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耽美美文 >> 卿若木魚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第十七章 司夢南
作者︰柯基老吳 下載︰卿若木魚TXT下載
    眼角余光瞄了一圈屋子,司夢南嘴角翹起微妙弧度,在方木雨眼中,是明顯的嫌棄。順勢將木棍往門後一擺,發出很大聲響,方木雨大步跨出屋子,朝廚房走去。

    人是一個奇妙的生物,可以莫名其妙討厭一個人,也可以一見鐘情。對于司夢南的一些細微動作和表情,她隱隱覺得這個男人對自己有些厭棄。但,這也太莫名其妙!眼緣很重要,她只能這麼解釋。

    方木雨氣鼓鼓地切菜做飯,韓磊和張遠在一旁賣力幫忙,兩人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要是瑞奧在,那就太棒了!”韓磊擺弄手中土豆,邊削邊興奮說著。

    “對啊,淵青回國之後,我們幾個都沒有一起聚聚,尤其司夢南,全世界跑,找都找不到。”撥弄柴火的張遠感慨萬分,時間這個東西,溜的太快,一轉眼,他們已不是打打鬧鬧的熊孩子。

    “歲月不饒人,真想一醉方休……”張遠悠悠嘆道。

    停下手中動作,方木雨有些恍然。是啊,真快,快的握不住流失的沙粒。

    司夢南翹著腿,擺弄手中瓷碟,對上閉目養神的淵青,淡淡說道“平常是不是縱欲過度,所以身體不行了。”

    太陽穴抽了幾下,淵青慢慢睜開眼。“嘴比我毒的,也就只有你。”

    “彼此彼此”司夢南臉上掛著冷艷笑意,輕聲哼出。

    用力彈動瓷碟,晃蕩幾下,它才慢慢靜止。盯著瓷碟上面的青花紋路,司夢南緩緩說道“太平湖投標的事,你打算怎麼跟老爺子交待?”

    “你消息挺靈通的啊!”淵青故作驚訝看著他。

    “這是你第一次正式接手項目……”司夢南冷清調子透著無奈,“你應該知道它的重要性。”

    淵青當然知道,投標的成敗關系到他是否有能力坐上接班人的位置。

    “有些事情,換個思路會更好”

    雲里霧里一句話,弄的司夢南無言以對。

    “上菜啦!”韓磊端著碗碟步入屋內,香氣撲鼻,讓人直咽口水。

    待將飯菜全部擺好開餐時,才發現方木雨不見蹤影。

    “她剛剛在啊?”韓磊猴急念叨著,兩眼對著美味發光,恨不得一口一盤全吃了。

    “應該有事吧,她……”

    張遠話沒說完,就見方木雨提著陶罐子滿頭大汗進屋。

    掀開封條,一股濃郁酒香味直撲入鼻,霎時滿屋生香。

    四人用力吸著鼻子,酒香清溢,神清氣爽。

    “這是什麼酒?”張遠湊到陶罐前,仔仔細細瞧著里面透白混濁液體。

    “米酒”司夢南撇撇嘴,懶懶散散說道。一旁淵青交叉雙手,冷冷看著司夢南。

    拿出三個碗,方木雨將酒倒入。積沉小米經過發酵有些泛黃發漲,隨著混濁液體粒粒在碗中飄動。她將三碗給了張遠,韓磊和司夢南,獨獨缺了淵青。

    “為什麼我沒有……”淵青淡漠的臉有些怒色。

    “你嗓子不好……所以不能喝……”方木雨結結巴巴說著。“有些菜你也不能吃……”

    “我!”淵青極其憋屈,可他沒有反駁理由,上次是這樣,這次也是。

    “哈哈哈……”張遠跟韓磊瞧著他罕有的委屈樣,可憐之余又倍感搞笑。二世祖竟然也有這一天。

    瞟了眼淵青,司夢南將目光轉向方木雨,妖嬈的眼波光流動,心里有種奇怪的感覺在萌發。希望不是所想那樣,司夢南收回目光,喝下一口米酒,腦子里滿滿卻是方木雨剛剛所說的話。

    “木雨姐,你做的菜真好吃!”韓磊吧唧著嘴邊吃邊說。

    “韓磊你知不知道夸人,在南方,喊姐就是說明人老,不是北方不論多大都是叫姐,你真是……”司夢南冷笑嘲諷道。

    “哈哈,應該這麼夸”張遠放下筷子,有模有樣說道“美女,你菜做的太好吃,以後誰娶你是他福氣!”

    被張遠這麼一說,方木雨的臉突地漲紅,手中的筷子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

    看著不知所措的方木雨,淵青心里暗暗發笑,嘴角也不由自主微微翹起。

    淵青微妙表情,被對座的司夢南盡收眼底。一口咽下米酒,甜辣之味嗆著喉管,司夢南抑住咳嗽,瞬間冒出的焦躁厭氣讓他壓抑。

    “她比我跟淵青大五歲,為什麼不能叫姐……”被嘲笑的韓磊很不服氣說道。

    “唔……”三人齊齊望向韓磊,盯的他全身發毛。

    “你們不信啊,她證件上寫的出生年月。”韓磊急紅了臉,從條桌上拿起檔案袋遞給張遠。

    鴉雀無聲……

    方木雨低著頭,一口一口嚼著飯。

    其他三人靜靜夾菜。

    只有韓磊呆呆站著,手里尷尬拿著檔案袋。

    “呵……那個……木雨你的證件掉地上,我撿了起來,無意看到的……”韓磊摸著頭,結結巴巴解釋。

    “沒關系”方木雨漠然回答,起身端著碗筷出了屋。

    難受,一種奇怪的難受,從心口慢慢涌出,淹沒全身。從沒在意過年齡,但此刻她執著在乎。大五歲,比他大五歲……

    看著滿天繁星,方木雨緩緩呼吸,胸口燥熱隨著一並排出,空蕩的感覺,真好。

    “韓磊,你情商夠低……在一幫男人面前說她年齡大……”司夢南眯著眼,雙頰泛起兩抹嬌紅,顯得異常嬌艷,話里透著不屑與嘲諷。

    郁悶的韓磊瞟了司夢南一眼,沒有作聲,自顧夾菜吃飯。

    淵青盯著眼前瓷碗,上面一圈圈花紋繞著繞著,就纏到了自己身上。就這麼在意年齡?有些可笑……但,她真的在意?

    “韓磊這個人腦子容易抽,你不要放心上。”張遠挨著方木雨坐下,慢慢說著。

    “他是挺欠抽的……”方木雨脫口而出。

    “哈哈……確實”張遠忍不住笑出聲。

    “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夠!”方木雨學著北方調子調侃道。

    張遠臉上洋溢的笑,如耀眼星辰。方木雨看著,頓覺愉悅舒暢,一掃沉悶之氣。

    “晚了兩年上學,換過兩次學校,每次都留級,確實是比其他人大很多……”抬頭盯著星星,方木雨悠悠說出。

    “哈哈,那你在班級,就是老大了”張遠玩皮調趣道。

    幼兒園小學,她確實是老大,可轉學到市里,深深的自卑讓她沉默寡言,愈加孤獨。

    “你們關系挺好的”方木雨撥弄手中石子輕聲問道。

    “對,我們在部隊院一起長大,友情已升華為親情了,哈哈……”張遠開懷大笑,想起四個毛頭小孩光屁股打鬧模樣,心中溫情暖暖。

    “真好……”方木雨有些失落,她最美好的友情停留在童年,停在跟著吳芳姐滿山轉悠找好玩的東西。現在,她習慣孤獨,習慣一個人,習慣是多麼可怕。

    方木雨與張遠回去時,三人已將餐桌收拾干淨。

    韓磊一臉愧疚對著方木雨,可憐兮兮模樣很是好笑,逗的方木雨一笑釋然。

    方木雨本打算今晚去吳奶奶家睡,但轉念一想下午的事,瞬間打消念頭。

    “你們三人睡樓上,留一個睡堂前竹椅可以嗎?”

    “可以,這是你家,服從安排!”嬉皮笑臉的張遠有模有樣立正敬禮,弄得眾人轟然大笑。

    “我不想擠,你們睡樓上”冷清調子透著微醺,司夢南往竹椅一躺,便不再說話。臉頰兩朵桃紅,愈加明艷。

    淵青看了眼司夢南,冷笑一聲,扭頭往樓上走去。

    從廚房收拾回來時,司夢南已沉沉睡下。沒有了他們的嬉笑打鬧,屋子顯得冷冷清清。

    多美的天,方木雨坐在門前石階,抬頭望著夜幕美景,心中無限感慨。這里的夜晚,跟西藏的一樣,星光璀璨,震撼心靈。

    嗡嗡……口袋手機突地振動,將陷入沉思的方木雨嚇了一跳。

    到了黃山,方木雨便將這部手機開機。年代很久的小靈通,黑色外殼,屏幕很小,不能觸屏,字母按鍵已磨損不全。這是方木雨轉學去市里母親給她買的第一部手機。

    這麼多年,交錢留號,回到黃山才開機。

    留下它,留下點念想,留下最值得懷戀的記憶。

    當地號碼,應該是警局,方木雨暗自揣摩,難道房子的事還沒結束?

    “你好!”方木雨輕聲說道,回頭看了眼熟睡的司夢南,起身向小路走去。

    “方木雨,是我……”渾厚熟悉的聲音,讓她剎那愣住。

    “王文……你……”激動與詫異讓她內心起伏不平。

    “你還記得我?”嘶啞語調帶著微微調侃,讓方木雨倍感溫馨。

    “當然……”方木雨當然記得,那個扎著馬尾辮的靦腆女生。

    “听說你回來了,什麼時候我們聚聚”王文夾著細煙,邊吐煙圈邊悠悠說道。

    “大概月末我會去”

    “好,不要放鴿子,過月末我可就出國了。”

    “好的……你怎麼知道這個號碼?”停頓半響,方木雨才疑惑問出。

    “哈哈哈……你不是去警察局了嗎,呂江認識不?就是我們學哥,他就在警察局。”

    方木雨怔了一下,那天有個警察一直盯著自己,當時沒在意,現在回想,還真是呂江。

    “不聊了,我得去會個局,你來的時候提前打個招呼。”

    “好……再見”話沒說完,對方已掛斷電話,滴滴聲一遍遍傳來,擾亂自己的心。

    這麼多年,她應該走出來了吧?方木雨暗自嘆息,愁緒滿懷。

    王文泯滅煙火,十分疲憊地靠著沙發,她想見方木雨,急切地想見。獨自承受難忍屈辱,讓她痛苦不堪,只有在方木雨面前,她才不會假裝堅強。她想靠在方木雨肩頭痛哭一場,如同當年那樣,撕心裂肺地哭著鬧著。

    夜里溫度有些寒涼,方木雨抖擻身子進了屋。

    司夢南臉頰桃紅慢慢褪去,泛著淡淡的粉嫩。勻稱的呼吸,一緩一緩,幾乎感覺不到。方木雨看著那張比女人還要嬌艷的臉,頓覺自愧不如。

    輕輕走進里屋,拿出薄毯,慢慢蓋在司夢南身上。

    “你知道林子里有什麼嗎?”司夢南突地睜眼,冷冷說道。

    方木雨被他突兀的舉動,嚇的腦子一蒙,全身打顫。

    “里面有許多白骨……”司夢南冷笑著,翻了個身,便繼續睡去。

    受到驚嚇的方木雨呆呆站立,半響才回神。

    心口熊熊烈火燃燒,憤怒的方木雨捏緊拳頭,狠狠向司夢南後背砸去。

    司夢南冷笑一聲,快速翻轉過身,手掌接住她的拳頭,他的手掌寬大,將方木雨的拳頭全然包住。

    緊緊抓著,任方木雨使勁抽回也緊抓不放。

    方木雨氣的兩眼發紅,另一只手使勁掰著,但怎麼用力也掙脫不了。司夢南側躺身子,看著氣急敗壞的方木雨,覺得異常興奮。

    “你是不是有病!”咬著牙,狠狠盯著司夢南,低沉干澀的嗓子似要冒煙。

    “開個玩笑,發什麼火啊……”綻放著詭異笑容,司夢南直直看著她。

    方木雨被他這麼一盯,全身刷地發麻,就跟見鬼一樣。

    “玩笑!呵……你自己玩去吧!放開……”方木雨嘶啞說著,用力掰開他的手指。

    突然,司夢南松開手掌,方木雨一個踉蹌向後翻倒,屁股狠狠朝地坐下,尾椎骨頭咯吱一聲,疼的她眼前一黑。司夢南慢慢悠悠起身,緩步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饒有興致看著一臉痛苦的方木雨。

    忍住劇痛,方木雨猛地抬頭,直視司夢南,寒白的臉與淡漠冷笑的他形成鮮明對比。

    握緊拳頭,疾風一般,狠狠朝司夢南臉上扇去。啪……清脆響耳,振的他兩眼冒金星。

    一把將他推開,方木雨奔入里屋,將房門緊緊鎖住。

    摸著火辣辣的臉,司夢南嘴角扯著笑,心里涌動的火氣慢慢熄滅。

    “樓下什麼動靜?在吵架?”抬腳踫了踫張遠,淵青輕聲問道。

    睡意迷糊的張遠猝不及防驚醒,揉揉眼,屏息听著,但樓下靜悄悄,毫無動靜。

    “吵架?開什麼玩笑!你見他跟不熟的人說話嗎……就他那樣,打人我還信。”張遠順勢翻身,對上淵青,輕輕拍著他的肩膀示意早點休息。

    條案擺放的座鐘,發條沉悶轉動,滴滴答答,迷迷糊糊回蕩在方木雨耳邊,失眠了,氣的失眠,嚇的失眠……



伊莉小說網 | 卿若木魚 | 卿若木魚最新章節

 ** 作者︰柯基老吳所寫的《卿若木魚》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卿若木魚》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卿若木魚》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