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農園似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農園似錦》正文 第四十一章 急病
作者︰O晴雨 下載︰農園似錦TXT下載
    尤大夫一走就是兩個多月,附近連同東山村的村民們,短期還沒覺得怎麼樣,日子久了就覺出其中的不便。以往村民們有了小病小災的,到尤大夫這兒花上十幾二十個銅板,拿副藥吃吃就可以了。

    尤大夫離開後,大多數村民生個小病,扛一扛就過去了,實在扛不過去,才到鎮上求醫。鎮上哪怕最小的醫館,沒個幾百文是出不來的。

    大家伙兒也知道老余家的孫女,跟尤大夫學了一個多月的醫術。可畢竟是八歲多的黃毛丫頭,學醫的時間又短,寧願硬扛著,也不願意把自己的小命,交到一個小丫頭手里。沒準兒小病給治成大病呢!

    因此,學醫頗有天分,被尤大夫認為快沒什麼可以教她的余小草,三個月來沒迎來一個病人。小草並不放在心上,她學醫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在某些時候掩飾靈石水的功效,有沒有病人對她並不重要。

    平日里,尤大夫有炮制藥丸,和配制一些普通病癥(例如受涼、發燒之類小病)藥包的習慣。東山村的村民,大多都知道。

    每隔一段時間,余小草就會被造訪,取尤爺爺配制好的藥包或藥丸,給對癥的鄉親。作為尤大夫的親傳弟子,她唯一的作用就顯示在這兒了。

    悠閑下來的余小草,趁著初冬大雪沒封山之前,每隔幾天就上山下些套子。有了靈石水這個萬能誘餌,每次的收獲自然不會少了。她的私房小腰包也越來越鼓了。

    銀子多了,她的煩惱也來了。以前一兩錠銀子,隨便找個犄角旮旯就能藏住了。現在整銀碎銀鼓鼓囊囊一小包,放哪都覺得不安全。畢竟家里有個喜歡翻人家東西的余黑子。

    不是小草冤枉他,黑子可是有前科的。余海柳氏每天總有忙不完的活計,余小蓮也一刻不得閑,小草下套子的時候,又帶上小石頭。基本上西屋除了吃飯睡覺的點兒,是看不到人的。

    有一次,余小草從鎮上賣自己套到的獵物回來,看到西屋的門大敞著,急忙進去看。里面被翻的亂七八糟,舊箱子里的破衣服被扔的到處都是,就連炕上的被子也亂成一團。

    她急忙去看自己放銀子的地方——炕和土牆之間的縫隙處,幸好她放了銀子後用碎土塊給封住了,否則難逃黑子哥的黑手。

    小草氣得把這件事告訴了大家長——張氏,偏心眼的老太太,只象征性地詢問了幾句。由于沒有證據,只好不了了之。打那以後,小草藏私房錢更小心了。

    最終,她想了個萬無一失的藏錢方法,那就是她在牆的土坯上,挖了一個四方形的小洞,又弄了個能餃接起來的小土坯。把銀子放進洞中後,再把小土坯塞進去,弄些泥土把縫隙填滿,就天衣無縫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北方的冬天,終于顯示出它的威力來。這一天,

    天氣陰沉,滿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黃色的濁雲。

    東北風嗚嗚地吼叫,肆虐地在曠野地奔跑,它仿佛握著銳利的刀劍,能刺穿嚴嚴實實的皮襖,更別說小草那暴露在外面的臉皮。一出門就被它劃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難熬。

    黛色的蒼穹散下片片潔白的花瓣,似乎還帶著淡淡的清香。鵝毛般的大雪悠悠地飄著,瞬間將天地渲染成白茫茫的一片。

    前世余小草居住在華中地帶,即使有雪也是小打小鬧。像這般如撕棉扯絮似的大雪,她還真是頭一次見過。

    身上舊棉絮的破舊棉襖,根本不足以抵擋北方的嚴寒,自從寒冬來臨,余小草就不太肯出門了成天在炕上窩著。

    “今年的第一場雪,就下這麼大!看來,這個冬天不好過呀!家里的糧食,存夠了沒?”晚飯的時候,老余頭坐在炕上,看著外面紛紛揚揚下了一天的大雪,嘆了口氣。大雪成災,以他的年歲沒少見。

    張氏想了想倉房堆積如山的番薯片,再一次感受到手中有糧心不慌,點頭應道︰“糧食肯定夠,就是沒磨成粉呢。等雪停了,老大和老二去磨上千把斤番薯粉存起來。”

    老余頭眉頭皺了皺,道︰“光番薯面粉,吃一冬天不說膩不膩的,就怕胃受不住。還是要買些其他粗糧備著,還有細糧也要預備些,若趕上過年連天下雪,糧價肯定上漲。”

    正談論著,余家的大門被拍得震天響,風雪中傳來帶著哭腔的叫門聲。

    “我去看看!”余海放下飯碗,穿上自己的破棉襖,拉開門沒入了風雪中。門一開一合的瞬間,幾片雪花擠進來,落入地上化作點點泥水。

    李氏大口大口地吃著飯菜,嘴里不忘嘟噥著︰“誰呀!大雪天,能有什麼事?還這個點兒過來,這不耽誤人吃飯嘛!”

    “草兒!你尤爺爺那退燒的藥丸子還有麼?你栓柱叔發高燒,急用!”一陣刺骨的寒風鑽進門來,余海匆匆推門而入,身後跟著眼楮紅紅的拴柱媳婦。

    余小草咽下嘴里的薯餅,急忙道︰“尤爺爺配好的藥,早就用光了。栓柱叔燒得嚴重不?要不我去看看吧?”

    “你個小孩子家家的,去了有什麼用?別耽誤人家的病情,還是送鎮上醫館吧,別怕花錢。”張氏怕余小草給自家招事兒,忙截斷她的話語。

    栓柱媳婦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我當家的昨兒受了點涼,今天一起來就不太舒服。以為不嚴重呢,往常都扛一扛就過去了。誰知道燒得越來越狠,剛剛手腳都抽抽了!退燒的藥又沒了,這可咋辦呀!”

    李氏在一旁說風涼話︰“哎呦!燒得都抽筋了?那可了不得,我娘家隔壁鄰居,就是燒得狠了,燒壞了腦子,都快四十了還沒找到媳婦呢!你家栓柱都燒一天了,不知道咋樣了呢!”

    拴柱媳婦被她說得眼淚再沒忍住,急得沒了主張︰“那可咋整呀!這麼大的雪,也沒法往鎮上送呀!小草,真的沒有藥了嗎?”

    “人命關天,有藥的話我說啥也不能藏著掖著呀!栓柱嬸子,你要是信得過我的話,我陪你走一趟!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栓柱叔這麼燒著吧?”余小草決定接收平生第一位病人。

    張氏急眼了︰“你八歲的毛丫頭能干啥?看病能是別的事嗎?那可是要命的呀!你才跟尤大夫學了幾天?也不怕耽誤了你栓柱叔——她嬸子,你還是趕緊去鎮上請大夫吧!”

    現在即使冒雪去鎮上,一來一回也得三四個時辰,到鎮上天也黑透了。這破天氣,人家大夫願不願意連夜出診,還兩說。

    栓柱媳婦也是病急亂投醫,她把最後的希望放在了余小草的身上︰“小草,你栓柱叔跟你爹可是過命的交情,一起在海上斗過鯊魚的。你醫術學的咋樣啦?別瞞著嬸兒。”

    余小草目光堅定地回視著拴柱媳婦,實打實地道︰“栓柱嬸子,尤爺爺說他的本事我已經學了七八分了,剩下的兩三分就差經驗了。風寒發燒之類的病,只要尤爺爺能治,我就絕對沒問題!”

    栓柱媳婦慌亂焦急的心,在她沉靜的目光中,漸漸鎮定下來。她牙一咬,做出了艱難卻正確的決定︰“好!嬸兒信你!!你栓柱叔的命,可就交給你了!!”

    “哎呀!栓柱媳婦,我們家小草才八歲,小孩子的大話也能信?要是給你們家栓柱治出個好歹來,我們可賠不起!!”李氏此時吃飽喝足,看大戲似的看了會熱鬧,這時卻擔心起事情的後果來。

    拴柱媳婦又咬咬牙,頓足道︰“治好治壞,不會讓你們擔任何責任!小草,咱們得趕緊的,你栓柱叔還燒著呢!!”

    余小草顧不上自己吃了一半的飯菜,匆匆走進西屋,取了尤爺爺留下的藥箱,檢查里面的藥材,還算比較齊全。想了想,找出珍藏的補天石的泡澡水(高濃度的靈石水),倒入一個空藥瓶子里。又把自己所有能防寒的衣服套上,才跟著拴柱媳婦出了自家門。

    余海不放心,飯也不吃了,跟在自家閨女身後,幫著拎沉重的藥箱子。還不時地扶閨女一把,雪天路滑別摔了。

    本來不到五分鐘的路程,由于風雪的阻擋,三人足足走了一刻鐘。剛推開門,就听見劉家的兩個孩子尖銳而淒厲的哭聲︰“爹!爹你醒醒!爹你不能死呀!”

    拴柱媳婦一听,腿頓時軟了,坐到地上大哭起來。

    余小草兩步並作兩步沖到炕邊,翻開栓柱叔的眼皮看了看瞳孔,鎮靜地道︰“別哭了!栓柱叔沒死,只不過高燒休克過去了!嬸子,趕緊預備些溫水,給栓柱叔物理降溫。”

    “啥?屋里降溫?這大冷天的,你叔還病著,屋里要是再降溫,你叔的病不得更重呀!”栓柱媳婦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心中對自己讓余小草給男人看病的決定動搖起來。

    余小草哭笑不得地道︰“栓柱叔燒得太厲害了,需要趕快把體溫降下來。光指著藥的話,效果會慢些。所以,需要嬸兒用溫水幫栓柱叔擦身子,體溫會降得快些。”



伊莉小說網 | 農園似錦 |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

 ** 作者︰O晴雨所寫的《農園似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農園似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農園似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