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耽美美文 >> 卿若木魚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十章 摩托車
作者︰柯基老吳 下載︰卿若木魚TXT下載
    三大包放在路口,才意識到一個重要問題,沒有車!看著這些東西,想想雙腿就發麻。

    左右手各提一包,外加背的一包,方木雨覺得自己才是一頭驢。走走歇歇,晃晃悠悠,已精疲力盡。

    癱坐大石上,連爬起力氣都沒,于是干脆躺倒,閉目養神。

    眯著眼的方木雨突然豎起耳朵,振動轟鳴聲越來越近。天不亡我!一骨碌起身,抖抖身上泥土雜草,興奮張望前方。一輛摩托車夾著滾滾塵土而來。方木雨招手揮舞,待車越來越近,手卻漸漸垂下。

    疾馳而來的車如一頭捕食獵豹,迅猛如狂風。在方木雨跟前急轉個彎,才慢慢熄火平靜。帶起的黃土紛紛掉落在她頭上,身上。

    咳咳……嗆了滿口土的方木雨,懷著復雜心情看著眼前男子。早知道是他,就不揮手招停,但沒有車,這些東西怎麼辦?

    “上車!”不帶任何情感的命令而下,令方木雨局促緊張。

    男子看她一動不動,也沒理會,躬身蹬腳將摩托車發動。

    “好,你等等,我把東西放好”方木雨瞧著男子要走,迅速將東西拎起。掀開後背箱,里面放了兩瓶礦泉水和小型工具箱,塞來塞去只能容下一包。

    手提余下兩包東西,方木雨尷尬看著他。

    男子將背包拿下,從里面掏出細小麻繩。腿一伸,輕輕松松從龐大摩托車而下,接過方木雨手中東西,麻利地用繩子捆在後備箱上。

    然後長腿一跨,又瀟灑上車。方木雨試著踮腳也翻不過車座,甚是可憐兮兮。腿到用時方恨短!真是惱人。一咬牙,向前一跳,起始高度有了,然後將腿一抬,砰的一聲,重重坐下,車子跟人齊齊晃動。

    限量版的車這樣瞎折騰,這個女人真是……男子頭罩內的眼瞬間蒙上寒氣,神情幽冷。

    “你先等下,我打個電話”方木雨急忙掏出手機,幾句土話說完,男子車也發動完畢,發出轟鳴呼嘯聲。

    “手抓緊了!”

    “你說什麼?我听不清……”耳朵震的嗡嗡響,方木雨扯著嗓子大聲問道。

    男子嘆息一聲,手反轉向後,抓住方木雨的手,往自己腰部一放。方木雨算是明白過來,磨磨蹭蹭地將另一只手規規矩矩放他腰上。

    “兩手抓緊,頭靠在我背上。”清冷語氣透著無可抗拒的霸道,冷厲決然。讓方木雨不由自主雙手合攏,緊緊圍抱他腰。

    方木雨將頭頂在背包上,鼻尖緊緊貼著他的後背,男子項長脖頸的肌膚,在鋼黑頭盔的映襯下,潔白亮眼。老臉飛出兩朵紅霞,燥熱傳遍全身,跟陌生人這麼親密的姿勢,還是挺不自在。幸虧之間還隔個背包,要不然前胸貼後背,更是異常尷尬。

    一想到要飆車,方木雨立馬將滿腦子的尷尬拋棄,命最重要!雙手突地愈加抓緊,身子往前傾下,側臉一擺,八爪魚般緊緊貼吸在他後背。

    男子身體剎那僵直,忡怔住。轉瞬,冷然揚揚眉毛,收斂起神情。手一轉,腿一抬,摩托車如離弦之箭,急速向前駛去。

    緊緊抱著男子,將臉深深埋在他的後背,眼楮吹的睜不開,耳邊風呼呼直竄,全身顫栗緊張。雖然顛蕩驚險,但無與倫比的刺激感充滿新鮮,速度與激情齊飛,莫名的沖動在心中噌噌直冒,這是方木雨從未有過的驚險體驗。

    男子的速度其實放慢很多,依他原先速度,後座這個人早得蹦出去。隨著坑坑窪窪的石子黃土路,車子順勢起蹦,俯沖,急轉。這樣的路,首次開不用來急速狂飆,真是可惜!男子暗自惋惜,但速度依然控制在範圍之內,顛簸崎嶇但開的穩當安全。

    鋪天蓋地的刺激感將要把方木雨淹沒時,車突然止住,戀戀不舍睜開眼,山腳已到。軟麻飄揚的感覺很是舒服,雖然提不起勁,但極具誘惑力,刺激這種東西果然會讓人上癮。

    方木雨松開緊抓的手,腿一抬,全身傾斜一邊,然後輕輕跳下。一點地,酸麻的如同踩棉花,一個踉蹌,差點雙膝跪地拜大年。

    “有人接你嗎?”男子問道。

    “有,等下就到。”方木雨回著,但心里打著鼓,毛驢會下來?

    “今天謝謝你了,沿這條路上去就是博文村。”提著東西的方木雨走至他跟前說道。

    “不用謝”男子冷淡丟下話,就將車子發動。

    方木雨放下東西,伸手向他拜拜,一路走好剛要出口。可男子卻猝然將發動的車子熄火,長腿跨下,自顧往旁邊小溪走去。背對方木雨,摘下頭盔,彎腰洗臉。

    回來時,男子臂下夾著頭盔,大步朝她走來。

    溪水沾在他前額發絲,水珠在陽光反射下星星光光,籠罩著一層沁涼水霧,神清氣爽。發絲下的眼清澈明澄,純淨無暇。孤傲冷艷,方木雨搜索大腦,只能用這個不太貼切的詞,他的眼純透明淨,五官俊麗,但渾身卻散著不易接近的冷然。

    嗖嗖……草叢發出稀疏聲,一只狗頭伸出,哈喇著舌頭,轉著眼珠,警覺地瞧著男人。晃晃悠悠拐著三條腿蹦出,一瘸一拐來到方木雨身邊,臥下躺倒睡覺。

    山路傳來鈴鐺聲響,隨風陣陣,清脆悅耳。毛驢蹄子嗒嗒踩著石板路,慢悠悠而下。

    還真是,毛驢自己會下山……

    挑挑潤濕的眉,男子饒有興致地瞧著一狗一驢,揶揄道“它們是來接你的……”

    听著這話,心里不是滋味,動物怎麼了?動物接我怎麼了?我們還是猿人進化來的!方木雨邊想邊將東西放在毛驢背兩邊筐里。

    甩甩發上的水,男子戴上頭盔,坐上車。

    “再見”方木雨回過頭,扯著燦爛的笑。

    “好”

    輕飄飄一個字,從男子嘴中冷冷吐出,被轟鳴聲掩去,徒留寂寥。

    車子消失在轉彎處,方木雨回過頭,卻對上滴溜溜的狗眼。

    黃狗三條腿撐著起身,眼珠子轉向毛驢,沖它汪汪叫喚。低頭啃草的毛驢扯下大把草,塞在嘴里慢慢咀嚼,鼻子哼哼喘氣,極不情願地抖抖身子,優雅邁開腿,朝原路返回。

    一狗一驢,實在好玩,方木雨還沒笑出聲,那狗又轉身朝她叫喚,氣焰囂張,好像在說,你到底走不走!吐吐舌頭,方木雨老老實實跟在身後。

    一狗,一驢,一人,慢慢悠悠走在青石板上,夕陽下,倒影漸長,拉伸在雜草中,缺碎了模樣。

    臨睡時,方木雨習慣拿出手機玩微博。女神今天沒有消息,一拍戲就退出娛樂圈。失落的方木雨將手機隨手一放,眼皮漸漸沉下,今天實在太累。

    “嗡嗡嗡……”突如其來的振動將方木雨驚炸一嚇。

    丁要其?

    方木雨慢慢吞吞按下接听鍵,一陣嘈雜混亂重金屬音樂直刺耳朵。

    半響,對方沒有回聲,方木雨覺得他肯定是玩嗨按錯了,于是掛斷。

    扯扯被子,憨憨入睡。

    “嗡嗡嗡……”

    又是他!

    驚醒無奈的方木雨點了接通。

    “方木雨,你在哪里?”熟悉的聲音帶著燻燻醉意鑽入她迷糊睡腦。

    “我在老家,你有什麼事嗎?”方木雨揉揉睡眼說道。

    “回來的時候到tj一趟,賠償解決好了,近郊兩塊地皮需要簽字才能轉到你名下。”耳畔已听不到雜亂聲,安靜異常,樓道的空曠顯得他的醉音清亮干淨。

    “那些夠賠償嗎?”方木雨輕聲問道。當時從他跟律師表情中就可看出賠償金額的巨大,如果不夠,她也做好將家里店面抵押的打算。

    “全部賠償完,還留下兩塊地皮”手撐著欄桿,抵著渾暈腦袋,丁要其緩緩說著。

    “丁要其,地皮你保管吧。”

    “你就這麼相信我?萬一我給賣了呢?”丁要其听笑話一樣調侃道。

    “地皮在我這里沒有用,你要賣就賣了。”對自己,這是一種解脫。對丁要其,這是一種補償。

    “好……”靜默很久,丁要其沉聲應下。

    “你回去不要開車,還有酒少喝點……?”方木雨淡聲說出,她能感受到丁要其壓抑著語調,是在掩藏即將醉意的神經。

    “謝謝,不打擾了……你照顧好自己”抖著手掛斷電話,丁要其的太陽穴陣陣抽痛。極力控制著被酒精侵襲的身子,晃晃蕩蕩步入酒吧,身影掩埋在燈紅酒綠的迷離之中。

    方木雨掛斷電話,腦子昏昏沉沉,一閉眼就迷糊睡去。

    投標大廳,安靜異常,眾人屏住呼吸,焦急等待結果。

    “太平湖108號地塊中標者為……”主持人咽下一口氣,緩了緩,隨後重聲而出。

    “恭喜綠鑫集團中標!”

    木錘落下,發出響耳一擊,席下眾人嘩然,神色不可置信。

    啪啪……不知是誰率先鼓掌祝賀,人們這才紛紛回神。

    淵青眨眨迷蒙雙眼,嘴角微微張開,輕吸一口氣,懶懶打了個哈欠。修長白潔的手指舒張開來,跟著鼓掌的節奏,輕輕拍打。

    一名正裝革履的中年男人難掩興奮之色,上台侃侃而談。伴隨轟鳴掌聲下場時,得意洋洋地瞄了瞄前席位上的淵青,輕蔑一笑。

    “沈總,恭喜,這麼一塊大肥肉,賺不少錢啊!”圍攏而來的眾人諂媚打趣。沈堅面色潮紅,連連擺手道“哪有,就是一塊地而已。”

    摩擦雙手的崔苑中,臉容黯淡,幾次張開干癟嘴唇,但話至嘴邊又深深忍下。

    “走吧,崔叔,該回去了……”松松手指,淵青慵懶起身,閑情散淡地邁著輕雅步伐,繞過注目人群,朝廳外走去。

    “淵宏竟然沒有中標,真是意外……”“對啊,不是早就透風,必定拿下嘛!”目視淵青等人離去,前排眾人輕聲議論。

    “這次低估沈堅了”崔苑中反擺著手,躬身站在淵青身後,垂頭低啞道。

    依欄桿而立的淵青,目光平視前方,手指隨意點著節奏。遠處,幾縷炊煙寥寥升起,散淡在水藍天色中。

    “走,吃飯去”撇下清清淡淡一句話,淵青便轉身朝樓下走去。

    獨自站立的崔苑中,神色莫測地瞧著離去背影,枯干的手漸漸握緊,青筋顯露。

    上午剛從市政提交完復審資料,來不及吃口飯,張遠便匆匆趕到投標廳,到時離開場僅有二十來分鐘。坐上席位,屏息細看資料。

    投標結果他已知曉,雖心有詫異,但有些事畢竟預料不到,就跟眼前這投標一樣,實在弄不明白淵青為何要競標這個。

    “你是養雞的,還是養豬是?”旁邊湊來一個精瘦腦袋,對著張遠冷不丁冒話。

    此時張遠正在高度集中看資料,突然蹦出的話讓他莫名其妙。

    對上迷茫的眼,男子狡黠含笑,兩撇小細胡隨著嘴角翹揚。

    “我們這里來的都是養殖戶,這個山頭,養山雞和草豬最合適。”不等張遠回話,男子又說道,“我看你面生,所以就問問。”

    “哦,我……”不知所措的張遠話沒出口,男子就滔滔不絕傾斜而出“來的都是養殖大戶,競標有點難度,不過我無所謂,純屬湊熱鬧,嘿嘿……”

    張遠無奈對笑,心里卻把淵青罵個狗血淋頭。好好的地塊不競標,非要個山頭,當山大王是不是!

    投標時間到,屏幕顯現競標最低價。養殖大戶們剛剛還熱鬧一片,一瞧屏幕,立馬藏著掩著在投標書上苦思冥想寫價錢。

    “這個一定要拿下!”鏗鏘有力的一句話,回響在張遠耳畔,這是淵青少有的語氣。

    頓了頓,張遠鄭重在投標書上寫下競價。

    他要做的事,他必會完成,心甘情願,一生如此。



伊莉小說網 | 卿若木魚 | 卿若木魚最新章節

 ** 作者︰柯基老吳所寫的《卿若木魚》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卿若木魚》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卿若木魚》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