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耽美美文 >> 雲杉不知夏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002 哥哥
作者︰柴米 下載︰雲杉不知夏TXT下載
    起風了,冬日里的雪花找不準方向,一片又一片地依著寒風脆弱飄零。天色陰郁又清冷,看似又薄又綿的雪片兒,紛紛揚揚,一會功夫就堆了厚厚一層的積雪。

    夏樘听見汽車的引擎聲,跳下床,透過落地窗,看見父親的黑色保時捷在大雪紛飛的清晨里緩緩駛出了別墅門口,直到變成小黑點融進白茫茫的世界,消失。

    他目光才轉落到另一處,原本堆了又厚又綿的積雪的空地上,就在剛剛踩了一串小小的,輕巧的,有點踉蹌卻顯而易見的腳印。

    旁邊是父親沉穩深厚的腳印緊隨。

    年紀小小的••••••還真倔。

    夏樘赤著腳站在落地窗前,不知不覺看了好些時間,听到門“吱呀”被什麼東西推開,轉身,蹲下︰“聖誕樹,早!”

    被喚作“聖誕樹”的小家伙興高采烈地跳進夏樘懷里,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要他抱。

    夏樘抱著聖誕樹站在落地窗前,出神看著那一串小小的腳印漸漸被積雪覆蓋,像沒來過般,再尋不到半點痕跡。

    他丟了一只狗,狗叫聖誕樹,剛好丟在昨晚的聖誕夜。凌晨十二點,接到警局的電話,他的父親夏慶遠連夜趕回A城去認領。

    如此興師動眾,是因為不但找到了聖誕樹,還撿回了一個小女孩。

    夏樘睡不著,輾轉反側。听到熟悉的汽車引擎聲,迫不及待地跳下床,剛走近落地窗,就看見聖誕樹撿到的小女孩,在大雪紛飛的漆黑夜幕下,獨自爬下車,跟在歡脫的聖誕樹後頭,踏著雪一步一步走向家門口。

    她走得很慢,步子很小,亮如白晝的車燈就打在她小小的身影上,似乎能走到天亮。夏樘看著她,並不覺得不耐。

    夜空太過沉黑,車燈的燈光就像是能夠刺破黑夜的一束光,在這樣漫天的白雪紛飛,連帶那小小的身影也灼進了他的眼。

    很久以後,當夏樘再回想起第一次和她相遇這一幕,除了飛舞的雪花,明亮的車燈,最讓他為之動容的便是那抹小小的身影,從黑暗走向光明,從光明走向自己。

    他听到大門關上的聲音,然後傳來沈媽的痛心疾首,最後是父親的沉重嘆息,終于忍不住,借著確認聖誕樹的情況,下了樓。

    開了壁燈的客廳。

    被沈媽帶入懷里的小女孩,怯生生地環顧四周,在听見輕微的腳步聲,幾乎和聖誕樹同時往樓梯口看去。

    不同的是,她只能怯生生地看著自己不認識的小哥哥,聖誕樹則歡蹦亂跳地沖向了站在樓梯口的夏樘。

    夏慶遠掃了夏樘一眼,聲音有些疲憊︰“還沒睡?”

    夏樘“嗯”了一聲,抱起聖誕樹,朝沙發走去,用余光去瞥沈媽牽著小女孩往衛生間走的身影。

    他坐到夏慶遠身側的沙發,把聖誕樹輕輕提起來,全身檢查︰“聖誕樹,還好嗎?”

    原本已經讓沈媽帶到衛生間轉角的小女孩,不知道為什麼腳步一頓,突然回過頭去看夏樘。

    或許就是她的目光太過突然,夏樘察覺到了,偏過頭看向她。

    她一驚,慌忙移開視線,盡管如此,那深潭、沼澤般的眼楮還是迅速吞噬了她清澈、明亮的眸子。

    “怎麼不走了?”沈媽見小家伙沒跟上來,站在衛生間門口回頭喊她,“快過來,阿姨給你洗個熱水澡驅驅寒,不然會感冒。”

    小女孩這下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紅著臉跑開,小小的身子慌忙沖進衛生間。

    沈媽擔心她摔倒,忙叫︰“慢點!慢點!”

    由于夏慶遠坐的位置偏,並沒有看見剛剛發生的事,又隔得遠,只依稀模模糊糊听見一些字眼,便沒有理會。反倒瞅見夏樘如此緊張聖誕樹的模樣,忍不住開口︰“行了,聖誕樹毫發無損找回來了,上樓休息去吧。”

    夏樘抱著聖誕樹沒作聲。

    夏樘最緊張的就是聖誕樹,夏慶遠以為他听了自己的話不樂意,語氣只好軟了下來︰“小樘,有什麼明天再說好嗎?先回去睡一覺。”

    意外的,夏樘抬頭看了他一眼,放下要活動的聖誕樹,聖誕樹歡脫的跑遠了。他反問他︰“你要領養她?”

    似乎沒想到夏樘會這樣問,夏慶遠當即一愣,但很快恢復理智,“我明天一早要將她送去福利院。”

    答案意料之中。父親忙得連他這個親兒子都沒時間親自照顧,又怎麼會領養一個沒有血緣的孩子。

    果然。

    第二天一清早,夏慶遠就開車將人送走了。

    因為他是生意人的原因,一年到頭東奔西跑,跟夏樘聚少離多,加之夏樘又年幼喪母,更沒有精力多照顧一個小孩。所以把小女孩送過去後,沒幾分鐘就匆匆離開,準備飛L市。

    卻不料福利院院長一通電話搞得他心急如焚。

    說是小女孩在他走後沒幾分鐘,與福利院里同齡的小朋友三言兩語,就哭著追了出去••••••

    夏慶遠趕緊改了機票,往家里打電話,讓沈媽帶著夏樘在家里等,怕小家伙會找過來。一邊動用了所有人脈,沿著福利院附近找。

    沈媽和夏樘還沒有等到小女孩,又接到了警察局的電話,讓他們趕緊過去領他們家走丟的孩子。

    半信半疑,沈媽帶著夏樘匆匆趕到警察局。

    幸好,那小家伙正乖乖坐在休息椅里,望著窗外的大雪出神。她疾步走過去,伸手輕揉了一下她的頭發。

    小女孩仰起頭來,眼楮水霧霧的,像陽光下初融的白雪,清冽、妖嬈。她看著眉頭緊鎖的沈媽,還有沈媽身後看不出情緒的夏樘,久久才出聲︰“阿姨。”

    沈媽抬手摸了摸她的臉,“小家伙,還好嗎?”

    小女孩點點頭。

    原本沈媽還想關心兩句,有民警過來把她帶去審訊室做筆錄。留下的夏樘,猶豫半晌,走過去挨著小女孩坐到椅子上。

    沉沉的天色下,雪越下越大,似乎想純白這個世界。有人說,白色的雪花是離別最忠誠的追隨者。說了再見以後,它就會一點一點深埋你來時的痕跡,包括你原本擁有的一切。

    誰也沒注意到小女孩眼里噙了霧氣,濕漉漉的,她小心翼翼的側過身子,生怕被誰看清。

    挨著她的夏樘察覺到她的動靜,遲疑半晌,學沈媽先前那般抬手在她頭上摸了摸︰“別怕,我會帶你回家。”

    回家••••••小女孩睜著濕漉漉的眼楮回頭看他。

    當夏慶遠也趕到警察局,沈媽剛好跟在警察身後從審訊室里出來,他先去看小女孩的情況,夏樘看見他喊了聲,“爸爸。”

    夏慶遠“嗯”一聲,剛想問話,就听到走近的警察在批評教育,沈媽一臉歉意地跟在後頭。他立馬迎上去,迫切地問︰“警察同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警察卻上下打量了他幾眼,語氣不快︰“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才是,哪有當父母的能讓自己小孩一天不到走丟兩次••••••因為是女孩就不緊張了?”

    重男輕女,真是可恨又可悲。

    父母?夏慶遠愣了片刻,朝沈媽看過去,“沈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沈媽還沒來得及作聲,那邊就沖上來一個小小的身影,扯著夏慶遠的褲腿,可憐兮兮︰“爸爸••••••爸爸•••••••你不要丟下我•••••••”

    喊他爸爸?這是夏慶遠始料未及的。他看著小女孩眼中噙滿了淚水,順著眼角不斷涌出,只能用另一只手遮住。

    一旁安靜的夏樘抿著嘴角抬眼去看她。

    從警察局出來,原本上午十點的光景,沉郁得非常,像生了病的霧霾,不管怎麼治也難見起色。

    黑色保時捷在雪地里緩緩行駛,從天空飄下來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落到車身,沒能落穩的則被略顛簸的車子抖落在地上。

    小女孩安安靜靜坐在沈媽腿上,出神地看著車窗外的白雪紛飛。車里開了暖氣,那冰天雪地就像是另一個世界,就算冰凍三尺,隔著玻璃也能一觸即融。

    這般無需忌憚的滋味,教她心安不已。

    要等一個紅燈,夏慶遠手指輕輕搭在方向盤上,目光不由自主從後視鏡里落到後座的兩個小朋友。夏樘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小家伙在沈媽懷里這會很安靜,不哭也不鬧,乖巧得有些令人心疼。

    回到別墅,沈媽如往常一樣去廚房準備午餐,餐廳里,小女孩早早就端坐在餐桌上。從客廳里過來的夏樘,掃了一圈,才看見被淹沒在高大的桌子底下的小女孩。

    她真的••••••好小啊。

    用餐的時候,夏樘直起身子,不動聲色地將脖子探向前一些。

    對面坐著的小女孩仿佛餓了好幾天,狼吞虎咽的,夏樘看得瞠目結舌,沒想到人小小的,胃口竟然••••••那麼大!

    “小家伙,慢點。沒有人搶你的。”夏慶遠伸手揉了揉她絨絨的長發,眼底有半分寵溺。

    小女孩不說話,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反而將小腦袋仰高,怯生生地拿眼去看餐桌對面的夏樘。

    夏慶遠頓時了然。他掃了夏樘一眼,意味深長地說︰“哥哥不會跟你搶的,他偏食,只喜歡聖誕樹。”

    她一听,便沒有了顧忌,痛快吃了起來。夏樘出奇地安靜著看她,對夏慶遠說的話似乎不當回事。

    午餐就在這樣不算很尷尬的氣氛中結束了。

    小女孩被夏慶遠帶到客廳,夏樘默不作聲地跟在他們身後。

    幾個問題下來,夏慶遠大概了解到︰她不過五歲就被親人從南方帶到北方棄之。五歲••••••怎麼會還分不清自己的爸爸媽媽?

    夏慶遠凝視著小女孩,沉默了半晌才問︰“為什麼管我叫爸爸?我並不是你的爸爸。”

    小女孩不說話,又開始起霧了。

    為什麼管夏慶遠叫“爸爸”,她也說不清。但她知道,叫他“爸爸”好像可以回家。

    只是夏慶遠從來不是一個感性的人,所以盡管小家伙可憐兮兮,對于理智當先的他來說,已經上升到社會層問題不得不直面,沒有任何商量余地。

    眼下這個小家伙,莫名其妙的喊他做爸爸,總覺得這事不盡快解決,就會發生點什麼。

    事實上已經發生了。夏樘鬼使神差的上去拉過小女孩的手,“你管他叫爸爸,那你管我叫什麼?”

    似乎受了驚嚇,小女孩呆若木雞地看著他。

    “哥哥,以後就叫我哥哥。”

    就在小女孩還在不知所措的時候,夏樘已經吩咐下去。

    她有些受寵若驚,遲遲不敢點頭。

    看著不輕易近人的夏樘突然反常,夏慶遠有些難以消化,他頭痛地扶額,“小樘••••••”

    夏樘不理會他,微皺著眉,緊抿著唇,執著的要她喊一句。

    小女孩吸了吸通紅的鼻子,聲音有些沙啞︰“哥哥••••••”

    這一聲“哥哥”注定了她的今後都將與他有關,即便後來逃離多年,也徒勞無用。



伊莉小說網 | 雲杉不知夏 | 雲杉不知夏最新章節

 ** 作者︰柴米所寫的《雲杉不知夏》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雲杉不知夏》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雲杉不知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