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心跳不听話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 108 章(番外三則)
作者︰臣年 下載︰心跳不听話TXT下載
    快要走進浴室的男人陡然轉身。

    傅幼笙眼睜睜看著他逼過來,視線不小心落在那輪廓清晰的腹肌、人魚線,在靡麗昏暗的光線下,獨屬于男性的侵略感頃刻間蔓延開來。

    只是沒等傅幼笙欣賞這久違的性感。

    下一刻。

    她細細的腕骨被男人修長的手指固定在枕邊。

    男人沉啞透著冷欲的聲音響起︰“這不是你最喜歡的事情嗎。”

    傅幼笙感受到手腕強勢而薄熱的溫度,心尖輕顫。

    下意識抬起眼睫,看著他摻雜著深沉情緒的眼眸,恍惚了一瞬。

    是啊。

    以前她就想用這種親密來證明殷墨是深愛她的。

    仿佛他們貼的越近,他就越愛她。

    可後來。

    傅幼笙發現,殷墨確實是挺愛她的這具身體,僅限于此。

    她心生出貪念……想要他的心,偏偏這個男人好像沒有心。

    想到這,傅幼笙眼楮仿佛被水浸過,狠狠閉上,不想看他。

    殷墨長指漫不經心的撥弄了幾下她緊扣在衣領的細密扣子,像是逗著毫無反抗能力的幼獸,“是怪我沒有早點回來滿足你,連那些睡裙都不穿了?”

    男人指腹磨上她的耳垂,像是帶著電流一樣,瞬間從耳垂傳遍至腳心。

    下一秒。

    她卷翹的眼睫顫了兩下睜開,除了身體本能的反應之外,她眸中像是鎖了一層濕潤的水光,嘴上逞能,故意道︰“對啊,硬件不行技術不好,還常年不回家,滿足不了自己的女人,殷總還好意思說。”

    殷墨眸色沉斂,薄唇緩慢地吐出兩個字,滲入她的心︰“很好。”

    “今天,我一定讓殷太太滿意。”

    听到男人危險的語調喊她殷太太,傅幼笙晃了一下神,也只有每次想要在床事上折磨她的時候才會想起來自己是他的太太,平時傅小姐傅小姐的不是喊得很順口嗎。

    察覺到她眼神波動的情緒,殷墨忽然低低的笑了聲。

    “吃醋了?”

    “你明知道,我只會對你這樣。”

    感受到殷墨握住了她的手腕,男人粗糲指腹貼著她柔滑的手心,帶著火燒火燎的溫度。

    冷音質的語調卻透露著不加掩飾的直白。

    那耳畔的低笑聲,讓傅幼笙緊咬著下唇,不想自己就這麼輕易的原諒他。

    傅幼笙想要掙脫他牢牢的手心。

    往日的記憶侵襲而來,玉白耳垂下意識染上緋紅。

    每次,無論她怎麼跟殷墨鬧,只要他主動親昵自己,她身體就本能的已經率先開始向他倒戈。

    傅幼笙克制不穩的心跳,語調掙扎︰“我才沒有吃醋!”

    她不願殷墨面前承認。

    自己是一個隨隨便便因為一個電話就胡亂吃醋的女人。

    “還嘴硬。”

    殷墨俯身,唇下用力的磨她,相較于親密,更像是廝磨她的心智。

    不耐煩她那一排密密麻麻的扣子,殷墨直接順著第一顆扣子,長指稍一用力。

    嘩啦。

    夜色越濃。

    空曠透著清雅淡香的臥室內,被濃烈覆蓋。

    傅幼笙腦子一片空白,听不到任何聲音。

    只能听到男人在她耳邊說話︰“我硬件好不好,現在知道錯了嗎?”

    傅幼笙失了聲,說不出話來。

    見她眼眶紅紅的,還忍著讓自己不哭出來的模樣,殷墨眸色越深,布滿了男人的征服欲。

    她這樣,他就越想看她哭出來是怎樣的好看。

    ……

    透過窗簾縫隙的外面,夜幕漆黑一片。

    男人披著黑色的睡袍,從容不迫的將一身痕跡擋住,出門時淡淡眼風掃了下還在床上的傅幼笙︰“殷太太,還滿意嗎?”

    嗓音含笑,輕易撥動她的心弦,卻帶著戲謔。

    傅幼笙烏黑細密的發絲被細汗浸濕,散開鋪在雪白的枕頭上,臉蛋貼著被她哭濕的枕面,有點嫌棄,慢吞吞挪到干燥的位置。

    殷墨這個狗男人,白天里衣冠楚楚,到晚上就偏執又惡劣,每次只要她不掉眼淚,不哭著對他說盡好話,就絕對不放過她。

    每次完事,傅幼笙都感覺自己像是干涸的美人魚,急需補水。

    偏偏結束後,她渾身酸的動彈不了,要好一會才能緩過來。

    疲倦地閉上眼楮搪塞︰“滿意,給你五星好評,帶上垃圾出去。”

    說話時,嗓子都細啞的不成樣子。

    殷墨系睡袍腰帶的手指一頓︰“?”

    嗯,五星好評?

    男人神情奇怪了一秒,定定的看著裝睡的女人,腦海中忽然想起來高一跟她第一次見面時,那個明明稚嫩的能掐出水,卻非要假裝成熟的女孩。

    傅家是南城出了名的書香世家,祖祖輩輩都是雅致無爭的教育家,藝術家,在常人眼中活得無趣極了。

    而在傅家水土養大的傅幼笙,自小便承繼著祖輩陽春白雪的風雅,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將規矩刻在骨子里,學的一板一眼。

    殷墨目光落在她緋色勾人的眼尾,輕嘖了一聲,是他將那個一板一眼,正兒八經的小姑娘,手把手教成現在這樣眼里有了生動靈魂的鮮活女人。

    殷墨從來不會懷疑自己對傅幼笙的重要性。

    男人心得到充分的肯定,殷墨不介意听她的話,離開臥室時,還真把不遠處那個丟了幾個計生用品和一團團紙巾的垃圾袋封好帶出去。

    目光掃過那用過的廢品,殷墨唇角微扯,對自己的技術以及硬件設備非常滿意。

    傅幼笙並不知道,某人試圖將自己‘成長’的功勞攬走。

    只安靜的休息。

    樓下。

    凌晨四點半,皎白的月光透過客廳敞開的落地窗,灑落一地。

    殷墨修長身姿靠在餐廳一側的島台上,目光靜靜落在面前熱水壺裊裊蒸騰的水霧,直到開始發出細微的咕嘟聲。

    水開了。

    殷墨長指自然的拎起水壺,倒了滿滿一杯熱水,準備端上樓。

    剛走到餐廳出口,余光不經意瞥到角落垃圾桶,視線定了一瞬。

    他就知道,昨晚是他出差回家第一天,傅幼笙怎麼會忘記給他做晚餐,原來是發脾氣倒掉了。

    想到之前那個讓傅幼笙小脾氣發作的電話,殷墨眼底沒有任何波動。

    男人掌心貼著杯壁,感受隱隱透出來的溫度,片刻後,漫不經心的將水杯重新隔回了台面上。

    他不屑在這種毫無意義的爭風吃醋上浪費時間。

    殷墨空著手,越過主臥,直接去了書房。

    俊美的面龐被走廊壁燈映著,皮膚透著冷冷的白皙,讓人辨不清他的神色。

    等傅幼笙從床上緩過勁兒了,足尖剛踩在冰涼的地板上,便听到自己的手機鈴聲響起來。

    她拾起手機︰“喂?”

    “今晚19點整,松庭會館198廂有個商務酒局,tn亞太區總裁周卿和的局,記得穿旗袍,他對旗袍文化很感興趣,我好不容易得的邀請,你一定要來爭取一下代言!”

    聞亭不給傅幼笙拒絕的機會,說完迅速掛斷電話。

    傅幼笙看著滅掉的屏幕︰“……”

    她有說不去嗎?

    想到昨晚趙清音那聲音,向來沒有什麼野心的傅幼笙,突然升起勝負欲。

    被試圖勾搭自家老公的女人壓的翻不了身,她可沒這臉。

    傅幼笙一邊給聞亭回了電話,一邊下樓,途徑走廊時下意識看向微微敞開一道縫的書房,里面亮著燈,她略停,卻沒有過去。

    直奔餐廳。

    習慣性端起島台上那杯被人遺忘掉的白開水,入口是剛好的溫度,她多喝了幾口。

    恰好聞亭接通了電話︰“你不會是打電話拒絕的吧。”

    “這可是最後的機會,你真想被趙清音劫走代言?”

    畢竟tn最先接觸的是他們的團隊,趙清音是後面插進來的。

    傅幼笙收斂了所有情緒,放下喝光的水杯,靜靜的問︰“我看起來像那種做好事的人?”

    聞亭一听她這個態度,安心了︰“短短一晚上你腦子是被開光了嗎,竟然想通了。”

    他還真以為傅幼笙準備無欲無求到底呢。

    傅幼笙看著空蕩蕩沒有煙火氣的廚房。

    “你等會來接我的時候,順便帶份早餐過來。”

    殷墨那個狗男人,回家就住酒店一樣,睡完了就走,話都不願意跟她多聊兩句,早餐是肯定不會陪她吃。

    畢竟資本家的時間是按秒算錢的。

    傅幼笙眼睫低垂,毫無情緒的笑了聲。

    聞亭語速很快︰“只要你努力搞事業,我以後天天給你帶早餐、午餐、晚餐!”

    “不對啊,昨晚你不是回家睡老公了嗎?”

    “這才凌晨五點你就起了?”

    傅幼笙︰“我們是很純潔的夫妻關系,你別搞hs。”

    “嘖嘖嘖。”

    听到聞亭那試圖ghs的調調,傅幼笙︰“不說了,見面談。”

    *

    北城的六月,晚上七點天色已經徹底黑透了。

    傅幼笙穿著一襲湘妃色旗袍,絲綢的布料,如水一樣絲滑,襯著她曼妙身姿,透著含蓄柔靜的美。只是略略一抬眸時,眼尾仿佛沁透了絲絲縷縷的風情,掩不住那明艷動人。

    聞亭早就喝過一輪,見時間差不多了,便站在會館門口等她,看著霓虹燈下的女明星︰“行啊傅笙笙,今晚很有活色生香的禍水調調。”

    “你喝了多少?”傅幼笙不經意嗅到他身上的酒氣,瞥了一眼說。

    聞亭朝她招了招手︰“走吧,我跟周總介紹過你,該談的都差不多了。”

    傅幼笙輕應了聲,聘聘婷婷的踩著高跟鞋,踏上大理石台階,與他一同進了會館。

    隨著走動,雪白縴長的小腿從旗袍開衩一側若隱若現,對男人充滿誘惑力。

    這樣優越的條件,聞亭太想把她捧紅,不然可惜了這一身冰肌玉骨,搖曳身姿。

    松庭會館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北城市中心,是數一數二的高檔會館,保密性極強。

    進去之後,傅幼笙看著會館是仿中式園林的裝修,干淨清幽。

    聞亭在她耳邊說著關于這位tn亞太區總裁的喜好,“他酷愛中式復古的環境,倒是娶了個洋太太,只不過這位洋太太也與他有共同愛好,喜歡咱們中式的旗袍。”

    包廂門開了。

    入目便是穿著一身灰色中山服的男人。

    聞亭立刻提示︰“幼笙,這位就是我跟你常提的tn亞太區總裁周總。”

    傅幼笙朝著周卿和優雅一笑︰“周總,您好,我是傅幼笙。”

    周卿和看著傅幼笙這一身低調不失雅致的旗袍,好感倍升︰“傅小姐,久仰。”

    包廂內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

    等傅幼笙進來後,他們起身跟周卿和告辭︰“既然周總有客人在,那我們先告辭了。”

    周卿和︰“慢走。”

    看著離開的人,傅幼笙︰“是我們打擾到周總了嗎?”

    周卿和對同樣喜歡中式文化的年輕人很有好感,尤其是傅幼笙把這身旗袍詮釋的很好,耐心說︰“無妨,已經談完了。”

    他紳士的岔開話題︰“听說傅小姐對旗袍很有了解,我太太也很喜歡旗袍。”

    傅幼笙微微一笑︰“真是太巧了。”

    見傅幼笙跟周卿和開始就著旗袍的話題聊下去。

    最後傅幼笙還將自己平時私人訂制旗袍的設計師介紹給周卿和。

    聞亭在一邊附和他們,沒忘了正經事︰“之前tn亞太區的代言人先來接觸我們幼笙,也是覺得幼笙身上的古典氣質很適合tn新款的設計理念。”

    周卿和對傅幼笙感官不錯,“確實是很適合。”

    “傅小姐氣質與tn的新款倒是相得益彰。”

    大家都是聰明人,有些話點到為止,各自心照不宣。

    不知不覺兩個小時過去,周卿和與傅幼笙相談甚歡,甚至約了下次要帶太太與她見面。

    後面周卿和有事情提前離開,包廂內倒是只剩下聞亭跟傅幼笙了。

    聞亭灌了杯水︰“剛才緊張死我了。”

    “就怕你關鍵時候掉鏈子。”

    傅幼笙瞅了他一眼。

    聞亭想到周卿和的話,親自給傅幼笙倒了杯酒︰“來,慶祝一下。”

    “合同沒簽,慶祝什麼。”

    “而且……我不喝酒。”

    傅幼笙看著面前玻璃杯里度數很低的香檳。

    聞亭︰“你不喝我喝。”

    一邊喝著,聞亭一邊打開手機,在工作室群里報告一下進度。

    聞亭︰【tn的代言有進展,只要咱家女明星有點事業心,壓下趙清音不成問題。】

    傅幼笙雖然背靠赫赫有名的造星工廠傳奇娛樂公司,但作為即將擠入一線的小花,她也成立了個人工作室,工作室人員除了她跟經紀人聞亭外,還有兩個助理,一個司機,一個化妝師。

    萬萬沒想到。

    聞亭剛說完這個消息。

    工作助理小諾甩上來一個微博鏈接︰【聞哥看熱搜,熱搜爆了!】

    【趙清音與勝景資本的殷總戀情曝光!】

    【有殷總這個靠山,tn這個代言咱真能撕過趙清音嗎!】

    聞亭瞳孔緊縮,迅速打開鏈接。

    轉跳到微博頁面,果然,熱搜第一——趙清音殷墨戀情實錘。後面跟著一個爆字。

    “耤I”

    聞亭沒忍住,罵了一句。

    剛看著點曙光,趙清音這戀情一曝光,全部給毀滅了。

    傅幼笙奇怪的看過來。

    雖然聞亭平時脾氣有點暴躁,但極少有爆粗口的時候。

    “發生什麼事情了?”

    傅幼笙目光落在他手機屏幕上,眉心緊蹙︰“趙清音跟殷墨?不可能。”

    听著她篤定的語調,聞亭晃了晃手機︰“怎麼不可能,八秒的小視頻實錘了,不然媒體敢這麼爆出來。”

    傅幼笙搖頭︰“趙清音踫瓷唄。”

    雖然她經常因為別的女人跟殷墨吃醋,但這麼多年來,殷墨是真的潔身自好,不然每次出差回來就跟餓了幾年的狼似的,一看就是在外面忍的厲害了。

    要真在外面彩旗飄飄,再好的身體也經不住他那麼交公糧。

    下一秒,等看到視頻後。

    傅幼笙覺得臉疼。

    短短八秒的視頻中,背景是一家餐廳包間,有點模糊,趙清音優雅地坐在殷墨身邊,起身時距離貼的很近,像是熱戀情侶間的姿勢,而對面,坐著是殷墨的父母。

    儼然就是小夫妻或者未婚小夫妻見家長的場面。

    殷墨的父母都是商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尤其是殷母,白手起家的創業女強人,從第一桶金到如今商界傳奇人物。

    只要網友有心,就能扒出來他們的身份。

    這九年里,殷墨從來沒有帶她踏入殷家的門,見過家長。

    給的理由很簡單,他懶得應付父母。

    所以,她以為是殷墨生性冷漠,與家里人的感情一般,討厭那套世俗的規矩,也就沒有提起過。

    此時看到殷墨帶趙清音見家長,傅幼笙心想,原來他只是單純的不想讓自己融入他的家族而已。

    胸口的情緒越多越多,像是洪水一般,肆意沖擊著她薄如蟬翼的神經。

    “啪……”

    傅幼笙手指差點打翻面前的香檳。

    她下意識接住歪到的酒杯,像是沒感覺到冰涼的酒液撒在她手腕上一般,端起酒杯猛喝了一大口。

    喝完了香檳之後,傅幼笙摸到桌上一瓶開封的酒瓶,倒在杯子里。

    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仿佛冰涼的液體沿著喉嚨滑下,才會讓她保持冷靜。

    瞳仁恍惚,完全沒有注意到她拿到的是後勁十足的紅酒。

    直到越喝越快。

    忽然她嗆了一下︰“咳咳咳。”

    正在看熱搜思考應對方案的聞亭,乍一抬眼,猛的將她面前的酒杯奪過來。

    “我耤A就算趙清音這個靠山太硬,咱們可能打不過,你也不至于借酒消愁吧。”

    他看到傅幼笙那雙水潤的雙眸,已經迷蒙一片,覺得頭都大了。

    看著空掉的紅酒酒瓶,他要是沒記錯的話,原來還有一大半吧。

    她這是喝了多少!

    聞亭迅速將手機收起來︰“走走走,我送你回家。”

    傅幼笙一把推開聞亭的手,腦袋暈乎乎的,她晃了晃腦袋,更暈了。

    扶住暈乎乎的腦袋,傅幼笙緋紅的小臉皺著︰“我不認識你,我不跟你走!”

    “你放開我,我要喊人了。”

    “救命,有怪叔叔拐賣良家少女!”

    聞亭舉起雙手,不敢踫她︰“!!!”

    “祖宗,姑奶奶,您別喊,把人喊來了咱們兩個今晚上頭條吧!”

    瞬間腦補出傅幼笙這幅模樣被拍到會被網友怎麼群嘲。

    #最具古典氣質的旗袍美人傅幼笙深夜耍酒瘋,人設破滅#

    越想越覺得害怕。

    聞亭見她坐得離自己遠遠的,很有戒備心。

    僵持著不動。

    聞亭頭疼︰“到底怎麼樣,你才肯讓我送你回家?”

    傅幼笙長睫顫了顫,“我不能讓別的男人送我回家,只能我老公才可以送我回家。”

    “我老公呢?”

    傅幼笙摸索著手里的包包,找出手機放到耳邊。

    “歪,老公。”

    三秒鐘後。

    傅幼笙沒听到回答,迷蒙的眼眸瞬間沁出水珠,一串一串的往下滴,帶著奶唧唧的小哭腔︰“嗚嗚嗚,我老公可能去世了,他沒接電話。”

    聞亭︰“……”

    “你手機沒解鎖……”

    傅幼笙立刻斂了哭︰“哦。”

    穩穩的解了鎖。

    聞亭唇角抽了抽,默默打開了手機拍攝,等她明天清醒後看到自己這幅模樣,看她以後還敢不敢亂喝酒。

    這是將近一瓶後勁十足的紅酒啊!

    傅幼笙听到熟悉的嘟嘟聲,這才滿意笑了︰“通了。”

    下一秒。

    殷墨微涼的聲音傳至耳中︰“有事?”

    傅幼笙听到那邊平靜的音質,有點不高興︰“過來接我!你睡了我這麼久,要敢不來,以後我就,就在你墓碑寫上……殷狗蛋死因︰因冷落妻子被閃電劈成人干,後碎成人渣。”



伊莉小說網 | 心跳不听話 | 心跳不听話最新章節

 ** 作者︰臣年所寫的《心跳不听話》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心跳不听話》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心跳不听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