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3章 貓耳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一次極致的社死, 顯然不是輕易就能過去的,甚至在很多年後回想起來,依然會頭皮發麻, 恨不得倒地瘋狂打滾,撞牆到失憶, 忘記這難以啟齒的尷尬。

    顧瑜接下來幾天, 都有點難以面對藺洲,和他正常對話就已經用盡了所有勇氣,表面上的平靜都是裝出來的,實際只想死。

    而藺洲的臉色也一天比一天冷淡,氣場驚人, 令周圍的人大氣都不敢喘, 說話都小心翼翼,還有人躲起來悄咪咪說,藺中將臉色那麼差, 該不會是失戀了吧。

    隨口猜的一句話, 卻一不小心戳中了真相。

    而且, 藺洲的情況更慘, 根本還沒談上戀愛,還在暗戀階段,試圖和對方拉近距離熟悉起來,結果……被疏遠躲避了。

    藺洲的心情當然很不好。

    有責任感的他依然完成了自己該做的事,成果也無可挑剔,只是有時候表情嚇人了些。

    終于,藺洲忍不住了。

    在走廊上走著的顧瑜, 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像是被窺視, 身後有人跟蹤。

    直勾勾的視線, 如影隨形,不容忽視。

    不論走到哪里,都緊緊黏著。

    更奇怪的是,那目光不含惡意,也沒有讓顧瑜產生反感的情緒,只是覺得別扭古怪。

    他試著通過光腦,看身後的畫面,但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基地里那麼多覺醒者,按道理來說,不可能察覺不到一個行為如此詭異變態的人才對,但確實沒有一個人發現不對勁。

    因為他是唯一的人魚,所以被盯上了嗎?

    顧瑜正考慮著,把這事告訴藺洲或是研究團隊的人。

    一個黑影就猛地朝他撲了過來,熟練地跳進他懷里,還發出了一聲軟乎乎的喵嗚聲,听起來可憐巴巴的。

    顧瑜愣住,看到懷里的球球,什麼都還來不及想,就先下意識抱著貓進了自己的房間。

    然後,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換做以前,他肯定肆無忌憚地擼貓,捏耳朵,按肉墊,摸尾巴,像個變態一樣強行埋肚皮吸了,但現在知道了球球和藺洲之間的聯系,他抱著球球就像拿著個燙手山芋,手足無措。

    多踫一下,都覺得自己是個色批,在佔人便宜。

    所以他動作僵硬,還俯身蹲下,準備把球球放到地上。

    可球球怎麼可能願意。

    它會偷偷摸摸跟蹤顧瑜,出現在這里,就是因為藺洲的精神體感知到了本人強烈的情緒,在沖動驅使下,再次背著他離家出走了。

    球球立刻用兩只小爪子抱住他的手腕,死活不松開,還睜著一雙濕漉漉的貓眼,又無辜又委屈地看著他。

    明明是一只貓,但這眼神比狗狗眼還厲害,完全掌握了讓人心軟的精髓。

    果然,顧瑜停住了,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沒把它的爪子拿開,而是問︰“球球,你是自己偷跑過來的嗎?”

    球球︰“咪嗚~”

    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顧瑜說︰“我送你回去,你是藺中將的精神體,應該在他那里。”

    球球瞪大了眼楮,似乎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听到了這麼殘忍的話。

    這下,顧瑜伸手過來抱它,它一點都不黏糊糊鑽他懷里了,反倒是躲什麼似的,一下避開他的手,逃到了一邊。

    顧瑜追過去,球球就用兩只爪子牢牢抱住床腿,像是一只被主人強迫洗澡渾身上下都寫滿了拒絕的倔強貓貓。

    顧瑜強硬扯它出來帶走也不是做不到,但怎麼可能舍得用太大力,平時抱球球都溫柔又小心,所以他握住圓嘟嘟的爪子拉了兩下,就有些沒轍。

    他想了想,還是打開光腦,打算和藺洲說一聲。

    但光屏浮現時,也彈出了他之前沒關掉的貓舍頁面。

    和球球長得很相似的孟買貓圖片,上面還有著一行顯眼的標語——

    與貓結緣,相伴一生。

    瞬間,球球猶如晴天霹靂,整只貓都傻了,陷入了呆滯狀態,就連抱床腿的爪子都無意識放松了,一副大受打擊傷心欲絕的樣子。

    它眼楮一眨不眨地看著顧瑜,仿佛在質問——你不愛我了嗎?你要拋棄我,去找別的貓了?!

    球球雙眼潮濕,大概是想哭出來,更有優勢,讓顧瑜心疼它,但很可惜,貓貓不會因為情緒落淚,它又煩躁又焦急,控制不住用貓尾巴纏住了顧瑜的手腕,像是拴住了,顧瑜就不能扔下它。

    顧瑜被他看得心虛了,像是自己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但,這是藺洲的精神體……

    顧瑜忍了忍,還是沒忍住,伸手放在球球的頭上摸了摸,順手又輕捏一下它的耳朵,很遺憾地說︰“為什麼你不是我的精神體呢?”

    球球喵喵直叫,我也想啊!

    又過了好半晌,顧瑜才哄好了球球,讓它放開了床腿,中間不乏保證自己不會逛貓舍,不會養除了球球以外別的貓,不會拋棄它等等。

    雖然知道,這些話說出來,藺洲也很可能會听到,但對著球球那可愛的樣子,顧瑜實在狠不下心來。

    他想,這事是他和藺洲之間的社死,球球就是一只可愛的貓貓,它又有什麼錯呢?

    反正藺洲還不知道他已經知道精神體的事了,現在就裝作還是把球球當成貓,最後放肆rua一把,之後再收手,不佔藺洲的便宜了。

    顧瑜抱起了球球,撓下巴,捏肉墊,順毛摸摸,但當然,更過分的吸貓肚皮捏鈴鐺是不敢了。

    擼貓好久,顧瑜都還是不滿足,大概是想到以後可能很難有機會再擼了,非常舍不得。但怎麼也還是要把貓還回去,不然等藺洲上門來找,就很尷尬了。

    顧瑜抱起球球,打算去藺洲那,但球球反應很快,抱住了門,不肯走。

    “我說了不會不要你,下次還可以再來找我呀。”顧瑜低聲說,哄著球球。

    只是這個下次,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藺洲還會同意借貓給他嗎?

    如果不肯,球球偷偷過來找他,也不能怪他吧?

    顧瑜有點狡猾地這麼想著。

    球球終于願意松開爪子,乖乖任他送回去,還很黏人地蹭了他一下,毛絨絨的觸感極好。

    顧瑜笑得兩眼彎彎,同時又忍不住想,要不是清楚知道球球是藺中將的精神體,其實還真不敢相信,一人一貓相差太多了。

    他看官方資料的時候,似乎有寫到,精神體在一定程度上,真實地反映了本人的性格。

    真的嗎?

    高冷嚴肅的藺中將還會像球球那樣撒嬌黏人?

    顧瑜實在想象不出那畫面,但真的很想看看。

    因為藺洲是他的監護人,在最一開始,藺洲就將自己在基地里的房間號告訴了他。顧瑜抱著球球,直接就去了藺洲的住處。

    離得並不算太遠。

    不過,一路上,球球都有些煩躁不安,在他身上爬來爬去,甚至用肉墊踩他的胸口,有點貓咪踩奶的感覺。

    只要不是用有倒刺的貓舌舔,他不疼,就也不在意,軟乎乎的肉墊觸感,按摩還挺舒服。

    顧瑜安撫地順毛摸摸。終于站定在藺洲的房間門口。

    大概是知道他來了。

    剛到,眼前的門就打開了。不知道的,還以為藺洲一直守在門口等著。

    高大的身形,籠罩下來一片陰影。

    藺洲看起來像是剛洗過澡,頭發濕潤凌亂,穿著寬松的休閑服,比平日隨意很多,減弱了臉上的銳利和冷硬,顯得不那麼難以接近。

    顧瑜注意到他身上帶著的水汽和涼意。現在天氣已經開始轉冷,洗澡應該都要用熱水了,他居然還能沖涼水澡。

    驚訝了一瞬,顧瑜將懷里的球球遞了過去,說︰“球球跑來了我這,給你送回來。”

    藺洲眸光沉沉地看著他,很沉默,頓了一下,才伸手將貓接過來。

    但沒能成功。

    球球用兩只爪子死死地抱住顧瑜的手,渾身上下都抗拒著回去,連貓尾巴都卷起來,不肯被藺洲踫到。

    實在難以想象,這是藺洲的精神體,嫌棄自己的主人嫌棄到這份上,屬實難得一見。

    顧瑜一邊高興于球球黏他,一邊又覺得很尷尬,像是做了壞事拐走別人重要的東西。

    他往前伸手,球球面對著藺洲,突然有點凶地喵嗷了幾聲,像是在罵他什麼。

    顧瑜驚奇。

    精神體也會凶本人的嗎?這算不算自己罵自己?

    藺洲終于似忍耐不住,強行把貓撈過來,寬大的手掌按在它背上,下一秒,球球就化為細碎的光點,飄進他的身體里。

    顧瑜手里一空,沒了重量。

    “謝謝。”藺洲道謝,垂眸看著顧瑜,又移開視線,似乎因為很少說類似這樣的話,問得有些不自然,“……要進來坐一下嗎?”

    他向後一退,側過身體,邀請他進屋。

    顧瑜一眼就能看到里面的部分擺設,簡單但很整齊干淨,很有軍人的特點。

    顧瑜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搖了搖頭,禮貌客氣說︰“我就不打擾了,藺中將您好好休息。”

    語氣是剛見面時的生疏客氣,仿佛這段時間的相處都化為烏有,又回到了起點。

    他甚至下意識用了您。

    藺洲雙眼一下暗了下來,動了動嘴唇,欲言又止,最終還是看著顧瑜走了。

    精神體會擅自跑出去,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剛發現的時候,他還擔心暴露,但在顧瑜把貓送回來時,他心里又猛地一沉。

    是不喜歡他的精神體了?還是說……

    藺洲僵立在門口,過了許久,才像是回過神,關上門,走進屋內,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仿佛成了一座石像,異常沉默。

    不知什麼時候,精神體黑貓又跑了出來。

    它蹲在藺洲身旁,毫不客氣地撓了他一爪子,不滿地喵喵直叫,尾巴用力拍著沙發。

    但藺洲毫無反應,被撓了好幾下,連個眼神都沒給。

    然後,球球像是撓得沒意思,歇了下來,只是將爪子輕搭在他腿上,低低地咪嗚一聲,莫名像是一聲嘆氣,很人性化,甚至透著幾分同情。

    藺洲終于忍不住了,大手按在黑貓頭頂,讓它滾了回去。

    一臉難掩的煩躁。

    卻又不知該怎麼做才好。

    而另一邊,顧瑜從藺洲那里離開,稍微走遠了,就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氣。

    他都有點佩服自己,在那樣社死的情況下,還能和藺洲正常交談。他現在一看到藺洲,就忍不住想到貓鈴鐺,簡直要命。

    因為有些心不在焉,顧瑜一個沒注意,就走錯了路,走到一條比較偏而少人的路,還撞見了人。

    似乎還是不該看到的一幕。

    霍戈靠在牆邊,藤听春一手勾住他的脖子,一手揪住他的領口,將他拉下來,放肆地親著他的唇。霍戈的手則摟著他的腰,低頭任他施為,宛如一個忠心听話的騎士。不管藤听春做什麼,他都不會拒絕。

    不得不說,這像是電影里的畫面。

    顧瑜愣了一下,隨即就想悄悄離開。

    但覺醒者五感敏銳,幾乎在顧瑜出現的剎那,他們就發現了。

    藤听春在霍戈懷里轉頭,看向顧瑜,臉上沒有被發現的羞窘,而是很坦然,翹唇笑了起來。

    他和霍戈分開,然後拉著他一起走過去。

    “好巧,又見面了。”

    本人都表現得那麼自然,顧瑜就也無視了剛才的事,神色如常。

    藤听春接著說︰“對了,上次忘了問,你覺得我說的那個方法好嗎?”

    顧瑜頓了一下,才想起來是誘導的那個,只可惜他還沒實施成,就被美色耽誤了。一想到藺洲的胸肌,他的臉色就不太自然。

    “……挺好的吧。”

    藤听春笑了,“那就好。”

    他的頭發上又開了幾朵小黃花,讓顧瑜的視線不自覺就落在上面。

    為什麼突然就心情好到開花了?

    顧瑜有點不解。

    藤听春卻是很清楚地感覺到了顧瑜身上滿是藺洲的氣息。這種程度,不是抱在一起做了什麼幾個小時,就是和精神體親密接觸了。

    藤听春笑盈盈問︰“你想看一下藺中將以前的照片嗎?”

    “嗯?”顧瑜好奇。

    “藺中將以前也在基地里特訓過,我們當時是同一批覺醒者,他是最厲害的那個,每個教官都夸。”藤听春說著,還輕踢了霍戈一下,“對吧?”

    霍戈想起了以前和藺洲對打經常輸的事,擰眉,有點不悅地點頭。

    藤听春︰“想看嗎?”

    少年時期的藺洲,剛覺醒時的樣子。

    不得不說,顧瑜很好奇。

    他忍不住點頭,“想。”

    藤听春就和霍戈一起,帶著他去看了。

    那是一個歷史記錄室,里面有書架,整整齊齊地擺放著許多紙質書,同時牆邊放置了幾台查閱機器,能自助查閱電子資料。

    不過,藤听春並沒有去點,而是領著顧瑜繼續往里面走。

    那是一條展覽長廊,兩邊牆上都貼著紀念照片。

    藤听春給他指了其中幾張。

    “看這里,這是運動會的時候拍的。”

    顧瑜走過去,照片背景是跑道,一群十三歲左右的男生女生站在一起的合照,穿著運動服,對著鏡頭笑,朝氣蓬勃,神采飛揚。

    藺洲立在一大群人中,依然很突出,一眼就能看到。他比現在青澀稚嫩許多,皮膚還未曬黑,很白,臉上甚至還有點嬰兒肥,緊抿著唇不笑的樣子,像個小大人,怪可愛的。

    顧瑜看了一會,笑了。

    藤听春又叫他,“快來,這張更有意思,你一定不能錯過。”

    聲音太急切,帶著遮掩不住的笑意,顧瑜不得不走過去,結果發現,果然不能錯過,因為——

    那個少年藺洲的頭頂上竟然有兩只尖尖的黑色貓耳!

    或者更準確來說,是虎耳。藺洲的覺醒體是一只通體純黑的變異虎,比普通老虎體型更大,肌肉發達,威力凶猛,咬合力更是驚人。

    耳朵也不像多數大貓圓圓的,而是有點尖。很像小貓的耳朵,長在小藺洲的頭頂上,可愛到爆。

    顧瑜瞬間被戳到,看呆了。

    這照片似乎是偷拍的,小藺洲並沒有看鏡頭,他正在和別人對戰,眼神銳利,鋒芒畢露,貓耳下壓成飛機耳,身後尾巴上的毛都炸了起來。

    藤听春指的是旁邊那張,藺洲發現了偷拍,冷著臉,伸手猛地拍向鏡頭,認真細看的話,還會發現他臉上有點慌,似乎很不想自己這一面被拍到。

    “剛覺醒的時候,大家都會控制不住身體變化,情緒激動就容易露出部分特征,藺洲那時候懊惱死了。哈哈,這都是他的黑歷史。為了保留下來,大家都沒敢跟他說,這里還保存有。”

    少年時的藺洲不願別人看到他半獸化的樣子,顧瑜卻很喜歡。

    毛絨絨的,太可愛了。

    還是在繃著臉的小藺洲身上,有種強烈的反差萌。

    顧瑜手癢癢,特別想摸。

    簡直想穿越回去,抱住好好rua一頓。

    以前,他還想著說,藺洲和他的精神體很不一樣,但現在一看,完全就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甚至比球球還要可愛。

    顧瑜定定地看了好一會,想到待會要走,還很不舍,就轉頭問︰“我可以拍照嗎?”

    霍戈听到,皺眉說︰“可如果藺中將知道了,應該……”

    藤听春卻一下打斷,擋在霍戈面前,笑眯眯說︰“當然可以拍啊,這里沒有不能拍照的規定。需要我幫忙嗎?”

    顧瑜兩眼一亮,立刻就打開光腦,將光屏鎖定牆上的照片,把它們完完全全地記錄下來,清晰無比。

    這樣,他之後也能隨時翻出來看。

    又看了一會,顧瑜終于滿足離開,心情也變好了很多。

    回去路上,有一段路是相同的。

    藤听春跟他閑聊,說到了一些有關精神體的趣事。

    “其實,精神體只給關系很親密的人踫,不只是因為重要,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容易暴露本性和內心深處的渴望。以前有個覺醒者是女明星,為了保持身材,天天只能吃草,後來有一次工作壓力太大暈倒,精神體狐狸逃逸,嚇得大家去找,結果它根本沒走遠,就在食堂里大快朵頤,一下干掉了十斤肉,跑出來只是為了吃肉,吃完就又乖乖回去了。”

    藤听春說著,都不禁直笑,“這事還上了覺醒者內部的熱搜,聯邦因此發話,說明星不該過分追求瘦,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那個女明星終于每頓都有肉吃,特別感謝自己的精神體。”

    顧瑜听了,一邊同情那位前輩,一邊又忍不住想笑。

    藤听春問︰“你以後談戀愛了,會把精神體交給對方嗎?”

    顧瑜思索了一下,沒得出結果,搖頭說︰“我也不清楚,看情況吧,畢竟我的精神體都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出現。”

    藤听春︰“看你的情況,應該快了。”

    “是嗎?”顧瑜還挺期待的,如果也是一只毛絨絨,他說不定就不用天天覬覦球球,求而不得了。

    走過了相同的路,他們在分叉路,自然道別。

    顧瑜準備回房間,躺著休息,還可以再仔細看看藺洲的貓耳尾巴照片,沒得吸貓,看藺洲的照片,也能暫時滿足一下。

    顧瑜眉眼彎彎,心情好到耳鰭都隱隱冒了出來,尖尖上翹,鱗片流光溢彩。

    滿心想著毛絨絨,走路都有些心不在焉。

    直到前面轉角走出來一個人。

    顧瑜遲鈍愣住。

    那是一個長相清秀的男生,關鍵是,他頭頂有兩個長長的兔耳朵,粉白色,毛茸茸。

    顧瑜移不開視線,有點手癢。

    男生感覺到了,和顧瑜對視上。顧瑜或許沒見過他,但他當然是知道顧瑜的,基地里就沒有人不知道唯一的人魚。顧瑜很重要,具有特殊的地位,只要不是過分的要求,基地都會盡量滿足他。沒有哪個覺醒者會不想和他交好,畢竟以後很可能需要顧瑜的歌聲治療。

    男生察覺到他盯著自己的兔耳朵,忍不住抖了一下,主動問︰“顧先生,要摸一下我的耳朵嗎?”

    顧瑜訝異︰“可以嗎?”

    男生有點靦腆,但還是毫不猶豫點頭,“當然可以。你如果喜歡,我……很高興。”

    顧瑜蠢蠢欲動,終于還是伸出了手,軟綿綿的,像摸到了一團雲朵,手感不是一般的好。

    男生紅了臉,但也還是低著頭配合。

    顧瑜輕捏了幾下,就準備放開,“謝謝……”

    話音未落,顧瑜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不遠處熟悉的人影。

    藺洲不知什麼時候來的,就站在那,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

    明明只是摸了一下兔耳朵,沒什麼的,但在看到藺洲的一瞬間,顧瑜就是條件反射猛地縮回了手,莫名有種rua外面的貓被球球當場撞見的感覺,無比心虛。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