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0章 聚餐
作者︰顧之君 下載︰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TXT下載
    三天的覺醒者考試, 順利結束了。

    為了培養榮譽感和激勵覺醒者,考官還會進行頒獎。

    第一名的顧瑜自然要走到台上。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他身上,在看這匹殺出來的黑馬。

    畢竟一開始, 大家都沒想到,他會拿下第一。

    主考官準備過去頒獎, 卻被人按住了肩膀,無法向前。

    藺洲一本正經說︰“這是我的學生, 我去更合適。”

    “但我是主考官啊。”

    “嗯。”藺洲點頭,然後拿走了他手里的榮譽徽章, 走上台。

    主考官被他的無恥震驚到了, 以前怎麼沒發現他是這樣的人?學生那麼寶貝, 連頒個獎都要搶?

    換位想想,他要有這麼個得意學生, 應該也會這樣,又有些可以理解了。但還是看不慣藺洲這麼拽。

    顧瑜站在台中央,看到是藺洲,有些訝異,眼底閃著碎光。

    藺洲停在他面前,“考完了,感覺怎樣?”

    顧瑜很老實說︰“累, 想睡覺。”

    藺洲勾起唇角, 笑了一下, “辛苦了。”

    他親自幫他別上紅金色的徽章,上面雕刻著麥穗,槍, 還有組織的標志, 每一道紋路都很清晰, 十分精致。而且,這徽章對覺醒者有鎮定作用。

    顧瑜看了兩眼,覺得還挺好看,似乎考試累也值了。

    藺洲看著,一時沒忍住,伸手摸了摸顧瑜的頭。

    下面所有考生都看到了,震驚得瞪大了眼楮,得獎還有這種福利?!

    他們瞬間酸得不行。

    第二第三名卻是挺直了腰,支稜起來,一臉期待。

    但等第二名肌肉猛男走上去,藺洲只是幫他戴了徽章,說了句恭喜,就沒了動作。

    低著頭等摸的肌肉猛男迷茫了。

    藺洲也疑惑,提醒說︰“可以走了。”

    肌肉猛男才不得不走,背影都寫滿了我好失落。

    第三名是個女生,看到前面的猛男那樣,就猜到自己應該也沒有摸頭福利了,但真到了時,還是忍不住失望——“只有第一名才能被摸頭嗎……”

    她一不小心把心里話說了出來,聲音很小的自言自語,但藺洲听覺敏銳,還是听清了,說︰“不是第一名摸頭,只因為他是顧瑜。”

    女生愣住,這是什麼意思?

    她一頭霧水下台,腦子里突然閃過什麼,但她沒能及時抓住。只覺得,藺中將剛才的眼神,好像在哪里見過。是哪里呢?好像是她哥談戀愛提起男朋友的樣子?

    女生被自己這個想法驚到了,連忙甩頭,但又控制不住想,藺洲和顧瑜如果是一對的話……他們剛才站在一起的樣子,確實般配,尤其是摸頭,她記得藺中將好像還笑了一下,雖然不明顯,但以藺中將那樣的性格,太難得了,這不就是磕糖嗎!

    第一名,總是備受矚目的。

    顧瑜身邊圍了不少人,問他問題,不僅僅是平時怎麼訓練,定向越野負重多少,怎麼知道障礙在哪里等這些關于覺醒者的事,也會有人好奇八卦,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嗎,性別卡得死嗎,你看我可不可以……

    他一個個禮貌回答著,能答的答了,不想回答的就糊弄過去,大家發現他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冷淡,一時間更加親近,畢竟,有誰會不喜歡脾氣好又養眼的大美人呢?

    藺洲走過來時,發現顧瑜被團團包圍住,只能透過人群縫隙看到一點,不禁皺了皺眉。他邁開長腿,大步走了過去,冷聲道︰“顧瑜,過來。”

    聲音不大,但很有穿透力,不容忽視。

    其他人很快認出了他的聲音,慌忙轉頭,並自動散開,隱隱有排隊列陣的形。他們敬佩藺洲,下意識就表現好,不想讓他失望。

    前面擋著的人走開了,顧瑜前面就空了出來,能直接和藺洲對視上。

    “哦,好。”顧瑜點頭,快步朝他走了過去,還有點慶幸地松了口氣。

    雖說他們都沒有惡意,但顧瑜並不習慣和不熟的人聊天,越是熱情,壓力就越大,藺洲這時候叫他,可以說是幫了大忙。

    女生看著他們並肩離開的背影,心細地發現,顧瑜步調懶洋洋,很放松,藺中將身高腿長,步子邁得大,但和顧瑜走在一起時,有配合他的速度,而且並不刻意,是無意識下做的,已經習慣了,一看就是相處久了培養出來的默契。

    顧瑜偏頭,露出側臉,對藺洲說著什麼,藺洲眼角微彎,張嘴回應,話不多,但都很認真。兩人相視著,有種別人插不進去的特殊氛圍。

    不管了,他們就是一對,面前的都是糖,全是糖啊。女生覺得,反正一個人心里偷偷想又不犯法,磕得開心就夠了。魚粥CP,yyds!

    顧瑜並不知道,他和藺洲的CP粉正在悄然萌生。

    這時,他發現自己的光腦閃爍,低頭一看,賬戶里莫名其妙多了一筆錢,一百萬。

    顧瑜疑惑,誰打來的?

    轉賬信息下,還有一句話。

    顧神,謝謝你的建議,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這麼快想開,走出來。這是我從渣男那里賺來的錢,分一半給你。

    顧瑜︰“???”

    這是什麼?為什麼每個字他都認識,組合成句子他就看不懂了呢?

    “怎麼了?”藺洲看他呆滯地看著光腦,問。

    顧瑜茫然,“葉言致給我轉了一百萬,說是謝謝我,好奇怪……”

    藺洲皺眉。

    顧瑜正想把錢退回去時,剛好發小孟耀打電話過來,一接通,就先听到他笑出豬叫的聲音。顧瑜立即把音量調小。

    孟耀一邊笑到抽氣,一邊說︰“不行,這事我必須告訴你听,我從來不知道葉言致是這麼個神人,你知道嗎?徐毅那家伙把人當替身,現在遭報應了!葉言致認認真真把這當成一份工作,一到時間就變臉走人。我在餐廳不小心听到他們的對話,徐毅的臉都赤橙黃綠青藍紫變化了,還追出去,說葉言致別以為這樣欲擒故縱對我有用。哈!他怕不是有那什麼大病。”

    顧瑜忍不住點頭附和,確實挺有病的,把人當替身還那麼理所當然,覺得人家非他不可,怎麼?他下面那玩意瓖鑽啊。

    孟耀又叭叭︰“你說,葉言致怎麼想到把替身當職業賺錢的,這不像是他會做的事啊,誰給他點子了嗎?也是絕了,那人是朵奇葩啊。”

    顧瑜沉默了一下。

    貌似……那朵奇葩就是他。

    喝醉酒那次的記憶不太清晰,但確實有這麼回事,他听到葉言致哭訴,腦子里沒多想,隨口就這麼說了,葉言致還跟他說,多謝大師,我悟了。

    幾句話,直接讓劇情線歪到外太空去了,這樣發展下去,葉言致和徐毅還能成?

    世界意識可能要氣死了吧。

    想到這,顧瑜忍不住笑了。

    一旁的藺洲看到他燦爛的笑容,不禁唇線下壓。

    在聊什麼這麼開心。

    孟耀話很多,永遠不愁沒話題冷場,自己一個人都能嗨很久,更別說還有顧瑜回應。一直聊到上車了,通話才結束。

    顧瑜也因此明白了那一百萬是怎麼回事,忍俊不禁,然後指尖劃過光屏,把錢轉了回去,說︰“我只是隨口一提,這是你自己的錢,不用給我。”

    葉言致秒回,像是蹲守在光腦旁邊等他的信息,又問了好幾次,似乎真的很希望他能收下。但顧瑜堅持不要,他也沒辦法。

    顧瑜最後給他回了一句鼓勵,“加油賺錢,你可以的。”

    掏空渣男的錢包,拿去錢生錢,再養個听話小狼狗,想想都覺得香。

    葉言致︰“好!我會努力的!”

    聊完了,顧瑜這才從光腦上收回視線,看向藺洲。

    對方正看著窗外,只能看到冷冽的側臉,微微繃緊的下頷線。

    在窗玻璃上,不小心對上視線。

    藺洲好像心情不太好?

    顧瑜猶豫著,正想說點什麼。

    藺洲那里就突然跳出一團毛絨絨的煤炭球,直接撲進他懷里,喵嗚喵嗚叫。

    顧瑜措不及防,下意識連忙抱住球球,抬頭看了他一眼,問︰“可以rua嗎?”

    “……嗯。”藺洲平淡地應了一聲。

    顧瑜這幾天考試,前面又忙著抱佛腳,好一段時間沒能擼貓了,听到這,瞬間開心,放肆順毛摸起來。

    球球已經和他關系親得不行,最喜歡被他擼毛,沒摸一會,就舒服地躺平,眯起貓貓眼,翹起爪子,露出最柔軟脆弱的肚皮。

    精神體是最直白的,不需要像人類那樣遮掩顧忌,喜歡就是喜歡,不喜就是不喜,愛憎分明。球球現在哪里還有最開始高冷拒絕的樣子,完全變成黏人精了,還很會撒嬌求關注,把顧瑜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來。

    現在還躺平任摸,像是在無聲地誘惑顧瑜吸貓捏鈴鐺。

    顧瑜掃了一眼,又很快地收回視線,不得不說,他有點心動。

    又看一眼,想到印象中,軟糯糯的Q彈手感。

    好吧,他承認,是很心動。

    不過他相信,他肯定不是唯一一個,換做誰都抵擋不住的。

    顧瑜目不斜視,正經擼貓。

    不經意間抬頭看時,發現藺洲的臉色很正常,並沒有他剛才以為的心情不好,反倒算得上是放松。大概是他看錯了,今天他拿了第一名,又沒發生什麼不好的事,藺洲應該心情不錯才對。

    顧瑜放心,擼著球球的貓耳朵,自然而然聊到︰“藺中將,你覺得我什麼時候才能有精神體?”

    藺洲忽然也踫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放下手,說︰“照現在的情況,應該在一周內。”

    顧瑜兩眼一亮,那很快了。

    他看別人的精神體,一般都和自己的覺醒體相似,那他應該是一條魚吧。

    顧瑜挺好奇,捏著貓肉墊,毫不猶豫說︰“藺中將,等我有了精神體,也借給你。”

    藺洲猛地轉頭看他,目光深邃幽深,似乎顧瑜說了什麼十分驚人的話。

    但本人卻毫無自覺,還在專心擼貓,“沒道理只有你借我貓,應該有來有往,以後只要你想,我都願意借。不過,我的精神體大概率是魚,不是毛絨絨,可能沒什麼好rua的?”

    藺洲搖頭,不知在想著什麼,聲音低沉說︰“不會,摸魚挺好的。”

    顧瑜听到這詞,一下想到了另一個意思,忍不住笑︰“我也喜歡摸魚。”

    藺洲嗯了一聲。像隨意應聲,又像是在說我也喜歡。

    因為顧瑜考試結果很好,藤听春他們就提議,搞個聚餐幫他慶祝。

    他們約在了一個很出名的飯店,直接去還沒得吃,需要提前訂位,不過藤听春認識的人很多,和飯店老板也認識,就弄到了一個包間。

    藺洲因為有事忙,會晚些到。

    顧瑜他們就先出發了。

    包間里,顧瑜和溫梔梔兩個比較會吃的,湊在一起點菜,低聲討論。因為都算是熟悉的朋友,大概知道每個人不喜歡吃什麼,就會有意避開不點。

    好一會,才終于定下來,下單,並讓服務員等人到齊了再上菜。

    顧瑜起身,打算去個洗手間。

    藤听春正好也想去,就跟他一起。霍戈也想去,但被藤听春按了下來,大塊頭坐在正常尺寸的椅子上,有點憋屈,莫名就透著點委屈大型犬的感覺。

    于是,就只有顧瑜和藤听春兩個人去。

    這間飯店裝潢很有個性,風格強烈,好看是好看,但一不小心就會迷路,要不是藤听春帶著,他還真有可能找不到路。

    半路上,沒想到會踫到一個熟人,或者準確點來說,是半生不熟的,更希望是完全不認識。

    靠在牆邊抽煙,一臉煩躁不耐的男人,渣攻徐毅。

    顧瑜走過去時,他听到聲音,抬頭看了一眼,頓時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顧瑜直接無視,和藤听春繼續往前走。

    徐毅卻伸手攔住他,寒著臉不客氣道︰“我勸你最好不要跟葉言致來往。”

    語氣帶著明顯的威脅。

    顧瑜停下腳步,好奇道︰“然後?”

    徐毅沒有說話。

    顧瑜好心提醒︰“你這話沒說完吧,一般這種警告的話,後面都會有不然怎樣怎樣,如果我不听,你要天涼顧破嗎?”

    徐毅是霸總人設,但顧家也不是什麼普通家世,而是業界大鱷,難以撼動的存在,徐家也巴不得跟他們合作,徐毅要是敢動他,徐家兩老絕對會家法伺候。

    徐毅顯然也想到這點了,臉色隱隱發青,快被氣死了似的。

    “噗嗤。”

    旁觀的藤听春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然後沒什麼誠意地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實在沒忍住。”

    徐毅更加氣死,轉身就走。

    結果,沒想到,過沒多久,顧瑜又看見他了。

    徐毅擰眉,再次轉頭走人。

    等顧瑜和藤听春去完洗手間,原路折返,又撞見了。

    徐毅暴躁到要當場升天了,“怎麼又是你!”

    顧瑜一針見血︰“我也不想看見你,好心提醒一句,你大概是迷路了。”

    藤听春還笑眯眯地指了個方向,“你應該走那邊,不然永遠兜圈子,天亮都走不出去。”

    徐毅也不道謝,罵了句髒話,走了。

    藤听春和顧瑜對視一眼,忍不住笑出了聲,沒走遠的徐毅听見了,腳步邁得更快。

    回包間路上,藤听春的光腦閃了閃,他低頭一看,桃花眼眯起,笑得神秘。

    顧瑜有點好奇,但沒有湊過去看。

    藤听春卻主動問︰“想知道我剛才收到什麼了嗎?”

    顧瑜迷茫︰“什麼?”

    藤听春笑︰“兩個我很喜歡的演員演的新片,你想不想看?”

    顧瑜︰“是哪個演員?說不定我也看過。”

    藤听春突然看了他兩眼,搖頭,“你肯定沒看過。我開個玩笑,不給你看,免得嚇到你。”

    顧瑜︰“恐怖片?其實我能看的。”

    藤听春再次搖頭,“不是,等你主動跟我聊這類片,我再給你看。”

    顧瑜被吊足了胃口,卻問不出來,只能抱著疑惑,被推著進了包間。

    這時候,藺洲還沒來,孔豐羽就提議大家一起打游戲。

    因為沒有游戲艙,大家就打算打一局復古游戲,直接在光屏上,用手操作。

    不管什麼時候,都有復古潮,這些游戲也有特定的粉絲群體,隨機匹配時,也沒有等太久。

    他們討論著選人物,定了下來,就開始。

    顧瑜因為偶爾會被孟耀拉著玩這游戲,對幾個角色還算熟悉,說不上擅長但也勉強能看,只是沒想到,匹配到的隊友不給力,面前坐著的也……不太專心。

    孔豐羽這個提議的家伙,因為溫梔梔好奇,湊到他身邊看,他耳朵紅了,緊張到手抖,控制的人物也蛇皮走位,招招落空,送人頭的畫面相當感人。

    藤听春很少踫游戲,這個更是第一次接觸,操作不熟練,霍戈在旁邊指導。

    打著打著,隊友都死了,剩下顧瑜孤軍奮戰。

    他理所當然地被圍攻了。

    孔豐羽有點愧疚,幫他看四周敵人,分析怎麼應對。

    藤听春好奇,接下來顧瑜要怎麼突圍。

    霍戈搖頭,知道這沒戲了,對方人那麼多,打不過的,只能送人頭。

    顧瑜卻說︰“放心。我跟我發小學了一招,有時候,意外的有用。”

    就在其他人以為他要放什麼大招時,顧瑜咳了一聲,然後,開麥了。

    聲音故意放軟說︰“小哥哥……可以不殺我嗎?”

    顧瑜的嗓音本就清澈,在覺醒之後,更是加了buff,有心想裝萌妹也不難,至少現在那邊的人听到的就是棉花糖一般的女聲,又軟又甜,而且很自然,不是變音器能發出來的。

    其他人看到顧瑜這番操作,都愣住了。孔豐羽甚至下意識看多顧瑜兩眼,確定他不是女扮男裝。

    準備放招殺人的敵人也沉默了,這麼甜,還對著你撒嬌的妹紙,誰他媽下得去手?

    “……算了,不殺你。”

    “真的嗎?我的隊友都沒了,我不太會玩……”

    敵人一听,反倒安慰起她來,“不關你事,是你的隊友太菜了,你能活下來,說明你的技術還是可以的。我這里有個不錯的道具,你拿去用。”

    其他敵人也說︰“我這也有,這個適合你。”

    “還有這個,挺難得的,好看又好用……”

    顧瑜彎了彎唇角,甜聲道︰“太謝謝你們了。”

    然後,他撿起了道具,繼續玩游戲,身邊還多了幾個主動幫忙的保鏢。

    孟耀如果這時候在,看到這一幕,肯定哭唧唧不服,人與人之間的待遇差距怎麼可以這麼大!

    孔豐羽神情呆滯地看著,嘴巴張了又張,最後只能吐出兩個字︰“……牛逼。”

    溫梔梔看得津津有味,霍戈一臉復雜,藤听春饒有興致。

    而包間門口,站著一個高大的人影,正是藺洲,不知來了多久,又听到看到了多少。

    所有人都被顧瑜那一手操作驚訝到,專心看著,沒發現他來了。

    “顧瑜。”

    他低啞的嗓音喚了一聲。

    顧瑜下意識就應了,抬頭看去,“你來啦,我叫服務員上菜,我馬上就打完這一局了,很快。”

    藺洲眼神暗沉,平靜說︰“沒事,你打。”

    他長腿邁開,徑直朝顧瑜走過去,在他身邊的座位坐下。

    顧瑜依然開著麥,偶爾開口說話。

    那邊的男聲忍不住問︰“你剛才是在跟男朋友說話嗎?他會不會介意你跟男生打游戲啊。”

    顧瑜︰“不是,是我朋友哦。”

    那道男聲酸氣減淡,多了絲笑意,“這樣。那要不要加個好友,你以後想玩,還可以找我們組隊,可以帶你。”

    顧瑜不太喜歡加陌生人,委婉拒絕了。

    藺洲全程都在旁邊看著,沒說話。

    藤听春旁觀,眼里帶笑,覺得現在比剛才打游戲還要有意思。

    顧瑜打著敵兵,低頭時,額前的碎發垂落下來。覺醒之後,他經常喝營養劑,好像頭發都長得快了些,有點遮視線了。他手上忙著,就隨意噘嘴,往上吹了一口氣,將頭發吹向一邊。

    藺洲見狀,問︰“要我幫你扎起來嗎?”

    顧瑜一時沒認真听,隨口就應了。

    藤听春都想著拿出一條橡皮筋來的了,結果藺洲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條,上面還墜著個小草莓。

    藤听春︰“……”

    嘖。

    這是早就偷偷準備了,心機男。

    藺洲的大手攏起顧瑜的頭發,生疏地幫他扎了個小揪在後腦勺,發尾翹起,小小一撮,不違和,倒是怪可愛的。

    藤听春看多了兩眼,覺得藺洲還挺會挑,紅艷飽滿的小草莓和顧瑜挺搭的。而孔豐羽他們看著這一幕,簡直目瞪口呆,哪里曾想過,藺中將這高冷人物,竟然會幫人扎頭發。

    藤听春看著看著,還不自覺就聯想起了自己收藏的視頻,藺洲這有點爹咪屬性啊,之前那個父子的好像不錯,還有女裝,體型差膚色差的,抱起來抵著落地窗什麼的,感覺他們都可以試試。



伊莉小說網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 | 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最新章節

 ** 作者︰顧之君所寫的《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變成人魚後我咸魚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