只摸一下,那手感可是會讓人上癮的。

    他摸了一下,偷偷打量藺洲,發現他沒有收回精神體的意思,就得寸進尺,又擼了好幾下。

    能一如往常地擼貓,顧瑜特別滿足,還考慮到球球似乎有點怕水,沒抱貓到水里,而是趴在岸邊,單手托腮,笑著逗貓。

    明明是在別人家里,顧瑜卻不別扭,感覺和藺洲相處起來,像是沒有任何隔閡。兩人才第一次見面,卻跟已經認識了很久一樣,自然又親近。

    顧瑜忍不住懷疑,難道自己也有那什麼社交牛逼癥?

    他只是隨便一想,並沒有打算真的探究。

    球球實際也不怕水,跳進了泳池里,和他一起游泳。

    顧瑜躺在水面上看覺醒者資料時,它也在水面下擺動四只毛絨絨的爪子,很可愛地游過去,圍著顧瑜打轉,踫踫魚尾,或者窩在顧瑜頸側,蹭蹭撒嬌。

    藺洲抬頭,看到他悠哉放松的樣子,魚尾巴輕輕晃動,水從扇面滾落,流光溢彩。

    心里莫名閃過一種奇怪的錯覺。

    像是養了一個漂亮特別的寵物,獨屬于自己。

    看了一會,藺洲轉頭,離開泳池。

    穿過門。

    恰好就踫上了管家機器人。

    或者,更準確來說,是管家有事想問他。

    “先生,這衣服已經爛了,需要我拿去扔掉嗎?”

    機器人手上拿著的,是顧瑜撕爛了的褲子和……內褲。

    藺洲一僵,凝滯了兩秒,才說︰“……不用扔。”

    機器人對此感到不解。因為藺洲常年不在家,它的系統沒有及時更新到最新版本,比較老舊,有些時候就顯得不夠智能。

    好比現在。

    它在腦內一陣分析,得出的結果是——“先生是喜歡撕衣服嗎?那是否需要我加購一批這個牌子的衣服,以備不時之需?”

    說著,機器人面前浮著一扇光屏,上面顯示著購物車,數量很多的顧瑜同款褲子內褲,像是生怕先生不夠撕。

    藺洲︰“……不需要。”

    機器人憂心忡忡,真情實感地皺眉,“真的嗎?那先生要撕衣服的時候怎麼辦?我的職責就是讓先生的生活過得愉快,不管有什麼要求,我都不會覺得奇怪變態的。”即便這衣服是用來在床上撕的。

    被冠上有“變態愛好”的藺洲,不得不再次強調,“我不喜歡撕衣服。”

    “好的,先生。”機器人點頭,又問,“那這衣服要如何處理?”

    “先收起來。”藺洲開口吩咐,然後為免智能管家再次冒出什麼驚人之語,補充說,“放我房間,別多說什麼。”

    機器人乖乖閉嘴,但轉身離開的時候,很人性化地嘆了長長一口氣。

    藺洲︰“……”

    後來,天色晚了,藺洲將精神體收了回來。

    顧瑜沉入水底睡覺,睡到一半,魚尾還會無意識地擺動,不小心拍到自己。他迷迷糊糊驚醒,眯著眼看了一下,就把尾巴抱住,繼續睡。

    第二天清晨。

    藺洲推了一個代步工具過來,蛋殼形狀,里面裝滿了水。

    “吃過早餐,我們就去基地,可以嗎?”

    顧瑜點頭,沒有意見,甚至在藺洲過來時,很主動配合地伸手,被藺洲抱起來放進蛋殼里。

    他自如操控,去衛生間洗漱,然後又到餐桌旁,準備用餐。

    剛好看到藺洲端著菜從廚房出來的一幕。

    顧瑜︰“早餐是你做的?”

    藺洲點頭,“嗯。”

    顧瑜很驚訝,畢竟現在仿生人盛行,能幫忙解決生活中很多事,已經很少有人會親自下廚了。

    早餐是一碗牛肉面,看起來賣相普通,沒有大廚的精致擺盤,但真正吃起來,味道卻可以說是一絕,水平一點都不差。

    面條勁道,牛肉也細嫩多汁。

    顧瑜吃了一口,就想起了什麼,抬頭問︰“昨晚的晚飯也是你做的?”

    藺洲依舊點頭,順口說︰“我有空的時候,會下廚隨便做點吃的,可以放松解壓。”

    顧瑜不禁咋舌,這可不是隨便做做的水平,都能去當大廚了。

    他一邊吃著,一邊心中感慨。

    果然人不可貌相。

    藺中將看著就是個冷硬猛漢,實際卻喜歡下廚,有種很反差的感覺,不知該怎麼形容……爹咪?

    顧瑜想到這個詞,忍不住笑了一下。

    藺洲察覺到了,看過去,眼里似有疑惑。

    顧瑜立刻搖頭,“沒什麼,就是覺得你做的面很好吃,心情好。”

    眼里依然是一汪水盈盈的笑意,碎光浮動,襯得整個人都像是在發光。

    藺洲的目光在他身上停了兩秒,才低頭繼續吃。

    顧瑜則又偷看了兩眼,覺得藺洲穿著圍裙的樣子,有種獨特的魅力,讓他手癢,又想畫了。

    只是他們才剛認識,突然這麼說未免唐突。

    顧瑜忍了下來,想以後找個更好的時機問問藺洲願不願意當他的模特。

    準備出門要走的時候,顧瑜回頭看向別墅,對那個大游泳池還有點不舍,室內和露天的完美結合,能看到漂亮的風景。

    顧瑜隨口問了一句,“藺中將,你家泳池是誰設計的?我挺喜歡的,也想建一個。”

    藺洲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頓住,才說︰“……我把他推給你。”

    他剛才差點想說,顧瑜喜歡的話可以隨便用。但在開口前,突然反應過來這話的不妥,又咽了回去。

    除了精神體意外建立起來的聯系,其實他們並不熟。

    認識甚至不足十五個小時。

    他們去到別墅門口,車只要下指令,就可以折疊座椅,空出位置,讓顧瑜的代步工具輕松上車,並沒有任何不方便的地方,甚至不需要別人幫忙。

    藺洲看著他上車之後,也坐進車里,將目的地設置為覺醒者基地。

    距離有些遠,顧瑜今天又起床得比較早,剛上車沒多久,就困得趴在了蛋殼邊,臉被擠得微微變形,淺金色的縴長睫毛垂落下來。

    睡著的樣子,襯著蛋殼,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個蛋殼代步車是藺洲買的,還有長方體之類的普通形狀,也便宜得多,但下單時,藺洲不知怎麼的,就買了蛋殼的這個,還有點可惜,怎麼沒有貝殼形的。

    顧瑜睡了沒一會,可能是做了什麼夢。

    魚尾巴突然一甩,水花濺起。

    脖子和臉上都有水,顧瑜被驚醒了,人還有點懵,茫然地看了一圈周圍,又低頭看一眼自己的魚尾。

    再抬頭,發現藺洲的褲子上多了一團濕痕,還是接近大腿根的位置,有些尷尬。

    顧瑜︰“……抱歉,我不小心睡著了。”

    藺洲搖頭,拿了紙巾擦,神情很平淡,“沒事,剛覺醒的時候,身體需要大量能量供應,會比較嗜睡。”

    顧瑜這下不好意思睡了,听藺洲的語氣,沒有生氣,但也冷冷的。想也知道,一般人遇到這種事,不可能高興。

    但實際上,藺洲剛才看到他被魚尾巴嚇醒的時候,忍不住笑了,只是在他看過來時,下意識斂起了笑容。

    覺醒者基地佔地面積大,有著很多高科技建築,鱗次櫛比,守衛森嚴,只有擁有許可證的人才能通行。

    因為藺洲的身份,車進入門口時,都不需要檢查審核,直接就通過了。

    到了一棟研究大樓前。

    藺洲帶著顧瑜一起進去,沒想到,一下就被包圍了。

    “竟然真的是人魚!從來沒見過這種覺醒者!”

    “那不是傳說中的生物嗎?血液成分會不會和人類的不同?”

    “人魚會有什麼能力?快跟我來做個能力測試!”

    ……

    一眾研究員,男女老少皆有,先是被人魚的容貌美得晃了下神,隨即兩眼放光。

    顧瑜被團團包圍,一時都有點被驚到,不自覺向後退了退,背貼在蛋殼上,下意識朝在場唯一認識的藺洲看了一眼。

    藺洲大步上前,正要開口幫他解圍。

    但顧瑜先出聲了,看著眼前的研究員說︰“要不,你們一個一個來?反正我今天就是來做檢查的,不會跑。”

    他的聲音清朗悅耳,像是一汪干淨的泉水,還有點誘人的甜氣,令人心生向往。

    研究員們頓時冷靜下來了些,發現自己過于激動,都顯得有點變態嚇人了,跟影視里的狂熱反派似的,也虧得這個覺醒者脾氣好。

    研究員們不約而同站直,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瞬間變得理智平和,露出禮貌優雅的笑容,安排起了檢查流程,展現出自己的專業性,別嚇到這小孩。

    顧瑜就跟著他們一起去做檢查,因為他情況特殊,晚覺醒,還是唯一一條人魚,項目自然也比普通覺醒者詳細復雜,像是做了個細致的全身大檢查,還抽了好幾管血。

    全程,藺洲都陪著。

    顧瑜覺得沒必要,一位鼎鼎有名的中將跟在自己身後,像保鏢一樣,感覺真的很浪費他的時間。顧瑜說讓藺洲有事盡管去忙,自己一個人可以,但藺洲還是沒走。

    雖說做檢查不需要人陪,但有個認識的人在,感覺確實很不一樣,會安心很多。

    而且,因為藺洲盯著,研究員都收斂了不少,更加小心翼翼地對待稀有的人魚覺醒者。他們其實也沒有惡意,只是第一次見到特殊覺醒者,特別激動。

    兩個多小時下來,終于做完最後一個檢查,顧瑜收回刺痛的食指,下意識放進嘴里含著,嘗到了血腥味。

    藺洲走過來,遞給他一瓶飲料似的東西,包裝很簡單,沒有花哨的顏色。

    “這是給覺醒者喝的營養劑,覺醒後,你會需要攝入更多的能量。”

    顧瑜接過來,擰開就喝,原本做好了味道不妙的心理準備,卻沒想到,嘗了一口,發現竟然是草莓味的,更像是甜甜的果汁。

    眼楮一亮。

    是他喜歡的味道。

    顧瑜很快就喝完了,眯著眼,忍不住問︰“營養劑都是草莓味的?”

    藺洲答︰“還有其他口味,你可以換別的味道喝。”

    “不用,我覺得草莓味很好喝。這些營養劑要去哪里買?我想買多一些。”

    當果汁喝也好啊。

    藺洲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不用買,聯邦會直接給剛覺醒的小孩安排需要的量,喝少了,容易困倦無力,喝多了會流鼻血燥熱。”

    顧瑜有點可惜,“……噢,這樣。”

    檢查報告很快就出來了,不知藺洲和那些研究員說了什麼,最後來說結果的,只有藺洲一個人。

    不用面對一群人的問話了。

    顧瑜松了口氣。

    藺洲簡單說了一下,他雖然覺醒得晚,但身體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很健康。因為沒有先例經驗,人魚具體的能力並不清楚,需要慢慢摸索。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顧瑜的精神力很強,和藺洲一樣,是罕見的3S級,由此也可以推斷,人魚覺醒體攻擊力不弱,屬于猛獸類別。

    而蛋殼里的人魚容貌麗,擁有著蠱惑人心的魅力,皮膚雪白細嫩,宛如一團水豆腐,只要稍微用點力,都能捏壞,美麗又脆弱,怎麼看也不像是凶猛的存在。

    藺洲走過去,站定在顧瑜面前,距離有些近了。

    他說︰“你試著攻擊我。”

    顧瑜一愣,“攻擊你?”

    藺洲點頭︰“對,遵從你的本能,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顧瑜思索了一下,抬手就試探著揮過去。

    手指劃過了藺洲的臉,瞬間,他的下巴出現了一道顯眼的口子,流下了血。

    顧瑜驚訝又心虛,他明明沒用多大力,只是踫了一下。

    藺洲垂眼,抬手在下巴摸了一下,然後看到了指腹上沾到的血,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覺醒者的身體防御和恢復能力都比較強,藺洲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赤手空拳一般難以傷害到他,更別說輕輕一劃就讓他流血。

    顧瑜的攻擊力可能比他想象中更強。

    藺洲轉身拿了一個沉重的金屬塊過來,“你再試著對它劃一下,比剛才對我的力道還要重。”

    “哦。”顧瑜繼續測試,對著金屬劃下去。

    結果,那金屬竟然被劃開了一道深口,幾乎斷裂成兩半。

    顧瑜這下更震驚了,低頭好奇地看著自己的手,看起來明明和平時一樣,指甲也是圓圓彎彎的,並不尖銳,怎麼也不像是能切開堅硬金屬的利刃。

    “手給我看看。”藺洲低沉道。

    顧瑜沒怎麼猶豫,就伸手放在了他伸過來的掌心上。

    藺洲手指收攏,寬大的手掌比顧瑜的手大了一圈,很輕松就裹住了他整只手。

    顧瑜的手很漂亮,白皙修長,骨節分明,每一處指節都透著淡淡的粉色,捏著肉很軟,溫溫的,肌膚相貼的觸感十分鮮明。

    藺洲正在研究他的手,又摸又捏,輕揉過他的每一根手指,指尖,指縫,手心全都摸遍了,幾乎沒有放過任何一處地方。

    顧瑜沒有抗拒退縮,但就是感覺手有點癢,被捏得差點笑出聲。

    手指終于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然後,他被揉的手,就像是貓爪一樣,倏地露出了鋒利的尖爪,閃著寒光。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