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耽美美文 >> 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18.寧家
作者︰莞爾一賤 下載︰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TXT下載
    服務員將最後一盤飯後甜點端上來,芒果布丁,點綴著薄荷葉。

    寧言深用絹布擦了一下嘴,每一個動作都堪稱優雅。

    “這個甜點,帶一份回去給小少爺!”

    寧言深腦海里自動浮現寧朗興奮的大快朵頤的畫面,他爹地的優雅和內斂,這小子是一點也沒學到,鬼精靈的勁頭倒是和他姑姑小時候一模一樣。

    “老板,白先生已經走了,甦珊姐那邊回消息了,說已經部署好了,不會出任何差錯!”寧言深的助理立在他的身後,不徐不疾的說。

    寧言深擦了擦手,點點頭說︰“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餐桌上已經收拾一空,整整一個樓層,只有他一個人。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能听見,每當他思考的時候,就喜歡像這樣一個人獨處。

    他拿出來一個文件夾,將里面的照片一一攤開。

    從顧淺淺年少時被打扮的像是小公主一樣的照片,像一個時間軸一樣排開。

    都說寧朗是寧家三代單傳的獨子,被寵的沒邊沒樣,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淺淺小時候是什麼樣子,她一生下來就古靈精怪,父親在世的時候從不舍得對她說半句重話。直到父母離婚,母親將她帶出國…

    他們的母親是八十年代當紅的女明星,但只有一兩部成名作,很快就嫁入豪門息影了,現在說出她的名字來,也許只有老一輩的電影人有印象了。在嫁入寧家之後,也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一兒一女,所有人都覺得她是掉進了蜜罐子里,生活蜜里調油,還有什麼不知足的。

    直到,母親發現了父親的秘密……

    寧言深敲擊著第二章照片,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穿著明顯尺寸過大的破舊校服,坐在破舊的孤兒院里,陽關燦爛,但他卻只坐在背光的地方,模糊的五官,單薄的肩膀。

    白瑞澤。

    比他小一歲,比顧淺淺大八歲。

    當時寧言深還在想,父親那麼寶貝淺淺,就算是做慈善,也不至于真的要淺淺和一個孤兒院的野孩子整天在一起玩,一對一的幫助,豪門世家里的慈善大部分都是做做樣子。想必,這一點也引起了母親的懷疑。

    白瑞澤當時有自閉癥,性格孤僻怪異,淺淺從小被寵慣了,哪里受得了他,被氣哭了好幾次,也鬧著不要再理這個小哥哥,都是父親循循善誘,引導著淺淺去接近白瑞澤。父親對白瑞澤的關照,遠遠超過了一個對陌生人的同情和憐憫。

    母親暗中調查了許久,才知道白瑞澤是父親初戀的遺子。

    寧言深,寧晴淺。

    情深緣淺,情淺緣深。

    連他們兄妹的名字中,都帶著對那個已故之人的眷戀。

    他還記得父親當時冷漠而又執著的看著母親︰“既然你知道了,那也沒什麼,我要收這個孩子為義子,把淺淺許配給他。”

    母親當時發了瘋一樣把家里所有能砸的花瓶,擺設,相框,古董,茶具都砸的細碎。第二天一大早,就抱著淺淺出國了。從此以後,寧晴淺,就變成了顧淺淺。父親也一氣之下,對外宣稱,寧家主母和幼女車禍而亡了。

    他還記得母親臨走的時候,摸著他的臉龐,哭成淚人,對他說︰“言深,好孩子,我把你留給他,從此就在不欠寧家什麼了。”

    寧言深琥珀色的眼眸深深淺淺的閃爍著。

    他不知道當年母親把他留在寧家真的是為了給寧家留個後,還是為了不讓白瑞澤取代他成為寧家的少主人。

    母親帶著淺淺走後,父親大病一場,那時候他已經十九歲了。他代替父親掌控了寧家財團,第一件事就是安排了人將白瑞澤引導著離開了孤兒院,並且掩蓋了他的行蹤。那個時候,他對白瑞澤是憎恨的,如果不是這個莫名其妙的少年出現,他也不會失去這個家,失去母親和妹妹!

    他以為他做的天衣無縫,實際上他那時候還太年輕,手段根本不高明,父親知道他想做什麼,也默默的容忍了他將白瑞澤清理掉,完全是因為他的愧疚。

    母親在國外改嫁,淺淺性格大變,叛逆又瘋狂,和小時候乖巧的性格簡直判若兩人。他也漸漸明白,所有一切都回不去了。

    父親臨死的時候,氣息奄奄的說著胡話。

    有時候念著白瑞澤的名字,有時候念著淺淺的名字。

    有時候念著一句愁腸百轉的詩。

    “當年杏滿桃紅,燕回雙對,風景依舊在,飛燕難回。”

    在父親心里,他與心上人的遺憾,總希望用下一代來彌補,但淺淺何其無辜,寧言深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妹妹嫁給一個莫名其妙的孤兒院古怪少年。

    但命運,有時候就喜歡和人開玩笑!

    誰能想到十年之後,那個少年竟然打拼出一個新天地,成為赫赫有名的三屆影帝。

    和他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也毫不怯場……

    他的目光又落在第三張第四張第五六七八張照片上,這些都是偷拍的,不經意的,但顧淺淺的目光總是追著白瑞澤跑,特別是在天賜基金的晚宴上,有好幾次,寧言深都看到淺淺在偷瞄白瑞澤,那種少女獨有的小心動小忐忑,如果白瑞澤轉身或者扭臉,立刻就把目光收回來轉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不是喜歡,還能是什麼呢?

    所以甦珊提議,給顧淺淺安排一個穩定情侶的時候,寧言深同意了。

    娛樂圈那麼亂,淺淺這幾年也玩心大,什麼許崢,周子凱,緋聞天花亂墜,與其讓她和那些亂七八糟的小鮮肉廝混,不如安排一個穩定的,知根知底,而她也不討厭的人在她身邊。

    如果兩個人真有緣分,也算是陰差陽錯圓了父親臨死前的心願。

    最後一張照片,是一個有點眼生的小新人。

    “嘉禾那邊的新人,叫什麼來著……”

    寧言深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桌面,若有所思的眯著眼楮,突然一挑眉毛,冷冷的吐出來兩個字。

    “周倪!”

    雖然寧言深已經對白瑞澤有所改觀,準備撮合他和顧淺淺,但突然冒出來的長微博加速了這一進程,確是意料之外的。有人敢在背後黑顧淺淺,這是在公然冒犯寧家,冒犯他寧言深。自然要不惜任何代價的把這個人挖出來。

    本以為這個人是鄭佳瑤或者周子凱,但很意外,這個人竟然是周倪。一個不顯山不露水的演藝界新人,嘉禾準備力捧的新人。

    根據寧言深的調查,周倪是白瑞澤的鐵粉,在醫院里認出白瑞澤只是偶然,照片並不是她拍攝的,而是一家二流報社的狗仔,周倪一開始只是想出于保護白瑞澤**的初衷買下了這組照片。但後來她和顧淺淺一起參加了《一品江山》的試鏡,竟然輸給了顧淺淺,而且內部人士告訴他,如果不是顧淺淺出現,這個角色十拿九穩是她的了,這才致使她動起了歪腦筋。她重金雇佣了那個狗仔,全程偷拍顧淺淺的黑料。這才有了後面這在娛樂圈掀起軒然大波的長微博……

    初生牛犢不怕虎是嗎?是該有人教教她規矩了。

    寧言深慢條斯理的將紅酒倒在周倪的照片上,原本面容清秀的小花旦,那張臉被泡的模糊不清,泛著血色的殘紅。

    “滴!”

    白瑞澤輕按了一下喇叭,門衛辨別了一下車牌號,將門檔抬高。笑著跟他打了個招呼︰“白影帝您回來了呀,這幾日您這邊可熱鬧的很,已經進來好幾撥人了,手續齊全我也擋不住,不過跟您說一聲,您好提防著點!”

    進來的著好幾撥人,自然是沖白瑞澤和顧淺淺最近的緋聞來挖熱點的。

    “謝謝您。”白瑞澤溫和的笑著。

    這個小區是高檔住宅區,里面的住戶非富即貴,很少有人像白瑞澤這麼平易近人。

    將車停在車位上,從停車場往住宅區走的一路上,隱約看見那些埋伏在樹叢里,路燈後面,以及各種不起眼的障礙物後面的相機。

    果然有好幾撥人……這大冷的天也真夠敬業的。

    走到電梯口,白瑞澤的腳步微微停頓,早已守在那里的顧淺淺,在看見他的一瞬間有那麼一點點驚慌,眼神閃爍,但她很快調整了情緒,鼓足了一口氣朝他走過來……

    顧淺淺覺得自己太慫了,關于該怎麼說服白瑞澤她已經想了一百遍,在心里至少也排練了一百遍這個場景,但一看見他那清冷的眼神,她就慫了……

    試想一下,如果一個不太熟的新人男演員像她一樣遭到了陷害圍攻,請求她勉為其難的扮演一下戀愛的橋段,她也一定會覺得荒謬,憑什麼啊,關我屁事兒!

    更何況,那天借化妝師和造型師的時候,她就已經覺察到白影帝對她的輕蔑和鄙夷,印象分本來就差,還要提出這麼牽強的請求,真是太難為情了。

    “我…”

    顧淺淺那句話還未說出口,就一臉震驚的被白影帝一把拉進懷里,捏著她的下巴,落下了一個吻……

    一個,巧妙的,借位的吻!!!

    顧淺淺大腦一片空白,空白,空白。

    白瑞澤摟著她的腰,覺得顧淺淺有些瘦的膈手,輕的有些不可思議。女演員都非得瘦成紙片人嗎,她那麼高,即使再胖一些,也是不顯眼的。

    “這不是你想要的嗎,別忘了你是個演員,配合我的演出,我的新女朋友!”

    溫熱的鼻息正貼著顧淺淺的肌膚,癢癢的,撓她的心。

    她眨了眨眼楮,突然愣過神來,在背後已經隱約能听到相機的 嚓聲了,有狗仔埋伏在周圍,她也太沒有警覺了,要不是白瑞澤可以提醒,真是要吃大虧了。

    雖然還不太明白,白瑞澤為什麼會是這個態度!

    但至少顧淺淺得償所願了,白瑞澤主動擁吻,已經說明了她們倆的關系,誰是主動的那一方。她只需要將接下來的戲份,毫無破綻的進行下去就行了。

    顧淺淺的手臂攀上白瑞澤的脖子,像菟絲花纏繞著梧桐,柔軟妖嬈充滿纏綿的愛意。

    白瑞澤將她整個公主抱起來,輸入密碼進了樓。



伊莉小說網 | 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 | 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最新章節

 ** 作者︰莞爾一賤所寫的《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