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39章 考試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三天之後, 藺洲才從醫療室出來,由顧瑜安撫,用人魚歌聲, 再加上藥劑,將異化值降到了9.0, 一個勉強算穩定的數值。

    藺洲的狀態又恢復成以前那樣,嚴肅高冷, 成熟平靜,看起來不容易動搖被影響。

    而顧瑜要說的事, 卻一直拖著, 沒有說。

    他坐在床邊, 看電視劇。

    藺洲敲門。

    顧瑜說進,管家就給他開門進來了。

    藺洲走過去, 看了一眼床。顧瑜點頭了,他才坐下,就在顧瑜身邊,肩並肩,離得很近。

    光屏上的電視劇還在播放,但被調成了靜音,只有無聲的畫面。

    藺洲掃了一眼, 跟顧瑜說︰“我知道古上將的事了。”

    顧瑜抬頭看他, 下意識說︰“對不起……”

    “這不是你的錯, 你為什麼要道歉?”藺洲微微彎著腰背,手撐在膝蓋上,以一個放松聊天的姿態, 偏頭認真地看著他, “上將知道結果, 來基地是因為喜歡這里,想在這個地方離開。你給了他安寧的最後一程。”

    顧瑜動了動嘴唇,好一會,才忍不住說︰“如果我不是那麼晚覺醒,是不是就……”

    “沒有如果,你不要這麼想。”藺洲出聲打斷他的話,抿了抿唇,斟酌著,像是在想著應該怎麼措辭,緩慢道,“以前,我也總是看著別人離開。昨天,我們還一起吃飯,說笑,但第二天,他就死在了我眼前。”

    “我當然想他們活著,但有時候……沒有辦法,只能接受。”

    “醫生也經常會有無法救治的病人,我們都只是普通人,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夠了。”

    “你做得很好。”

    顧瑜默默听著,沒有動。

    人魚歌聲能治療精神領域異化,是一件難得的幸事,但只有一個人能做到時,就容易將希望都壓在那人身上,不管是別人,還是他自己。會很害怕,因為自己沒有做好,害得病人離世,家屬痛苦。

    藺洲把他拉進懷里,輕輕順著撫摸他的背。

    顧瑜被擁抱著,覺得很溫暖。從古上將離去一直憋到現在的淚,突然決堤。

    慢慢的,藺洲感覺到自己胸口的布料濕了一塊,卻因此松了口氣,哭出來,會好很多。

    但沒過一會,顧瑜突然推開了他,將自己縮進被窩里。

    藺洲有點慌,伸手放在被子上輕拍安撫。

    顧瑜卻搖了搖頭,聲音悶悶地說︰“我沒事。”

    藺洲不放心,依舊坐在床邊,有些不知所措。

    然後,顧瑜掀起一點被子,扇子似的尾鰭露了出來。

    他還捧出了一手的珍珠,個個圓潤剔透,完美無瑕。

    全都給了藺洲。

    顧瑜眼尾泛紅,淚珠還在不斷流出來,落淚成珠,一顆接一顆滾落在床上。

    藺洲這才明白,他大概是想著既然忍不住哭,就變成人魚,讓眼淚都變成珍珠,不浪費。

    所以,一捧又一捧,全都推給藺洲。

    顧瑜哭起來,沒有聲音,如果不是看到他哭紅的臉,根本不知道他哭了。

    看著他這樣,藺洲倏地心里一軟,還有些酸。

    藺洲越過那些珍珠,一手撐在顧瑜腿側的床上,一手捧住他的臉,拇指輕輕蹭過他的眼角,壓低了聲音,哄小孩似的說︰“別哭了。”

    一顆珍珠從臉側落下,顧瑜眼圈發紅,有些茫然地看著他。

    澄澈干淨的眼里清晰映出藺洲的人影。

    藺洲低嘆︰“算了,你還是盡情哭一場,我在旁邊陪你。”

    顧瑜就真的沒有忍著,放任珍珠不斷滾落,還抱住藺洲,啞聲說︰“你也不要難過。上將說,你是他教過的,最得意的學生。”

    藺洲一頓,抿了抿嘴角,垂下眼睫,遮住眼底的情緒。雖然已經親眼見證了很多人的離去,但這種事,永遠都不可能習慣。只是將情緒收斂壓下,因為,他還需要冷靜地去處理很多事情。

    藺洲沒有哭,臉上卻也泄露了幾分疲憊和哀意。

    到了後面,顧瑜只有肩膀微微顫抖,慢慢停了下來。

    床上已經滿是珍珠。

    藺洲幫他攏到一邊,拿了個盒子裝起來。滿滿一匣,價值連城。

    但顧瑜沒有收起來,而是毫不猶豫都給了藺洲,說︰“送給你,你給研究院也可以。”

    藺洲收到禮物,彎了下嘴角,“不賣掉嗎?這里應該值千萬。”

    顧瑜搖頭,“不需要,給你們更有用。”

    藺洲手指微微一動,忍不住伸手,放到他頭頂,揉了揉他的頭發。

    突然被摸頭。

    顧瑜有些疑惑,但不討厭。

    “眼楮疼嗎?”

    顧瑜點頭,抬手就想揉眼角,哭太久確實疼。

    藺洲握住了他的手腕攔住,拿了眼藥水,幫他滴。

    有東西離眼球太近時,人會不自覺緊張。顧瑜淺金色的眼睫顫抖著,像是輕薄的蝶翼,展翅欲飛。

    藺洲很快幫他滴好了。

    涼涼的,眼楮果然沒那麼疼了,舒服很多。

    哭過之後,很容易困。

    顧瑜和藺洲沒說幾句,就靠在床頭,眼皮耷拉下來,昏昏欲睡。

    藺洲扶他躺下去,卻忽然發現,臂彎里枕著的金色卷發變黑,魚尾消失,變回了一雙修長筆直的腿,冷白細膩,在光線下,仿若透明。

    藺洲一頓,連忙拉過被子,蓋在他身上,擋住了所有風光。

    而顧瑜毫無所覺,依舊閉著眼,呼吸舒緩綿長。

    以覺醒者的警惕心,他顯然對藺洲極其信任,才會那麼放肆入睡。

    藺洲的心情卻有些復雜,寧願他別這麼信任自己。

    這一盒珍珠,藺洲沒有自己留著,而是交給了研究院。

    他們發現了細微的不同,又拿了珍珠去檢測,結果顯示這些珍珠相比之前,蘊含的能量更加豐厚。

    他們結合資料,一再討論分析,認為人魚的珍珠與情緒有關,越是強烈的情緒,珍珠品質就越好。從前的傳說里,人魚還有一生僅一次的泣血,落下血紅色的珍珠,具有起死回生的效果,但同時,人魚也會精氣耗盡而亡。

    這一盒珍珠,讓出任務的覺醒者帶幾顆,會起到不小的作用。只是,想到這珍珠是來自顧瑜的負面情緒,又有些心疼。

    幾天後,舉辦古上將的葬禮。

    因為古上將很早以前就簽署了遺體捐贈協議,所以並沒有棺材下葬,只是立了一塊墓碑。

    古國安,上將。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

    無數人為他送行,其中很多還是軍政界難得一見的人物,都在此脫帽鞠躬,獻上一朵純白的花,祝願安息。

    因為上將女兒的邀請,顧瑜也參加了葬禮,獻上白花,深深鞠躬。

    雖然上將已經離開,但所有人都會牢牢銘記他,記住他為聯邦奉獻付出的一切。

    然後,帶著他那一份意志,一同繼續向前。

    基地里。

    因為上將的離去,負責顧瑜的研究團隊,很擔心他會消沉想不開。

    在發現人魚歌聲的治療作用時,他們就猜到了會有這麼一天。畢竟,人不是神,總會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人魚歌聲並非萬能。

    就像醫生第一次面對死在自己手下的病人,深深自責,恐懼不安,自我懷疑,甚至無法繼續走醫生這條路。

    顧瑜也必然會遇到病人在他的歌聲中離去,不是古上將,也會有別人。

    他們給顧瑜安排了心理測試。心理醫生也和他聊了很久。

    他們擔心顧瑜因此頹唐走不出來,無法再唱歌治療。

    最後,顧瑜走出診室,朝等著他的人,笑了一下。

    心理醫生嘆了口氣,給出結果,讓他們可以放心。

    顧瑜沒有放棄,只希望自己能救更多的人,同時,也開始接受自己的無力。

    這是一個很完美省心的結果,只是心理醫生也經歷過類似的事,有些心疼,倒是希望他不要那麼省心。

    ***

    從覺醒到現在,顧瑜已經訓練了三個月,即將參加第一輪的覺醒者考試了。

    藺洲之前提過一次,只是當時還有好長一段時間,顧瑜沒有太在意,結果等他想起來時,考試已經近在眼前。

    藤听春饒有興致,托腮問他,“第一次覺醒者考試,緊張嗎?”

    雖然以前考試總是出意外,差點給他留下陰影,但總的來說,他並不害怕考試。只要準備得足夠充分,就有信心,不會緊張。

    但,他完全不知道要考什麼,這算是裸考吧?

    顧瑜︰“考不及格會怎樣?”

    溫梔梔咬了一口巧克力,甜滋滋說︰“不會怎樣,只是評等級,以此作為覺醒者能力的參考數據,更好分配任務。”

    “你是主治療的覺醒者,應該會被分到輔助類,難度沒那麼高。”

    “考試內容有很多,每年抽其中幾樣,比較固定會考的,是負重定向越野,格斗測試,狩獵展示,最後這個是以覺醒體在大自然里進行捕獵,可以綜合考驗速度,耐力,警惕性,隨機應變能力等等。”

    顧瑜听著這些,還沒有覺得怎樣,直到藤听春來了一句,“對了,藺中將也是這次考試的考官之一。”

    顧瑜淡然的咸魚臉頓時裂開,做不到看淡魚生了。

    “……為什麼?這種考試應該有專門的考官吧?”顧瑜不死心問。

    霍戈知道一點,答︰“我听說,是藺中將自己申請的,以前他都不怎麼參加這些。”

    “是因為顧瑜吧,真是個稱職的監護人。”藤听春眯著眼笑,意味深長。

    他看著藺洲顧瑜兩人,覺得特別可愛,一個喜歡上了暗搓搓地追,一個還懵懂全然不知,讓他有時候都急了想推一把。但這個過程,非常重要美好,還是旁觀不要打擾最好。

    而且,他看著懵懂的那個,也不像是完全沒感覺了。真期待。

    顧瑜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只感覺他眯眯眼的樣子,太像動漫里的反派,看得人背後發毛。

    “我反而希望他別那麼稱職。藺中將在的話,我應該會很緊張。”

    顧瑜想象一下那畫面,就有點窒息了。

    其他人看到他的表情,都又同情又想笑。

    但不管顧瑜想不想,這個考試都還是如期到來了。

    要去專門的考試場地。

    考生年齡段跨度很大,有和顧瑜年紀相仿的,也有中年人,集中在一間體育館里。

    最前面,站著主考官,簡單解釋了一下考試內容,並嚴肅道︰“廢話我也不多說,你們應該都知道,這場考試三年一次,評定你們的能力等級。別指望作弊,我都看得一清二楚,被我抓到了,一律按不及格處理,之後每個月集訓,兩天一小考,三天一大考,讓你們重溫高三的快樂。”

    顧瑜愣了一下。等等,他沒听說不及格還要這樣啊。

    恰好這時,光腦閃爍,溫梔梔發來一條信息。

    “對了,我上次說錯了,不合格是要參加集訓的,听說很地獄,你一定要通過。”

    顧瑜︰“……主考官剛講了。”

    溫梔梔︰“呃……祝你順利。”

    他低頭回信息時,突然發現周圍安靜得詭異,心里涌起不好的預感。他緩緩抬頭,果然看見台上的主考官正盯著自己。其他考生也同樣看了過來。

    顧瑜︰……哦豁。

    主考官微笑︰“這位考生,是很有信心拿第一嗎?”

    顧瑜︰我不是我沒有你別瞎說。

    主考官︰“放心,我等會特別關注你的表現。”

    其他考生頓時面露同情,這細胳膊細腿,弱不禁風的樣子,是食草動物吧,怕是一拳就打倒了。

    主考官說完,讓了位置,給另一位考官。

    藺洲走了上去。

    顧瑜可以很明顯感覺出其他人的激動,只是都努力忍著沒喊出來。藺中將很出名,是不少年輕覺醒者的偶像。

    顧瑜和他們的表現卻完全不同,恨不得把自己埋起來。

    藺洲話不多,只是說了兩句鼓勵,但下面的考生已經很雀躍。最後,藺洲的視線直直地落在顧瑜身上,停了兩秒,才離開。

    顧瑜旁邊是一個戴眼鏡的年輕男生,湊過來低聲說︰“你完了,被考官盯上,藺中將非常嚴格,他手下淘汰率極高。”

    顧瑜虛弱地笑了一下,“我也覺得,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嗎?”

    眼鏡男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憐憫道︰“加油。”

    第一場考試,是負重定向越野。

    每個人都會有符合自身體能要求的負重,顧瑜背上了自己的三百斤,其他人也各自背上了不同重量,單從外表並看不出什麼不同。

    之前在訓練室里,藺洲就調整了重力,習慣之後再站在平地上,就會感覺身體輕盈很多,跑起來更輕松。

    因為顧瑜容貌出眾,人對好看的人總是會更心軟一些。不少考生看到他隱忍的表情,都忍不住有點心疼了。他那麼瘦弱,負重跑不了幾步吧。

    負責器材的助教卻很清楚,顧瑜的負重是所有考生里的前三。他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搞錯了。

    終于,槍聲一響,考試開始。

    顧瑜沒有第一時間動,他在看哪條路最輕松,障礙最少。別人還以為他被壓得走不動了。

    確定路線之後,顧瑜也很快地跑了起來,憑借著對危險的敏銳感知,他能感覺到路上的危險陷阱,機關,暗坑,能繞則繞,不能繞就用最省時省力的方式過掉,順利躲過了一個個障礙,抵達終點。

    主考官看著監控,不禁感慨,“這考生,是有預知能力嗎?怎麼做到全都避過的?很可以啊,誰教出來的?我都想搶過來做我的學生了。”

    身後傳來一個冷淡的聲音。

    “我的。”

    主考官轉頭看去,和藺洲對視上,很驚訝,“你的學生?你什麼時候也開始帶學生了?”

    藺洲沒回答,倒是說︰“他會拿第一。”

    主考官︰“那麼有信心?今年有兩個覺醒者很強。”

    藺洲依然很篤定。

    主考官更好奇了,視線落在監控上那個到了終點,就癱在地上不想起來的漂亮青年身上。

    考試內容都很耗體力,分成三天考。

    第一天的結果已經出來了。

    主考官宣布,“第一名,顧瑜。”

    這名字很陌生,大家並不知道是誰,等發現是那個被考官盯上的瘦弱美人時,都呆住了,怎麼可能……

    尤其是原本自信滿滿的猩猩覺醒者,主考官原本看好的第一名,他很不能理解,看向顧瑜的神情充滿了懷疑。

    但顧瑜並不想管這些,他跑了整整兩個小時,累是其次,關鍵一身大汗,又在地上滾過,很髒。他只想回去洗澡睡覺。

    听說可以走,他立刻就走了。

    第二天。

    格斗測試,按照昨天的排名,兩兩匹配成對手。

    顧瑜的對手正是那個猩猩猛男,對方壯碩無比,手臂比他的大腿還粗。

    兩人在對戰前,互相禮貌點頭。

    一高一矮,一壯一瘦。

    非常鮮明的對比。

    顧瑜在猛男的襯托下,簡直像是個嬌小的洋娃娃。

    旁觀的人忍不住為他擔心。

    但考官一喊開始,猛男進行攻擊,卻總是被他敏捷巧妙躲過,連他的衣角都踫不到。

    猛男招招落空,愈發暴躁,拳腳更加凶狠,一腳就能踹斷人的骨頭。拳頭擦著顧瑜的臉過去時,其他考生比顧瑜還緊張,怎麼能打臉!

    顧瑜躲了好一會,摸清了對手的攻擊套路,等對方再攻過來時,他沒有躲。猛男以為自己這次能成,旁觀人嚇得差點想閉眼不忍看,但下一秒,顧瑜一擋一踢,他們甚至都沒看清,猛男就被撂倒,重重地倒在地上。

    直到宣布勝利者時,猛男都還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輸了,輸給了這麼個小白臉。

    不可能。

    那力氣,絕對是個三百斤的兩米大漢!

    猛男沒忍住,吼了出來。

    所有人都看向顧瑜,那高挑縴瘦的身材,肯定三百斤的一半都沒有,肌肉也只有薄薄一層,所以他到底是怎麼打贏的?

    他們更好奇,顧瑜的覺醒體到底是什麼可怕的食肉動物。

    但顧瑜被問了,也只是笑著反問︰“你猜?”

    第三天。

    是真實的大自然捕獵考試,比起模擬訓練艙,變數更多。

    為了生態環境考慮,考試場地也是精心挑選過的,不用擔心因此破壞平衡。這里鯊魚較多,甚至已經影響到其他魚類的生存,進行一定的捕殺,反而有利。

    顧瑜是人魚,考場自然是海洋。

    這還是他第一次以人魚的模樣沉入真正的大海,很愉悅,一下就游出去很遠,監控小球都沒跟上,還是顧瑜听到耳機里的提醒,才記起來自己還要考試,回頭去找。

    真實的海洋和模擬環境還是有區別,會有暗流涌動,其他生物阻礙,獵物也更加聰明,比數據靈活多變。

    顧瑜像當初虛擬訓練那樣,被鯊魚盯上,也很快察覺到了危險,進行反擊。

    但要讓鯊魚進入強直靜止狀態,並不是那麼簡單,鯊魚求生欲強烈,很快清醒,抓住時機立刻翻過身,朝顧瑜張開血盆大口,攻勢猛烈許多。更糟糕的是,又有另外一條鯊魚過來了。

    這一場考試,是大自然環境,危險都是真實的,所以考官會安排好有力的後援,以免考生發生意外,考生如果覺得堅持不下去,也可以選擇放棄,讓人送出考場。

    顧瑜選的獵物很有難度,如果成功了,就是三連冠,三場考試都是第一,也是總第一。

    但風險也很高,至少主考官就很不認同。

    這考生是唯一的人魚,擁有珍貴的治療能力,如果出問題了是巨大的損失。他應該作為最特殊的覺醒者,被保護起來,而不是涉險。

    藺洲卻說︰“然後一直活在玻璃房里,哪里都不能去?換做是你,你能接受嗎?”

    主考官皺眉︰“但是……”

    藺洲平淡說︰“你先看下去,看他是不是需要保護的嬌花。”

    監控里,顧瑜對上兩條鯊魚,慌亂是有的,但很快就又冷靜下來,漂亮的魚尾一甩,躲開了鯊魚的攻擊,故意引著它撞上礁石,又在它們之間來回穿梭,設計它們為了搶奪獵物而互相攻擊。

    顧瑜則旁觀著,看準時機,飛快游去,用利爪一揮,在其中一條鯊魚身上留下幾道深深的傷口,涌出鮮血。他又游到受傷的鯊魚嘴邊,制造仿佛能吃到他的假象,引得另一條鯊魚來奪食。

    幾番下來,受傷鯊魚失血過多而死,另一條鯊魚也體力損耗。顧瑜再次用魚尾撞翻鯊魚,並牢牢抓緊背鰭,不讓它翻身。最終,這條鯊魚也窒息而死。

    顧瑜成功捕獵,完成考試。

    他鑽出水面,利用魚尾的力量一躍而起,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然後落在等待他的船上。

    金色卷發濕漉漉垂落,長睫低垂,眉眼精致,膚色白得近乎透明,給人一種脆弱美感,但同時,殘留的鮮紅血液從指尖滴落,身上也沾了血,仿若一朵艷麗的毒花,外表蠱惑人心,卻能輕易致命。

    只看他i麗無暇的柔弱外表,根本無法想象他能同時擊殺兩條鯊魚。

    主考官一時愣住,雖然看了前兩場考試,但那和對戰鯊魚還是有區別的,他只以為顧瑜體能不錯,但沒想到,變成覺醒體人魚時更強,加入到戰斗系也不成問題。

    這樣的實力,只是做奶媽治療太浪費了!

    藺洲微笑︰“覺得怎樣?”

    主考官︰“……”

    我還是喜歡你不笑的樣子。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