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穿成人形許願池後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68章 小玩具
作者︰凌江 下載︰穿成人形許願池後TXT下載
    听著靈璣的問題, 許只是倏然一笑。

    為什麼?

    真是明知故問。

    還能為什麼,反正大家都是過獨木橋的候補祭祀,為了最後的那個位置, 圍攻誰不是圍攻?

    與其大費周章布局殺他這個隨手能捏死的弱雞, 不如圍剿你這個出頭鳥。

    不是嗎?

    看著靈璣發怒的表情, 許沒說話,在門邊守株待兔的那幾個人卻是大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哈!”

    領頭的那人玩味地看著他們,道︰“真是沒想到啊, 暮祭祀選了個傻的, 蒼祭祀選的也蠢到了家!難道祭司們都是看臉選人?”

    靈璣瞬間沉下臉來。

    許眯眼。

    胡十七則是敬佩地抬頭。

    您真勇!

    您一口氣懟了四位大佬!

    靈璣決定再給他一次機會︰“現在認錯求饒還來得及。”

    “靈璣大人在說什麼傻話?雖然我們老大選擇與你聯手, 但隨時都能換人,不過,今天似乎有希望把你們倆一、網、打、盡、啊!”

    那人老鼠似的陰笑, 一點點握緊拳頭, 微微抬起的眼眸像在菜場地挑挑揀揀一樣, 帶著得意掃視著許和靈璣。

    听到他這麼說, 其他人悄然圍住他們三人。

    陰影一步步逼近,鎖住三人。

    明明頭頂大日明媚,街道上熱鬧非凡, 但這個角落的氣氛卻像斜陽日暮, 驟然陰暗了下來。

    許不為所動, 先是看了一眼對面的靈璣, 然後才用余光瞥向兩邊橫跳的領頭人, 徐徐道︰“這麼快就毀約, 是不是太急躁了些?”

    那人嗤笑, 放下手, 轉身看他, 就像看一坨垃圾。

    “呵,就你?難道你還能翻出我的手掌……”

    “砰!”

    話說到一半,那人還未完全轉身,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抬手就是利落的一拳。

    那力道。

    如果什麼防備都沒有的話,絕對能輕松打斷對方的鼻梁骨。

    看著不堪一擊的領頭人,許緊了下拳頭感受著。

    心道︰這種肉搏果然很爽!

    之前總是嘴炮,哪怕贏了也不夠爽,偶爾上手倒是挺不錯的。

    “………?!”

    領頭之人一時不慎,被打得翻身倒向一側,沒等他控制住身體張口打罵報復回去,站在他身後,距離他不過一臂的靈璣就神情陰鷙地無聲上前半步。

    “噗嗤!”

    看著那漫天血雨,胡十七下意識後退半步,猛然抬頭望向前方的窈窕身影,眼神中透著幾分驚恐。

    像是現在才認清靈璣的真面目。

    是啊,靈璣可不是什麼無腦炮灰,她是經過永夜教會重重選拔選出來的候補祭祀,是這個地下黑暗王國未來的掌權者!

    她所有的驕傲都是建立在她強大的實力之上的。

    領頭人突然暴斃,這讓其他人呼吸一滯。

    “……殺人啦!”

    不知道是震驚于靈璣過于狠辣的手段,還是佯裝驚慌把人引去其他包圍圈的策略,剩下的人轉身就跑,打算一哄而散。

    許卻提前把腳步一挪,那抹還帶著風的黑袍正正好擋在他們面前。

    “????”

    怎麼回事?

    有攔路之人,他們不由一頓。

    這點時間差足夠靈璣抬步沖到他們身後,手中的長刃像割韭菜一樣抹過他們的脖子。

    許眼前一抹凌厲的銀光閃過。

    “噗嗤!”

    不知道靈璣是有意還是無意,那柄武器的尖端穿透他們的脖頸,刻意在他的黑袍面前劃了一道泛光的圓弧。

    “呃啊…………”

    “撲通!”

    許抬眸,眼前的尸體簌簌倒下,剛好和對面握著武器的那雙冷玉般的眸子對上︰“…………”

    時空停頓了一下。

    看著這一幕,胡十七即便回過神了也不敢說話,小心翼翼地等著他們兩人開口。

    果然不好對付。

    看來他們兩人都明白“最高端的獵人往往是以獵物的身份出現”這句話,表現出來的形象虛虛實實、真真假假。

    輕視她的話,可是會翻車的。

    深深看了靈璣一眼,許露出一個猩紅伯爵式的笑容︰“承蒙關照。”

    “哼!”

    不知道是看在暮祭祀的面子上,亦或是覺得猩紅伯爵活著也有點用,靈璣最終還是沒對許下手,冷眼一掃旁邊早就四散消失的人群。

    “跑得真快。”

    縮在門邊的胡十七在心里嘀咕︰能不跑得快嗎?不跑可能就要變成你的刀下亡魂了。

    你這一瞬間就殺了近十個!

    里面似乎還有一位也是候補祭祀,也被你砍瓜切菜給干掉了。

    胡十七拿自家的高級調查員對比了一下靈璣的實力,發現不一定能穩贏靈璣,他不禁感慨了一聲,如果連永夜教會的候補祭祀都是這個水平,那祭祀和宗座的實力就更可怕了,還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夜君,肯定深不可測。

    怪不得大家都這麼警惕。

    胡十七沒忘記自己的人設︰“大人、咱們這樣做,會不會惹得大祭祀不高興啊?”

    靈璣揚眉︰“他們怕不是在後面看得很高興。另外,大祭司可不是能隨便亂叫的,一般特指首席大祭司,以前都是由夜君親下旨意選的,現在神降少了,就變成了看實力。所以,準確的說,目前教內還沒有大祭司。”

    沒看她都只敢帶名號叫嗎?

    如果可以,難道她不知道改口捧人嗎?一個稱呼能有什麼難的。

    首席大祭司比暮祭祀、蒼祭祀什麼的好听多了,一听就尊貴。

    可惜,叫一個等于招惹另外兩個,她可不敢亂給蒼祭祀招惹敵人。

    靈璣解釋後,胡十七了然。

    沒有大祭司,說明沒有能穩壓其他人的人物出現,目前的三位祭祀是誰都不服誰啊。

    現在的永夜教會,是三足鼎立的局面。

    哦!

    差點忘記算那位特別愛搞事的宗座了。

    胡十七哀嘆。

    敵人怎麼那麼多啊!

    “我不過就離開了一會兒,你們怎麼就搞了個大事給我?”

    伴隨著懶散的聲音,依舊穿著普通教眾服飾的暮祭祀,陡然出現在三人身側。

    作為這里和暮祭祀關系最好的,許只能道︰“與我無關。”

    靈璣也甩鍋︰“是他們自找的,我是正當防衛。”

    胡十七趕緊搖頭︰“…………”

    這和他一個觀戰的小嘍﹥透還叵盜稅。br />
    暮祭祀賞了個眼神給下方的尸體,然後都沒看全就抬頭對著他們笑道︰“我又沒問罪,你們急什麼?”

    “好了,趕緊去準備吧,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

    三人乖巧應下︰“是。”

    懷著‘看著儀式還要準備什麼’的疑惑,許和靈璣一同離去。

    目送他們遠去後,暮祭祀站在原地沒動。

    不過一息,另一道身影出現。

    聲線清淡如煙︰“暮,你又在計劃什麼?神降在即,不得出任何問題。”

    後半句的語氣雖輕,卻如亙古般堅定。

    讓凡是听到他這句話的人,都能想象出,如果敢出問題,絕對會死無全尸!

    暮祭祀卻是毫無感覺,抬手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眯著眼,露出一抹狐狸笑。

    “別急啊,蒼,好戲才剛剛開場呢。教會里已經死寂很久了,是時候增添一點樂趣了。你剛才看到沒?我的小玩具好像被人動過了,變得有光澤了。”

    暮祭祀當然發現了猩紅伯爵的異常,但由于僅是隨手挑選的玩具,並沒怎麼關注過,所以也沒發現他是被人頂替的。

    只是覺得現在的猩紅伯爵比之前有點意思,打算試試他的表現。

    說不定,他們這回還真的能再添一位同僚。

    蒼祭祀再次提醒︰“臥底必須清除。”

    暮祭祀回眸︰“萬一你家靈璣是臥底……”

    蒼祭祀半點不帶停頓︰

    “殺。”

    不變的語氣,不變的堅定。

    “哇哦!真是鐵石心腸的男人!”暮祭祀鼓掌道。

    “是戀愛不好嗎,為什麼要克制自己保持單身呢?我覺得靈璣非常適合談戀愛,你想想,一個只對你傻白甜的女子,她不香嗎?!”

    蒼祭祀習以為常地瞥了他一眼︰“…………”

    這是又開始了嗎?

    他們教會里是不是只剩下他一個正常人了?

    “我去巡視祭台。”

    說完,蒼祭祀直接走人。

    被留下的暮祭祀搖頭嘆氣︰“唉,這些老男人可真是讓人無奈啊,怎麼催都催不動,談戀愛不好嗎?畢竟,只有你們戀愛了……”

    暮祭祀的嘴角向下一壓,半垂眸,長長的睫羽灑下一片陰影。

    “我才能讓你們從身體到精神都感受到絕望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惡!我快等不及了!”

    暮祭祀隨意地抬手擦了擦嘴角分泌出的可疑水漬,表情越來越邪異。

    嘰里咕嚕……嘰里咕嚕……

    在無人察覺的角落,牆壁上暮祭祀的高大影子悄無聲息地轉化成了密密麻麻的觸手,在牆壁上肆意舒展蔓延。

    直至整片區域都籠罩在它的掌控之下!

    *******

    “你跟著我做什麼?!”

    靈璣不爽地停下腳步,盯著跟在她身後的許。

    雖然確實是因為不知道祭台在哪,特地跟著靈璣的,但許可不會承認。

    他不僅不會承認,甚至還反問︰“這條路是你造的?我不能走?”

    感謝猩紅伯爵。

    這囂張人設讓他懟得很爽。

    或許不全是猩紅伯爵的性格,可能還摻雜了他本性里的一點點惡趣味。

    嗯,真的就一點點。

    胡十七立即跟著駐足,但他看著對峙的兩人閉嘴不說話,只是在心中默念︰

    打起來!

    打起來!

    面對許的反問,靈璣不屑地撇嘴︰“你不會以為我剛才配合了你一下,我們就結盟了吧?”

    “你小看了祭祀之位,也小看了那群臭蟲!”

    見許沒反應,靈璣只覺得他還在假裝鎮定,下巴一抬,非常直白地挑明︰“恭請神降是需要祭品的,你覺得,他們會選擇誰?”

    靈璣的語氣中充滿了譏笑。

    許還沒回應,距離路口最近的胡十七就已經感受到一股駭人的殺氣了。

    胡十七猛地

    這就要打起來了???!

    許卻是看向靈璣。

    把他當祭品?

    他是成了黑祭祀口頭禪里的那個‘不夠格的祭品’?

    正等著看好戲的靈璣感受到許那久久不移開的視線,猛地抬頭,打了個寒顫。

    這人想干什麼?!



伊莉小說網 | 穿成人形許願池後 | 穿成人形許願池後最新章節

 ** 作者︰凌江所寫的《穿成人形許願池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穿成人形許願池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穿成人形許願池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