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1章 胸肌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訓練之後。

    顧瑜的手腳更酸軟了, 上下樓梯都一個勁地打顫。

    雖說覺醒者體力比常人好,但訓練強度也是跟著覺醒者情況進行調整的,剛好在顧瑜的身體承受範圍內,所以訓練出來的結果, 跟普通人一樣腿酸, 只是顧瑜睡一覺, 明天就能恢復, 然後繼續訓練。

    一般這個時候,顧瑜都回去洗澡休息了。

    但藺洲問了一句, “還要去看嗎?藤听春。”

    顧瑜才想起來,還有這麼一回事。

    猶豫糾結了幾秒, 想到那會比心的藤蔓,他還是點了點頭。

    幸好離得沒有太遠。

    顧瑜說要去的時候, 藺洲還有些詫異地看了他一眼, 似乎認定他的咸魚屬性, 不情願多走路。

    他跟著藺洲乘電梯,上了兩層樓。

    這里顧瑜之前參觀的時候來過,是給覺醒者進行對戰用的場地,整一層樓都是,空間尤為寬敞,就是為了讓他們變成覺醒體都能放開了打。

    藺洲沒有帶他去場地, 而是到了隔壁的觀察室,里面有光屏,三百六十度顯示出對戰室里的場景,全息影像直播, 還可以暫停定在某個瞬間, 放大看動作細節, 非常方便覺醒者復盤,分析自己的失誤原因。

    他們進去的時候,里面已經有人在了。

    是一個身形嬌小,櫻花粉雙馬尾的可愛女生,手里抱著一大包薯片,正 嚓 嚓地吃著,她旁邊坐著一個長發及腰,臉色有點臭的男生。

    兩人年紀看起來都不大,男生跟顧瑜年紀相仿,女生因為娃娃臉,頂多高中生的樣子,但實際上,他們都已經碩士畢業,在這里實習了。

    顧瑜剛一進門,他們就察覺到了,幾乎同時轉頭看了過來,下意識站起身,“藺中將。”

    藺洲給他們互相介紹,打了個招呼。

    女生叫溫梔梔,覺醒體是銀狐倉鼠。男生叫孔豐羽,覺醒體是綠孔雀。

    兩人的樣子和覺醒體還真有點相似,溫梔梔有點嬰兒肥,兩腮微鼓,很愛吃東西。孔豐羽那一頭長發顯然很好地打理過,絲綢一般,抬著下巴看向顧瑜時,有種踫到比自己更好看的人的警惕嫉妒,忍不住露出長尾,開屏了。

    色彩鮮艷,雍容華貴,猶如一把展開的碧紗宮扇,尾羽折射出絢麗的光澤。

    孔雀正自戀地炫耀著自己的美麗,不願被人比下去。

    顧瑜夸贊︰“好漂亮,你的羽毛像會發光。”

    孔豐羽昂首闊步,矜傲地應了一聲,“你還挺有眼光。”

    然後,就從尾屏上拔了一根羽毛下來,送給顧瑜。

    顧瑜笑了,“謝謝,我會收藏好的。”

    溫梔梔的小個子也擠了過來,不知從哪里拿出了很多零食,一包又一包不斷地塞給顧瑜,讓他抱了個滿懷。

    她笑著露出甜甜的酒窩,說︰“這個,這個,這個……全都是我很喜歡的零食,都很好吃,你嘗嘗。”

    顧瑜微愣,也道謝了。

    兩人都給了見面禮,但顧瑜沒帶什麼,都沒辦法送,只好先加了他們好友。

    打完招呼,他們就又坐下來,繼續看對戰。

    藺洲也拉著顧瑜坐下來,零食拿不住,放在了面前的桌上。里面有幾樣是顧瑜吃過挺喜歡的,感覺溫梔梔的口味和他挺相似,就拿起一包牛肉干撕開包裝,咬了一塊,味道真的很棒。

    顧瑜吃得滿足,推了一些零食過去給藺洲,讓他也吃,然後抬頭一邊吃一邊看光屏。

    那是藤听春和一只高大的棕熊對戰的全息直播影像,近在咫尺。

    棕熊不是別人,正是霍戈的覺醒體。

    一邊是縴細秀麗的人,另一邊是凶殘駭人的巨熊,體形健碩,肩背隆起,被毛粗密,身體是藤听春的幾倍大,居高臨下地俯視人。

    那結實有力的前臂,長長的爪尖,簡直可以一巴掌就拍死人。

    怎麼看,都只可能是脆弱的藤听春輸慘了。

    但藺洲會讓他來看,肯定就不是那麼簡單。而且,再聯想到菟絲子的特性……

    顧瑜咬著牛肉干,認真地看了起來,仿佛在看精彩的動作片。

    棕熊盯著眼前的人類,猛地揮出前臂,狠狠攻擊。而藤听春很快地向旁邊一閃,同時身體如海潮洶涌般,探出了許多藤蔓,朝棕熊直沖而去。

    棕熊當然想躲,但他身軀龐大,躲過了兩次藤團,最終也還是被纏住了,宛若一個牢籠,將他牢牢桎梏,越纏越緊,限制了他的行動,讓他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菟絲花,一種攀附寄生的植物,看似柔弱細嫩,軟而無力,卻能夠一下瘋狂生長,將宿主死死纏繞。它擁有特殊的吸器,可以打開寄主植物的睫干,從中不斷汲取營養物質,甚至最終將其徹底地絞殺。

    它曾被用來形容縴弱無助,需要依附仰仗男人才能活下去的女人,但實際上,這種植物十分危險,有著許多可怕稱號,“魔王的絲線”,“致命絞索”,“植物吸血鬼”等。

    現在,眼前的藤听春就很好地詮釋了菟絲花的可怕之處。他身為覺醒者,菟絲花的特點更是放大了,一旦讓他有機會纏上,哪怕對方是動物,他的藤蔓一樣可以汲取養分,消耗對方的精神力。

    單打獨斗或許優勢不顯,但如果有隊友幫忙控制住敵人,他可以大範圍攻擊,用藤蔓同時絞殺多人。

    霍戈和他對戰,就是為了練習,更好地纏住不讓敵人掙脫。棕熊力氣大,在身體被完全纏住前,扯斷藤蔓,藤听春難以絞殺。藤斷時,藤听春也痛得臉色發白。

    激烈地你來我往一段時間後,他們終于暫停下來,走去觀察室。

    霍戈雖然變回人形,穿上了T恤褲子,但露出來的深色皮膚上,都是交錯的紅痕,仿佛被束縛過……不,確實被藤蔓纏過了。

    藤听春的指尖掠過他手臂上的紅痕,眯了眯眼,“再過一個小時就沒了,挺可惜的。”

    霍戈就說︰“待會繼續。”

    藤听春笑了。

    兩人一起走進觀察室,藤听春一眼就看到了顧瑜,有些驚喜,“你特意來看我嗎?”

    這話說得沒錯,他確實是為了藤听春走一趟的,所以顧瑜點了點頭。

    藤听春心情很不錯,“那你覺得我剛才打得怎樣?”

    “很厲害。”

    顧瑜直白贊揚,語氣里是全然的真誠,透著佩服。換做是他,肯定沒辦法跟棕熊相抗衡。剛開始或許能撐一下,但很快就會露出缺陷,體能差了一大截。

    藤听春听了,笑得愈發燦爛。

    溫梔梔和孔豐羽走了過來,想要和前輩對戰練習,請教一二。

    他們正好站在顧瑜旁邊,接連說完後,霍戈點頭應了,視線像是慣性移動,到了顧瑜身上,問︰“你呢?”

    顧瑜正吃著蝦片,沒想到突然被cue了,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在問他要不要對戰。

    看著他們,顧瑜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游戲里被熱血玩家支配,不允許投降的恐懼,連忙搖頭,“我就算了,今天剛訓練完,腿還是軟的,下次,下次吧。”

    成年人的客套,下次,不知是什麼時候。

    顧瑜為了表示自己沒撒謊,還露出了自己打顫的腿,真打不動。

    “訓得真狠啊,藺中將不愧是魔鬼教官。”藤听春搖頭慨嘆。

    藺洲的視線淡淡地瞥了過去,“你想試試軍隊里的訓練?”

    藤听春立刻擺手,“怎麼敢勞煩藺中將,我自己練就夠了。”

    藺洲︰“我不介意幫你練習一次。”

    藤听春一僵。他以前年少輕狂的時候,不是沒試過,他的藤條全廢了,養了一個月才養回來。

    他假笑謝過藺洲的好意,立刻就拉著溫梔梔他們去對戰室了。

    在藺洲面前走過去時,听到一道低沉的聲音,暗含警告。

    “顧瑜是我負責的。”

    你別妄想動他。

    言下之意,沒有直說出來,但藤听春不蠢,一下就明白了。

    藺洲是把人劃到自己那邊,攬在身後,明晃晃護著的。

    他一眼就看穿了藤听春的想法,喜歡長得好看的人,想做朋友是真,但同時,他的藤蔓天然親近養分高的存在。顧瑜的人魚覺醒體檢查結果,很明顯說明了,人魚渾身上下都是寶,人魚血的誘惑力更是不一般。

    所以,才會有藺洲之前那句,他主觀上沒有傷害顧瑜的意思,但,藤蔓就不一定了。它們或許會抵不住誘惑,趁藤听春不注意時,偷吸顧瑜的血。

    藤听春心里一緊,嚴格控制自己的藤蔓,面不改色地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句,“我不會動他。”

    他們之間的對話聲音很低,顧瑜並沒有听清,有些疑惑地看過去。

    觀察室里只剩下顧瑜和藺洲。

    藺洲也沒有瞞他,簡單說了一下藤听春的危險性,以免他稀里糊涂交朋友卻被傷害了。

    顧瑜︰“所以,他本人其實是個好人,只是藤蔓不听話?”

    藺洲點頭,“可以這麼理解。”

    在某些時候,藤听春見到好看的人就去送花這點,他確實不喜歡,但總體來說,藤听春確實不壞,實力也可以。

    顧瑜懶懶地陷在沙發里,吃著棒棒糖,含糊說︰“他這特性,大概就是強者才能做朋友吧。”

    藺洲疑惑。

    顧瑜轉頭看他,“你不是因為擔心我不夠厲害,會被藤蔓吸血嗎?如果我像你這麼強,藤蔓根本就沒辦法近我的身。”

    這是不自覺就夸了人。

    藺洲頓了一下,嘴角不著痕跡地翹起。

    “那你要加大訓練強度嗎?”

    顧瑜嚇得連忙搖頭,他現在就已經每天被.操練到累得像條死魚,再加強,那就是鞭尸了。

    棒棒糖影響了他說話,顧瑜拿了出來,糖球晶瑩剔透,還黏連著絲線。他下意識舔了下唇,才繼續說︰“不用,如果我實在要跟藤听春來往,拉上你一起不就好了嗎?”

    剛一說完,顧瑜就察覺到自己有點理所當然了,藺洲又不是他的親人,憑什麼要總陪著他?

    他又改口,“不對,你那麼忙,當我沒說。”

    藺洲︰“不是很忙。”

    “謝謝,但太麻煩你了。”顧瑜有點意外,思索了一下,問,“我可以借球球嗎?它很厲害,應該能保護我。”

    是個擼貓的好理由。

    藺洲沉默了,似乎沒想到顧瑜會這麼說。

    “不行。”藺洲一口拒絕,看到顧瑜失望,才又補充了一句,“精神體防不住藤蔓。”

    顧瑜哦了一聲,“那我會多注意的,少和藤听春接觸。”

    他抬頭看向全息影像,對戰室內,四人混戰。

    戰斗力有強有弱,但他們都有各自的優勢。溫梔梔嬌小靈活,能一下竄過去躲閃,不易被攻擊;孔豐羽的羽毛光澤可以晃眼影響視線,再趁機進攻;霍戈體形壯碩,力量大;藤听春擅長纏繞吸取,令人無力。

    顧瑜雖然沒有直接參與,但看著成熟的覺醒者對戰,能學到很多,更別說旁邊還有名師講解。

    仿佛看了一場名師講壇,還有現場實例結合,十分直觀。

    顧瑜看完听完,對自己的攻擊方式也有了新的想法。

    接下來幾天,他把感悟運用到實踐中,得到了藺洲的認可表揚,顧瑜挺高興的。

    藺洲還給他送了一個鐲子,由銀色的特殊金屬制成,線條簡練。

    “這是防御手鐲,可以保護你。如果藤听春找你,我不在的話,你也不用太擔心。”

    顧瑜看多兩眼,辨認出這個鐲子像是他父母之前提過的,新研發的高科技產品,造價昂貴,數量極少,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

    “給我?”顧瑜有些猶豫。

    藺洲卻握住他的手腕,直接幫他戴上了,有點不容拒絕的意味。

     的一聲,扣上。

    一圈銀色,襯得顧瑜的手腕更是膚白如玉。

    藺洲說︰“這是我母親公司的新產品,我拿了一只過來。你的安全很重要。”

    顧瑜這才想起來,除了中將這層身份,藺洲的家世似乎也很優渥,他父母和藺家也有多年的生意往來,所以才對藺洲比較了解和信任。

    那確實沒必要推拒了。

    顧瑜隨手撥了一下鐲子,看它泛著光澤,笑了一下,“禮尚往來,下回我也給你送禮物。”

    藺洲听到這話,眼里難得浮上一絲笑,“好。”

    不過,藺洲期待的禮物還沒來,倒是先收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大禮。

    他把精神體借給了顧瑜,結果在剛入睡的時候,被一種異樣的強烈感覺驚醒。然後,僵坐著,一夜未睡。

    ***

    顧瑜又不穩定地變成了人魚覺醒體,過了兩天,再次變回人形。現在,他還不能控制自如隨意轉換,但會有點預感,能在變之前做準備,不至于突然衣服撕裂,或者光著,太過慌張狼狽。

    但變成人魚時,顧瑜趴在蛋殼邊,魚尾巴垂下來,不翹起來拍水花了,整個人都蔫噠噠的,心情不是很好。

    他的臉擱在手背上,擠壓著軟軟的腮肉,嘟起來一些,顯得不高興,另一只手放在蛋殼外,細白的手指動了動,做出了摸什麼的動作,可面前空蕩蕩的,只能摸到空氣。

    長長地嘆了口氣。

    慢吞吞地翻身。

    翻不過去。

    繼續趴著。

    沒有貓擼的人生,感覺已經死掉了。

    好痛苦。

    顧瑜一臉頹喪沒精神,比任何時候都要像一條癱軟的咸魚。

    藺洲這幾天出去忙了,見不到人。

    原本,顧瑜覺得很正常,畢竟他的身份擺在那,肯定有很多事情做,自己也可以訓練,雖然沒有人盯著,他會更加偷懶。

    可後來,顧瑜發現了不對勁,藺洲似乎不太願意借球球給他了。

    以前會不時放精神體出來,顧瑜都不需要說什麼,兩人之間仿佛形成了一種默契。

    所以,雖然球球不再是他的貓了,不能天天黏在一起,但還是基本可以隔天擼一次貓貓,抱著一起睡覺。顧瑜就沒有多難受。

    但這幾天,藺洲在回到基地,顧瑜眼巴巴想要抱貓時,臉色冷淡,故意裝作沒看見,轉移話題,然後說有事離開。

    接連幾次下來,顧瑜怎麼都能看出點端倪。

    可他想不明白,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是自己哪里惹到藺洲了嗎?

    顧瑜一星期沒擼到貓,像是喝奶茶成癮的人一樣,沒摸到貓就生無可戀。

    上一次,因為是在自己的房間,他就有些放肆,又是埋肚皮吸貓,又是摸尾巴,捏貓鈴鐺。球球發出呼嚕嚕的聲音,乖巧無比,幾乎在他懷里攤成一團軟乎乎的貓餅。

    擼貓得很盡興,很開心。

    不過,顧瑜要早知道,接下來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機會擼貓,他一定會不睡覺,一直擼球球到天亮的。

    顧瑜長長地嘆了口氣。

    第二天,顧瑜變回了人形,去食堂的路上,他踫到了藤听春。

    那張陰柔的臉很有辨識度,而且剛一走近,就聞到了淡淡的草木香氣。

    藤听春笑著跟他打招呼,“顧瑜。”

    顧瑜也笑了一下回應,距離不遠不近。

    藤听春也沒有走得太近,保持著正常的社交距離,但從微微前傾的身體看來,他是真的很想離顧瑜近些。

    “心情不好?”藤听春看出來了,語氣關心問。

    顧瑜搖頭,“沒事。”

    在訓練方面,藤听春他們也有教過他,彼此關系拉近了些,不過,還沒有到分享心事的程度。而且這事關藺洲的精神體,他當然不會說出來。

    藤听春沒有追問,倒是在排隊的時候,忽然說起了自己的事。

    “有時候,霍戈讓我挺煩躁的,不愛說話,有什麼想法非悶在心里,也不說出來,我又沒有讀心術。我最討厭因為說不清楚導致的誤會了,你知道我是怎麼解決的嗎?”

    他桃花眼一挑,眉目艷麗張揚,笑得肆意。

    顧瑜本來沒多想听的,都下意識接了下去,“怎麼做?”

    “直接堵他問。不過,也不能過于直白,太強硬反而容易造成反效果。最好是能誘導,讓對方主動說出來,乖乖听話。”

    “要找個地方,兩人獨處,可以適當地拉近距離,讓對方沒有躲避的機會。還是不行的話,建議湊到耳邊說,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

    藤听春說完,朝他眨眼笑了一下。

    顧瑜听著听著,總感覺他話里有著另一層含義,意味深長。

    但一時想不明白,剛好又輪到他點菜了。

    于是,他回了一句,“听起來確實很有用,你很會。”

    藤听春一點都不謙虛,點頭說︰“我也這麼覺得。”

    顧瑜端著餐盤,找了個位置坐下,沒多久,就有其他覺醒者坐他旁邊,和他閑聊。溫梔梔還跟他分享了食堂哪些菜很好吃。

    從食堂出來,回房間休息時,顧瑜才突然想到,藤听春那番話,怎麼好像是特意說給他听的?在給他建議?

    可這是建議他去誘導誰主動把話說出來?

    顧瑜想了想。他雖然沒說自己的心事,但或許並不難猜。在基地里,和他相處最多關系最近的就是藺洲。

    藤听春可能以為他和藺洲之間發生了點摩擦。

    但他的方法是他們情侶之間的,對他和藺洲也適用嗎?

    顧瑜思索了一下。

    用用也不虧,萬一爭取一下,就有貓擼了呢?

    于是,下午到了訓練場,顧瑜的視線時不時就往藺洲身上瞄,心里想著,要怎麼實行藤听春的建議。

    藺洲自然感覺到了,身體一僵,但又若無其事,照常開始訓練指導。

    對打過程中,顧瑜一時分神,沒有避開藺洲的拳頭。

    藺洲反應很快,及時換了方向,從顧瑜耳側擦過,拳風帶起了幾縷黑發,微微顫抖。

    “你怎麼了?”藺洲皺眉,低沉的聲音暗含批評,“對戰時不專心是致命的。”

    “抱歉。”顧瑜有些懊惱,“可以暫停休息一下嗎?”

    藺洲點頭應了,然後又說︰“有什麼問題,也可以跟我說,我會幫忙。”

    顧瑜下意識搖頭,“沒事,不用。”

    但剛一說完,就想起來,這事正是和藺洲有關,也只有藺洲可以做到。

    藺洲看他客氣拒絕的樣子,不禁皺眉,心里有些控制不住的暴躁煩悶。

    汗水濕透了背心,黏在身上,很熱,情緒又差。

    藺洲走到一邊,冷著臉,兩手抓住衣擺就掀了起來脫掉,打算換一件干淨的背心。

    上半身赤.裸,毫無顧忌坦然地露出了精壯的胸膛,肩背肌肉線條極其流暢,充滿了力量美感。

    顧瑜正走過去,打算拉近距離,試試藤听春的方法,結果就看到了這樣刺激的一幕。

    胸肌,真的很大。

    沒有任何遮掩,直接暴露在眼前。

    藺洲的頭發也汗濕了,汗珠不斷順著滑落,身上也是,褲頭的顏色都深了一圈,緊緊貼著深凹的人魚線。

    顧瑜一時愣住,腦子空白,完全忘了自己要說的話。

    藺洲听到腳步聲,一轉頭,就看到顧瑜站在自己身旁,距離很近。而且他正盯著自己的肌肉。藺洲僵住,瞬間忘了拿干淨的背心穿上,開口時聲音還有些壓制不住的沙啞,“……怎麼了?”

    這話就像是個開關,又像是邀請。

    顧瑜忍不住又向前了一步,看著他的胸肌,下意識問——

    “我可以摸一下嗎?”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