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韶光夢里醉夢一生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前傳︰夢里不知何處尋
作者︰曾予 下載︰韶光夢里醉夢一生TXT下載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便站在這奈何橋邊三生石旁,看著這形形色色的鬼魂走過,听著他們在人世間悲歡離合,我也有我的任務,那就是把他們留下的執念收集起來,編織成夢境送還給他們的家人,讓他們能夠安安心心的重新投胎做人,讓他們的家人也能夠放下好好的活著。

    是啊,有些東西逝去,也就失去了,該放手時就該放手。

    正當我因此唏噓不已的時候,身著一身白衣的女子在我的視線里出現,那便是我的妹妹。我這世界唯一的骨肉相連。

    她是我的寶貝,也是我的開心果。天性愛笑,笑起來的時候眼楮彎彎的,好似半個月亮,眼眸里清澈無暇,照亮我的眼中快樂。雖我與她有著一樣的容顏,但我不知我笑起來的樣子會不會也是這般傾國傾城。

    “姐”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啊,怎麼了?”一晃我就明白過來了,該落落值班了。我們姐妹不需太多言語,一個眼神有時就足以讓我們心意相通。同時我要夸兩句我們的老大,閻羅王,他真是一個體恤我們的好老大,想出了兩班制的政策,進行科學管理,現在我們地府也蒸蒸日上一片繁榮。,而他為人也很親近,所以我們大家都親切的稱呼他為,閻老大。莫不是他,我們每天都會繁忙,哪像現在一樣小日子過的如此舒坦,你瞧,這不又輪到我休息了,只是我休息的時候還有別的工作。因而我和妹妹的相處的時間便是少之又少,只有交接班那麼一會功夫,所以我總是為此有點失落,不過我們姐妹的關系並未受到影響。

    “好了好了,那姐姐我走了。”她給我綻放了一個大大的微笑,很是傾城,我投之一回,並與孟婆說了聲再見,轉身離開了。其實我也看得出來洛洛也很想與我多多的相處,只是對此我們都無可奈何,我還有任務在身,耽擱不得。

    我快步離開,走入人世,我的第二項工作便是把我編好的夢境的送回人們,並帶走他們的執念,好讓他們能夠無憂無慮。

    夜色匆匆,擋不我的步伐,繁華街景,我也無心觀賞。

    我游走各種夢境,從不停住,每每看到睡夢中的笑靨,我的心便是甜的。就這樣春去秋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是日,我如往常般離開人世,打算回到地府接妹妹的班,我走到這奈何橋邊,正想行過忘川,卻見蒙蒙黑夜里遠處一縷光芒若隱若現,其實在地府里,有兩座奈何橋,一座就是這里,從人間通往地府,黑白無常便是從這里出來去勾魂的,不過這里是隱藏在幻境中,無人看透,另一座則是在三生石旁,那里則是從地府通往人間的道路,是轉世投胎的開始。世人都只知曉另一座的奈何橋,只有我們地府的人知道這里,千百年來我從這里經過,從未見人經過。今天怎麼會有人在此地,如果是誤入那可不好,雖不說這里是陰氣太重,不適合人到此長期逗留。又有太多的幻象會令其喪失心智,成為行尸走肉,進入萬劫不復的幻境中,不死不滅,也無法轉世投胎。

    只見那個身影緩緩從遠處走來,漸漸他走向了我。

    剎那,光芒照亮了我的眼楮,初一見在光芒中勾勒出的身影有些模糊卻有幾分的不食人間煙火的韻味,再一看,是一位翩翩的公子,手提這白蓮燈,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一襲白衣與光芒恰好的融合在一起,有一似夢非夢的幻覺,再襯上他的絕世的面容,仿若一幅美麗的畫。

    “你長的真是好看。”盯了他許久,不知不覺這句話竟從嘴中說出,然後我才發現自己失禮,連忙改口“那個我只是夸你,你別誤會啊。”

    他對此並不在在意只是對我笑笑,頓時我心中對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幾分,不過看他的樣子,

    頗有仙家的風韻,想必是九重天來我地府的貴客吧,想想也是凡人怎能看透幻境進入此地,既不是凡人那我也便放心的離去,“想來這位上仙應該是來地府辦事的吧,因我有事,否則我一定會做好東道主,替我們的閻老大略進下地主之誼,那麼就此別過了。”我向他略施小禮,轉身離開。

    “姑娘,因為我初來此地,不巧迷失于此,已經徘徊在此很久了,不知姑娘可否帶我走出這個幻境,他日我必登門道謝。”說著,向我施禮,目光也注視著我。

    那一聲姑娘,喚得我萬年不曾紅過的臉今天竟然紅了,我不想讓他看到我的窘態,馬上點頭答應。從未有人這麼客氣的喚我,一時間竟有點適應不了,在這的鬼也好,差也好,他們都喚我一聲“阿若”。

    不過想想我今天的運氣真不是一般的好,竟可以與如此的翩翩公子一同走過這奈何橋,這一路上,他問了我幾句關于我們地府的事情,我據實而答,又順便夸了幾句我們的老大。他的聲音很是好听,仿佛是就像忘川上流水一般的空靈清脆,還有一種親切的感覺,讓我如沐春風。

    看來我這萬年不動的春心也今天一並蕩漾了,想想也是,我在這地府呆了少說也有個萬把年了,見到最多的就是鬼了,有美的,有丑的,大多都長相平凡。而今天難得見到了如此的仙人,想必肯定是有點小激動。我也希望有一天也能夠在那九重天上混得個散仙做做,帶著妹妹上天逍遙自在,此不美事一樁。

    奈何橋說長也並不是很長,瞧,這不就走到了盡頭。馬上就要與這位上仙告別了,心中有些不舍,就是啊,我們這地府千萬年來也不會再出現這樣一位神仙,更別說是那麼貌美的仙人,于是乎,我決定多看幾眼,過一下千百年的眼癮就滿足了,畢竟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上仙,從這里便能進入鬼都,到時你只需向那些小卒打听,就該能找到閻王的宅邸了”我向他指明方向“我因有事便不隨上仙去了。”說完轉身離開。

    “姑娘,且慢。”我回頭“謝謝你。”

    我一笑,便是離開。一步又一步的的走過,眼前還呈現身影依舊清晰,白蓮燈光下你眼底里映著我慌張的模樣,一襲白衣篆刻你的風華絕代,這樣的你從遠處走來,在走向遠處。但你可知,你的聲影已走進我的心里,幻化成朦朧的愛意,原來這就是一見鐘情。可你不曾知道,萬年來,曾未有一個有人喚我過我姑娘,也從未有人對我說過一句謝謝。你是先例,你也是過客。謝謝你,上仙,在我的漫長的生命里留下淺淺的痕跡,我會永遠記得你的。再見。

    忘川的水不斷的流過,淙淙的水聲亦不會間斷。而我只是這地府里的小差罷了,每天的生活依舊這麼繼續,眨眼間千年萬年不都這麼過來了嗎?

    又是一天如水般逝去,時間對于我們來說是這世界最廉價的東西,卻也是人間最寶貴的。這樣的對比我不由的痴笑一下,可正是因為我們有無窮無盡的時間,奠定了我們無窮無盡的寂寞。所以我痴我希望是一個人,能夠與我愛的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但我笑這命由天不由我。

    每當我制作好夢境的時候,我都會往里面加一些東西。我想讓他們在夢中懂得安貧樂道知足知行,每一個夢境我都用盡心力,所以老大總是稱贊我,他說我是一個大智慧的人,說我總能夠看透這世界。其實這世界最智慧的應該是孟婆,一碗忘情水已經看透了人世間的紛擾。

    天快亮我也該離開這人世了,一路走過,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當我走進幻境,若隱若現的光芒在這漫漫的黑夜中,顯得格外耀眼。心不由得跳了一下,同時也加快了腳步,我不知道在期待什麼。

    當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現在的心情,既驚又喜,似夢非夢。我一步又一步的向他走去,他臉上掛著的淺淺的笑意讓我有一種說出來不熟悉,我想這就是孟婆說的緣分吧,冥冥之中讓我再次相遇上他,不早不晚。

    我走到他的跟前,深深凝望他的眼眸,他的眼楮如墨玉里面倒映的我笑顏如花。

    “在下有迷路了,不知姑娘能否帶我離開這個幻境。”同樣的說辭,同樣的姿勢,還有我這個人。

    “嗯。”我臉上的笑容不由得加深了幾分,就這樣,我隨他走過了奈何橋。不知為何,奈何橋上的風景別有一番滋味,想必是我的心情分外的好。當然我心情好的最大益處就是所有的鬼魂,所有的人,他們的夢境一定是格外的美。

    從此以後,他每日都在這奈何橋邊舉著白蓮燈等我,每次都會對我說︰迷路了,讓我帶他走出這個幻境,而每次的我回答都會嗯。

    我和他走過好多次的奈何橋,期間我對他講我在地府在人間所經歷的種種,他和我說他在九重天事跡,以及他成仙所遭遇的種種。那是最快樂的日子,同樣也是最糾結的日子。

    每每和他走過這奈何橋,我都是希望時間能夠停住,因為我害怕他明天就不來,他總笑著問我,為什麼不問他的名字,我沉默不語,思考了好久笑了“不是我不想知道,只是知道了有什麼用,終有一天你不再來了,終有我會獨自走過這里。所以現在我要做的事好好收集回憶,而不是糾結在此。”

    他顯然對我的回答很是意外,我望向他,他的眼楮轉滿了星光,但袒露著一絲的思索。于是我轉移了話題,與此同時此後的所有話題里我們都默契不往上帶,現下才是最重要的,我何必要求那麼多,突然間我想起了一句詩能很好概括我現在的心情,得之吾幸,現下這邊就是我的幸運。

    路快到了盡頭,他停下了腳步,而我卻全然不知自顧的往前走著。

    “阿若”身後轉來他對我的呼喚,我轉身只見他一襲白衣站在身後臉上有掩蓋不了的笑意,他對我說,想我在地府呆過幾萬年吧,明天他要帶我去人間玩玩,帶我去看日出。是啊,我再也無數個夜晚走過人間,卻從來沒有好好的看過人間,也不知道日出是什麼個樣子。

    那一刻我露出笑容,大聲的說好。

    我與他道別後,連忙跑到老大那里去,為明天請了假,因為這千萬年我都盡心盡力的,他看在眼里,所以一下就答應,當然老大也是很八卦的。

    “阿若,明天要去干嘛。”

    “秘密。”我笑著說罷,就離開。我和他一直都是我心里掩藏的秘密,我不想別人知道,我只想要自己分享其中的快樂,我和他一起的快樂,就連妹妹我也沒有說。

    為了明天能夠留下美好,我特地的去了鬼都買了一身新衣服,換上新衣服,走在大街上,別人一步一個回頭,我甚為得意,當然也小小的臭美了一下,那麼他也會覺得我,我這樣漂亮吧。

    明天如期而至,我既開心又期待的站在奈何橋邊等待著他的身影,我是一個不喜歡等待的人,可今天的等待我心中只有到不出的歡喜。

    當他的身影緩緩如來的時候,點亮我眼里所有的色彩。

    “唉,又讓你等了。”這是他對我說的第一話,也剎那心里的感動噴涌而出。我知道為什麼我會愛上這位男子了,因為懂我的歡喜。

    “走吧。”他拉起我的手,離開了幻境。

    他拉著我的手奔走在大街,以前夜里的繁華街景我雖無無暇駐足停留,但是也偶有所見,可不想這白天比起夜里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帶我看戲,雖听他們在唱什麼,但覺得好玩。

    他給我吃糖,味道很好,但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味道,他說甜。

    我懂了這是糖糖很甜,為什麼糖會那麼甜,我問他,他告訴因為你心里甜。

    他帶我走過大大小小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

    他采來花朵博我一笑,並說出來一句玩笑話,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我對他眨眨眼,告訴他,你說的真對,好多的鬼都是這樣死的,他听後,向我露出無奈的表情,隨即我們兩人一起大笑起來。

    ……

    那一天我太多的快樂,那一天我也猶如在夢中一般,時間飛逝而過,臨到末了,我靠在他肩上,沉默不語卻有一種靜流在我們之間傳遞著,很溫暖,真希望可以一輩子靠在他的懷里。

    日出的到來,象征著這一天的結束,新一天的開始,我還是地府里的小差,你依舊是九重天上受人尊敬的上仙。我和你的距離真的好遠,天上地下。

    也是隨著這一天的結束,我和他的緣分盡了,他再也沒有出現奈何橋邊,讓我帶他走出幻境,也再沒有一個身影陪我走過這冰冷的奈何橋,也再沒有人能我分享了。不過沒關系你只是上天眷戀我的幸運,這樣便已是我我三生修來的福分了,我有這些美好的回憶足矣。

    我以為我不會再見到他了,可命運偏偏無常,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來那麼濃重的悲傷。

    前傳︰夢里不知何處尋(3)我還是地府里的一個小差,盡心盡力工作著,想要愈合他離開帶來的傷痛。

    我本就是忘川水修煉而成,無心無情。此番如此動情想必是我的幸運,因為孟婆告訴我,從她來地府起,便沒有見到過忘川修成的精怪,跟別說我和妹妹這樣的小仙了。況且忘川水是孟婆忘情水的材料,本也就是忘情的東西,怎能輕易動情呢,你說這是不是我的幸運啊!所以一切都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正當我努力的想把他忘記,妹妹出現在我的眼前,她臉上煥發的光彩與我心中的悲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姐姐,你知道嗎,今天我見到了一位九重天來的的上仙,他一身白衣向我走來,那一刻我感覺我看見幸福,可不知為何,我跑掉了。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我想我愛上他了。可是我不配他,他太完美。我不敢接近他,只能在背後默默看著他的背影,我就滿足了。”妹妹臉上的表情不由得讓我一怔,這個表情何曾不在我的臉上出現過。

    我記憶的白衣男子,他白衣勝雪,想必才冠三梁。我看著他便滿足,何談去奢求什麼。現在看到妹妹走了我的老路,不禁莞爾,有感到可悲。

    “不,姐姐這樣不對。”她突然道。

    “怎麼不對?難道你要沖到他面前去表白你的心意嗎?況且,你才見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那是愛呢。”我反問。

    她垂下頭,一陣沉默,我看不清她的此時的表情。

    我轉身想要離開,不再想去糾結這個問題。

    剛走兩步,“姐,我想那是愛吧,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心里就有渴望,能夠站到他的身旁,拉著他的手,享有他的的笑……

    也許你會覺得我可笑,第一眼愛上他,可是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是緣分,是老天把他送到我面前,讓我把握。你看看這里多少的鬼因前世留有遺憾,而不願投胎轉世。所以即使受傷我也不怕,我想告訴他,我愛他,這就夠了,夠了。”

    我看妹妹的離去的背影,那一刻我覺得她是對的,如果給我機會,我一定大聲把愛說出來。

    不知不覺的我又走到了這里,我們相識的奈何橋。我並沒有上橋,此時橋上籠罩著濃霧,就像我現在的心情,一片陰霾。

    你可知道從你離去後,我只要不工作,便在這里,痴痴地等你,等你回來。

    我總會產生錯覺,听到你的聲音,听到你叫我。

    可我回頭,空空如也,原來你早已離開了那麼久,正欲我離開。

    “若若——”

    我想我思念他太深,有一次產生了錯覺,想抬腳繼續往前走,可停住。

    因為我又一次清清楚楚的他叫我,叫我的名字。他回來。我欣喜若狂,循著聲音往著奈何橋去。

    橋上的霧很重,看不清他在哪里。

    我繼續向前走,前方又從來了他的聲音,運來運清晰。當我看到他的背影,我還如在夢里,害怕這一切不真的,可我听到他的聲音,我知道這是真的。他回來了,回到我身邊了。

    “若若”

    我剛想應他,卻听見另一個熟悉的聲音,是妹妹。

    濃重霧讓我看不清他們,可我知道他們就在我的不遠處,只要再走幾步就可以了。但我沒有,我只能黯然離開。因為我們從頭到尾這一切都寫滿了錯過,我無力改變,也不願改變。

    霧中我依稀看到了你單膝跪在地向妹妹求婚的背影,看到了妹妹答應你時候的笑靨和你臉上淺淺不張揚的笑容。

    可你們曾看到背後我落淚的的模樣,我想過告訴你我才是你的若若,我才是和你一起走過這奈何橋的若若,我才是你最愛的若若。

    淚雨如下,我終究一言不發的離開了。只因為我不能毀掉我妹妹的笑容。

    千萬年來我都不曾哭過,更不知淚水是何物,現在我知道了它是我絕望的產物,是我心痛的痕跡。

    我一路走來,驀然發現原來我和你只是一場夢,原來一直以來都是我一個人走過這漫漫長路。

    遙望見不遠處矗立的三生石,你的聲音有浮現在我的腦海,你說想把你和你愛的人名字寫在三生石上,想與她永世安之。但現在不能了,因為我和你三生三世都沒有,何談一世安之。

    孟婆看見我淚水漣漣,不知我發生什麼會哭成這樣,她也沒多問,把我擁入她的懷中,希望可以減輕我的痛苦。

    我緊緊的擁著她,貪戀她懷里,好像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孟婆,好像有人能分擔我心中痛苦于委屈,可是無聲的淚水順著臉頰滑落在地面,瞬間蒸發,我心中的話也是。

    妹妹不知從哪里听說來我哭了,就急急的敢來,還好他沒有來,我不想讓看到我現在的窘態。

    “姐姐,你為什麼哭?”

    “我沒有哭。”我搖頭。

    她並沒有多問,在她的記憶的我也不是那種會哭的女子。

    “姐姐,你知道嗎,陵川他問我能否嫁給他,我不敢相信,但我知道這就是緣分。我見一面便愛上她,他見了我一面,便向我求婚了,就像在夢里一般……”

    陵川,原來他叫陵川,剩下的話我一句沒有听到,我陷悲傷里無可自拔。

    “姐姐,婚禮就在一月後,到時候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去九重天享福,我們就可以天天見面了,開心吧。”

    我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看著這張和我一樣的容顏,心中不知是喜是悲。我拒絕了她的好意,因為我不想到時候的真相讓大家難堪。

    一個月以後就是婚禮嗎?真好,你們可以幸福,我難過點無所謂。

    婚禮很盛大,各方的神仙都來祝賀陵川上神。

    而我如願以償的踏上了九重天,風景比我想象的每多了,但我無心觀賞。

    當新娘出現時候,大家都伸長脖子想要一睹芳容,每個人都是歡喜的笑容,只有我的淚水在眼眶里打旋著,我努力不想讓讓它掉下來,可它不隨我願,不斷的流下來。

    三拜天地以後,陣陣的掌聲蜂擁而至,象征著對他們的祝福。

    而我則是唯一一個淚眼看完全過程的。我想要離開這里,因為這樣的情景加重我的心里的悲傷。

    剛欲離開,妹妹匆匆的過來,把我拉到陵川的身旁。

    “阿川,這是我的雙生姐姐,若若。她和我的名字一樣,只是我是三點水洛。不過讓你隨我叫她姐姐,則把姐姐叫老,你叫他阿若吧。”

    “阿若”他嘴中呢喃著我的名字,剎那眼里一片清明,他把目光轉移到我的臉上,頓時真相大白了。

    可是為時已晚,我想到我和你的這一切,不由得嗤笑,得之吾幸失之吾命。

    婚禮過後,我就找借口匆匆離去,回到地府,回到我們相遇的地方。

    依稀間我看到了你緩緩向我走來,就像初遇時的你一身白衣,走進我的心中。

    “阿若,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讓我和你受著這些,為什麼折磨我們,我愛的是你,永遠不會是她?”

    我仿若未聞,答非所問“不該來這里,我們以後莫要再相見,以後好好的待我妹妹。”我揮動衣袖轉身離開了。身後傳來了一聲聲呼喚,那麼的痛苦,那麼的聲嘶力竭。但始終都不曾回頭。

    陵川,莫要說你永遠會不愛上洛洛,她和我一樣的臉,性格又何其相似,愛與不愛只是時間問題。

    而我們之間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忘川河邊彼岸花開得甚為艷麗,我想要摘了一朵,可是想到這彼岸花三千才開一次花,三千年才有這麼一次的芳華,不應該被破壞。

    現在我已是自由的散仙,承了妹妹的福,不再需要工作,上天入地隨我遨游,只是我的寂寞也是那般的沉重,無人可解無人知曉。

    “撲通”我跳入忘川中,眼楮所到天空是一片的璀璨。

    閉上眼,我看見曾經的種種,看見你伸出手來,走向的卻不是我。

    慢慢的我的身體開始下沉,一股暖流無聲息的流進我的心扉,我沒有愛情,但我還有這條忘川陪著我。

    他告訴我,我累了,應該好好休息了,醒來一切都會好的。



伊莉小說網 | 韶光夢里醉夢一生 | 韶光夢里醉夢一生最新章節

 ** 作者︰曾予所寫的《韶光夢里醉夢一生》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韶光夢里醉夢一生》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韶光夢里醉夢一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