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一只喪系咸魚的日常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49章 【1W評論加更】
作者︰喬柚 下載︰一只喪系咸魚的日常TXT下載
    在姜悟宣布那個消息的時候, 最先石化的是襄王,他眼珠在眼眶里顫抖著,滿臉驚懼。

    當日百官下朝之後,事情便飛速地傳遍了整個關京, 殷無執到地方的時候正是當日下午, 大街小巷全都在討論這個消息。

    “听說了麼?小皇帝要娶妻啦。”

    “這登基都半年了, 是該立後了。”

    “若非他母家無權無勢,做太子的時候就該有妃子了。”

    “嗨呀, 你們怎麼都鬧不清重點的,他要娶的可不是普通女子,是那個瘋女人, 秋無塵。”

    瘋女人秋無塵。誰不知道她是姜元太子的未婚妻,元太子去世之後,她便不惜以處子之身為其守寡, 常以太子妃自居, 還說自己未來定是大夏皇後,秋尚書都嫌她丟人現眼,把她攆了出來。

    “陛下要娶秋無塵,一定是因為感懷元太子吧?”

    “那不然還能怎麼樣?必然是因為秋無塵常說自己是未來大夏皇後,天子為了寬慰她才如此行事。難不成還真喜歡一個瘋女人不成?”

    “陛下真是善良啊。”

    “百年難得一遇的大聖人喔。”

    殷無執牽馬行過坊間。

    他臉色蒼白如霜,左肩靠近心髒的傷口像是被蚊蟲在撕咬, 又癢又痛。

    一路回到定南王府,定南王妃便立刻發現了他的異樣, 當即傳了大夫過來,換藥之時才抽了口氣︰“怎會傷成這樣。”

    定南王瞅了一眼, 擰眉道︰“這顯然是沒正常換藥, 又流汗又流膿的, 得先剔去腐肉……你這孩子,是不是光顧著趕路,沒好好休息?”

    “沒事。”殷無執垂著睫毛,道︰“死不了。”

    “說什麼呢!”定南王妃心疼的直掉眼淚,定南王急忙來哄她,道︰“孩子也是為了早日回家,讓你不要擔心,好了好了,不哭了。”

    大夫輕嘆一聲︰“世子忍忍,可能會有些疼。”

    銀刀刮過傷口邊緣,將腐肉剃去,新鮮的血很快重新填滿傷口,殷無執靜靜望著前方,看不出在想什麼,只是臉色越來越白。

    定南王先把王妃帶了出去,回來的時候藥已經換好,他伸手給殷無執把衣服拉好,道︰“既然回來了,就好好在家里歇著,別亂動了。”

    “我要進宮。”

    “天都黑了,你還進宮干什麼?”

    “有件要緊事要向陛下稟報。”殷無執找回力氣,自己把衣服系好,然後從一側的行囊里取出了一張畫像,道︰“父親請看。”

    定南王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驀地臉色一變︰“這是……”

    “父親也看出來了。”

    定南王道︰“這是誰。”

    “趙人,不知姓甚名誰。”殷無執把紙張收好,道︰“孩兒得連夜進宮,向陛下稟報此事。”

    定南王搖了搖頭,道︰“這個點,陛下應當已經睡下了,還是明日再去吧,何況你就算去了,陛下應當也會讓你與我等商量。”

    “我還是去看看吧,畢竟事情關系重大。”

    男兒有志是好事,定南王最終沒有阻止。

    這個點,姜悟的確已經睡下了,好在的是殷無執靠臉就可以出入皇宮,到太極殿的時候,宮中已經熄燈,齊瀚渺正守在姜悟床邊,听到身邊的阿桂忽然一躍而起竄了出去,才跟著跑出來接他︰“世子殿下怎麼這麼晚過來,可是听說了陛下要娶秋……”

    “不是。”

    齊瀚渺︰“?”

    他只是想說,是不是定南王等人讓他聯合來勸陛下的,畢竟秋無塵多少有點瘋癲,不是做皇後的人選。

    殷無執摸了摸阿桂的腦袋,卻並未與它親昵太久,道︰“我有要事要與陛下相談。”

    “可……陛下已經睡了。”

    “此事耽擱不得,我等他醒來。”殷無執直接在太極殿的桌前坐下,齊瀚渺給他溫了壺茶,卻聞他道︰“給使有酒麼?”

    “酒?”齊瀚渺道︰“奴才聞到殿下身上有藥味,若是受傷,要忌酒才行。”

    “夜里冷,喝一點無事。”

    齊瀚渺想了想,道︰“那便喝點果酒。”

    “嗯。”

    溫酒器很快被放在面前,齊瀚渺點了炭,道︰“天冷,喝點暖的。”

    “有勞給使。”

    “殿下說什麼呢。”齊瀚渺笑著道︰“世子殿下大老遠跑去處理馬匪之事,如今回來還要照顧陛下,老奴才要說一聲有勞了。”

    殷無執扯了一下唇角,但臉上卻沒什麼笑模樣。

    齊瀚渺以為他是因為公事之故,道︰“若是實在著急,奴才把陛下喊醒?”

    “讓他睡吧。”溫酒器逐漸溢出酒香,殷無執靜靜地望著,聞著,道︰“給使不若先去休息,此處也用不得那麼多人。”

    “總不好殿下風塵僕僕地趕了幾日路,回來再帶傷守陛下一夜的道理。”齊瀚渺道︰“不然殿下先找個地方躺一會兒,等陛下醒了奴才喊您?”

    “不必。”殷無執飲了一口酒,平靜道︰“你去睡吧,我都習慣了。”

    齊瀚渺的確已經守了半夜,下半夜開始連打哈欠,終是盛情難卻,他躬身,道︰“那奴才就去隔壁,有什麼事世子殿下可差阿桂來喚。”

    阿桂趴在殷無執腳下,叫了一聲。

    齊瀚渺離開之後,殷無執直接把溫酒器里面的酒一飲而盡,一壺不夠,又加了一壺。

    兩壺下肚,他對阿桂道︰“去門口。”

    接著,他一路來到了龍床,撩開床幃,看著里面睡得香甜四溢的人。

    殷無執借著酒氣爬上床,四肢撐在兩側伏在他身上,一動不動,形如鬼魅。

    他眼角和臉龐皆被酒氣燻得緋紅,看著姜悟的眼神帶著隱忍,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你笑什麼。”他看著姜悟嘴角上揚的弧度,因為手臂撐在一旁用力的緣故,傷口更疼,弄得聲音都微微發著顫︰“娶秋無塵,便叫你這般開心,嗯?”

    他換了一下姿勢,把重力全部壓在右邊手臂,指腹擦過姜悟的側臉,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酒氣,呼吸也微亂︰“你配麼,姜悟,你配得上她麼。”

    他的聲音在帳子里,低的仿佛鬼魂在暗夜私語,他湊近姜悟的臉,對方睫毛烏黑卷翹︰“你這種人,也配娶妻?”

    嘴唇貼上姜悟的臉頰。

    殷無執合了一下酸脹的眼楮︰“你連我都瞧不上,我對你這般好……你都瞧不上,秋無塵又哪里比我好,就因為她能給你縫衣服麼?”

    他一把拉住了姜悟的衣領,道︰“不許你穿她縫的衣服,不許你穿……”

    他擰著眉,換了好幾個姿勢,冷汗順著額頭滑落,折騰了好半天,才將那衣裳剝下來。

    姜悟迷迷瞪瞪感覺到了冷,被子也不知怎麼地,開始變得很重,再然後,鬼壓床似的,胸悶氣短。

    姜悟費勁地掙扎,怎麼都推不開,于是又氣哼哼地睡著了。

    但因為被壓得很不舒服,他還是比往常醒來的更早。

    張開眼楮,才後知後覺意識到,身上的被子是殷無執。

    “殷無執。”他喊,對方沒有動,耳邊呼吸滾燙,臉也滾燙,姜悟鼻頭微動,嗅到了一股傷藥的味道。

    殷無執受傷了。

    他這麼燙,大概是因為受傷,所以發燒了。

    推——

    好累。

    殷無執得有一百多斤吧,姜悟根本沒法使出這麼大力氣來推他。

    “殷無執,殷無執。”他說︰“快醒醒。”

    他費勁地抬手,忽然看到對方白色外衣上滲出的紅色痕跡,姜悟盯著那一處看了一會兒,用力皺了皺鼻子。

    是血。

    很多血。

    殷無執,難道要死。

    “殷無執。”姜悟都做好他在不醒,就直接喊十六傳太醫了,身上的人終于微微動了動。

    他一動,肩膀的血就大片地往外染。

    姜悟道︰“你受傷了,不要動。”

    殷無執重新撐起身子望著他,臉色慘白如紙。

    姜悟告訴︰“你在流血。”

    “你心疼麼?”

    姜悟下意識感受了一下心髒,說︰“不疼。”

    殷無執的嘴唇蒼白,干裂著扯出血跡,道︰“我也不疼。”

    姜悟看了看他的肩膀,目光重新落在他臉上,疑惑︰“不疼。”

    殷無執捏住了他的臉。姜悟的臉被他掐著往外拽,很快微微變形,他叫︰“疼。”

    豆大的汗珠跌落在姜悟臉上,他眨了眨眼,听到殷無執哼笑︰“你都沒流血,你疼什麼。”

    姜悟看出他的情緒︰“你驚擾了朕的好夢,朕都沒氣,你氣什麼。”

    “是,我生什麼氣,我有什麼好生氣的。”殷無執說,“我有什麼好生氣的。”

    姜悟被迫仰起臉,兩腮都被他一手掐住,嘴唇猶如花瓣般撅起在他虎口處。

    姜悟︰“?”

    殷無執流著血,落著汗,雙眼泛紅︰“我為何要生氣,你這等無情無義之徒,也配我與你生氣。”

    姜悟明白了。

    因為殷無執喜歡他,但卻被他放了鴿子,所以他很生氣。

    他試圖把嘴唇收回來,殷無執卻猝然地掐得更緊。

    “……”說不了話。

    他皮膚嫩白,嘴唇殷紅,被這樣攢起時顯得尤為楚楚可憐。

    “嚶胡池。”姜悟含糊不清︰“里晃空……”

    殷無執踫了一下他的嘴唇。

    姜悟眼珠剔透。

    殷無執睫毛抖動,像是在克制著不要,可一下之後,沒忍住,又踫了第二下。

    姜悟被握成一團的臉終于得到解脫,但下一瞬,殷無執便對著他的唇吻了上來。

    跟姜悟想的不一樣,殷無執親的很小心,一只手圈在他的發頂,眼角還掛著晶瑩的淚珠兒。

    吻罷,姜悟整個人被他抱在了懷里,下巴壓在他染滿血跡的左肩。

    “沒錯。”殷無執把臉埋在他脖頸間,繃臉抿唇好半天,才道︰“我受傷了。”

    “……很疼。”



伊莉小說網 | 一只喪系咸魚的日常 | 一只喪系咸魚的日常最新章節

 ** 作者︰喬柚所寫的《一只喪系咸魚的日常》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一只喪系咸魚的日常》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一只喪系咸魚的日常》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