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瞞著病嬌陛下生崽後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5章 欺負她二
作者︰阿扶光 下載︰瞞著病嬌陛下生崽後TXT下載
    劉曜拿起那顆霜白色藥丸,“言歸正傳,把……”

    話音還沒落,劉曜听到殿門口傳來一道焦急的腳步聲。

    劉曜看見趙得信神色焦慮地立在門側,望著他唇張了又合,似乎有什麼急事要說,劉曜不由得皺了皺眉道︰“進來。”

    趙得信得了吩咐連忙大步進了來,走近劉曜後,他放低了聲音道︰“陛下,宸太妃出事了。”

    宸太妃?

    沈雲翹站在劉曜跟前,恍了下神她才想起宸太妃是誰,趙得信說的宸太妃應該是劉曜的生母,她出什麼事了?沈雲翹不由想到。

    趕緊甩了甩腦袋,沈雲翹覺得她應該先顧自己,她抬眸看向劉曜,見劉曜听到宸太妃出事眉宇重新覆上一抹郁色,無暇顧及她。

    沈雲翹果斷往外撤,一邊撤一邊快速說,“陛下既然有事,臣女先告退了。”

    她邊說話邊像一陣煙似的溜了出去。

    劉曜看著沈雲翹的背影,倒也沒叫住她,他扯扯唇角,反正沈雲翹回了京,來日方長嗎,再者說,他也不想一下子把沈雲翹欺負壞了。

    不然以後還玩什麼?

    扯扯唇角,劉曜將手里霜白色藥丸塞進小銀瓶里,目光又掃向趙得信,沉聲道︰“她怎麼了?”

    她自然指的是宸太妃。

    ***

    沈雲翹從乾元殿竄出來,見劉曜不在自己的視線里了,他也沒叫住自己,定了好一會兒神,手腳逐漸發熱後她才往寧壽宮里走。

    她是趁姑姑午睡的時候去的乾元殿,花的時間不久,回到寧壽宮,姑姑都還沒起來。

    只是花嬤嬤好奇地問︰“姑娘,你去哪兒了?”

    沈雲翹心虛地避開花嬤嬤的眼神,“我出去隨意逛了逛。”

    花嬤嬤並沒放在心上。太後醒來後,沈雲翹跟太後說了一會話,眼看天色將晚,沈雲翹應該出宮了,頭戴抹額靠坐在床頭的太後輕咳了一聲,“雲翹,既然我宮里的兩個宮女已經學會了按蹺術了,接下來你也不用每天進宮了,好好陪陪你祖母吧,也多替姑姑盡盡孝。”

    沈雲翹聞言心跳了跳,若是昨日,她可能要拒絕姑姑的提議,還要多來宮里兩天,畢竟她可以早些回去陪祖母,但想要想喂她吃毒藥的劉曜,沈雲翹眼皮子直往上跳,猶豫了一會兒,便點了點頭,“那我明日就不進宮了。”

    那套按摩術,寧壽宮的宮女已經學好了,她不來皇宮,每天也能有人為姑姑按摩全身緩解酸痛。

    沈雲翹是在酉時出的宮,出宮的一路上都很忐忑,不過幸好直到抵達宮門口,都沒沒突然出現一個人,把她攔住。

    接下來這兩日,沈雲翹都沒出府,就留在了康遠侯,陪伴祖母。

    康遠侯府的老夫人柳氏年過六旬,眼角爬滿了皺紋,不過老人神色和藹,不難看出是個極好相處的老人。她坐在墊著錦毯的長榻上,看見窗外掛著的一盞燈籠,笑著對沈雲翹道︰“雲翹,明兒就是花燈節,你明兒晚上要不要出去逛一逛?”

    沈雲翹一愣,“明兒是花燈節了嗎?”

    “明兒是四月初九,可不就是花燈節嗎?”柳氏道。

    沈雲翹這才想起來,的確是花燈節,說起來她上次逛花燈節都是快十年前的事了,听祖母提起,她腦子里瞬間就浮現熱鬧的人群以及那些色彩斑斕,精妙絕倫的花燈。

    她下意識想應聲好。

    話到喉間,她硬生生把這句話咽了回去,“算了。”

    祖母柳氏一下子疑惑起來,“我記得你以前最喜歡這種節會了,怎麼不想去了,是不喜歡了嗎?”

    “不是不喜歡。”沈雲翹解釋道。

    “那為什麼不去?”柳氏疑惑。

    是因為怕遇見劉曜啊,沈雲翹想,但腦袋里剛閃過這個念頭,她又覺得不可能,花燈節那麼熱鬧,而且劉曜的性格也不像是喜歡逛燈會的,遇見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思及此,沈雲翹很快改了決定,“那我明兒去逛逛。”

    祖母柳氏拉過她的手,她上了年齡,縱使養尊處優,手上皮膚依舊不可避免的衰老起皺,可她握住的這雙手細膩滑嫩,老人家輕輕地摩挲了下,“你們年輕姑娘,就是應該到處走走逛逛。”

    既然決定要逛燈會,第二天沈雲翹便沒在祖母的院子里待太久,太陽剛往西時就從祖母的院子里離開了,她換了條鵝黃色交領暗花長裙,又重梳了個發髻,確定鏡子里的人很漂亮之後,在黃昏時帶著听燕往西城走。

    燈會開在西城。

    沈雲翹還逛過燈會,听燕則是漠北人,今年是頭次來上京,也是頭次逛花燈會,畢竟漠北可沒有花燈會這個節日。

    沈雲翹給她科普花燈節的由來,安朝之所以有花燈會這個節日,是因為□□,□□戎馬天下之前,家中就是做花燈的,登基之後,做花燈的這個愛好也沒丟掉,每年四月初九,□□父親冥壽這日,□□都會做花燈。

    天長地久下來,四月初九這日,做花燈的工匠就會在此日切磋技藝,而百年下來,就形成了花燈節。當然這麼多年下來,花燈節早就不只是工匠切磋做花燈的日子,還包含了祈福,祝願甚至相親的節日。

    然因為花燈節最開始是工匠們切磋手藝的日子,花燈會上的花燈,可謂精妙絕倫,巧奪天工,沈雲翹還給祖母,伯父和堂弟沈子臨都買了一盞,以及還有其他有意思的東西。

    她手里拎著一盞兔兒燈和一包特好吃的糖炒栗子往前逛,不多時,走到了河邊,琳瑯滿目的花燈倒影在碧波之上,湖面變得流光溢彩,更重要的是,沈雲翹在河邊看到了小船。

    不是那種很寬大的船,是用木漿滑動的小舟,此刻寬廣的河面上有好些小船飄蕩,上面坐著游人。

    沈雲翹是很喜歡游船的人,她扭過頭,當即就想對听燕說,她們也租條船劃。

    然而話音還沒出口,就被另一道聲音截斷了。

    “沈姑娘。”

    沈雲翹一愣。

    旋即她搖搖頭,覺得應該是錯覺,她運氣沒這麼糟糕的。

    然而這時,那個聲音在距離她更近的距離處響了起來徹底打破了她的希望。

    “沈姑娘,你想去劃船嗎?”他聲音里有笑意。

    沈雲翹握了握拳頭,她扭過頭,果不其然,距離她右側幾步之遙,站了個穿暗藍色繡竹紋錦袍男子,深色的衣裳更顯出他眉眼中的瑰麗旖旎,他此刻唇角又微微含笑,立在來往人群中,可謂賞心悅目,俊美不似塵世人。

    可沈雲翹沒有絲毫欣賞美色的想法,她看見他的那一刻,立刻就想抬腳跑路,只是硬生生強迫自己立定了。

    她有禮一笑,“陛……劉公子誤會了,我並不想游船。”

    劉曜聞言,拉長了聲音哦了一聲。他朝河邊租售游船的小廝走出,扔給他一錠銀子,那小廝立刻眉眼眼笑地解開一條游船,請劉曜上去。

    沈雲翹看著這一幕,心里稍安,她看著听燕,準備示意听燕她們快走。

    但這時,距她七八步之遙的游船上傳來了劉曜含笑的聲音,“沈姑娘,你怎麼還不過來?”

    沈雲翹心里一咯 ,她不解地看向劉曜,“過來?”

    “過來劃船呀。”劉曜神色溫和得像春風。

    沈雲翹不失禮數地微笑,“劉公子劃便是了,我今兒不想劃船。”說完話,沈雲翹福了福身,然後就準備立刻撤退。

    劉曜聲音再度傳來,他別有深意道︰“沈姑娘真不過來嗎?”

    沈雲翹身體一僵,劉曜坐在船頭,他眉目i麗,是濃墨重彩勾勒出來的震顫人心的艷之美。

    換一個女郎看著他,說不準就要被迷的頭暈腦脹。沈雲翹當年也栽在了這副皮囊下,然而現在沈雲翹只覺得心肝發寒,想哭一場,因為她看到了他笑容下的惡意。

    她想說我不過來,張開嘴,變成了另外四個字,“我這就來。”

    听燕听到這句話,皺眉看向雲翹,“小姐。”她語氣很是復雜。

    沈雲翹心里又一咯 ,因為听燕一直很擔心劉曜想起來,所以她一直告訴她在宮里雖偶爾能撞見劉曜,但也就只是行行禮,沒有什麼別的事。

    可今夜這種狀況……

    她還能感受到劉曜射在她身上的目光,沈雲翹的唇動了幾下,對听燕說︰“你先等我一會兒。”

    沈雲翹說完,就向劉曜所在她的游船走去,劉曜定定地看著她,沈雲翹今兒穿著一條鵝黃色交領繡團花長裙,腰間勒條巴掌寬的杏黃色玉帶,束著腰帶,越發顯得她腰肢縴細,不堪一握。

    她手里還拎著盞憨態可掬的兔兒燈,劉曜饒有興致地看著她向他走來,這個時候,他腦袋忽然一陣刺痛,似乎有什麼類似的畫面在他腦海里閃過。

    劉曜眉心一皺,竭力想要追尋那幅畫面,然而無濟于事。

    對面傳來繡花鞋踩在船板上吱哇聲,劉曜收回神抬起頭,沈雲翹已經走上了船,她在他的對面坐下,且把拿在手里的兔兒燈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一側。

    劉曜看著她的神態,頓時挑了下眉,見兔兒燈被放下,他忽地伸長手,拿起了那只兔兒燈。

    兔兒燈被拿走,沈雲翹頓時想拿回來。

    然而劉曜不給,他仔細打量著兔兒燈,然後對著沈雲翹開始夸贊,“沈姑娘這盞兔兒燈很好看啊,兔子形神兼備,色彩亮麗。”他將兔兒燈拿遠,仔細欣賞後又說,“做工也很精巧。”

    沈雲翹呆了呆,和劉曜也相處過幾次了,清楚他的惡劣凶殘,他怎麼可能真心夸她的兔兒燈。

    可他此刻的神色又很真誠,不似作偽。

    沈雲翹有些不解,不過今兒她上船是打算和劉曜盡可能和諧相處的,他夸她的燈,沈雲翹露出個笑,就想道謝。

    變故突然發生。

    兔兒燈啪嗒一聲落在了水里,同時劉曜驚訝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咦,怎麼掉河里去了?”

    這盞兔兒燈可是沈雲翹逛了一夜最喜歡的一盞花燈。最喜歡的原因不在于它技藝有多精妙,而是這盞花燈和她八歲那年,她爹娘帶她逛花燈節給她買的那盞花燈一模一樣。

    後來那盞花燈被她不小心弄壞了,這次看到這盞花燈,她想也不想就買了下來。

    她想好好留著這盞花燈,放在臥房的多寶閣上,當年買了這盞兔兒燈回去,她爹爹就是給她放在那個位置的。

    因為太喜歡這盞燈,她都沒要听燕和僕人拎著,自己拿在了手里,也是因為這,剛剛被劉曜擾的心煩意亂都忘了遞給听燕,讓听燕拿著,而是自己拎著它上了船。

    見它落入河里,沈雲翹神色一變,連忙趴在船邊伸長胳膊夠她的燈,然而這兔兒燈模樣雖然精巧,卻不防水,一落到湖中,燈紙就變沉,不多時就直直往河水里沉下去了。



伊莉小說網 | 瞞著病嬌陛下生崽後 | 瞞著病嬌陛下生崽後最新章節

 ** 作者︰阿扶光所寫的《瞞著病嬌陛下生崽後》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瞞著病嬌陛下生崽後》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瞞著病嬌陛下生崽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