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今天也在酒廠為柯學頭禿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8章 第 48 章
作者︰午夜加餐 下載︰今天也在酒廠為柯學頭禿TXT下載
    將視線從試驗轉回現實後, 殘酷的現狀令淺間彌禰不得不開始考慮更嚴峻的問題,人身安全。

    比如︰有人利用實驗室的試劑報復社會怎麼辦?

    P3實驗室里保存了不少危險程度極高的東西,無論是試劑、病毒還是尚在探索的未知合成物, 哪怕流出一點, 都會造成一場無可挽回的災難。

    她可記得島國後來發生過地鐵毒氣襲擊事件。

    經濟形勢如此糟糕, 所有人的精神都瀕臨崩潰,這種猜測太有可能化為現實了。

    “讓大家暫時不用擔心工資變動,我會和總部協調這件事。”淺間彌禰當即作出決定, “但相應地, 所有其他福利全部削減。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也請你將這個消息和我的歉意傳達給所有人。”

    “謝謝您。”常泉希一郎露出今天第一個笑容︰這是我最近听到的唯一一個好消息。”

    淺間彌禰說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空話安慰他︰“別擔心,一切總會好起來。”

    然而她心里很清楚,島國最瘋狂進取的黃金年代已經過去了。

    常泉希一郎苦澀地搖頭, “變好變壞都無所謂了, 我已經沒有未來可言。5000萬, 100年……只要不失去這份工作, 我甚至願意代替小白鼠躺上所里的手術台。”

    淺間彌禰暗自心驚。

    常泉希一郎竟然有了這種決意。

    如果被逼到絕境,這時有一根蜘蛛絲從天空垂下,哪怕蜘蛛絲通向地獄, 他也會毫不猶豫抓住吧?

    偷試劑、賣數據、下毒……歇斯底里陷入絕望的人什麼都做得出來。

    一直到坐上愛爾蘭的副駕, 淺間彌禰都保持著沉思的神情。

    “別忘了安全帶。”愛爾蘭提醒道。

    淺間彌禰回神, 系上安全帶, 轉頭問愛爾蘭︰“你最近有感覺到什麼變化嗎?”

    愛爾蘭發動汽車, 疑惑地說︰“變化?沒有吧。非要說起來的話, 最近外圍人手充裕了不少, 這算嗎?”

    淺間彌禰蹙眉︰“算。別的還有嗎?”

    愛爾蘭聳肩︰“最近道上的小崽子們特別瘋吧。emmm, 然後就是新進的外圍成員素質都不錯?居然能滿足你當初提出的大學畢業的篩選要求了。”

    淺間彌禰點點頭, 又自顧自陷入思考。

    愛爾蘭見怪不怪,不再開口說話。

    轎車如往常一樣轉過十字路口,經過米花百貨,忽然一道黑影從天而降,重重砸在車頭上。

    紅白二色潑墨一樣灑在車窗上。

    愛爾蘭條件反射猛踩油門!

    “啊——”

    “別跳——”

    “死人了——”

    街上刺耳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淺間彌禰急促地說︰“停車!”

    愛爾蘭這才警醒,死踩剎車板。

    因為緊急制動,轎車輪胎在馬路上劃出長長的痕跡。紅色蓮花跑車停下後,車頭上的尸體才滾下馬路,又引來路人一陣尖叫。

    在彌漫的血腥中,淺間彌禰屏住呼吸,對愛爾蘭說︰“報警。”

    愛爾蘭看著血色玻璃外走近的人影說︰“不必,警察已經來了。”

    “淺間博士。”打頭的警察是有一面之緣的鳴瓢秋人,他關切的彎腰問,“還能動嗎?”

    淺間彌禰無聲點頭。

    成熟可靠的警官打開車門,將臉色煞白的顧問小心扶下車。

    遠離血腥現場後,淺間彌禰呼吸終于恢復正常。

    “鳴瓢警官,您怎麼在這兒?”

    如果她沒記錯,搜查一課應該主要負責殺人、搶劫、傷害、性犯罪等強行犯案件?

    鳴瓢秋人苦笑︰“有人報警說米花百貨出現死者,結果來了之後發現,死者是自殺。剛結案,出門就踫到你們的事。”

    淺間彌禰眉頭擰成一團︰“當場結案?太草率了吧。”

    上次見面還意氣風發的警官頹喪地說︰“沒辦法,不這樣根本忙不過來。最近自殺的人太多了……”

    淺間彌禰余光瞟過地上的血跡,“我們剛才遇到的那個……”

    鳴瓢秋人苦笑︰“不用麻煩你們去警局,很快就結束了。”

    他搖了搖頭,沒有解釋什麼。

    淺間彌禰很快就知道“很快”究竟是多快。

    原研二臉上掛著濃重的黑眼圈,臉上一絲笑影也無,在警察手賬上記錄下死者的跳樓時間、地點、位置等信息後,從淺間彌禰這里錄了一份3分鐘口供,然後就對目擊證人放行了。

    “原警官,你還好嗎?”淺間彌禰說。

    俊俏的警官一身倜儻被疲憊頹喪消磨干淨,看起來像從咸菜缸里被扒出來,眼神都透著木然。

    “啊?哦,原來是淺間小姐。”原研二擠出一個比哭好不了多少的笑,“抱歉,剛才沒注意到是你,請原諒我吧。”

    “你看起來不太好。”淺間彌禰直言不諱,“你該去休息。”

    原研二用力甩了一下頭,試圖讓自己清醒點︰“謝謝,但抱歉我還不能停下。尤其是現在這種時候,怎麼能只顧著自己休息?”

    淺間彌禰的視線從原研二轉到鳴瓢秋人,又從粉發警官身上轉到木然離開的路人身上。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想我作為警視廳顧問,有知道的權利。”

    鳴瓢秋人揉一把臉,說︰“都是房價暴跌惹的禍。從那該死的地價跳水開始,東京的報警鈴就沒停過。服藥、燒炭、跳河、跳樓、割腕……幾乎能沒有救回來的人。”

    “——他們連急救費都已經支付不起。”原研二干巴巴地補充道。

    鳴瓢秋人深吸一口氣,勉強打起精神說︰“請注意安全,淺間博士。最近街上的流浪漢越來越多了,請保護好自己,盡量減少外出。”

    原研二還想說什麼,兩人的對講機同時響了起來。

    兩個地方同時發生了搶劫案,要求他們迅速趕到。

    桃花眼青年充滿歉意地一笑,連再見都來不及說,快速跑向摩托車。

    淺間彌禰啞口無言,目送兩個流浪漢警官離開。

    剛才默默消失的愛爾蘭這才重新出現,對淺間彌禰說︰“這輛車會有人來回收,我開奧迪送你回去。”

    原來他剛才離開,除了要躲避警察,也是為了調車過來。

    坐上黑色商務車,淺間彌禰長長嘆了口氣。

    “要亂起來了。愛爾蘭,請最近盯著點實驗室,我擔心有人搞事。”

    愛爾蘭點頭︰“小事一樁。但埃斯維因,你真覺得事情會嚴重到那一步?”

    淺間彌禰盯著干淨的擋風玻璃出神︰“三言兩語難說清,你只要知道接下來官方勢力會大幅度削減,各方勢力的牛鬼蛇神都會抬頭就夠了。”

    她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是管人的那塊料,和平時期依靠琴酒、諸星大和足夠的項目做“胡蘿卜”足矣,但接下來社會動蕩,什麼荒謬可怕之事都可能發生,這時候,必須有人幫她盯死實驗室里那幫難搞得人精。

    愛爾蘭表情轉為嚴肅,他從義父皮斯科那里听過不少埃斯維因的“光輝事跡”,尤其是那些目光精準、料敵先機的內容。

    “會嚴重到什麼程度?組織能在其中做些什麼?”

    淺間彌禰看著即將抵達的新居從樹梢間冒出的一角,幽幽說︰“什麼駭人听聞的事都會發生,你很快就能看到。生意上的事讓皮斯科小心點吧,如今最好穩字當頭。至于組織會做什麼?這就要看BOSS怎麼想了。”

    得到最想要的答案後,愛爾蘭不再追問。

    涉及組織核心的問題,不是他的身份應該知曉的部分。

    黑色轎車停在掛著“淺間宅”門牌的別墅前。

    這棟風格獨特的獨棟別墅,是BOSS為了淺間彌禰安全特批的安全屋。由知名建築設計師森谷帝二主持建造,內有堅固寬敞的地下室,庭院里的花木郁郁蔥蔥,足以掩去建築內的任何動靜。

    淺間彌禰打開大門,踢開鞋子,撲倒在沙發上。

    打開電視,日賣電視台正播放著新聞采訪。

    熒幕上的漂亮女主持人神情擔憂,舉著話筒向觀眾介紹房地產現狀,她身後是或呆滯或驚恐或憤恨的人群。

    淺間彌禰長嘆一聲,關掉電視,揉亂頭發。

    地價、房價、房地產……全世界如今都圍著這一件事旋轉。

    她滾了兩圈,決定給宮野明美打電話,約明天一起去逛街。

    宮野明美正好第二天休息,開心地答應了見面的請求。

    安全起見,兩人約在銀座四丁目料亭。

    再次走上四丁目街頭,淺間彌禰愕然發現連這座銷金窟都變得荒廢不少。

    往常熙熙攘攘的街上,如今只有三三兩兩的行人,櫥窗里的展品依舊流光溢彩,櫃員們的笑容卻少了發自內心的喜悅,像一張張凝固的能面。

    直到被侍者恭敬引入料亭,看到好友一如往昔,淺間彌禰才莫名松了口氣。

    “到處都是可怕的氣氛。”淺間彌禰沖明美抱怨道,“太可怕了,讓人情不自禁想逃回空無一物的空間。”

    “因為最近大家的心情都很糟。”宮野明美嘆氣,“我還好,從不向銀行借貸,沒有背負巨額債務。但實驗室里其他人就不一定了,連教授最近都脾氣暴躁不少。”

    她搖頭說︰“現在我倒是慶幸志保在國外了。如果她留在國內,我一定會買房子,想必現在也正為巨額債務焦頭爛額。”

    淺間彌禰說︰“這也算是塞翁失馬,安知非福吧。但人心叵測,你仍要小心。”

    宮野明美笑著答應︰“放心吧,大家都知道我的錢全寄給了在美國讀書的妹妹,沒人打我的主意。你才是該小心的人。”

    島國教授的年薪,一般在1000萬日元。淺間彌禰雖然沒有教授頭餃,但她牢牢把控著卡拉集團的實驗室,實際上已經是實驗室項目的“教授”,年薪絕對不會低于這個數目。再加上卡拉集團提供三餐住所交通,有心人都能猜到淺間彌禰手里有一大筆錢。

    在如今窮瘋了的人眼里,這筆錢是唾手可得的財富。

    侍者輕手輕腳奉上菜肴。

    淺間彌禰邊抄起筷子,邊回答好友︰“別擔心,我身邊什麼時候離過保鏢?”

    品嘗到金槍魚鮮美的滋味,她幸福得眼楮都眯了起來。

    宮野明美失笑,也開始品嘗難得的佳肴。

    酒足飯飽後,兩人隨意盤腿坐著聊天。

    “明美,你家小妹最近如何?”

    “志保告訴我她很快就能提前完成學業,返回島國了。”

    文靜秀美的女子臉上自內而外散發著幸福的光彩。

    從九歲以後,明美就再也沒有和志保一起生活過,她是真的為即將和妹妹團聚而開心。

    淺間彌禰笑著對好友舉杯︰“祝你們姐妹早日團聚!干杯!”

    “干杯!”



伊莉小說網 | 今天也在酒廠為柯學頭禿 | 今天也在酒廠為柯學頭禿最新章節

 ** 作者︰午夜加餐所寫的《今天也在酒廠為柯學頭禿》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今天也在酒廠為柯學頭禿》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今天也在酒廠為柯學頭禿》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