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6章 酒後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在場的人, 都被這句話震住,心里像有一只 在上躥下跳,十分渴望吃瓜。

    但那是藺中將。

    他們實在沒膽量, 上前問一句, 回過神來, 還連忙閉嘴,故作無事, 但視線都快釘在藺洲身上了。

    當然,還有摟著藺洲脖子的顧瑜。

    他們像是第一天見顧瑜似的, 很新奇。

    原來, 顧瑜喝醉酒是這樣的。

    他們看著, 顧瑜突然臉色一變,把藺洲拽到身後擋著,不滿地看著其他人,冷聲說︰“不準看!”

    就像當初把球球的照片發到社交平台上,又刪掉, 他的貓不許別人覬覦。平時,還知道為了禮貌,加個哦字,顯得不那麼強硬。喝醉了倒是肆無忌憚地情緒外露。

    但這里的同學可一點都不知道他們之間還有一只貓的淵源, 听到了,只覺得顧瑜佔有欲強到離譜了,看都不讓人看一眼。這會瞪人說出命令似的話, 本應該挺有氣勢, 能震懾人的。

    本該。

    然而顧瑜現在喝醉了, 臉上暈染著酡紅, 眼神也有些濕潤迷蒙, 凶沒感覺到多少,反倒有點……可愛。

    尤其是暗戀顧瑜的人,手用力攥緊,都在努力壓制住內心的啊啊啊尖叫。

    顧瑜是站在藺洲面前想擋住他,但無奈藺洲比他高,都快兩米了,根本遮不住。就在藺洲有些哭笑不得,考慮要不要配合一下他時,突然發現,顧瑜耳後露出些許鱗片,發色也在變化,有變成覺醒體的預兆。

    藺洲來不及多想,一把將顧瑜按進自己懷里,藏進大衣里。

    “他喝多了,我先帶他回去。”

    說完,他摟著顧瑜的腰,大步走向自動駛來的黑色轎車,把人塞進了車里,然後扶著車門,轉頭代替顧瑜和他的同學頷首道別,就也坐進了車後座。

    剩下大門口站著的同學,呆呆地看著車子很快駛遠,消失在視線之外。

    一個女生異常興奮地哇了一聲,引得其他人都紛紛看向她,她頓時臉紅,壓低了聲音說對不起。

    但其實,別人一點都沒覺得她奇怪,他們心里也在土撥鼠尖叫。

    如果說,一開始看到顧瑜說醉話,只是覺得好玩,那看到藺中將把人按進懷里還用大衣遮得嚴嚴實實,就完全不一樣,是實打實地震驚了。

    藺中將可沒有喝酒。

    他們兩人站在一起時,給人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很養眼很舒服。

    暗戀顧瑜的男生女生,這一刻都感覺自己的心 嚓一下碎了。雖然本就知道自己沒希望,但在看到顧瑜可能名草有主時,還是控制不住傷心。有幾個喝醉了的,甚至因為失戀而抱頭嗚嗚哭。

    旁邊,喝得醉醺醺的葉言致被人扶著,嘴里也在念叨︰“顧瑜呢?我男神呢?我還有話想跟他說……”

    扶他的同學不禁吐槽︰“嘖,又瘋了一個。”

    另一邊的車里。

    藺洲一坐進後座,就听到布料撕裂的聲音。

    顧瑜果然變成了人魚,漸變藍的魚尾慵懶地垂下來。不僅如此,他還伸著手,一把抱住了藺洲,埋進他懷里,吸貓。

    藺洲瞬間渾身僵硬。

    但喝醉了的顧瑜絲毫不覺他的緊張無措,只顧著自己隨心所欲,任意妄為。他抱住藺洲的腰,臉埋在精壯的胸膛上蹭。這當然和柔軟的貓肚皮不一樣,但胸肌的觸感也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令人上癮。

    顧瑜蹭著,都不想起來了。

    藺洲臉緊緊繃著,面無表情,耳朵卻染上了紅色,還越來越紅,過了好半晌,才不得不按住顧瑜的肩膀推開,壓著聲音說︰“先放開,我給你的尾巴濕潤一下。”

    雖說顧瑜是把藺洲當大貓吸,但他的行為更像是一只黏人的小貓,藺洲伸手去拿車內櫃子里的毛巾時,他都不肯放開,撲上去,趴在了藺洲的背上,不安分地亂動。

    溫熱的呼吸吹過藺洲的耳朵,細軟的發尾也在頸側掃來掃去,令人癢意不斷,難以忍耐。

    藺洲弓著腰身,後背肌肉倏地繃緊,拿著浴巾的手也攥緊成拳。

    距離太近了。

    顧瑜濕熱的氣息不斷襲來,無法抵擋,絲絲縷縷的酒氣讓藺洲都有種喝醉了的錯覺,腦子有些發暈。

    藺洲用力閉了閉眼,妄圖借此壓下此刻不該有的某些瘋狂想法,然後托起顧瑜的魚尾,用濕透的浴巾包裹起來。

    魚尾巴是顧瑜的重要攻擊利器,一般來說,被踫會條件反射一尾巴狠狠抽過去才對,但顧瑜沒有反應,默許縱容了藺洲踫他。

    而他,還在心心念念想著擼貓,伸手摸上了藺洲的頭頂,只有扎手的粗硬短發,沒有想象中軟乎乎的貓耳朵。

    不甘心地摸了好幾下,把藺洲的頭發都揉亂了。

    顧瑜眨巴了一下眼楮,沒摸到貓耳朵,迷茫又失落,魚尾巴都沒什麼精神地耷拉下來。

    藺洲察覺到,回頭問︰“怎麼了?”

    顧瑜看著他,海藍色的眼楮像是珍貴的寶石,晶瑩剔透,璀璨奪目,認真凝視著人時,有種蠱惑力,讓人不自覺沉溺。

    “我的貓呢?”

    顧瑜很認真又疑惑地看著藺洲,有點不高興地嘟囔。

    藺洲頓了一下,欲言又止。

    這時,一只黑貓憑空出現在藺洲身後,尖尖的耳朵一顫,邁著優雅矜持的貓步,就要向顧瑜走去。

    但很可惜,半路就被一只大手攔截住,被迫回去了。

    顧瑜甚至還沒看到貓貓,只注意到一閃而過的影子,探頭去看,卻什麼都沒有了。

    “貓呢?”

    顧瑜又問。

    藺洲這時候卻不想把精神體借出去,裝听不懂,很不道德地欺騙醉鬼,“……沒有貓。”

    說完後,他安靜地看著顧瑜,像是在說,只有我。

    顧瑜皺眉思索了一會,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朝藺洲伸出手,攤開白皙細膩的掌心。

    藺洲不明︰“要什麼?”

    顧瑜沒有回答,直接就伸手過去,抓住了藺洲的大手,胡亂作怪,捏來捏去。尤其是虎口下面有點肉的地方,被顧瑜捏得最多。

    藺洲突然就明白過來,他這大概是在摸貓肉墊。

    雖然藺洲的覺醒體是大貓,但現在是人類模樣,沒有肉墊,手感還是很不一樣的。

    顧瑜沒有嫌棄,握住玩了好一會,還捏起了他又粗又長的手指。顧瑜鮮少曬太陽的手是冷白色的,像是一塊暖玉,放在藺洲掌心里時,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藺洲的手比他大,顏色也深很多,可以輕松裹住他的手。

    顧瑜輕捏著他的手玩,弄得有些癢,一開始,藺洲還忍著,但在他不斷的揉按下,終于忍不住,倏地收攏手指,將顧瑜不安分的手整個裹住。

    顧瑜動不了了,下意識掙了掙,但沒用。

    他就抬頭看藺洲,臉紅紅的,眼里氤氳著水霧,濕漉漉的,不用說什麼,只是這麼看著,藺洲心里就猛地一跳,不自覺收緊了手,又立即松開。

    顧瑜如願以償,繼續捏貓肉墊,玩夠了,就再次撲進藺洲懷里,掛在他身上,吸貓。

    藺洲無意識屏住呼吸,備受煎熬,卻又不願意推開顧瑜。

    過了不知多久,懷里的人終于停歇下來。

    藺洲低頭看去,就發現他趴在自己的胸膛上,閉著眼楮,淺金色眼睫乖乖垂下,呼吸淺淺,睡著了。

    藺洲暗暗松了口氣,但同時心里又有一絲遮掩不住的可惜。

    他靜靜地看著顧瑜的睡顏,看了好一會,突然忍不住想,明天顧瑜宿醉醒來,還記不記得今晚發生的事,如果記得,又會是怎樣的反應。

    藺洲想象著那畫面,唇角翹起一點弧度,心情很好。

    顧瑜做了一個夢。

    還是個夢中夢。

    夢里的他原本在海里自由自在游著,魚尾優雅擺動,從珊瑚礁中間穿過,摸魚逗海豚擼虎鯨,十分愜意。

    但就在他往上游,打算到海面上喘口氣,看看藍天白雲時,突然一張大網兜頭蓋了下來,將他囚困其中,他一慌,越是掙扎,那網就纏得越緊。

    一股力道襲來,顧瑜被迫隨著網,被拉到一艘船上,面前站著一個高大魁梧的漁夫,籠罩下來一片陰影。對方聲音低沉,很驚訝——“人魚?”

    漁夫一步步走近,俯身朝漁網伸手。

    顧瑜很警惕,在他踫自己的尾巴時,用力甩去……

    顧瑜尾巴一彈,把自己嚇醒了,睜開眼,才發現自己睡在巨大的貝殼里,床鋪柔軟舒適,躺著很舒服,剛才那只是一個夢而已。

    他松了口氣,正要繼續睡,卻發現魚尾傳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還濕漉漉的。

    顧瑜抬眼看去,就看到一只大貓正在舔他的尾巴。

    他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就一尾巴扇去,啪的一聲,打在了大貓的臉上,聲音不小,听起來就疼。

    但大貓只是踉蹌了一下,就又用那雙金色的貓瞳直勾勾地盯著他,顯然沒有放棄到嘴的美食,抬起爪子就按住顧瑜,讓他無法動彈,繼續舔美味的魚尾。

    顧瑜掙扎著,不斷撲騰……

    現實里。

    藺洲發現原本睡得好好的顧瑜,突然皺眉,身體扭動,還發出幼獸被激怒一般氣哼哼的聲音。

    可能是做噩夢了。

    藺洲正猶豫著要不要把人叫醒,結果毫無防備,突然被有力的魚尾抽了一下。

    他倒吸口氣。不得不說,還真疼。

    人魚尾巴的攻擊力不是隨便說說的,畢竟都能把大白鯊撞翻殺死。也虧得藺洲是覺醒者,身體健壯,換做任何一個普通人,腿骨肯定早已經粉碎性骨折了。這還是顧瑜睡得迷糊,控制不住一甩,沒用全力的。

    藺洲眉角一挑,抬手按了按太陽穴,有些哭笑不得。

    第二天。

    顧瑜終于在宿醉和頭痛中醒了過來,半睜著眼,眨巴了兩下,才用手撐著床慢慢坐起來,皺眉揉按太陽穴。

    隨著意識回籠,顧瑜察覺到了不對,他好像……沒穿褲子?

    掀開被子低頭一看,果真如此。

    顧瑜心一跳,立刻回想,自己昨晚喝醉有沒有做什麼離譜的事,但他太少喝醉了,沒想到會喝斷片,腦子里只有零碎的畫面,還停留在他和葉言致聊替身什麼的……

    恰好這時,浴室傳來聲響,一個高大的身影打開門走了出來。

    顧瑜听到聲音,轉頭愣愣地看過去。

    藺洲見他坐在床上,頓了一下,聲音帶著清晨的低啞,“醒了?”

    顧瑜下意識抓緊被子,按在腰上,故作平靜問︰“我昨晚喝醉了,沒給你添麻煩吧?”

    藺洲似想到了什麼,眼底掠過隱約的笑意,“還好。”

    然後又問︰“你都不記得了?”

    顧瑜僵硬點頭,“……嗯,是你送我回來的嗎?謝謝。”

    其實在看到藺洲的瞬間,他就又想起了幾個畫面,他抱著藺洲埋在他胸膛上亂蹭,把他當貓吸……

    太丟臉了,還是裝作什麼都忘記了更好。

    藺洲當然有察覺到他的不自然,也不拆穿,只是看多了幾眼他眼神閃爍的樣子。

    “你可能不記得了,昨晚你變成了人魚,又醉得厲害,我擔心你半夜變回來會溺水,就沒敢抱你進水池,留下來看你。”

    顧瑜一听,更覺得自己麻煩人,臉上浮起一層薄粉,嘴張了張,想說些什麼。

    藺洲卻又說︰“我不覺得麻煩,你喝醉後除了黏人點,還挺乖的,不會鬧。”

    顧瑜頓時更心虛了,抱著人不放,還算是不鬧?明明是欠扁的麻煩精啊,換做別人,可能早把他扔地上不管了。

    他再一次發現,藺洲的脾氣是真好。

    他真心實意說︰“你真好人。”

    藺洲神情一僵,再次碎裂,他不禁開始反思,自己到底是哪里走錯了,不然怎麼會又被發卡。

    “我不好。”藺洲這次直接說了出來。

    顧瑜比自己被說不好還要認真反駁,“怎麼可能?你很好,是我見過最好的人。”

    藺洲心口一涼,努力維持著臉上的鎮定,說︰“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如果我不願意,換做別人,我不會管。我喝醉了的話,你會照顧我嗎?”

    顧瑜果斷點頭,“會。”

    藺洲一笑,“那不就是了。我不算好人。”

    好人才不會一整夜盯著人,心里冒出無數不可描述的想法,很艱難才壓制下去。

    顧瑜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沒多說,“你昨晚沒睡好吧?要不先回去休息,我待會請你吃飯。”

    藺洲點頭,抬腳走向門口,中途卻又忽的停了下來,回頭問︰“需要我幫你拿衣服嗎?”

    顧瑜才想起來自己沒穿褲子,臀和腿直接貼著床鋪,有種異樣的感覺。他搖頭得很快,“不用。”

    藺洲點頭,“床頭放著醒酒藥,記得吃。”

    “謝謝。”

    門關上後,顧瑜終于松了口氣,才蹭到床邊下去,拿了衣服去沐浴洗漱,然後渾身清爽地出來,把醒酒藥吃了。

    中午,請藺洲一起吃飯。

    顧瑜面對著藺洲坐下時,耳朵還有點紅。藺洲知道說昨天的事情會讓他不自在,就默契地不提,顧瑜慢慢放松下來,正常閑聊。

    吃飯到最後。

    藤听春和霍戈過來,跟藺洲說任務的事,他們要一起離開基地,可能要半個月才能回來。原本吃飯的時候,藤听春他們也在吃,座位離得不遠,但還是等顧瑜和藺洲吃完了才過來。

    沒過多久,藺洲就出發了。

    接下來幾天,顧瑜沒有監護人監督訓練,就偷懶了,回到以前的生活,上課,摸魚,躺平。

    變清閑了很多。

    要是在暑假,顧瑜肯定沉迷擼貓了,但藺洲出門,精神體自然也一起帶走了。

    沒有貓陪,顧瑜就和孟耀一起玩游戲。

    結果,孟耀這人菜癮大的,一看到顧瑜就找爹,社交牛逼癥妥妥的。

    “我爹呢?怎麼沒來?”

    顧瑜無語,“這麼隨便亂認爸,不怕被你親爸打死?”

    孟耀隨意揮手,“那怎麼能一樣,親爸是要養老的,別的爸是帶我飛的。”

    “……我竟然不知道該說你沒出息,還是人間清醒。”顧瑜表情有點復雜。

    孟耀拍他的肩膀,渾不在意,“不用想,死勁兒夸就對了。”

    “對了,上次你沒說,我爹到底是干什麼的,打游戲那麼厲害,不會是職業選手吧?拿過冠軍的?”

    顧瑜想了下,這告訴他也沒影響,就說了,“他沒怎麼玩過游戲,但他踫過真的槍炮。人你也認識。”

    “真的?誰啊。”孟耀更好奇了。

    顧瑜沒賣關子,直接說︰“藺洲,藺中將。”

    孟耀驚得差點摔了個屁股蹲,說話都磕絆了,“我的媽,那、那還真可以當我爹了……”

    顧瑜疑惑︰“他不就只比我們大五歲嗎?哥還差不多。”

    “不是年齡的問題,而是那種氣勢,很嚇人,他在面前就一點壞事都不敢做。一群年輕人能放開了玩,但他一來,就會超級拘謹,鬧不起來,這感覺,你懂吧?”

    “不太懂。”顧瑜老實回答。畢竟他在藺洲面前都挺放肆的。昨天還抱著人亂蹭,當眾宣布他是我的。

    一回想起來,顧瑜就又想去蹲角落自閉了,好窒息……

    孟耀看他一副奇奇怪怪的表情,更不明白了,猛拍自己的大腿,還想繼續說,結果被人一槍打中,當場掛掉,變成了個小盒子。

    敵人還吐槽︰“在游戲里聊天嚷嚷那麼大聲,就是想讓我趕緊來殺你是不是?”

    然後,顧瑜一槍射過去,把對方給殺了。

    已經死掉變成盒子的孟耀還不甘寂寞,“快快!干掉他們,給我報仇!屋後面還藏了兩個。”

    “別吵。”顧瑜嫌棄。

    孟耀哭唧唧,盒子顫抖,“嗚嗚嗚要是我爹在就好了,我就不會死了。”

    顧瑜打了五槍,把那兩人都解決了,才低頭對盒子說︰“就算他在,看到你那麼煩,也可能會忍不住殺隊友。”

    孟耀不信。

    顧瑜︰“真的。”

    孟耀噎住,想殺隊友了,可是……他打不過顧瑜。

    真是一個悲慘的事實。

    玩了幾局游戲,顧瑜退出來,回房間休息。

    他懶懶地向後一倒,躺在床上,打開光腦。

    其實也挺神奇的,明明和藺洲認識也沒多久,還經常被訓練折磨,總想著怎麼偷懶,但接連好幾天沒見到藺洲,他竟然會覺得缺了點什麼。習慣真是不可思議。

    顧瑜手指動了動,抓空氣擼貓,忍不住算,藺洲還有幾天回來。

    心癢癢特別想擼貓時,他就會看光腦里的照片,里面存有不少球球的,還有之前拍的貓耳小藺洲。

    有時候,顧瑜在基地里走,又踫到那個兔耳男生,陳禮。

    趁球球不在,偷偷rua兩把,反正它不知道。

    兔耳朵手感是真的好。

    陳禮靦腆問︰“顧先生喜歡毛絨絨的話,要不定個時間,我過去讓您rua?”

    顧瑜有點心動,但又覺得太夸張了,而且偶然踫到是隨緣順手,都讓人上門了,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顧瑜搖頭,“不用,這樣太麻煩你了。”

    陳禮立刻說︰“不麻煩。”

    顧瑜還是拒絕,陳禮只好一臉失落地離開。

    接下來幾天,顧瑜就明白了。

    他走在路上,總是能看到半獸化的覺醒者,狐狸,龍貓,狗狗,貂,綿羊等等,仿佛進了動物世界。而且他們都又渴望又矜持地看向顧瑜,一副快來rua我的表情。

    陳禮這個位置,太多人想競爭上崗了!

    顧瑜有點被驚到,抵不住誘惑,擼了兩個毛絨絨的耳朵後,轉頭很快地走了,仿佛一個拔腿就跑的渣男。

    雖然他想擼毛絨絨,但大家太熱情,他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下手。

    他變成人魚,給覺醒者唱歌治療時,有研究員委婉地問了兩句,顧瑜回答之後,基地里的覺醒者才終于有所收斂。

    顧瑜松了口氣,認真唱歌。

    空靈的旋律緩緩流淌,結束之後,仍在回響。

    听者沉浸其中,久久不能回神。

    每一次歌唱,研究員都有幫他錄下來,作為研究資料,也傳了一份給顧瑜。

    歌者听自己唱的,更能發現問題所在。

    顧瑜縮在房間床上,抱著腿听,越听耳朵越紅,忍不住把臉埋進膝蓋里。

    太可怕了。

    顧瑜感覺自己被扔進鍋里,不斷翻面煎煮,死得透透的。

    偏偏,光腦還傳來智能管家的聲音,幫他分析說︰“小主人,這次跑調只有七處,比以往少了很多,這麼發展下去,大概不久之後,您就可以完美唱完一整首歌了。”

    顧瑜點頭,心里想著真是這樣就好了,不用社死了。

    在藺洲出去做任務的第十天,顧瑜去吃飯,踫到了溫梔梔和孔豐羽,兩人面帶笑意,心情很好。

    他們一看到顧瑜,就上前告訴他,古上將要來基地。

    顧瑜听說過這位上將,更準確來說,應該沒什麼人不知道他,功勛無數,令人敬重,是一位元老級的將軍人物。

    听說,他當初也教過藺洲,是他們那一屆的魔鬼教官。

    顧瑜也對只出現在教科書上的英雄人物好奇,敬仰,想見一下真人。

    基地里很多人都期待又激動,站在門口,翹首以待。

    顧瑜站得比較後,沒看到人,而是先听到了聲音。

    “我只是隨便來看看,不必迎我。”

    顧瑜剎那呆住。

    那是一個溫和厚重的聲音,隱含威嚴,卻也平易近人。

    顧瑜會那麼震驚,是因為——這聲音和他的智能管家幾乎一模一樣。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