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4章 蒙眼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空氣瞬間凝固, 沒有絲毫聲音。

    氛圍變得很微妙。

    顧瑜臉上掛著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對藺洲打招呼,“藺中將。”

    旁邊長著兔耳朵的男生也回過神來, 慌忙鞠躬,“藺中將您好。”

    因為這動作,顧瑜看到了他身後的尾巴,緊張地團成了一個雪白的毛球, 還在發抖, 像是見到了危險的天敵。他有點怕不苟言笑的中將。

    而顧瑜的注意力全被毛絨絨吸引了, 覺得兔尾巴的手感說不定比耳朵更好。

    “陳禮。”

    男生猛地抬頭,兔耳朵也跟著一彈,他很驚喜,雙眼發亮,有點受寵若驚。藺中將居然知道他的名字。

    藺洲平淡禮貌說︰“你和顧瑜還有話要說嗎?我有事找他。”

    陳禮果斷搖頭,表示自己不打擾,很識趣地立刻就走了, 給他們留出空間。

    顧瑜看著兔尾巴離自己越來越遠, 有些可惜。

    走廊上, 只剩下他和藺洲。

    尷尬再次蔓延。

    顧瑜疑惑︰“藺中將找我是什麼事?”

    藺洲看了他一眼,唇線緊繃,隨即才說︰“上次跟你說的訓練,忘了給你演示。”

    顧瑜擺手, “沒事, 下次訓練再說就好啦。”

    藺洲卻說︰“我明天不在基地。你現在有空嗎?”

    言下之意,是現在就去訓練?

    顧瑜不得不佩服, 藺洲真的太盡責了, 有事要忙都不忘學生, 擠出自己的時間來上課。

    這讓人都不好意思拒絕。

    顧瑜只好跟著他去訓練室。

    進去之後,熱身。

    今天的訓練是建立在不利用視覺的情況下,提高其他感官的靈敏度。

    藺洲閉上眼楮,冷聲說︰“開始,你可以躲了。”

    因為對方看不見,顧瑜不自覺就有些松懈,覺得藺洲的反應速度肯定不如平時。

    但實際上,他才剛跑出去沒幾步,藺洲就耳朵一動,朝他的方向“看”去,然後像是鬼魅一般,幾乎瞬間就出現在他身後,手繞過肩,搭在他頸項的大動脈上,仿佛從身後將他抱進了懷里。

    姿勢曖昧,像是偶像劇里的浪漫畫面,卻不會令人遐想。因為隨著陰影籠罩下來,強大的壓迫感襲來,顧瑜悚然一驚,本能地感覺到危險,忍不住身體發抖。

    藺洲只是抱了他一下,很快就放開,放任顧瑜繼續躲閃。

    但不管顧瑜去哪里,他都能一下找到,簡直如影隨形,怎麼都甩不掉。不管顧瑜怎麼放輕動作,連呼吸都壓得很輕,都還是逃不過,藺洲依然能很快捕捉到極其細微的動靜,立刻強攻而去,將人壓制住。

    顧瑜從來沒有像這一刻,深刻意識到藺洲強大到變態。一般的覺醒者都應付不了,更別說,他這個菜雞,完全只有被虐的份。

    顧瑜懶得躲了,改守為攻,主動出擊,步步緊逼,藺洲倒是突然開始後退了,有所顧忌。

    對打了一陣,藺洲說了些該注意的要點。

    終于演示完,藺洲睜開眼楮,從櫃子里拿出一條黑色的布,走上前,蒙住顧瑜的眼楮,手探到他後腦勺綁了個結。藺洲完全可以走到他身後綁的,但他偏偏選擇站在顧瑜面前,綁的時候動作像是把人按進懷里。

    純粹的黑色和膚色形成對比,襯得他更白了,在光線下宛若透明,透著隱約的脆弱感。

    藺洲看了一會,終于松開手,問︰“能看見嗎?會不會綁得太緊?”

    顧瑜眼前一片漆黑,失去了視覺,人就會沒有安全感,有些惶然無措,下意識伸手想抓住點什麼。

    一只溫熱的大手握住了他。

    顧瑜微微安心,搖頭說︰“完全看不見,不緊。”

    “那你試著感覺我在你的哪個方向,按照我剛才教你的,來攻擊我。”藺洲說完這話,就放開了他的手。

    顧瑜忍不住去抓,但撲了個空。

    眼楮看不見後,一開始確實會慌,但慢慢適應平靜下來後,認真去感知,其余的感官就會變得更敏銳,一些很細微平常不會注意到的聲音都會被放大。

    布料摩擦,鞋底觸地,呼吸聲,屬于藺洲的氣息,風吹過手臂……

    顧瑜站在原地,過了一會,突然往左側方打了一拳。

    藺洲注意到了,沒有躲,而只是微微側身,讓拳頭從腰側擦過,風掀起衣擺,再度落下。

    藺洲大步一邁,又換了位置。

    顧瑜憑感覺進攻防守,有時撲到空氣,有時卻能精準地一拳砸在結實的胳膊上,讓人很有成就感。

    按照正式的蒙眼對戰來說,顧瑜當然不可能踫到藺洲,更別說造成傷害。但藺洲只是讓他先試試,躲閃的速度很慢,放的水幾乎成了一片海洋。

    顧瑜一番劇烈運動下來,出了汗,眼上蒙著的黑布都濕了,顏色變得更深,臉很紅很燙,嘴唇微張急促喘息,呼出熱熱的氣,還因為渴,無意識地舔了舔唇。

    藺洲站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眸色控制不住一暗,頓在了原地,有些晃神。

    顧瑜仔細听著,鎖定了藺洲的位置,趁機猛地攻了過去,竟然讓他一拳順利地砸在了藺洲的胸肌上。

    猝不及防,一聲悶哼。

    藺洲像是突然受到刺激,猛然急退。

    顧瑜難得抓住機會,沖得急,根本停不下來,再往前撲了個空,身體就控制不住慣性摔下去,左腿膝蓋重重地磕在地上。

    一切發生得太快,藺洲回過神去拉他的時候,已經晚了。

    顧瑜痛得腦袋一片空白,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能懵懵地跪坐在地上。

    藺洲皺眉後悔,立刻上前,兩手握住他的腰,將他抱起來,放到一旁的桌上。

    然後,握住他的腳腕,抬起來,認真查看傷勢。

    雪白的膝蓋上迅速泛起了一大塊淤青,腫了起來,往外滲著血絲,顯得格外猙獰。

    比這更嚴重的傷口,藺洲見了很多,但他此時一點都不覺得這是小傷不需要重視。反而在看到之後,更加心疼,自責于自己沒看好人。

    他轉身很快地去拿了醫藥箱過來,放在一旁,準備幫顧瑜處理傷口,才發現綁在他眼楮上的布還未拿下來。

    藺洲伸手解了,黑布垂落,扔到一邊,也因此看到了顧瑜發紅的眼尾,疼得冒出了生理淚水,將濃密的睫毛濡濕成一簇簇,黏在一起。因為一時疼得厲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面色泛白,皺著眉,緊緊抿唇,看著就讓人覺得可憐。

    藺洲看到,心里猛地一跳,竟然冒出了許多不該有的想法和變態畫面。他連忙垂眸,移開視線。

    顧瑜其實並不怎麼耐痛,畢竟從小生活環境就很優渥,即便父母不在身邊,也有智能管家細心妥帖照顧,沒怎麼受過傷。以前是學過散打,但老師總不可能讓一個豪門少爺頻繁受傷,戴好護具基本沒事。

    倒是今天,他們兩人不知怎麼回事,都把護具忘了。

    用消毒水時還好,但在涂消腫祛瘀的藥膏時,顧瑜就受不了了。

    他忍不住向後躲,想把腿縮回來,拒絕涂藥。

    但藺洲根本不準他躲,手牢牢捉住了他的小腿,軟肉在他指縫間溢出,十分惹眼。

    顧瑜疼得抽氣,說︰“我不涂了,不涂了。”

    藺洲毫不猶豫拒絕,“不行,這樣好得慢。”

    顧瑜動彈不得,只能看著他涂,眼尾的紅色越發深濃,濕漉漉的,嘴唇抿得很緊,紅得幾乎像是要滴血。

    藺洲看到了,動作頓住,下意識就放軟了語氣,哄人似的說︰“……我輕點。”

    說完,涂藥的動作確實變得很輕,指腹擦過,慢慢揉開,將藥膏一點點抹勻。

    顧瑜這才稍微松了口氣,但還是繃著。

    因為涂藥,小腿被藺洲用手握住托起來了些,膝蓋高了,短褲褲腿就順著往下滑落,露出大片細膩的大腿肌膚,布料和大腿內側之間形成了一團陰影,往內不斷延伸。

    普通人或許看不到什麼,但覺醒者視力極好,哪怕在黑暗中也能視物。所以,藺洲一眼就看到了,僵了一瞬,立即移開視線,但也沒用了,那畫面已經深刻地印在了他的腦子里。

    而顧瑜毫不知情,正努力忍著痛。

    他坐在桌上,一只腿隨意地垂在桌邊,一只腿微微彎曲,踩在藺洲的大腿上。

    小腿勻稱筆直,膚色冷白,腳腕被一只深色的大手握住,更顯縴細,有種說不出的脆弱美感。

    因為痛,顧瑜下意識彎腰,捉住藺洲的手腕,想推開他,但沒用,只能徒勞地抓緊。偶爾急促的呼吸,因為距離太近,熱息吹過藺洲的耳朵,一陣發癢。

    藺洲突然覺得很熱,後背不斷出汗,心口有股燥意迅速涌上來,讓他喉嚨發干,甚至手都微不可察地顫了一下。

    他喉頭微滾,竭力壓下異樣的情緒,專心擦完了藥,神情一松,站了起來。

    顧瑜也因此松了口氣,而一直包在他眼里的淚終于盛不住,有一滴順著眼尾滾落下來,變成了一顆瑩潤剔透的珍珠。

    幾乎同時,顧瑜的雙腿也發生變化。

    藺洲原本托著的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淺藍漸變的魚尾,鱗片滑膩微涼,尾鰭無意識翹起,輕掃過藺洲腰下方的腿間。

    藺洲僵住,顧瑜察覺到自己不小心做了什麼時,也瞬間僵住。

    以前捏貓鈴鐺,就已經夠社死的了,結果這次直接是他本人。

    漂亮的珍珠滑過衣服,掉在桌上,又骨碌碌滾落在地,發出悅耳的聲音,卻沒有人在意撿起。

    室內氣氛極其微妙。

    顧瑜立刻將魚尾往後縮,幾乎恨不得藏到桌子底下,生硬地轉移話題,“麻煩藺中將了,今天應該沒辦法訓練了,那我先回去了。”

    如果是腿,他就算一瘸一拐,現在也能馬上跳下桌走人。可偏偏這時候變成了覺醒體,他只能低頭,打開光腦,操控自己的代步工具來這里。

    還要等幾分鐘,太窒息了。

    顧瑜低著頭,簡直想原地裝死。

    藺洲原本也很尷尬,但見顧瑜深深地埋著頭,只能看到他頭頂的發旋,魚尾巴彎起來,努力藏在桌子下面。

    突然的,他就沒那麼緊張了。

    甚至還笑了一下。

    藺洲彎腰,把地上的珍珠撿了起來,遞給顧瑜,低沉說︰“你哭出來的珍珠。”

    顧瑜下意識反駁︰“我沒哭。”

    說話的時候,也沒抬頭,卻也還是能感覺頭頂的視線,藺洲正看著他。

    顧瑜的尾鰭忍不住擺動,耳朵紅了,在金發下很顯眼。

    他躲開手,不肯接珍珠,“給你了。”

    藺洲攤開的掌心里臥著一顆飽滿豐潤的珍珠,定在半空中幾秒,他才收攏手指,將珍珠囚困其中,說︰“謝謝,那我收下了。”

    顧瑜以為這算是過了,只要他們都不提,事情就可以當做沒發生。

    再過半分鐘,他的蛋殼車就會到,可以脫離這個尷尬的地方。

    可顧瑜根本沒想到,藺洲完全沒打算配合他,還來了一記狠狠的直球,打得他措手不及。

    “你知道了吧?精神體的事。”

    顧瑜頭皮發麻,一瞬間,腦子里仿佛突然炸開了煙花。

    因為過于震驚,他甚至忘了遮掩,瞪圓了眼楮猛地抬頭看向藺洲。

    藺洲逆著光,看不清神情,但目光很顯然直直地盯著顧瑜的臉。

    不知怎麼回事,顧瑜有種無意間發現了大反派的秘密,被緊追不舍逼問的感覺,魚尾巴都緊張得蜷縮起來。

    他低頭,在裝傻否認和點頭之間躊躇,恰好這時,訓練室的門打開,他的蛋殼來了。

    顧瑜像是見到救星,下意識就想跳進去,但一只有力的胳膊攔在他腰間。顧瑜急得甩尾巴。如果他是貓,現在肯定已經縮成一團,努力用蓬松的大尾巴將自己整個擋起來了。

    藺洲原本也不打算把這事直接說出來的,但顧瑜的疏離客氣讓他忍不住,脫口而出。

    看到顧瑜想走,他的心情更是不好。

    藺洲只攔了一下,就放出了自己的精神體,放任貓跳到顧瑜懷里。

    “你不喜歡球球了?”藺洲問。

    這時,球球仰臉看著顧瑜,可憐又委屈的樣子,軟軟地喵了一聲,像是在說別不要它。

    顧瑜瞬間心軟,坐在桌上不動,抱住貓,低頭看了一眼球球,又抬頭看一眼藺洲,忽然覺得,這一人一貓十分相似。明明藺洲臉上沒什麼表情,但顧瑜就是看出了一種大貓搖尾巴討好主人似的感覺。

    一下就想起了那些貓耳照片。如果藺洲頭頂冒出黑色貓耳朵的話,肯定更像。

    顧瑜壓下心里的尷尬,認真說︰“我很喜歡球球,但它是你的精神體。而且之前你不是不想借我嗎?剛好我又知道了……就想著,應該拉開點距離。”

    藺洲才知道,問題源頭是在自己身上,不禁皺眉。

    “我沒有想拉開距離。”藺洲毫不猶豫反駁,頓了一下,又接著說,“前幾天,是有點事,我不介意借你貓。它也很喜歡你。”

    顧瑜听著,有點不可思議,“你的意思是,以後也能借貓給我?”

    藺洲點頭。

    顧瑜︰“可我rua貓的時候,你不是也……”

    藺洲神情不自然,抿了抿唇,聲音有些低啞,“不是一直都有感覺,和真實觸踫還是有區別的,注意一點就可以了。”

    一切都有來有往,現在,倒是變成了顧瑜坦率直白了,即將能擁有貓的愉悅蓋過了所有尷尬。

    像是藏在大貝殼里的人魚,被誘哄著,忍不住打開了一條細縫,大著膽子探頭出來看,發現好像沒事後,終于放下戒心,靈活優雅地游了出來,主動自己送魚入貓口,還摸著貓,覺得貓很可愛,自己賺了。

    “真的可以?那我要注意多少?你能接受到什麼程度?”

    顧瑜追問著,還試探地輕捏了一下貓耳朵。

    “這樣?”

    藺洲耳尖染上一點不起眼的微紅,點頭。

    顧瑜又按了按貓肉墊,軟乎乎的,還會一伸一縮開花,萌到瞬間掏空血槽,被治愈了。

    “這樣呢?”

    藺洲垂在腿側的手指蜷起,點頭。

    顧瑜又伸手撓了撓貓下巴,熟練的動作讓球球發出呼嚕嚕的聲音,抬起圓嘟嘟的爪子抱住顧瑜的手腕。

    “這樣呢?”

    藺洲喉頭微滾,劃出性感的弧度,頓了一下,依舊維持著臉上的平靜,克制點頭。

    顧瑜順毛擼貓,手感好得令人愛不釋手,“這樣呢?這樣呢?”

    藺洲默默吸了口氣,脊背繃緊,聲音隱隱沙啞,說︰“可以。”

    球球被rua得十分享受舒服,在顧瑜懷里打滾,貓眼都眯成了兩道彎彎的線,兩只爪子縮起,躺在顧瑜手上,毫無顧忌地露出柔軟的肚皮,無聲地引人犯罪。

    顧瑜抬頭看了藺洲一眼,其中含義,一目了然。

    他想埋肚皮吸貓。

    藺洲神情一僵,終于搖頭拒絕了,“……不行。”

    顧瑜耷拉下肩,一臉失望。

    其實,如果只是吸貓肚皮,是沒事的,但貓仰躺著時完全放松,什麼都會肆無忌憚地露出來,很容易不小心蹭到。而剩下最後的貓鈴鐺,自然更不用說了。

    雖然有的不能踫,要注意,但可以繼續光明正大擼貓,顧瑜心情大好,又滿足了。

    他摸著貓,展顏笑得燦爛,“謝謝,藺中將你真好人。”

    藺洲從容的臉上裂出些許茫然。雖然他不怎麼看劇,但也听說過一些梗,被發好人卡可算不上什麼好事。

    我不好。

    藺洲無聲地反駁了一句。

    因為變成了人魚,顧瑜離不開水。現在說開了,他就沒有了之前的別扭,很自然地朝藺洲伸手,讓他把自己抱進蛋殼車里。

    顧瑜懷里還抱著貓,跟藺洲笑著揮手道別。

    球球親昵地趴在顧瑜肩上,也對著藺洲揮了下爪子,懶洋洋的,還莫名帶著股炫耀勁。

    藺洲看著顧瑜離開,心情有些說不出的復雜。

    明明事情解決了,隱患也沒了,但他為什麼就是覺得……那麼憋屈不舒服呢?

    藺洲站在原地,冷著臉,過了好一會,視線落在了桌上的黑布上。

    剛才,這塊布是蒙在顧瑜眼楮上的。

    一下回想起那畫面。

    藺洲的臉色才終于緩和了些。

    他伸手拿起那塊黑布,觸感還有些濕潤,沾到指尖上,指腹不自覺摩挲了一會,然後,低頭輕嗅,沒有汗味,倒是有著顧瑜身上特有的氣息,隱約透著一絲甜氣。

    藺洲把它好好地收了起來。

    行走間,感覺到了什麼,他才想起口袋里放著的珍珠。

    剛才顧瑜送他的。

    他放在掌心,垂眸盯著看,然後倏地用力握緊。

    這珍珠應該拿去檢測的,但他心里不太情願。

    做了好半晌的心理建設,才終于勉強在心里說服自己,走去實驗室。

    研究員听說有人魚的落淚珍珠時,一個個都歡天喜地,想要近距離仔細觀摩,里里外外,進行各種徹底的檢測。

    但他們去接的時候,藺洲沒有放手。

    “藺中將?”研究員面露疑惑。

    藺洲說︰“不能損壞,顧瑜送給我了,做完檢測記得還給我。”

    研究員有些詫異,這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听著藺中將特意說出來,總感覺很不一樣。

    他們互相對視一眼,傳遞著同樣的訊息。

    藺中將真的很喜歡顧瑜,愛慘了他,所以眼淚變成的珍珠也很寶貝。

    可是顧瑜那邊呢?

    顧瑜和藺中將關系好,是肉眼可見的,但有沒有抱著同樣的感情,還真無法確定。

    研究員們信誓旦旦保證了,才小心翼翼地接過珍珠,用特制的容器存放,送去檢測。

    他們還問︰“藺中將,這珍珠是什麼情況下哭出來的?”

    畢竟,之前試過刺激眼楮,只是正常流淚,沒有變成珍珠。也試過讓顧瑜看催淚劇,但越是刻意想哭,顧瑜就越是哭不出來。

    藺洲想起那畫面,眸光微閃,喉結滑動了一下,“……疼哭的。”

    研究員微愣。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疼哭?

    最後結果出來,珍珠品質極好,而且有著一定的鎮靜效果,和人魚歌聲自然是不能比的,但在異化值升高時,覺醒者隨身帶著,可以緩和一點,拖延時間。作用不算特別,基地里也有類似這樣的鎮靜藥劑,但分析珍珠的能量構成等,有利于他們研究出更有效的藥劑。

    這樣一顆珍珠,少說也值二十萬。

    沉迷擼貓的顧瑜還不知道,自己隨便一哭,就能哭出幾百萬來。

    第二天,顧瑜變回了人形,出門時,踫到了藤听春。

    藤听春桃花眼一翹,正要打招呼,卻一眼就先注意到了顧瑜眼角的微紅,驚道︰“你哭過了?”

    顧瑜還未回答,他又發現了顧瑜膝蓋上異常顯眼的淤青,頓時眯眼,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忍不住罵︰“藺洲他還是個人嗎?居然忍心把人折騰成這樣!”

    顧瑜一頭霧水。

    什麼折騰?折騰誰?藺洲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嗎?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