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2章 社死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顧瑜腦子一熱, 話就說出了口,甚至自己都沒意識到有什麼不對。

    空氣驟然凝滯,安靜得不可思議。

    過了幾秒。

    顧瑜才反應過來, 自己說了什麼, 瞬間熱血涌上頭,耳朵發燙, 有些尷尬。

    他的腦子是被喪尸吃掉了嗎?

    不然怎麼會控制不住說出這種話。

    可又不得不承認,這是他的真心想法。

    顧瑜在心里默默地罵了自己一句,然後臉上又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 打算將這事無聲地揭過去, 避免尷尬繼續蔓延。

    但偏偏這時,對面站著的藺洲,忽然聲音低沉地嗯了一聲。

    答應了。

    顧瑜愣了一下, 猛地抬頭, 一臉的不敢置信。

    “……真的可以?”

    其實, 男性之間互相炫耀自己的肌肉, 還摸一把, 是很正常的事。顧瑜在學校也看過不少男生肆無忌憚坐大腿抱著撞, 沒覺得有什麼。

    但或許是藺洲的身份特別,平時又總是一臉冷肅,怎麼看也和這些沾不上邊,還有點唐突冒犯的感覺。

    現在,藺洲答應。一切就不同了。

    顧瑜上前,還真大膽地伸手, 得償所願。

    皮膚很熱, 像是個火球一般, 微微燙手。肌肉硬邦邦的, 有點彈性。

    比想象中的手感還要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令人上癮。

    而且總說藺洲高冷,這哪里冷,簡直熱到能燒死人。

    不知怎麼的,顧瑜忽然想起了擼貓時的手感,毛很順滑很舒服,兩者手感顯然是不同的,但就是聯想到了一起,不相上下,都很喜歡。

    他盯著眼前性感的肌肉線條,有些沉迷出神,並未注意到,在他指尖觸踫的那一瞬起,藺洲整個人就變得極其僵硬,像是一塊堅硬的石頭。

    藺洲站得直挺,肌肉因為繃緊而鼓起,露出硬朗的弧度。面無表情,板著臉,薄唇緊抿,連呼吸都不自覺屏住了,像是在竭力隱忍克制著什麼。

    他有點後悔,自己不該那麼沖動答應。

    距離太近了。

    會不會聞到汗味?

    應該先洗個澡的。

    藺洲垂眸看到顧瑜的頭頂,細軟的黑發,細白的指尖,落下異樣的觸感,讓他觸電似的,不自覺就偏頭移開視線,拿著黑背心的手也暗暗用力抓緊,幾乎揉成一團。

    腦子里掌控理智的神經岌岌可危,平時很有條理,邏輯清晰,此時卻都亂了,所有一切都藏在了假裝冷靜的臉下,暗潮洶涌,混亂不堪。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短短一分鐘,在此刻卻變得極其漫長難熬。

    仿佛眨眼之間,又像是已經過去了很久。

    終于,顧瑜收回了手。雖說藺洲答應了,但他也不能太肆意妄為。

    幾乎是同一剎那,藺洲松了口氣,心里還有點隱約的不舍。

    但面上,什麼也不外露。

    藺洲問︰“夠了嗎?”

    顧瑜點頭,喉嚨莫名發干,“……夠了。”

    藺洲就將背心穿上,擋住了精壯的胸膛,只露出結實的胳膊。背心衣領邊緣很快又被汗水打濕,他比剛才更熱了,仿佛在火上炙烤,過不了多久,會跟前面那件背心一樣濕透。

    “你多訓練,三個月也能練出效果。”

    藺洲像個稱職的教官,正經地說出這話,仿佛剛才的事情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顧瑜想象了一下自己擁有強壯胸肌,薄薄的四塊腹肌也變得更顯輪廓的樣子,覺得很帥氣,興致一來,就問︰“要怎麼訓練?”

    藺洲打開光腦,按了幾下,調出一份大致的訓練計劃,光屏轉到顧瑜眼前。

    只掃了兩眼,看到每日的訓練量,顧瑜就已經感覺自己喘不上氣來了。

    他會死的。

    一定,肯定,絕對!

    顧瑜用自己咸魚魚鰭,捂住胸口,夸張到想吸氧救命。

    “……謝謝,但我不用了。”

    顧瑜聲音虛弱,表示肌肉什麼的,他並沒有那種世俗的欲望,剛才就是一時鬼迷心竅了,當他沒說過就好。

    藺洲也猜到這個結果,眼底掠過一絲笑意,沒有強求。

    他們繼續訓練,練到大汗淋灕,渾身濕透,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顧瑜徹底虛軟無力,累到已經只想躺著,爬不起來了。

    終于,藺洲看他這樣,說今日的訓練量已經足夠,可以結束了。

    顧瑜已經成了一條失去高光的死魚,軟綿綿的,癱地上一動不動,只有起伏的胸膛說明人還活著。

    藺洲拿了瓶營養劑,將吸管插上,然後在顧瑜面前蹲下,遞到他嘴邊,進行投喂,“喝點,會舒服很多。”

    顧瑜半眯著眼,迷迷糊糊的,下意識就听話轉頭,咬住吸管,啜了一口。

    濃密的眼睫垂落下來,簇簇分明,在眼瞼下映出小扇子,因為劇烈運動而泛紅濕潤的鼻子下,嘴唇微微張開,乖乖地含著吸管,草莓的香味不斷溢出,像是讓他整個人都變成了這種汁水飽滿的紅艷果實,泛著絲絲甜氣。

    喝了好幾口,果然身體綿軟無力的感覺緩和了一些。

    顧瑜這才遲鈍地反應過來,自己在被教官喂喝的,似乎不太好。

    他道謝,伸手想把營養劑拿過來自己喝,但藺洲沒放手,只平淡地說了一句,“還有最後一口,喝完了。”

    顧瑜的手頓住,這樣的話,確實沒什麼必要換來換去了。他吸了一口,腮幫子鼓起,果然見底,沒了。

    藺洲就收手,準備將瓶子扔到回收桶里。

    吸管被拿出,滴落了兩滴營養液,乳白色的,微稠,像是牛奶,正好沾在顧瑜的唇瓣上。他下意識舔了一下,濡濕的唇色顯得更深,泛著水光。

    藺洲握著瓶子的手忽然一緊, 嚓一聲,瓶身嚴重扭曲變形。

    顧瑜听到聲音,順著看去。

    藺洲卻已經反應迅速,冷靜地拿著瓶子去扔了。

    躺在地上的顧瑜眨巴了一下眼楮,就又轉頭看天花板,舔舔嘴唇,滿嘴的草莓香,總感覺意猶未盡,還想再干一瓶。

    訓練之後,藺洲又去忙了。

    顧瑜癱咸魚好半晌,才終于慢吞吞地爬起來,爬到一半時,突然想起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沒跟藺洲說球球的事!試著誘導藺洲繼續讓自己擼貓!

    完全忘了。

    顧瑜坐在地上,認真地反省了一下自己。

    輕易被男色所惑,意志薄弱,因此忘了正事,實在太沒出息。

    你怎麼能如此墮落!對得起球球嗎?!

    這樣不行,必須去找藺洲說清楚。

    他剛站起身,又忽然想起來,藺洲今天似乎有事要出基地,見不到人。

    打電話說這事,又顯得不夠有誠意,還是當面講更好。

    于是,顧瑜又一屁股坐了回去,盤著腿,懶懶散散。

    其實認真一想,這事其實並不能怪他。

    藺洲那樣的身材,誰看了不會晃神,不論男女,都會心動想摸的。

    他把持不住,太正常了。

    他要是憋住了,才不對勁,憋得多了會變態的。

    顧瑜成功為自己推脫,說服了自己,坦然揭過剛才的事。

    說到精神體,顧瑜其實也產生過好奇,自己的精神體會是怎樣的,一條很咸的咸魚?

    因為他剛覺醒,精神領域還不穩定,暫時還不能具現化出實體,等他比較能熟練轉換人形和人魚時,就應該能見到自己的精神體了。

    顧瑜還挺期待。

    沒再繼續留在訓練室,他去洗了個澡,沖去了一身黏膩的汗水,清爽舒服地出來。

    雖然還沒到飯點,但因為剛經過運動量大的訓練,他已經很餓了,快步朝食堂走去,又因為累,腳步落下,變得慢吞吞。

    進去再出來,吃得很多,飽餐一頓,又能支稜起來一點了。顧瑜想想,打算回去打游戲,孟耀找過他很多次了,說再不玩就提刀上門找他。雖說孟耀上門也找不到他,但為免在游戲里被追殺,顧瑜還是點頭了。

    路上,顧瑜不小心踫見了熟人。

    溫梔梔和孔豐羽,兩人坐在花園的木制藤椅上,似乎在曬太陽。

    溫梔梔托著孔豐羽綢緞似的及腰長發,分成了均勻的三股,在給他編辮子,還在上面點綴了顏色鮮嫩的小花。

    孔豐羽臭著一張臉,坐在她身邊,卻沒有阻止她這個舉動。以他的孔雀特性,應該很寶貝自己的長發,就像愛護漂亮的羽毛一樣,但對溫梔梔很不一樣,挺縱容,換做別人,他肯定當場炸了。

    因為忙著編辮子,溫梔梔把零食給孔豐羽拿著。他不爽,撕了一包薯片吃。溫梔梔也不會說他,她是個吃貨,但對親近的人從來不護食,反倒很樂意分出去,想對方也喜歡自己喜歡吃的零食。

    溫梔梔也想吃,但手上忙著,孔豐羽就給她喂了一片。溫梔梔吃的時候,不經意間咬到了他的指尖。

    孔豐羽一愣,耳朵紅了,還紅得很厲害。

    顧瑜看著他們,仿佛都能看到周圍蔓延的粉紅泡泡,充滿了甜甜小情侶的感覺。

    說起來,之前他好像听說過,他們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

    真是青澀又美好。

    顧瑜也不是沒想過談戀愛,從小就被表白過很多次,但因為沒有喜歡的人,就一直單著,看著別人,不禁聯想到自己,關系近的青梅竹馬只有孟耀,想想跟他談戀愛的畫面,顧瑜就渾身一抖,還是算了……

    顧瑜笑了一下,轉身打算悄悄離開,不打擾他們。

    結果沒想到,剛一轉頭,就看到身後的藤听春,措不及防被嚇了一跳,整個人一抖。

    幸好沒發出聲音,不然那邊的孔雀大概會炸。

    顧瑜呼了口氣,離開這里,走過轉角才慢下來。

    藤听春也跟上來了,笑眯眯說︰“不好意思,我本來沒想嚇你的,只是想問你有沒有見到霍戈。”

    本來?沒想嚇?

    所以後來又改變了主意的意思嗎?

    顧瑜看透了他的惡趣味,默默後退一步,搖頭說︰“沒看見。”

    然後轉身就想走,眼角的余光卻看到藤听春懷里抱著的熊布偶突然動了。

    毫無預兆,有點像恐怖片里的畫面。

    顧瑜不自覺就被吸引了注意。

    他剛才就看到藤听春抱著的泰迪熊了,圓耳圓臉,胖胖的爪子,渾身深棕色的毛絨絨,沒什麼表情,卻也給人一種很可愛的感覺。

    藤听春注意到他的視線,很大方地就舉起了泰迪熊,笑著介紹說︰“這是霍戈的精神體。”

    顧瑜詫異,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除了藺洲以外的人的精神體。

    精神體都自帶可愛光環嗎?

    霍戈那樣的猛男都是熊公仔?

    “很可愛吧?”藤听春桃花眼一挑,笑得艷麗,心情很不錯的樣子,“他害羞了,在躲我,不過沒關系,他的精神體還在我這。”

    顧瑜有點茫然,沒明白因果關系。

    藤听春低頭,把泰迪熊抱到頸側,親昵地蹭了蹭,然後慢悠悠解釋,“你可能不清楚,精神體非常私密重要,一般只有伴侶情到濃時,才會交換精神體。因為,精神體和本人的感官是相通的。”

    他握住泰迪熊的爪子揉,又低頭親了一下,激得它瞬間炸毛,仿佛胖了一圈。

    藤听春笑得意味深長︰“我這麼做,霍戈全都能感覺到……你明白嗎?”

    顧瑜……明白了,但又恨不得自己不明白。

    整個人呆愣愣的,仿佛三觀受到了巨大的沖擊,不敢置信。

    如果這是真的話,那他之前對球球……

    這時,霍戈突然大步過來,一把捉住藤听春的手就拉著帶走,偏黑的膚色讓他臉紅都不明顯,但藤听春就是一眼看出來了,笑得蔫壞,還故意去捏他發燙的耳朵,逼得他忍不住躲。

    藤听春回頭,朝顧瑜揮了揮手,“祝你一切順利哦~”

    顧瑜根本沒心思听,大腦嗡嗡作響,仿佛渾身上下的血全都轟的一下涌到了頭部,臉色漲紅,窘迫尷尬到難以自已。

    活了二十年,從來沒有哪一刻能像現在這麼尷尬。

    極致社死,當場死亡。

    他活不了了。

    他沒辦法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已經死得透透的了。

    顧瑜恍恍惚惚,雙腳似踫不著實地,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飄回房間的。

    他走到床邊,向前一倒,把自己整個人埋進柔軟的被窩里。

    鴕鳥埋沙,裝死。

    一動不動。

    過了不知多久,才像毛毛蟲一樣,身體一伸一縮,從被窩里探出個頭,打開光腦,不死心地搜索求證,想要有確切的資料反駁自己剛才听到的事情。

    說不定……藤听春只是惡趣味,故意騙他耍他玩呢?

    顧瑜抱著一絲希望,到覺醒者官方平台,找到資料,點開來看。

    之前,因為加了藺洲為好友,覺醒者需要了解的信息,藺洲直接發了個簡潔明了的總結文件過來,沒有任何多余的廢話,他很快就看明白了。

    基于對藺洲的信任,顧瑜覺得官網上不會有藺洲沒發的信息,所以他根本沒有另外再去搜。

    現在真的去看了,才發現,還真的有這麼一條。

    精神體對覺醒者十分重要,不應將軟肋交予他人,一旦精神體遭受傷害,本人也會被影響,精神領域受損。而且,精神體和本人的感官是相通的。精神體的視、听、嗅、味、觸,所經歷的一切都會反饋到本人身上,所以,必須格外重視。

    感官相通。

    顧瑜眼楮一眨不眨,定定地看著光屏上的那行字,像是希望它能改變一樣。

    但不管看多久,那字都在那,絲毫不變,明晃晃地告訴顧瑜這個事實。

    顧瑜頭皮發麻,關掉光腦。

    恨不得拿頭  撞大牆。但這樣太痛了,所以他換成了撞枕頭。

    其實,如果只是抱貓擼貓,他並不覺得有什麼,就算知道了,也只是稍微尷尬一下,很快就接受過去了。

    可偏偏,隨便回想一下,他養球球以來發生的一些事,當時以為它只是一只普通的貓,在它面前毫無顧忌換衣服,強行埋肚皮吸貓,還很喜歡捏貓鈴鐺……

    顧瑜的臉再一次漲紅,火燒雲似的,蔓延到脖子,耳朵也紅透了。

    怪不得,之前藺洲委婉地說過,讓他不要和貓過于親密。顧瑜那時候听了還覺得奇怪,畢竟每個鏟屎官都這樣的。他還以為藺洲是吃醋,不高興自己的貓太親近別人。

    怪不得,前段時間,藺洲會突然不太願意借貓給他,他前一晚摸了貓鈴鐺,那對藺洲來說,豈不就是……回想起藺洲欲言又止的復雜神情,而自己當時還傻憨憨什麼都不懂,堅持不懈想借貓。

    顧瑜越是回想多一點,就死得越透。

    當初剛見藺洲,他問到球球和藺洲之間的聯系時,藺洲否認了,說貓擁有自己的獨立性格,把他騙了過去。

    雖說藺洲早點說出來,他就不會在基地里繼續捏貓鈴鐺,繼續做社死的事,但想想,如果換做是他,大概也沒辦法直白地說出口。

    這時候,就很需要對方的情商高,一秒意會了,偏偏他傻兮兮的,什麼也沒想到。

    顧瑜無法想象,自己接下來要怎麼面對藺洲。

    故意躲閃的話,藺洲一定會敏銳地察覺到有問題。

    最好的方法,大概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態度和以前一樣,同時有意地減少和球球的接觸。

    一想到不能隨心所欲擼貓,他就覺得難受。

    咸魚翻面,躺在床上,生無可戀。

    又過了好一會,他才像是想到了什麼,打開光腦,找了些口碑好的有名貓舍,一點進去,就能看到放大的貓貓照片,雙眼明亮,毛發蓬松柔軟,一看就知道被養得很好,十分討喜。

    顧瑜看了一眼,在分類里找到了孟買貓,圖里的貓也是渾身純黑的毛發,金色貓瞳,小黑豹似的帥氣。

    他想,要不自己買一只貓來養。

    但看著這些圖片,都沒有想要養的想法。它們是和球球長得很像,但還是不一樣,球球終究無可替代。

    顧瑜放下手,光屏消失,然後嘆了口氣。

    為什麼球球不是他的精神體呢?

    因為知道了精神體的事,顧瑜一晚上沒睡好,煎咸魚到天亮,起床了精神也不太好,忍不住打哈欠。

    他是想保持一如既往的態度,但真正見到藺洲,還是忍不住僵了一瞬,神情有點不自然。一般人,或許還能敷衍過去,可藺洲比常人更敏銳,發現了不同,眸色微暗。

    藺洲沒說什麼,只是視線悄無聲息地落在他身上,帶著觀察和探究,心里猜測著原因。

    訓練照常。

    顧瑜藏著自己不能見人的社死事件,比平常緊繃,反倒沒有像以前一樣抓住一切機會耍賴皮偷懶,難得听話地接受訓練安排,也更安靜些。

    有個乖巧配合的學生,藺洲的心情卻並不怎麼好,臉色很冷,薄唇幾乎繃成了一條直線。

    格斗課,難免會有肢體踫撞,在顧瑜一心攻擊,不經意間形成兩人的腿交錯在一起,他的腿抵在藺洲大腿內側的姿勢時,不知想到了什麼,他下意識向後急退一步。

    也是這個動作,讓藺洲周身的氣壓更低,身體快過腦子,一下抓住顧瑜的手,沉聲說︰“怎麼回事?這麼好的時機,你應該進攻,而不是後退。”

    顧瑜還是第一次被藺洲用那麼嚴厲的語氣訓斥,以前教得也嚴格,但藺洲就算沒什麼表情,也感覺得出是耐心的。現在卻是克制不住的煩躁。

    顧瑜晃了下神,低聲說︰“抱歉。”

    藺洲一頓,眼底閃過懊惱,聲音也立刻壓低下去,“你不用道歉,是我一時急了,我們繼續。”

    訓練持續了很久,很順利,只是氣氛有些凝滯。

    終于,今日訓練任務結束,顧瑜笑著說多謝教官指教,就準備要離開。

    藺洲接下來還有事要忙,但他並不想走,盯著顧瑜的背影,忍不住出聲叫住。

    “你要貓嗎?”

    顧瑜腳步停住。不得不說,他非常心動,幾乎立刻就想點頭了。

    但那要命的社死事實瞬間涌入腦子,提醒他以前做了什麼尷尬至極的蠢事。

    顧瑜藏在黑色碎發下的耳朵泛紅,轉身勉強笑著,客氣說︰“不用了,我昨天沒睡好,想回去休息。而且,那怎麼說也是藺中將的精神體,我總借來不太好。”

    說完,他點點頭,腳步有些急切地離開了訓練室,生怕藺洲會跟他談捏貓鈴鐺的事。

    剩下藺洲站在空曠的訓練室里,明亮的燈光,在地面映出孤零零的一個人影。他雙眸暗沉,莫名像是被主人拋棄的可憐大狗勾。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