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8章 安撫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很奇怪, 明明也沒有傾訴,多說些什麼,但听完藺洲說的那兩句話後, 顧瑜的心情就平靜下來不少。

    因為他不願說, 藺洲就沒有再問他具體的事, 而是說︰“沐浴過了嗎?”

    “嗯。”

    “那先到床上躺下來。”

    坐著顧瑜向後一倒,細軟的頭發在枕上展開,他說︰“我本來就在床上。”

    藺洲不擅長安慰人, 說這些話時,有些別扭笨拙, 听到顧瑜這麼說,他沉默了一會,才遲疑說︰“我聯系你的時候, 你已經睡了?”

    顧瑜抿了抿嘴角, “是啊。”

    藺洲沒出聲,但那倏然一重的呼吸聲, 都能听出一絲懊惱。

    大概是覺得睡覺對顧瑜更好, 早知道就不打來了。

    顧瑜猜到了, 說︰“我想找個人聊聊。”

    藺洲立即說︰“你想聊什麼?我都听。”

    顧瑜彎了下唇角,卻說︰“我也不知道。”

    藺洲一頓, 心里努力想著有什麼話題好, 能讓人開心些。但他想不到。

    只能說一句,“我回去給你貓。”

    顧瑜確實想球球了。

    毛絨絨, 軟綿綿,十分治愈。

    這時候, 他很想有個溫暖的擁抱。

    “好。”

    藺洲听出了他話里隱約的期待想念, 稍微松了口氣。

    藺洲︰“能睡得著嗎?”

    顧瑜也不確定。

    “先蓋上被子, 閉上眼楮,渾身都放松下來,什麼都不要想。”

    藺洲習慣了肅穆沉穩,很少笑,生得高,眉眼又凌厲,面無表情的樣子,小孩子見了都會被嚇哭。這是他第一次哄人睡覺,聲音努力放溫柔,但還是有點生硬。

    顧瑜乖乖照做了,伸手把被子拉上來,蓋到肩膀。

    說了不知多久,藺洲發現那邊沒了聲音,低聲喚了顧瑜一聲,知道他是睡著了,整個人才終于放松下來。

    又這麼听了很久,他才結束通話。

    飛船上,藤听春走過來,看到藺洲盯著光腦出神,叫他都沒有反應,就轉頭踫了一下霍戈,疑惑問︰“他怎麼回事?”

    霍戈接過藤听春手里的東西,答︰“剛哄完人睡覺。”

    “哄人睡覺?”藤听春很驚訝,實在想象不出那畫面,“是顧瑜吧?”

    “對。”

    藤听春搖頭低嘆︰“可惜,我居然錯過了這麼有意思的畫面。”

    他偏頭,靠在霍戈身上,笑著說︰“要不,你給我演示一遍?”

    第三日。

    藺洲說了會回來,果然沒說謊。

    但顧瑜听到的時候,還有另一個消息——不允許任何人靠近藺洲。

    藺洲被隔離了。

    顧瑜心悸,立即去打听情況,從藤听春那里得知,執行任務時,恐怖分子拿小孩做人質,藺洲為了救人,導致精神力使用過度,異化值陡然升高,達到了9.9,出現了失控的征兆。

    這種時候,為了避免他無意識傷害別人,第一時間封鎖隔離,注射鎮靜劑,讓他一個人待著。

    顧瑜問︰“我能去看他嗎?”

    藤听春認真說︰“老實說,我不建議你去,瀕臨異化邊界的覺醒者很可怕,他說不定都不認得你,會對你做出一些無法挽回的事。”

    他在說著可怕,但顧瑜只听出了其中的可能,“你沒說不能。”

    藤听春有些無奈,“別人是不行,但你不一樣,你是能治療精神領域的人魚。你去說,或許有可能進去。”

    顧瑜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藤听春拉住他,再次勸說︰“你看到的,都是他平時理智冷靜的樣子,但他現在不一樣,就像掙脫牢籠的野獸,他控制不住自己,很可能傷害你。我沒有夸張。”

    顧瑜回頭說︰“謝謝,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

    說完,他就掙脫藤听春的手,很快去了藺洲所在的地方。

    藤听春看著他跑遠的背影,搖了搖頭,“這還叫不亂來。”

    不過,藺洲應該會很開心。

    藺洲被關在一間醫療室里,但又不像平時的病房,而更像個臥室,讓人在里面休養。

    門口站著不少人,俱是一臉緊張,但又不敢進去離得太近。

    顧瑜匆匆趕來,並說出自己的想法時,他們都很驚訝,和藤听春一樣,跟他說了情況的嚴重性,不能去。

    顧瑜卻依然堅持,“藺中將幫了我很多,所以我也想在我的能力範圍內,幫回他。不是說鎮靜劑收效甚微嗎?讓我試試,實在不行,我立刻出來,這里也還有你們在。”

    幾番下來,顧瑜鄭重強調自己不會亂來,身上也有防御手鐲,如果藺洲真的攻擊,足以暫時攔一下,等到救援過來。

    最終,他們還是動搖了。誰都希望藺中將能好。

    醫生和研究員們一再叮囑︰“能成功安撫藺中將是最好的,但前提是,你不能受傷,一旦出現狀況,請立刻讓我們救你出來。”

    顧瑜怎麼都沒想到,藺洲回來了會是這樣的情況。

    心跳得極快,鼓噪耳鳴,控制不住發慌。

    怕藺洲出事,怕他也走了,很怕。

    但為了不讓別人看出來,顧瑜臉上表現得很冷靜,認真點頭。

    他變成人魚,進了房間。

    里面光線有些昏暗,一個高大的身影坐在床沿,垂著眼,落下重重陰影,讓人看不清神情。

    顧瑜進來前,雖然一直被提醒了很多,但都沒有實際看到的來得直白透徹。

    藺洲像是換了個人,不似平時收斂著,周身氣場尖銳鋒利,宛如冰冷的利刃,無形卻駭人。

    顧瑜不禁停了下來,他對危險的感知比絕大多數覺醒者都要敏銳。這一刻,渾身的細胞都叫囂著要他逃離。

    不得不說,那強烈的侵略感和壓迫感,讓顧瑜的身體不由得緊繃。

    藺洲听到了他進來的動靜,微微抬頭,朝他看了過來。

    這時,顧瑜才看清他整張臉。

    輪廓冷硬,雙眼透著些許不正常的血紅,還戴上了黑色的止吠器,覆蓋住下半張臉,一條條交錯的金屬,像個封住嘴的籠子。

    掀起眼皮,看過來的眼神有些嚇人。

    藺洲盯著他,過了好半晌,才出聲打碎安靜,“你怎麼來了?”

    聲音極其低沉喑啞,隱忍又克制。

    顧瑜被他嘴上的籠子驚到,一時沒能回答,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藺洲看著他,目光沉沉,倏地握緊拳頭,手背上的青筋凸起,用力到骨節泛白。金屬床架都發出了難以承受的刺耳聲響。

    顧瑜倏地回神,“我來給你唱歌。”

    藺洲︰“那就過來點。”

    顧瑜的耳朵卻傳來研究員的聲音,提醒他不要離得太近,一定要保持安全距離。

    但他看著藺洲很難受的樣子,還是控制著蛋殼車,又向前了些,離得不遠不近,微微張唇,準備開始唱。

    藺洲卻毫無預兆突然起身,伸手抓住蛋殼邊緣,用力拉向自己這邊。

    水因為劇烈晃動,灑出來不少,濺濕了藺洲身上的衣服,貼著皮膚,勾勒出起伏的肌肉線條。

    顧瑜毫無防備,就被捉住手腕,拽了過去。藺洲坐在床上,雙腿張開,中間正好留出一個位置,顧瑜被他掐住腰抱了上來。

    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

    幾乎就要親上。

    藺洲呼出的氣息滾燙,急促地噴灑在顧瑜臉側的皮膚上,仿佛能灼傷人。在強烈的侵略感下,顧瑜控制不住緊張,被抓住的手微微顫抖著,手指也蜷縮起來。

    這一幕,嚇得正觀察的研究員很慌,生怕藺洲突然暴起傷人。他們安排的人都已經準備破門而入,把顧瑜救出來了。

    但藺洲只是抓著,牢牢地盯著顧瑜不放,沉聲說︰“唱吧,我听著。”

    研究員們遲疑,“這是……還有理智在?”

    醫療室里的顧瑜,心里也在這麼想。

    他剛被拉過去的時候,確實被嚇到了,手上的利爪露出,魚尾巴也差點就用力甩去。但藺洲沒有做什麼,看起來,意識還算清醒,可以溝通的樣子。

    顧瑜謹慎問︰“你還認得我是誰嗎?”

    藺洲像是笑了一下,目光在顧瑜肩頸處掃過,甚至有些肆無忌憚地伸手揉按了一下,指腹輕輕摩挲著那片細膩的皮膚,還勾起一縷金色發絲玩。

    顧瑜突然有點理解,為什麼要給藺洲戴止吠器了。如果沒有這個東西,他很懷疑,藺洲已經低頭來咬他了。

    此時的藺洲和平時判若兩人,泛紅的眼楮透著些許陰郁,看他就像是在看嘴邊的獵物,隨時都要拆吃入腹。

    “知道。”藺洲漫不經心地答了。

    但顧瑜有點不相信。

    雖然感知到危險,但因為藺洲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壓制住了。顧瑜基于對他的信任,沒有退縮,保持著被半摟住的姿勢,開口唱了起來。

    人魚歌聲空靈動听,宛如虛無的細線,絲絲縷縷,纏繞心髒。一呼一吸,心跳都被掌控。

    藺洲確實被安撫了,眼里的赤紅正慢慢淡去,但心里的欲望也在不斷放大,借著這一次失控,想要沖破牢籠,掠奪自己覬覦已久的獵物。

    他想將漂亮的人魚佔為己有,讓他以後只能看著自己,不要再看別人,每一處都屬于自己,只有自己可以觸踫。

    沉溺掩藏在黑暗深處的想法不斷翻涌,爭先恐後噴出。

    藺洲放在身側的手,突然變成了黑色的貓爪,不穩定地變化著。

    外面的研究員一直監控著,原本因為藺洲慢慢平靜下來的精神領域圖像而稍松的一口氣,立刻又猛地提起,急吼︰“藺中將在失控,即將變成覺醒體,立刻帶顧先生出來!”

    顧瑜並不知道這個變化,還在專注地唱著歌,只是偶爾會因為藺洲在摸他頸側的皮膚,嗓音發顫。

    藺洲似乎還覺得他發出這樣的聲音很有意思,想多听,拇指掠過,輕輕刮蹭著顧瑜的喉結,不輕不重的動作,令人發癢。歌聲果然抖得更厲害了。

    他想向後縮,但後腰被一只大手扣住,根本無路可退,像囚籠一般,鎖住了他。

    顧瑜終于忍不住,抬手捉住了在自己脖子上亂動的手,警告似的瞪了藺洲一眼。很漂亮的海藍色,閃著細碎的光,像是陽光下的海面。

    藺洲被瞪了,反而笑了一下。

    顧瑜很意外,藺洲居然還會有這樣一面,幼稚,惡作劇。

    但顧瑜看到他笑,反倒沒那麼緊張害怕了,也不反感,只是對過于親密的肢體接觸有些不適應。

    這時,數個覺醒者突然沖進來,讓顧瑜驚了一跳,轉頭看去,發現他們全副武裝,拿著武器,準備攻擊藺洲,不禁皺眉。

    幾乎同時,藺洲把顧瑜按進自己懷里,抬頭冷冷地看向外來者,仿佛領地被侵犯的猛獸,目光陰沉且暴戾,氣息變得極具攻擊性。遮天蔽日一般的恐怖侵略感令門口的覺醒者下意識僵住,被震懾住了。

    顧瑜被迫趴在藺洲的胸膛上,掙扎著想起來說話,卻突然感覺腰側被什麼毛絨絨的東西掃了一下。

    他沒想太多,下意識就捉住了那東西。

    瞬間,抱著他的人僵住。

    顧瑜低頭看去,發現竟然是一條純黑的尾巴,像是貓尾巴的放大版。

    “藺……洲?”

    顧瑜想到了什麼,猛地抬頭,果然看見藺洲的頭頂冒出了兩個尖尖的黑色貓耳,是他一直想看的畫面,真正出現在眼前時,心里觸動更大。

    但顧瑜沒忘記,半獸化的模樣,是覺醒者情緒失控才會冒出來的。藺洲的情況變得更嚴重了?

    顧瑜心里一沉。

    歌聲沒用。

    這讓顧瑜很不好受,嘴唇抿得很緊,手上也不自覺用力,忘了自己還抓著藺洲的貓尾巴。

    頭頂突然傳來一聲低沉的悶哼。

    顧瑜有點慌,“你怎麼了?”

    藺洲圈住他抓自己尾巴的那只手腕,還未說話,顧瑜就意識到了問題,連忙說︰“對不起,我立刻松手!”

    藺洲卻說︰“可以踫,只是不要太用力。”

    顧瑜有些無措,想問研究員這時候應該怎麼做。但他剛想轉頭,就又被藺洲按回懷里,更緊密地貼著。

    “不許看他們。”

    藺洲冷道,聲音透著明顯的不悅。

    不只是顧瑜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門口的覺醒者也覺得很難做,想去救人,但又不敢輕舉妄動,怕一不小心就激怒藺中將,反而害了顧先生。

    顧瑜猶豫著,試探伸手,像以前安撫炸毛的球球一樣,順毛摸,動作溫柔耐心。

    過了一會,藺洲盯著他們的陰郁目光,竟真的收了回去。他低頭,將下巴輕搭在顧瑜的頭頂,雙眼低垂,親密地摟著人。

    覺醒者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

    監控後面的研究員和醫生也很震驚,連忙觀察數據,發現藺中將雖依舊處于危險狀態,但勉強壓制住了,剛才不穩定的貓爪也變回了手。

    “抱著順毛就可以了?這也能將異化值降下來?”

    研究員還是不敢相信。

    後面有個人弱弱舉手,“其實……還是有可能的,藺中將很喜歡顧先生,以前不是也出現過因為愛人陪伴安撫而平靜下來的例子嗎?或許,就是人魚歌聲和顧先生的雙重作用。”

    藺中將喜歡顧瑜,很多人都看出來了,但也不是全基地的人都知道。這回,注定更多人知曉了。

    前面質疑的研究員沉默了,過了一會,還忍不住低聲問︰“那……要不要把監控關了?”

    萬一,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怎麼辦?

    最後,他們關了監控,同時調成了戒備模式,讓人工智能盯著,以免出現意外狀況來不及處理。

    醫療室。

    門口的覺醒者都離開了,最後一個人還很貼心地帶上了門。

    只剩下顧瑜和藺洲。

    藺洲的尾巴像是有自我意識似的,很黏人地纏上了顧瑜的腰。

    顧瑜小心抬頭,輕聲問︰“你沒事吧?感覺怎樣?”

    藺洲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俯身低頭,埋在顧瑜的頸側,不著痕跡地蹭了一下。

    顧瑜愣住。

    這……好像球球啊。

    以前球球這麼趴他肩上,都是撒嬌要摸摸的意思。

    顧瑜偏頭,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貓耳朵,毛絨絨的,還在動,特別招人,看著就讓人心癢癢。

    “可以摸嗎?”

    為防萬一,顧瑜還是問了一句。

    藺洲沒有回答,但顧瑜想到他剛才說可以摸尾巴,現在也沒有拒絕的表現,應該就是允許了。

    顧瑜慢慢伸手,終于如願以償,踫到了藺洲的貓耳,很軟,溫溫熱熱,手感更是他摸過最舒服的。

    幾乎是踫上的瞬間,藺洲僵住,貓尾巴也猛地纏緊顧瑜的腰。

    但緊接著,他又放松下來,刻意壓制著,沒有動。

    藺洲這樣趴在他肩上,止吠器會有點硌著胸口,金屬冰冷的溫度透過衣服傳來,並不舒服。但因為藺洲現在的情況特殊,顧瑜就放任他靠著,沒有任何抗拒,反而心里很慶幸,藺洲的情況能穩定下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順毛摸比人魚歌聲更有用,但結果是好的就夠了。

    顧瑜松了口氣,輕輕捏著貓耳朵,毛很細軟,手腕踫到的頭發卻很硬,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不過,顧瑜都不討厭。

    過了不知多久,藺洲徹底平靜下來,氣息收斂,沒有了那種可怕的感覺,恢復成平時的模樣。

    頭頂的貓耳朵,還有身後的尾巴,也一並消失不見。

    顧瑜手里突然一空,不禁愣住,心里劃過一絲惋惜。隨後反應過來,這大概代表藺洲沒事,他又松了口氣,轉頭想看藺洲。

    但藺洲依然抱著他,雙手圈在他腰上,頭抵在他頸側,低聲說︰“讓我再抱一會。”

    說話時吐出的熱息,拂過顧瑜鎖骨處的皮膚,勾起一陣癢意,讓顧瑜控制不住一顫。藺洲的嘴唇微動,不小心踫到,像是在輕輕啄吻。

    顧瑜很不自在,魚尾的鱗片都控制不住紛紛翹起,跟炸毛似的。

    但藺洲這種時候提出來的請求,這樣的語氣,他根本無法拒絕。

    而且藺洲那麼大方地借他精神體,上次他喝醉酒胡鬧,藺洲還照顧他。藺洲幫了他那麼多。他回報理所當然,更別說只是抱一會。

    顧瑜原本捏貓耳朵的手空了下來,一時不知道放哪里,又被藺洲抱著,想了想,干脆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像是回抱。

    藺洲摟著他腰的手突然收緊,宛如桎梏。

    顧瑜忍不住掙扎了一下,藺洲就又放松了點力道,但還是牢牢圈著不放。

    抱了很久,顧瑜腰都酸軟了,藺洲才終于松手。

    顧瑜大松了口氣,不自在的感覺稍微淡去,問︰“你現在感覺怎樣?”

    藺洲冷靜說︰“沒事了。”

    顧瑜低頭看他的異化值,還在9.5,但已經脫離了危險範圍,暫時可以放心。

    “那你先休息一下?”顧瑜問。

    藺洲搖頭,“我不累。”

    顧瑜遲疑不信,“還是躺下睡一會吧。”

    藺洲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一下,“好。”

    顧瑜被笑得有些茫然,但願意休息怎麼也算是一件好事,就沒有多想。

    只是,藺洲在他面前躺下時,他注意到了止吠器,就指了指自己的嘴,“你這個還沒摘。”

    帶子是繞到後腦勺的,躺下會壓到不舒服。

    藺洲似乎才想起來,說︰“我摘不了。”

    這是為了防止他暴走傷人的束縛,當然不是他自己隨便就能拆掉的。

    顧瑜就去找研究員,知道密碼後,伸手替藺洲摘了。

    因為戴得緊,拿下來了,臉上也還是殘留有幾道束縛的紅痕,出現在藺洲臉上,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顧瑜不自覺就盯著看了好一會,手里拿著的止吠器,也忘了放下。

    他想起了剛才,藺洲露出貓耳和尾巴,金色豎瞳,戴著止吠器,肩闊腿長,身材精壯結實,渾身透著不容忽視的野性魅力。

    “顧瑜?”

    听到自己的名字,顧瑜下意識應了一聲,猛地回神。

    藺洲看著他,“你答應了我,等我回來,會告訴我,現在可以說嗎?”

    顧瑜眼底一暗,微笑說︰“不急,等你休息好了再說。”

    現在這情況,並不是說的時候。

    藺洲看他堅持,也沒有再問,躺了下來,打算睡醒再說。他確實也困了。

    顧瑜看他閉上雙眼,很快睡著過去,就靜悄悄地離開,無聲關上門。

    但在他離開之後,床上的人卻睜開了眼,朝門口看去,目光深邃,晦暗不明,定定地看了半晌,才重新閉上眼楮,低低地嘆了一聲。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