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28章 天籟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藺洲走出房間後, 徑直去了隔壁,和研究團隊一起听顧瑜唱歌。

    他進門時,其他人都忍不住偷瞄。

    他們都看見了藺洲放出精神體, 交給顧瑜的一幕,震驚不已, 臉上的表情都有些難以控制, 但又因為藺洲的臉色冷, 不敢多看。

    精神體是覺醒者精神領域的具現化,極其重要,任誰都不敢隨意交給別人。有些感情很深的愛侶, 會互相交換精神體,增進兩人之間的親密度。但實際上,這份浪漫十分危險,若對方居心不良, 將輕易帶來致命的傷害。

    藺洲這舉動,簡直就是放任命脈到另一個人手上。

    研究員不敢置信, 感覺自己仿佛錯過了好幾十集的劇情。他們不是才剛認識嗎?怎麼關系就已經那麼親密了?而且那個人還是藺洲, 出了名的戰斗機器,像是個沒有感情這根弦的冷漠直男。

    但, 在場沒有一個人敢試探問一句。

    藺中將氣場太強, 讓人沒有吃瓜的勇氣。

    研究員們默默又將注意力移回到光屏上。

    潔白干淨的房間里, 一條金發碧眼的人魚,慵懶地擺動著修長的魚尾, 銀白到淺藍的漸變, 鱗片泛著瀲灩光澤, 微微炫目。

    漂亮的人魚懷里還抱著一只渾身漆黑的貓, 襯得他膚色更加雪白, 魚和貓,天敵組合,明明應該是違和的畫面,卻又養眼和諧到讓人找不出什麼不對,似乎本就該如此。

    在陌生的環境里,有熟悉無比的球球在,顧瑜果然心情好了很多。

    球球在顧瑜懷里賣萌打滾,親密貼貼,被一雙修長的手順毛摸摸,顯然受盡寵愛。而另一個房間,藺洲冷著臉,只能目光沉沉地看著光屏里的一人魚一貓。對比實在過于慘烈。

    顧瑜rua一把貓貓,然後開始做正事。

    雖然研究員說隨便唱兩句也可以,但顧瑜沒打算敷衍,想認真些。

    這是一間錄音室,設備齊全,還有多種樂器。

    顧瑜四處看了一圈,最終視線定在一處,游了過去。

    他放下懷里的球球,安撫地摸了摸它的耳朵,然後彎腰拿起了小巧精致的豎琴。

    金發,碧眼,藍色魚尾,還有豎琴。

    畫風和諧至極,仿佛古書上所寫的人魚穿過漫長的歲月,從書中游了出來。

    顧瑜抱著豎琴,微微垂眸,指尖輕輕撥動琴弦,有些漫不經心的慵懶。

    還未開始,他就已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蠱惑獨特的氣質,令人目眩神迷,移不開視線,甘願沉淪。

    他們無意識地屏住了呼吸,緊緊地盯著光屏上的人魚,期待值瞬間拉滿,準備好了即將會听到傳說中的天籟之音。

    顧瑜抱著豎琴,抬眼看向球球,彎唇笑了一下。

    他對接下來的事,其實是有點緊張的,所以才冒昧地要了球球過來,就是想放松下來,當是在家里,沒有其他人在。

    雖然整個研究團隊的人態度都很溫和,盡量讓他適應,在這里過得舒服,但基地畢竟不是他家,怎麼都是不一樣的,不可能做到像在家里那麼自在。

    顧瑜眼里映出黑貓的身影,神情專注,甚至有些含笑的溫柔,細長的手指輕壓在琴弦上,讓空靈舒緩的旋律流淌而出,在房間內悠悠回響。

    他對黑貓的注視,同樣會傳到感官相通的藺洲眼里,讓他感覺到自己被凝視,顧瑜的歌是唱給他听的。

    短暫的前奏過去,顧瑜紅唇微張,開始唱了起來。

    然後,所有人都呆住了。

    人魚的歌聲,毫無疑問是好听的,堪稱天籟,洗滌心靈,整個人都好似得到了升華。

    可是,但是,不過……為什麼會跑調啊?!

    眾人都一臉的震驚不敢置信,有點崩潰。

    但又不得不承認,就算跑調了,也還是很好听。

    研究員們覺得自己有點精神分裂,一邊崩潰,一邊幸福,感覺實在太過復雜。

    一首歌的時間很快過去。

    顧瑜放下豎琴,又把貓抱了起來,沒有問球球覺得好不好听,而是低頭就對著球球一通亂蹭,似乎在竭力壓抑著什麼,金色卷發下藏著的耳朵紅得近乎滴血。

    球球喵了一聲,也蹭回去,還安撫似的舔了顧瑜的下巴一下,力道很輕,只有輕微的酥癢,麻麻的。

    顧瑜忍不住笑了一下,肩膀微微顫抖,魚尾輕快地翹起來,彎出一個漂亮的弧度。

    隔壁房間的研究員們看到這一幕,再次憋不住轉頭偷看藺洲,十分好奇他的反應。顧瑜不了解,但他們可都很清楚,精神體意味著什麼。顧瑜抱貓蹭,和直接抱藺洲沒什麼太大區別了。

    而且研究員們不傻,看這一幕幕,很容易就理清了來龍去脈。

    當初藺中將的精神體逃逸,應該是被顧瑜不小心撿到了,誤當成普通的貓養了一段時間。

    他們想都沒想過,精神體還能成為月老,幫主人牽紅線。藺中將躺在病床上昏迷,一覺醒來,就有了個對象,怎麼可以這麼貼心?酸了,他們也想要一個這樣可愛的精神體!研究員里單身到老的比例可不低,畢竟工作太忙,一旦進實驗室就容易廢寢忘食,誰能忍得了對象天天失蹤,分手自然成了常事。

    不過,再酸也沒用。

    藺洲面色平淡,毫無反應,讓他們想吃瓜都沒機會。很快的,他們就又回神把注意力都放回到工作上,自然也發現不了藺洲身體緊繃的一瞬。

    一曲听完,研究員果真有了不小的發現。

    顧瑜的歌聲具有安神作用,能淨化提升精神力,渾身細胞都得到了放松,十分舒暢。

    他們都進行了檢測,看著上升了些許的數據,相互對視,眼里都是驚人的光芒。

    藺洲也測了,數據的變化更大,精神力提升是一點,但他們更看重的,是對精神領域的治愈作用。

    眾所周知,精神力對操控機甲,戰斗方面有著不可或缺的關鍵作用,但精神力並不是可以肆無忌憚揮霍的,日積月累之下,精神領域會有損傷,且越來越嚴重。它是人身體的一部分,就像器官,在一定損傷範圍內,人可以自我修復,但過度負荷了,就會產生不可逆的傷害。

    這時候,哪怕擁有極強的精神力,也只會成為沒有意識暴走的大型戰斗武器,連親朋好友都認不出,毫不留情攻擊。所以,很多戰士在意識到自己走到這一步時,會選擇自盡。

    藺洲如果沒有好轉,同樣會走上這條路。

    精神領域嚴重異化,並不會讓人立即死亡,但沒有了作為人的意識,傷害往日的戰友,還能算是活著嗎?倒不如在還殘留一絲清醒時,體面地離開。

    研究員十分激動地將數據結果告訴顧瑜,並誠懇請求他加入基地,成為聯邦覺醒者組織的一份子。聯邦將會給他極好的待遇薪酬,聘他為覺醒者唱歌,治療受損的精神領域。

    能幫上忙固然是好事,但一想到要讓更多的人听到他嚴重跑調的歌聲,顧瑜就很社死,恨不得立刻買船票,逃去一個偏僻的小星球避世隱居。

    顧瑜面色僵硬,艱難地點了點頭。

    研究員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連忙夸贊︰“顧先生的歌聲猶如天籟,余音繞梁,三日不絕。我們听得都入迷了,真的非常感謝您願意加入組織。”

    顧瑜平靜地搖了搖頭,微笑說︰“這是我的榮幸,我也很高興能幫上忙。”

    接下來,顧瑜在訓練的同時,也會定時唱歌,原本研究員是打算錄下來播放的,但發現必須要直接听才能有用,錄下來了就只是普通的歌曲。

    于是,只能安排一個舞台,讓精神損傷的戰士前來聆听。

    顧瑜莫名其妙就像是開起了小型演唱會,還是嚴重跑調的,唱一次社死一次,下台之後耳朵都要紅很久,才能勉強緩過來。

    在唱歌的同時,顧瑜也是在練習自己的能力,慢慢熟練進步。最一開始,他能治愈的人很有限,听眾越多,均攤到每個人身上的治療效果就越微小。如果只對著一個人唱完一整首歌,效果則會很明顯。

    精神領域異化程度有數據參考,以0為開端,10作為崩塌線,數值越高就代表病情越嚴重。藺洲當初昏迷,異化值已經達到了9.9,只要再使用一次精神力,就會立刻徹底失去神智。

    而藺洲醒來時,數值卻莫名跌至8.7,不能說很好無憂,但對常年在前線操控機甲殺敵的重要戰力之一來說,已經是非常不錯,令人放心的穩定數值。

    顧瑜對一個人唱歌,壓制下的數值不定,要看戰士精神領域的嚴重程度,數值越高,要降下來就越難。

    但對數值高的人來說,只是降下0.5,就已經是活下去的希望,相當于原本身患絕癥的病患,找到了有效抑制病情的珍貴藥物。

    當顧瑜單獨為一位打了鎮靜劑眼神如死水的少將唱歌,令他的異化值降到9.3,能和人說話時,其他人的眼圈瞬間紅了。

    尤其是少將的母親,顫抖地哭著,淚沾濕了整張臉,緊緊握住顧瑜的手,激動得已經語無倫次,“謝謝、太感謝您了,您救了我兒子,救了我,您是世間最美好的天使,您就是再世小菩薩……”

    她當場就給顧瑜跪了下來,驚得他慌忙伸手去扶,但他在蛋殼代步器里,手伸太出去,整個人差點跌出蛋殼,幸虧藺洲作為監護人跟過來了,及時伸手撈了一把,手臂橫在他腰上,半抱著拉了回來。

    顧瑜轉頭,“謝謝。”

    藺洲︰“不用。”

    顧瑜唱歌的能力不同于攻擊力,進步速度慢很多,宛如蝸牛一般慢吞吞前進。他連唱了三首歌,聲音就變得粗糲沙啞,忍不住捂著喉嚨劇烈咳嗽,無法發聲,所有人都嚇壞了,臉色發白沖過來想扶住他,就連病床上的人都恨不得讓出自己的床。

    藺洲緊緊蹙眉,摟住他的肩膀,讓他靠在自己身上。顧瑜確實渾身乏力,暫時沒辦法支撐自己,就趴在藺洲的臂彎里,雙眸垂下,淺金色長睫落下陰影,一臉的倦色,顯得脆弱而易碎。

    但很快,顧瑜就抬頭,朝周圍擔心他的人笑了笑,說︰“沒事,我有點累了,休息一會就好。”

    眾人卻依舊擔憂,連忙簇擁著送他去休息。

    任誰都知道,顧瑜的重要性。

    協助他的研究團隊不斷有人想進來,但名額有限,隊里面的人也不想出去。于是,一群人爭著想到顧瑜面前露個臉,努力曬著自己的優秀履歷經驗,宛如開屏的孔雀。

    其中不乏頭發花白的研究員,還說什麼尊老愛幼,我年紀大了沒幾年活了,就讓我參與幾個月。

    其他人立刻反駁,你老什麼,肌肉比我還多,明明是老當益壯,我們三個都打不過你一個。

    對此,顧瑜只能笑說︰“你們都很好,但我不想當一個渣男。”

    研究員們一愣,反應快的,當場噴笑出聲。大家也都知道不太可能隨便換人,但就是不死心想試試。這種情況,顧瑜以說笑的方式揭過去,倒是輕松很多。

    有年輕的研究員還立刻笑著回︰“沒關系,我願意當備胎,給我愛的號碼牌,下一個考慮我!”

    老研究員不甘示弱,“搞什麼備胎,沒出息!我能接受渣男,大家互相都知道不瞞著的,渣也無所謂。”

    這話一出,其他人都震驚了,耿老這是豁出去了啊,這麼不要臉的話都敢說。

    耿老倒是淡定,為了研究搶人的不要臉能是不要臉嗎?這叫戰略。

    顧瑜忍不住笑,所有人都跟著笑開了。

    雖然顧瑜每天都定時唱兩首歌,治療覺醒者並緩慢進步著,但神奇的是,他的跑調問題一如既往,沒有絲毫動搖,深情不變,令人感動。

    有研究員曾想過,會不會不跑調了,歌聲的治愈能力更強,就去請了一個業內有名的歌唱家來指導顧瑜。

    結果,師生兩人一見面,大眼瞪小眼,呆滯了。

    ——老熟人了。

    顧瑜微笑打招呼,“孫老師。”

    孫老師也笑了,熟稔地打了招呼,然後轉頭抱歉說︰“我可能沒辦法授課了。”

    研究員看出他們似乎認識,但不是很明白。

    顧瑜就解釋︰“孫老師以前就教過我,她唱歌和教學的水平都很高,但我在唱歌方面是根朽木,怎麼教都不行。我大概……是個音痴。”

    音痴人魚?說出去誰信?

    但沒辦法,事實就是如此。

    孫老師很遺憾,其實她很喜歡顧瑜這個學生,嗓音漂亮,音域廣,是個很好的苗子,她曾經堅持教了顧瑜兩年,但很可惜……跑調的毛病怎麼都掰不回來。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個特別的人才。

    直到現在,她發現顧瑜覺醒成人魚,都拯救不了這個問題。她突然就釋然了。擁有天籟之音的人魚覺醒體都做不了的事,她一個普通人類做不成,實在太正常了。

    研究員們哭笑不得,只好放棄。

    顧瑜看他們沮喪,還作為當事人安慰說︰“我變成人魚之後,跑調問題已經比以前好了,想開點,說不定我哪天會突然開竅呢?”

    研究員再次震驚,現在就已經跑調到沒幾個音對得上,以前還更嚴重,那是得多……

    他們下意識轉頭看過去,和孫老師對上視線,看到她沉重地點了點頭,給出肯定的答案。

    研究員們突然覺得,其實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好听能治愈就行,跑調算什麼,做人怎麼能這麼貪心呢!

    于是,顧瑜只能繼續跑調唱歌,每天一社死,指望著哪天能習慣,不用一唱完,就游到水底角落,抱著魚尾巴蜷縮成一團裝死。

    除了固定的唱歌治療,顧瑜的訓練當然也沒有落下。

    他在一次次對敵中,慢慢琢磨出規律和技巧,懂得伺機進攻,穩妥防守,殺敵的恭喜通知冒出得越來越頻繁順利了。

    不過,他也不是一直努力,能躺平休息的機會,也會牢牢抓住。

    顧瑜有很敏銳的危險感知能力,即便是初級接近中級的難度,他也能靈活規避掉好些食肉生物,躲起來睡覺。

    對待睡覺,他是非常認真的。

    他找到了一只巨大的貝殼,圓潤堅韌,線條優美,處理干淨後鋪上柔軟的布料,就做成了天然的床,窩在里面睡覺,十分舒服。

    藺洲來檢查訓練成果時,看到這一幕,定定地看了很久,最終拉出操作面板,點了幾下,將那個大貝殼設置成了隨身物品。不管顧瑜進入訓練艙,到了哪一片海域,他總能在附近找到他的床。

    顧瑜覺得,前面二十年太過努力,很累,有好多該享受的樂趣都錯過了,沒能放松,後來世界意識搞出了那樣的交易,當了咸魚,又過得過于舒坦,甚至有點兒無聊。倒是現在,他像是在咸魚和努力之間找到了一個平衡點。

    不會壓力太大太緊繃,又不會癱著做咸魚覺得頹廢了些,剛好,他挺喜歡現在這樣的狀態。

    顧瑜在基地住了沒幾天,他請假的消息傳到發小孟耀那里,孟耀立刻就給他打電話,氣炸了問︰“是不是徐毅那家伙對你做什麼了?!”

    “……什麼?”

    顧瑜正想找個理由敷衍過去,听到這愣住了,一頭霧水。

    孟耀︰“跟徐毅打完籃球之後沒兩天,你就請了長假,怎麼可能跟他沒關系?!那垃圾明擺著針對你,說不定就發神經找人綁.架毆打你什麼之類的啊。”

    “……你想象力真強。”

    “這是基于事實的合理猜測。”

    顧瑜毫不留情戳破︰“是基于電視劇吧,誰會做這麼傻的事,當警察死的?被抓了一輩子就完了。”

    剛一說完,他就想起來,自己是在一本小說里,徐毅的渣攻人設做這種事似乎也不是完全沒可能。

    顧瑜︰“……哈。”

    他跟孟耀說自己沒事,不用瞎想。因為覺醒成唯一的人魚,基地希望他暫時不要透露出去,顧瑜就沒有和孟耀說。

    父母那邊是親人家屬,基地自然沒有限制到這份上。

    所以,顧瑜在和父母定時聯系進行視頻通話時,讓他們知道了這事。

    顧瑜不是用說的,而是讓他們直接看到,將藍色魚尾翹起來,拍出一圈水花。

    顧父顧母第一時間沒想到覺醒上,而是——“瑜瑜在玩cosplay?”

    金發是染的,藍眼楮戴了美瞳,顏值變妖是用了濾鏡,魚尾是機器道具,一切都有合理的解釋。

    顧瑜失笑,直接說︰“不是,魚尾是真的,都是真的,我覺醒成人魚了。”

    瞬間,顧父顧母都呆滯了,一動不動,仿佛很久很久以前才有的視頻卡頓。

    但這並不是靜止畫面。

    他們只是被震驚到忘了做出反應,僵成了石頭。

    顧瑜覺得好笑,兩眼彎彎。

    過了整整一分鐘,父母才終于回神,又驚訝又欣喜,一時間都不知應該先說什麼。

    “覺醒了?怎麼是這個時候?人魚會很不方便吧,只能待在水里,平時要做什麼怎麼辦?現在住的別墅不合適,得換個都是水做的吧,對了,要先去機構檢測登記,你一個人去行嗎?會不會被其他覺醒者欺負……不行,我們還是回去一趟。”

    一段話下來,他們都想收拾行李回家了。

    顧瑜出聲攔住他們,“不用,我現在在覺醒者基地里,檢測登記這些都已經做了,那些研究員人也挺好的,沒事,你們這次出去不是有很重要的大項目嗎?別打亂計劃了。”

    重要的事情自然而然會和父母說,但他是成年人了,一個人也可以應付處理。而且父母在遙遠的外星球,回來要半個多月,他習慣了報喜不報憂。

    為了讓父母放心,顧瑜說了些基地里的事,表示自己過得很好。這麼一說,自然會提到藺洲,是監護人,也是他這段時間接觸最多的人,還有點雛鳥情節,覺醒後第一個知道這事的人就是藺洲,還幫了他很多。

    顧父顧母听到藺洲的名字,雙眉一松,頓時就放心不少,“原來是藺中將帶你,有他在,確實很好。他那麼照顧你,瑜瑜你也要禮貌點,他比你大幾歲,記得叫人家一聲哥,還有人情往來,送些禮物好好道謝,知道嗎?”

    顧瑜沒想到自己沒勸住,倒是藺洲的名字那麼有用,點頭應了。

    父母又叮囑了好些話,擔心他在外不適應,說基地允許的話,就把管家機器人都帶過去,或者他們直接讓人買基地里的機器人。

    顧父沒忘記,家里還有個新來的小成員,又說︰“對了,你去了基地,家里的貓怎麼辦?管家是能照顧,但沒人陪也不行,基地應該不讓帶寵物,送去醫院寄養吧,正好把絕育手術也順帶做了。”

    顧瑜愣了一下,想起來父母還不知道球球是只假貓,其實是藺中將的精神體,他昨天還剛抱著吸。

    而且,絕育手術……

    精神體能絕育嗎?

    就算真的可以,想想那是藺中將的精神體,莫名就有種閹了藺洲的感覺……

    顧瑜覺得既微妙又好笑,唇角忍不住翹起。

    “瑜瑜笑什麼這麼高興?”

    “沒什麼,哈哈。”

    笑是很容易傳染的,顧瑜止不住笑,讓父母也不自覺就跟著笑了,這才真的放下心來,沒有沖動買飛船票回去了,畢竟現在確實是項目的關鍵時候,一旦離開出問題了,損失巨大。

    而且,人魚覺醒體特殊,暫時不能泄露出去,他們扔下重要項目貿貿然回去,反而容易引起注意,一切還是照常,才是對顧瑜最好。等項目進入尾聲,他們就立刻回去。

    除了發小和父母,還有很多人聯系他,關心他怎麼了,為什麼請那麼久的假,沒事吧。顧瑜看著光腦里爆炸的信息,先從關系比較熟的人回了,以生病為由,回復了好幾個之後,剩下的就直接群發,謝謝他們的關心,自己沒事。

    主角葉言致也發了信息給他,還附帶課堂總結筆記文件。筆記雖然用不上,但顧瑜還是謝謝了他。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顧瑜已經適應了人魚的身體。

    基地很體貼地考慮到了他對水的需求,衣食住行,每一處細節都毫無遺漏,盡顯對覺醒者的重視,讓顧瑜對基地產生歸屬感。

    顧瑜確實挺滿意基地的生活。他知道這是聯邦希望覺醒者對這里產生感情,產生被需要的責任感,慢慢建立起更緊密的聯系,然後為聯邦效力,保護星系。

    他能理解聯邦的做法,付出和回報本就是不可分割的,而這不一定是看得見的物質,感情上的驅使力更強。因為有濃烈炙熱的感情,所以願意不顧一切奉獻,哪怕是犧牲自己。

    這天,顧瑜正準備去唱歌,研究員卻沒有像往常一樣,帶他去病人那里,而是從面前的儀器拉出操作面板,點了幾下,懸空的光屏就顯示出了一組圖像。

    那是一團巨大的黑霧,濃郁陰森,洶涌翻滾,仿若來自地獄的巨獸,瘋狂吞噬一切。

    明明是靜止的圖像,顧瑜卻感覺到了強烈的壓迫感,心髒似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掐緊,喘不上氣來。

    研究員在光屏上一劃,圖像縮小,神情凝重說︰“這是藺中將的精神領域圖像,雖然前些日子緩和好轉了一些,但數值依舊很高,不容樂觀。”

    顧瑜知道精神領域異化的病癥,也見了好些不同異化值的病人,但還從未看過精神領域的圖像,而且這屬于瀕臨崩潰線的藺洲。突然而來的沖擊力,不可謂不震撼。

    他一時呆愣住了。

    即便他不是專業的醫生,也能猜得出來,這圖像代表了怎樣的嚴重狀況。仿佛能遮天蔽日的黑霧,凶險至極。

    不用研究員開口,顧瑜就忍不住先說了,“今天是藺洲嗎?我希望是他。”

    雖然病人很多,但事有輕重緩急,人有親疏之分,別的人他不認識,藺洲卻是不同的。

    研究員點頭,微笑說︰“太好了,我正想和你說這事。藺中將的數值比較高,所以今天一個人。”

    顧瑜點頭,“我知道了。”

    沒過多久,研究員離開,帶著藺洲過來了,只走到門口就停下。

    人魚歌唱的時候,除了病人最好不要有別人在,不然會削弱療效,一部分歌聲傳到別人的精神領域里。

    顧瑜听到聲音,就游了過去,鑽出水面,趴在水池邊,朝藺洲燦爛笑道︰“今天,我是給你一個人唱歌哦。”

    在進門前,藺洲就已經知道了,但現在看到眼前漂亮的人魚,對著自己笑,心里頓時涌起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但他走到水池前,停下來和顧瑜對視時,又克制地只是看了幾秒,平靜點頭,“謝謝。”

    顧瑜隨意擺手,“不用,你幫了我更多。”

    還會給他擼貓。

    顧瑜覺得藺洲人很好,完全和平時表現出來的高冷不可接近不同,相處起來也很舒服。

    “對了,我跟孫老師學了一種新唱法,唱給你听听。”

    “好。”

    顧瑜就笑了一下,花瓣似的唇翹起,然後唱了起來。

    和以往的空靈柔和不同,這一次的歌聲輕快無比。

    沒有歌詞,而是依,哦等音節,一開始是中低音用真聲唱,隨即突然用假聲飆起了高音,不斷迅速交替,跌宕起伏,給人一種奇特的听覺感受。

    自由,歡快,明亮。

    水里的人魚容貌i麗,眉眼彎彎,笑得燦爛如夏花,仿佛有陽光在他金色卷發上跳躍,閃爍著璀璨奪目的光。

    令人心悸,心髒跳得極快。

    藺洲定定地看著水里的顧瑜,看到對方眼里只倒映出自己一個人的影子,專注而認真,為他一個人唱歌。

    他難以克制的,向前走了一步。

    離水池更近了,一臂的距離瞬間縮短,已經達到了人際交往中的親密距離。

    只有一個手掌。

    身體再前傾些許,就更不一樣了。

    藺洲身體挺直,如同松樹,沒有別人懶散放松的站姿,甚至有些緊繃。

    而顧瑜正沉浸在愉悅的歌唱里,張揚而肆意,聲音在兩個音域里重疊,切換自如,整個人像是一個發光體,不自覺地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

    藺洲好似沉浸其中,又好似走神得厲害。

    不知不覺間,顧瑜就唱完了一首歌。

    說是一首歌,但因為是即興唱的,隨心所欲,也沒有歌詞,所以他唱了個夠,將近十分鐘才有點饜足地停下。

    這是約德爾唱法,出了名的最難唱法之一。歌者需要大量的練習,極其熟練才能唱得好听,一般人很容易卡在音域轉換,有所中斷。

    顧瑜本就擁有絕對音感,音域廣,現在又有人魚buff加成,更是輕而易舉,完全就是被天使吻過的嗓子。

    他唱得很盡興,像是在遼闊的大草原上肆意策馬,悠閑放羊。

    而且正因為沒有歌詞,他跑調的問題都變得沒有那麼明顯,被驚艷的嗓音和唱功遮蓋了過去,令人目眩神迷。

    “怎麼樣?”顧瑜兩眼晶亮,興致勃勃地問。

    藺洲點頭,不吝夸贊︰“很好听,很迷人。”

    顧瑜頓時就笑得很開心,魚尾巴翹了起來,尖尖甚至踫到了水池邊。

    藺洲離得很近,似不經意間踫到了魚尾。

    只是很輕微的觸踫,但顧瑜的尾巴很敏感,身體立刻顫了一下,魚尾也像觸電似的飛快縮回水里。

    他下意識看過去,藺洲神色不變,怎麼看都只是不小心踫到,甚至他自己可能都沒意識到的樣子。

    于是,他若無其事繼續說話,卻沒有注意到,藺洲垂在腿側的手微微蜷起,指尖有一道濕痕,正不易察覺地摩挲著。

    專門只唱給一個人听,效果當然很好。

    藺洲的異化值降到了8.4,雖然只是很小的變化,但這也很重要。數值越低,覺醒者就可以更好地控制精神力,操縱機甲,如果藺洲能恢復到以前的狀態,必然是一位重量級將領。

    不過,顧瑜不能頻繁對著同一個人唱歌,短時間內听得越多,數值變化就越小。否則,顧瑜可以接連將每天自己能唱的時長都給同一個人,讓他的精神領域達到完美狀態。

    顯然,一切都是有規律限制的,不是打游戲嗑藥回血補藍那麼簡單。

    顧瑜新學會了個唱法,興致盎然,接下來幾天,給人唱的都是這個。

    覺醒者剛听的時候,只覺得牛逼好听,沉迷其中。

    但等听完之後,他們就發現“後遺癥”了。

    這唱法是歡快,听著就感覺自己在草原上,可同時也非常霸道,接下來兩天,他們不管在做什麼,滿腦子都是顧瑜的歌聲在回響,根本停不下來。

    真是痛並快樂著。

    對此,罪魁禍首顧瑜毫不知情,甩著魚尾巴,在水里悠閑游動,心情很不錯。

    負責顧瑜的研究團隊是整個基地里除了藺洲,最關注了解顧瑜的,他們自然也听說了這件事,頓時樂了。

    人魚唱歌跑調雖然不可思議,但不得不說,也給基地帶來了不一樣的輕松氛圍。

    他們在研究空隙,閑聊時,嘴角都掛著笑,不知不覺就又聊到了顧瑜。

    “他的豎琴也彈得好好,每次看那畫面,我都會控制不住晃神。”

    “我也是。對了,擅長樂器也是因為覺醒成人魚的本能嗎?顧瑜好像不止會豎琴。”

    另一個研究員忽然出聲,搖頭說︰“不是因為覺醒,他在那之前就會。”

    “嗯?可他不是音樂生啊……”

    “小時候學的,他說那時候父母找了老師,他不知道喜歡什麼,就各種都學了一點。”

    “……就學了一點???”

    其他人都一頭問號,這是學了一點的水平?是在欺負他們不會中文嗎?

    研究員里人才濟濟,但各有所長,並不是誰都擅長樂器。人總會羨慕自己沒有的東西。

    其中一個研究員家境優渥,說到豪門子女從小的培養,會一兩樣樂器很正常,但不是一直學的,能達到顧瑜這種程度,確實很難得一見。顧瑜有天賦,或許也跟他的人魚覺醒體有關。人魚天生擅長各種樂器,理所當然。

    顧瑜在訓練艙里,剛拿了一血,進入偷懶摸魚時間,逗小海豚玩。

    這只海豚渾身都是漂亮的淺粉色,活脫脫的一個小可愛。

    他們一路向上浮,魚尾晃動著,最終鑽出水面。

    海豚躍出水面,劃出一道彎弧,頭頂噴出小朵水花,海面上波光粼粼。

    幾只海豚簇擁著顧瑜打轉,發出悅耳的叫聲,時不時用喙部輕觸顧瑜的肩膀,調皮玩鬧。顧瑜也會伸手摸摸他們。

    海面上,風平浪靜,不只有海豚冒出來呼吸,還有身形流暢小巧的魚在水面上輕盈飛過。

    顧瑜變成人魚後,雙眼明亮,視覺也遠超一般人類,能看到很遠距離的巨鯨浮在水面上,像是一座小島。

    那些小魚自然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它們雖然被稱為飛魚,但並不是在飛,而是依靠尾鰭快速拍擊,騰空躍出水面,再借助像鳥類翅膀的長長胸鰭,在海面上滑翔,看起來像是在飛。

    顧瑜游近了看,一條飛魚正好就飛到他懷里。他順勢打量起了飛魚半透明的胸鰭,奇特又漂亮。顧瑜字面意義上的,真•摸起了魚。

    後來,圓滾滾的海豹看這里熱鬧,也加入進來,渾身毛絨絨的,逆著毛一摸,都炸起來了,看著憨憨的。

    不過,海豹不都是懶洋洋,和顧瑜很合得來的性格,也有一種身上長著斑點的海豹,十分凶殘,豚狠話不多,沖過來就是毫不留情地襲擊,試圖獵食顧瑜。

    顧瑜只能放下正擼著的毛絨絨,被迫支稜起來,咸魚突刺迎戰。

    一番訓練下來。

    耳邊接連響起系統恭喜的語音,到了尾聲,鏈接中斷。

    眼前一片漆黑。

    顧瑜在訓練艙里睜開眼,下意識想擺動魚尾游開,但身下傳來的感覺和想象中的不一樣。

    ……他的魚尾巴呢?!

    顧瑜立即低頭看去,竟然看到的是兩條腿。

    T恤堪堪到大腿根的位置,卻又因為水的浮力微微掀起,並沒有太大的遮擋作用。

    更重要的是,藺洲經常會來看他的訓練,今天也在,就站在訓練艙旁。

    顧瑜僵住,默默挪動屁股靠近艙邊遮住自己,故作鎮定說︰“……我變回人形了。”

    藺洲也看起來很淡定,淡定到差點順拐,薄唇緊抿,拿了褲子和浴巾過來,放在他伸手剛好能夠到的位置,然後默默轉身準備離開。

    顧瑜拿起褲子想要穿,結果刺啦一聲,一不小心就把褲子撕爛了,覺醒之後,他的力氣大了很多,而且還沒有到控制自如的地步。

    藺洲沉默著,又給他遞了一條新褲子,再次走向門口。

    結果,顧瑜終于好不容易穿上了褲子,踏出訓練艙,踩在地板上剛走了兩步,卻竟然有種雙腿不听使喚的感覺,直接摔到地上。

    藺洲站在房間外,背靠著門,依舊脊背挺直,面色沉靜,但如果細看,就會發現他其實一點都不從容。

    等了好一會,顧瑜都沒有出來。

    藺洲微微皺眉,听到了異樣的聲響,他立即開門走了進去,就看到顧瑜坐在地上,一臉摔懵了的樣子,呆呆的,不敢置信。

    像是被騙上岸的人魚剛擁有人類的雙腿,還不會走路。

    短褲下的小腿細白,雪做似的,很是漂亮,甚至看起來有些脆弱,稍微用力捏都會落下痕跡,怕捏壞了。

    藺洲的視線不自覺就停在了那上面。

    而顧瑜,因為接連三次社死,只恨不得連夜逃離這個星球。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