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從懸空寺走出的道士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我從耳山來
作者︰鞘劍 下載︰從懸空寺走出的道士TXT下載
    下唐國祥符四年春,滁州大旱。

    滁州地處下唐國境的東南邊陲,環滁皆山,當地人就地取材,城牆街道多位石砌,每逢春雨時節,青石板散發出柔和的光澤,紛紛撐開的紙傘如燈花,美麗而精致。

    今年的春,滁州還未下雨,前幾日,塵土飛揚的官道上五名騎士飛奔而來,直入了安陸王府,不見音信。

    安陸王府是滁州城最富麗堂黃的建築,在王府的辛姜閣里,一個呆頭呆腦的道士正對著從未見過的新奇物事驚奇不已。

    “終究是來了”。風神俊朗的中年男子似沉吟,又似說給誰听。須眉皆白的僧人溫和一笑,指了指西邊,又指了指身邊的小和尚。中年人皺了皺眉頭,語氣不由得加重了幾分,說道“大師誠心禮佛,我本不該多做叨擾,只是大師的山門亦在滁州,還望大師出手相助。”

    僧人莞爾,開口道“心蓮劍,應出鞘”。中年人此時的眼楮明亮了幾分,他有些疑惑地望著懵懂的小和尚,看不出一絲端倪。

    小和尚聞言,雙手合十,念了聲佛號,便從案幾上隨意拾起一支毛筆,指尖輕捻,伴隨空氣的波動,轉瞬黃梨木打制的椅背上,多了一處洞口,而痕跡宛若自然。

    趴在窗外偷听的錦衣少年驚詫不已,適才毛筆就從他的眼楮向前半尺處忽然轉彎,射向座椅,錦衣少年不得不咽了咽口水,小和尚額頭浮現的蓮花印記也隨之消失。

    “王爺,你也是先帝之子”。此言誅心。僧人緩緩離開,內中侍衛無一人覺察,待僧人離開後,王府侍衛才後知後覺,一想起種種莫測,心有余悸。

    小和尚留在了王府,他的身邊多了一個身穿勁裝的好看少年,不住拿著滁西米酒,迦南小葉檀念珠,紅山燒雞誘惑著小和尚。支乙一本正經的對少年說“施主,我是出家人”。少年狡黠的笑了一笑,眉眼彎了起來,道“支乙小師傅,俺家的燒雞吃的可香,米酒喝的還可口,俺家丫鬟的身子可還入的了佛爺法眼。”“施主,你是安陸王世子。”小和尚無奈的看著勁裝少年。“支乙,你是懸空寺神秀法師的高徒”。“你真的想練劍”。“我這里還有燒雞米酒”。“我告訴你個秘密,其實我師傅也是個老流氓。”

    正在禪房吃著燒雞的神秀法師,沒來由打了個噴嚏,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倏而輕頌佛偈“酒肉穿腸生平,一方靈山心頭。無色無欲無妄,萬般毒後真我”。

    小和尚在王府住的很舒服,每天照例吐吶,晨課,練劍,洗衣。他的頭發漸漸長上來了,之前夜晚的星光不再可以輕易的暴露他的位置。

    支乙在來到王府之前,從未離開過耳山,懸空寺設有陣法,唯有主持慧定禪師和他師父可以自由出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師父到底是不是個僧人,他教給自己的劍術法訣一點也不像寺里西院教習的佛門功法。

    支乙修習心蓮劍只有三個月,也可以說是十二年。從他四歲起便被師父鎖到青雲沖,直至他通讀道家四十九典,才在三個月前離開青雲沖,與其說他是懸空寺的弟子,不如說他是青雲沖的孩子。

    青雲沖有花有草有瀑布,白雲深深有人家。

    王府里除了有神經質般的世子,深居簡出的安陸王,在今天這個並非黃道吉日的日子里,來了很多客人。

    花廳的官員不斷贊美宣德爐的精致,景泰瓷的溫潤,老門子王頭的傻兒子也被夸成心眼樸實。明正璁實在看不下去了,作為皇室血統的繼承者,十六年近乎冷宮遭遇的藩王世子,他緊抿著薄削的嘴唇,緩緩由屏風內移步走出。花廳的大小官員望向年輕的世子,紛紛起身或正色恭維,只有一人端坐巍然,閉目品茗。

    新任太守楊修自詡是個道德君子,繁華的天啟城並不太需要這樣的君子,他倒是生了一幅好相貌,若在前朝僅憑這相貌,也能博得吏部“儀貌清偉,風姿俊朗”這樣的考評之語。

    一個人坐著,世界站著,這樣的場景,俗語雲鶴立雞群。

    明正璁有些惱怒,他的身份何其尊貴,正欲出言呵斥,支乙拽了拽他的衣袖,用僅能兩人听到的聲音說“他是個好人”。

    話音未落,閉目養神的楊修忽然起身,指著小和尚言道,“下唐國何處王府可養僧侶道人”,楊修怒不可遏,僧侶道人常以莫測之術,一鱗之言引得山河動蕩,宮帷喋血。楊修,從三槐堂走出來的當世儒臣,最忌此類捕風捉影的僧侶道人。

    花廳落針可聞,世子的堂兄是當今皇帝,前番游歷淮陽不幸落水,如今只是靠著虎狼之藥吊著性命。淮陽太守當夜暴斃,太守府上下一百一十七口盡誅。

    明正璁青筋暴起,無害的少年只有面對同樣無害的少年時才真正無邪,此刻,明正璁快步沖到楊修面前,一拳直擊面門。明正璁似笑非笑的望著自己的拳頭,全然不管門牙被打掉的楊修,對著眾人說道,“下唐國也不許皇室子弟毆打命官,可我還是揍了,老子就問你楊修奈我何,你們能耐我何”。說到最後一句,他的音量陡然提高,環視諸人,滁州地方竟無一人應答。楊修心有悲戚,他顧不得牙齒不斷往外涌出血水,陰惻惻的笑道,“安陸王世子,你罔顧綱紀自有有司過問,但我是滁州太守,安陸王府私匿僧侶,依律當先將僧侶移送洲衙”。

    明正璁的表情陰晴難定,這個新任太守果然如邸報所言,“修,克己過甚,常施于人”,今天的事卻有些棘手,不過也就是棘手而已。

    明正璁掛滿冷霜的臉上,忽遇春風,拱手向楊修道,“老大人,適才小子莽撞,還望大人海涵”。楊修的面皮不自然抽動了一下,這會他才覺得疼痛,心里很是不快,前番痛擊老夫面門,此刻又裝腔作勢,真真是不當人子。

    支乙好奇的睜大眼楮,不住感嘆自己雖通讀四十九典,卻未有這般玲瓏。

    明正璁扭過身子,對著廳中的尼塑蠟像團團作揖,隨口說道,“支乙,你家山門在何處?”

    支乙茫然不解,還是回應道“耳山,懸空寺,青雲沖”。

    “耳山”在楊修的腦海里轟然炸響,他復雜的望著支乙,原來是他。



伊莉小說網 | 從懸空寺走出的道士 | 從懸空寺走出的道士最新章節

 ** 作者︰鞘劍所寫的《從懸空寺走出的道士》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從懸空寺走出的道士》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從懸空寺走出的道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