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耽美美文 >> 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正文 41.第41章
作者︰莞爾一賤 下載︰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TXT下載
    顧淺淺飾演的柳瑩雖然只是女三號,但只要有她出場, 她就是鏡頭里當之無愧的焦點所在。反而是薛薇的那個角色, 明明是主角, 在前期卻只能充當陪襯和背景,介紹她的時候也只是某某大俠的好友, 某某大師的關門弟子。

    “有時候真是羨慕你,柳瑩這個角色沒有一點拖泥帶水,演起來也過癮。哪兒像我這個俠女,前期就是個混臉熟的。”

    薛薇躺在躺椅上,若有所思的翻著手里的劇本。不愧是敬業的老戲骨,她的劇本上, 密密麻麻的做著筆記,寫著心得。顧淺淺看過一回,真心覺得都可以當教科了。

    薛薇這個角色叫白落羽, 是一位隱士高人的關門弟子, 陸川和父輩與這位隱士高人有交情, 在陸家被滿門抄斬後, 陸川被人用死囚換出來, 一路逃到這位隱士高人所在的玉隱寺。白落羽對陸川暗生情愫, 偷跑出師門,一路磕磕絆絆終于在金陵又找到了陸川。而此時,陸川卻已經對柳瑩動了心。

    “昨天我看了你一場戲, 演得不錯, 怪不得江導看中你呢!今天王魯老師進組, 估計也會很喜歡的你的。我要是個男人,我也喜歡你。”

    顧淺淺好笑的瞧著她︰“薛薇姐,咱們可是情敵呢,你這是在贊賞你的情敵嗎?”

    薛薇一攤手︰“你算什麼情敵啊,柳瑩死的那麼早,不算不算,我的對手可是盈盈演的那個小郡主。你說這編劇也真會編,設計三個女人,最完美的初戀死得早,然後剩下的紅玫瑰和白玫瑰,一個代表志同道合的江湖,一個代表金錢和權力的誘惑。我們女人真可憐,吊死在一顆歪脖子樹上。”

    正說著,白瑞澤掀了帳篷的簾子進來。

    薛薇噗嗤一聲笑出聲來,擠眉弄眼的跟顧淺淺小聲說︰“你瞧,說曹操,曹操到了,歪脖子樹來了?”

    白瑞澤皺了皺眉︰“什麼曹操,什麼歪脖子樹,你們倆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呢!”

    顧淺淺說︰“我們兩個再說,愛上你真是太可憐了,張魯老師來了嗎?我準備移情別戀,不跟你玩了。哈哈哈!”

    張魯老師,就是飾演江南織造局的首領太監楊公公,這個角色也是配角中極為出彩的角色,太監在歷史劇中一個比較特殊的群里,他們匍匐在黑暗的角落里,隱蔽在皇帝的羽翼下,噴薄而出的卻是令人膽寒的**與陰謀。

    這個江南制造局的楊公公,帶著聖喻下到江南,他為非作歹,興風作浪,包庇了太湖水患的元凶宋知府,克扣了朝廷撥下來的賑災款,應該算是個十足十的禍害了。可深度挖掘下來,這個角色也並不像表現出來的那麼壞,他只是權力漩渦中的一枚棋子,宮里有更黑的手想伸到江南來,他只是替某些人斂財,替某些人消災。而且他做事留余地,對海瑞也是青睞有加,暗中相助。楊公公對柳瑩也是掏心掏肺的好,最後還有意放柳瑩一條生路,只可惜楊公公背後的勢力不能放過柳瑩……

    白瑞澤伸手在顧淺淺腦門上敲了一下,叮囑道︰“別這麼嬉皮笑臉的,張魯老師可是老前輩,見面的時候,你要是再這麼沒正行,小心被他虐!”

    顧淺淺眨眨眼楮︰“你也是老前輩啊!”

    白瑞澤︰……

    薛薇笑的快喘不過來氣兒了,一個勁兒的拍桌子,很少能見到白瑞澤吃癟呢!

    “老白,你算是踫上克星了。說起來張魯前輩也就比你大十歲,你比淺淺大八歲,你要是說張魯前輩是老前輩,那淺淺喊你一聲老前輩,也真是合情合理啊!天理循環,報應不爽啊!~你也有被人氣的說不出來話的時候,真是太難的了。”

    白瑞澤本來想收拾收拾顧淺淺的,不過現在薛薇這句話太拉仇恨了,他頓時轉移了目標,開始放大招。

    捏著顧淺淺的下巴,深情飾演了一把霸道總裁︰“老前輩怎麼了,我們老夫少妻,照樣恩愛……”

    顧淺淺被驚的說不出話來。

    薛薇一口老血噴出來。

    “老白你也太肉麻,太惡心人了。這還在片場呢,注意點影響好不好,你這是硬塞給我了一把狗糧啊!”

    顧淺淺臉上緋紅,當著薛薇的面有點不好意思,更何況白瑞澤的手勁道有點大,捏疼了她的下巴。她拍開他的手,說了一句︰“別鬧!”

    薛薇在旁邊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抖了三抖,從躺椅上跳起來。

    “受不了你們啦,公然打情罵俏,走了走了,給老白騰個位置,讓你們倆關上門黏黏膩膩,別污染單身狗的純淨空氣。”

    薛薇在的時候,顧淺淺很放松,因為她知道白瑞澤這麼敬業,肯定會在人前扮演好合約戀人的角色。但薛薇一走,氣氛就有點尷尬了,白瑞澤一瞬間換上一張疏離的傲嬌臉,顧淺淺輕咳了兩聲,拍著旁邊的躺椅,讓他來坐。

    “白影帝,你找我有事兒啊?”

    “沒事兒。”

    “……”

    白瑞澤一本正經的說︰“老前輩找你有事兒……”

    顧淺淺沒忍住,差點就笑出聲來了,這位老前輩好像在賭氣呢!

    白瑞澤也是听說王魯前輩就要進組了,有點擔心顧淺淺,想幫她對對戲。這位王魯前輩,可是圈里里有名的難相處,听說以前有個小演員小有名氣的偶像劇演員,演了個抗日劇,里面台詞沒記好,功夫也沒下到,就想著用後期配音偷個巧,王魯前輩就有點看不下去,兩個人演對手戲的時候,王魯前輩就用了十二分力,這種老戲骨有種魔力,能把對手的情緒抓在手里,完全掌控。跟他對戲的那個小演員,就完全失控,嘗嘗表情慢一拍,台詞也磕磕巴巴,一路NG,最後被王魯前輩磨的失去了自信,一看見他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

    顧淺淺雖然進組以後拍攝都順風順水,但那時因為無論是他還是薛薇都很用心的再帶她!

    王魯前輩的性格就有些不好捉摸了,能不能和睦相處,連白瑞澤也有點擔心。

    “你呀!一會把今天晚上的戲份都再看看,和我對一邊戲,王魯老師要求很嚴格的,你要是偷奸耍滑想偷點懶,只怕要吃苦頭的。”

    顧淺淺擺擺手,一副了然的樣子︰“我知道的,不僅要背我的台詞,連他的台詞我都背下來了,他表演的時候,停頓點會很獨特,節奏也很獨特,他最討厭打亂他節奏的人了。”

    白瑞澤愣了愣,這些小技巧也是他正準備教給她的,沒成想,顧淺淺竟然跟會讀心術一樣,什麼都知道。印象中,她好像從來沒跟張魯老師合作過呀!

    顧淺淺說完才覺得後悔了。

    這些小細節,是因為顧淺淺跟過很多劇組當替身演員,慢慢琢磨出來的,張魯的演技真是個神乎其神,是顧淺淺的偶像之一。所以她花了很大一部分經歷去研究張魯的風格,然後慢慢猜發現了這個規律。

    只要能跟上張魯的節奏,對手戲就有默契了。稍微出現瑕疵,張魯還會幫你彌補。

    “你怎麼知道的!”

    顧淺淺想破腦袋也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只好胡亂指指外面,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句︰“其實……”

    白瑞澤了然︰“薛薇告訴你的?”

    顧淺淺正好借了個樓梯下樓,忙不迭的點頭,這個鍋,薛薇默默的背起來。

    “你們兩個感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白瑞澤微微蹙起眉毛來。薛薇那性格,回頭別把顧淺淺給教壞了。

    顧淺淺攤開手,女人就是這樣,有共同的吐槽對象,很快就能熟絡起來。

    休息了一個小時,下午,張魯老師就進組了,他四十多歲的年紀,穿著一套老式的西服,渾身筆挺儒雅,帶著金絲邊眼鏡,特別像是從民國時期走出來的知識分子。這樣一個人,馬上就要去演一個陰險狡詐,詭計多端的太監了。真是太考驗演技了!

    白瑞澤帶著顧淺淺跟張魯打招呼的時候,張魯的目光停留在顧淺淺的臉上足有一分多鐘。

    那是一種很不尋常的目光,像是在看著她,卻又不像是在看她。

    帶著一種探究,感慨,惋惜的神情。

    “張魯先生。您是不是趕了一天路太累了。”白瑞澤不動聲色的把顧淺淺往後拉了一點,以一種保護者的姿態,用身體擋住了張魯看顧淺淺的視線。

    張魯老師這一生都沒有娶妻生子,把畢生的經歷都獻給演繹事業了。他這個人,接觸過的女明星,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了,從未見他對誰加以顏色。不是白瑞澤多心,他總覺得張魯和顧淺淺之間,似乎有什麼看不見的聯系。

    “你是她的男朋友?”

    張魯問了一句很不合事宜的話,幾乎不是他這種只最新藝術,而從來不涉足八卦周刊的老戲骨會問的話。

    白瑞澤禮貌的笑了笑︰“是。淺淺年紀小,還請您多照顧著。”

    張魯忽然笑了,一種釋懷又溫柔的笑。

    “不小了,長大嘍!”

    跟所有重要演員打過招呼以後,張魯老師就開始化妝了,江導正巧來看他。

    “我可是為了你連胡須都剃掉了啊,你可得好好拍,要是沒拍出來效果,你可就得把你自己的胡須賠給我了!”張魯難得打趣的跟江導說。

    江導摸了摸自己胡須︰“你別惦記了,這部劇絕對會大火。”

    張魯擺擺手,讓化妝師先出去了,他有電話想跟江導單獨聊聊。

    “我見到她了。顧邵蓮的女兒。”

    “顧邵蓮,二十多年前紅極一時的那個女明星,你的偶像?她不是後來嫁人生子了嗎,听說早就息影了。不然我還真想見識見識一下她人人稱頌的演技。”江導詫異道。

    他和張魯相交五年,經常會從他嘴里听到顧邵蓮這個名字,張魯這個人天生傲骨,誰都不服,就在還有這個二十年前息影的顧邵蓮,是他僅有的佩服的五體投地人。如果那個年代有迷弟,張魯一定是顧邵蓮的迷弟。

    “你也見過了,就在你組里。”張魯漫不經心的對著鏡子整了整碎發。

    江導瞪大了眼楮︰“顧邵蓮不是離婚後去了國外嗎,她的掌上明珠怎麼會在我劇組里?等等,你說的不會是顧淺淺……”

    “就是她!”張魯手指輕輕敲擊了一下桌面。

    江導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顧淺淺來頭這麼大。

    “不過,很奇怪的是,白瑞澤我也曾經見過!在顧倩倩的生日宴會上見過。他們兩個究竟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那個時候,張魯作為顧邵蓮的圈中密友參加了她寶貝女兒的生日宴會。

    他看見了小小的顧淺淺,像一只粉白粉白的肉團子,穿著一身純白的蓬蓬裙,頭頂帶著小王冠的發箍,她只要乖巧的坐在那兒就像尊貴的小公主,但只要她亂跑亂跳,她的形象就破滅了,特別是走起路來的樣子,特別像一只可愛的小鴨子。

    那個時候,白瑞澤和現在的性格還不一樣,非常的內向,眼楮里帶著野獸的凶狠目光,對除了顧淺淺以外的任何人,都帶著防備。

    小小的顧淺淺被顧邵蓮推到他眼前的時候,少年的白瑞澤寸步不離的也跟著過來了。

    明明很防備陌生人,明明很不喜歡和別人打招呼套近乎,但白瑞澤還是拉著顧淺淺,全程陪著他。顧淺淺感受到他的不安,所以在握手的時候,故意站在白瑞澤前面,擋住了張魯的視線。

    就像白瑞澤今天站在她面前一樣,當年她也曾用稚齡,喂白瑞澤擋掉了多少試探的目標。

    ~~~~~~~~~~~~~~~~~~~~~~~~~~~~~~~~~~~~~~~~~~~~~~~~~~

    接下來的內容是重復的,這一章沒完,稍後補齊

    他和張魯相交五年,經常會從他嘴里听到顧邵蓮這個名字,張魯這個人天生傲骨,誰都不服,就在還有這個二十年前息影的顧邵蓮,是他僅有的佩服的五體投地人。如果那個年代有迷弟,張魯一定是顧邵蓮的迷弟。

    “你也見過了,就在你組里。”張魯漫不經心的對著鏡子整了整碎發。

    江導瞪大了眼楮︰“顧邵蓮不是離婚後去了國外嗎,她的掌上明珠怎麼會在我劇組里?等等,你說的不會是顧淺淺……”

    “就是她!”張魯手指輕輕敲擊了一下桌面。

    江導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顧淺淺來頭這麼大。

    “不過,很奇怪的是,白瑞澤我也曾經見過!在顧倩倩的生日宴會上見過。他們兩個究竟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那個時候,張魯作為顧邵蓮的圈中密友參加了她寶貝女兒的生日宴會。

    他看見了小小的顧淺淺,像一只粉白粉白的肉團子,穿著一身純白的蓬蓬裙,頭頂帶著小王冠的發箍,她只要乖巧的坐在那兒就像尊貴的小公主,但只要她亂跑亂跳,她的形象就破滅了,特別是走起路來的樣子,特別像一只可愛的小鴨子。

    那個時候,白瑞澤和現在的性格還不一樣,非常的內向,眼楮里帶著野獸的凶狠目光,對除了顧淺淺以外的任何人,都帶著防備。

    小小的顧淺淺被顧邵蓮推到他眼前的時候,少年的白瑞澤寸步不離的也跟著過來了。

    明明很防備陌生人,明明很不喜歡和別人打招呼套近乎,但白瑞澤還是拉著顧淺淺,全程陪著他。顧淺淺感受到他的不安,所以在握手的時候,故意站在白瑞澤前面,擋住了張魯的視線。

    就像白瑞澤今天站在她面前一樣,當年她也曾用稚齡,喂白瑞澤擋掉了多少試探的目標。



伊莉小說網 | 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 | 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最新章節

 ** 作者︰莞爾一賤所寫的《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妖艷賤貨要轉型[娛樂圈]》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