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農園似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農園似錦》正文 第四十三章 涼薄
作者︰?O晴雨 下載︰農園似錦TXT下載
    東山村就這麼大,村東放個屁,村西都能听到。昨晚栓柱媳婦冒雪請余家小丫頭看病的事,早就在村里傳開了。今天一大早,就有人去劉栓柱家打听。

    打那以後,余小草隔三差五地被請去給人看病。她也學乖了,不是什麼重病,就只開藥方抓藥。只有沒把握的病癥,她才在藥材里,灑上一兩滴靈石液。經她看過的病人,沒有不藥到病除的。漸漸的,她“東山村小大夫”的名聲,傳遍了附近的村子。

    大雪整整下了七天,才漸漸停了下來。整個東山村籠罩在一片茫茫白雪之中,天地間仿佛只剩下黑白二色。

    在這場大雪中,東山村有二十戶人家受了災,房屋或多或少受到些損失,其中三家人的房子全部被大雪壓塌,所幸沒有造成人員上的傷亡。

    可是,還是有不少老人和孩子,沒能熬過這突如其來的嚴寒,在風雪中悄無聲息的死去。

    嚴寒和大雪,也給身體瘦弱的百姓們帶來了饑餓和病痛。連日大雪,使得鎮上的糧價物價瘋長。

    粗糧從兩文一斤漲到了跟雪前精糧一樣的價格,精糧則從五文漲到了十文。尤其是唐古鎮附近不產的大米,更是漲到了二十文!各種肉類,也因家禽和牲畜雪中病死凍死,而價格翻上數倍。

    日子一天天過去,新年一天天逼近,物價卻一直居高不下。這對勞作了一年,打算過年時改善改善生活的百姓們,無異于沉重的打擊。

    一連幾天,余家的飯桌上,氣氛都異常沉悶。張氏嘴里的牢騷和抱怨,幾乎讓人無法下咽。

    “吃!吃!吃!!就知道吃!!老余家的家底,都被你們吃空了!!我們老余家咋就讓你這個病秧子進了門,真是個喪門星!”張氏見余小草又給她娘拿了一塊薯餅,又開始摔摔打打地叫罵起來。

    這場大雪,也讓底子虧空嚴重,身體一直不太好的柳氏病倒了。劇烈的咳嗽,時常讓柳氏喘不過氣來。小草不用號脈,也知道自己的娘得的是支氣管炎。配了幾副藥,又在柳氏喝的水里加了幾滴靈石液,往年要纏綿數月的咳喘就痊愈了。

    因為生病不能受寒,柳氏身上的活計,就分擔到李氏和家里其他人身上。李氏干活向來是只做個虛架子,這麼一來家里的活就落在了小姑子余彩蝶,和小嬸趙氏帶回的丫頭身上。

    張氏不舍得小閨女干活,又不太敢使喚小兒媳婦的丫頭,只有自己上手干。干活干急了,就罵罵咧咧地不消停。

    “奶,我娘這次生病又沒花咱們老余家的一文錢,不就歇了幾天嗎?家里就那點活,十幾口人一人伸把手也做完了。娘的身子還虛著呢,可不能餓著。養不好要是把小病拖成大病,我這點醫術哪夠看的?不還得從鎮上請大夫?”

    余小草該吃吃該喝喝,把張氏的叫罵左耳進右耳出。跟這個偏心的更年期老婦女一般見識,不自己找罪受嘛!

    張氏被堵得不知道說啥好,干脆筷子一放,拍著腿哭喊著︰“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喲!攤上這麼一群不省心的東西!!我老天拔地的供一家人吃喝,還要听一個小丫頭數落。老天喲!你咋不開開眼,把這些不孝順的東西給收了去喲——”

    李氏狼吞虎咽地吃飽後,用黑乎乎的袖子抹了抹嘴,幸災樂禍地道︰“我說小草,你咋跟你奶說話呢?看把你奶給氣的,還不給你奶磕頭道歉?”

    余海趕忙攔去話頭,安撫張氏︰“娘,草兒還是不懂事的孩子,您別跟她一般見識。我知道,今冬物價高,您為了這個家著急上火的,我們都看在眼里。放心吧,等雪化化,我就進山打些獵物,一半留著過年吃,一半拿鎮上換些精米白面。”

    張氏一听過年吃的問題解決了,停下哭嚎,卻一臉惡狠狠地盯住一再挑戰她權威的余小草,對余海道︰

    “老二,你這閨女叫你慣得都沒祖宗了,看看她咋跟家里的老人說話的?你還不甩她倆耳刮子,教訓教訓這個沒大沒小的東西!”

    余海哪舍得沾自己寶貝閨女一個指頭,他內心並不覺得自己閨女說的有啥過分的。不過,他很清楚老太太是面子上抹不過來,要是不給她台階下,今天一整天是別想消停了。

    猶豫間,就見自家閨女手上的筷子突然落地,她緊緊地皺著眉頭,捂著自己的胸,一臉痛苦的表情︰“爹……我,我喘不過氣來……”話沒說完,白眼一翻,直挺挺地往後倒去。

    就在她皺眉的時候,余小蓮已經放下筷子準備著。等她往後倒的時候,小蓮眼疾手快地在她落地前一秒接住她,使她的腦袋免受磕踫之苦。在眾人看不見的角度,小草微張一只眼,對小蓮做了個點贊的手勢。

    “草兒!草兒你怎麼了?”柳氏煞白著臉,摟著閨女的小身子,帶著哭腔地呼喊著。

    余海忙不迭地抱起閨女,就要朝外面走去︰“爹,娘!草兒這是又犯病了!!尤大夫說了,這孩子的身體虧得狠了,再犯病隨時有生命危險。我去大伯家借爬犁,這就送草兒去鎮上……”

    老余頭也顧不上吃飯了,忙拿了自己的皮襖給孫女裹上︰“穿暖和點,別凍著孩子。老婆子,還不拿銀子出來,鎮上的大夫是不賒欠的!”

    張氏氣得渾身哆嗦,蹭地站了起來,沖著老頭子嚷道︰“拿什麼錢?那死丫頭一看就是裝的!!早不犯病,晚不犯病,專等我讓她賠禮的時候犯病。這是拿犯病要挾我呢!!都不準動!!哪個敢從這屋里出去,就不要再踏進老余家半步!!”

    老余頭火也上來了︰“你這婆娘!一點點大的孩子,哪有那麼多心眼?人家尤大夫不是說了嗎?孩子要少受刺激,你剛剛又是要打又是要罰的,把孩子嚇犯病了還說這話。有你這麼當長輩的嗎?快拿銀子,別耽誤孩子看病!!”

    “一個賠錢貨,看什麼看!!要錢我沒有,我這把老骨頭砍吧砍吧拿去抵債吧!”張氏一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的滾刀肉模樣,一家人都拿她沒辦法?

    李氏撇撇嘴,陰陽怪氣地道︰“你們家小草不挺有本事的嗎?能給人看病掙錢了!她賺的錢可是一文都沒上交呢!”

    “那些錢,都是尤大夫的藥錢!妹妹給人看病,都只收藥錢的!!”余小蓮看著奶奶和大伯娘的嘴臉,忍不住辯解道。

    張氏仿佛抓著她們的小辮子似的,扯著嚷嚷道︰“你說只收了藥錢?誰信?吃我的,喝我的,還有私心存私房錢!!可不能讓人都跟著學,趕緊把錢交出來!”說著,就要親自動手到西屋翻找。

    余海抱著閨女小小的身子,咬牙看著張氏的所做作為。閨女發病昏迷不醒,當奶的攔著不給治病不說,還要搜屋子找閨女幫尤大夫收的藥錢。

    “爹!小草手里的錢,可都是尤大夫辛辛苦苦挖來的草藥錢!要尤大夫知道自己的辛苦錢被咱家給拿了,咱家以後還有臉請人家來給看病嗎?要是被村里人知道,咱家還有臉見人不?”

    余海見他爹沒有要攔著的意思,沉痛而悲憤不已。人常說︰有了後娘就有後爹,果然沒錯。平日里張氏對二房極力找茬打壓,爹只有在看不過去的情況下才說句公道話。今日涉及到家里錢財問題,他居然默許了。

    老余頭也有自己的考量,畢竟家里要供個讀書人,以後花錢的門路多了。如果人人有私心,就指著他漸漸老去的身軀,這個家還如何支撐下去?存私房錢的事,絕對不能姑息。

    不過,孫女手中的藥錢,他們老余家還真不能動。這年頭,誰家能沒個小病小災,得罪了十里八村唯一的大夫,他要是在藥材上稍稍動動手腳,也夠他們喝一壺的。

    “尤大夫的藥材錢,誰都不能動!孩子他娘,你的老寒腿以後還指不指著人家尤大夫給治嘍?還有大山的咳癥……”老余頭終于開口了。

    張氏捧著翻找出來的錢匣子,里面大多是銅板,滿滿當當的少說也有個幾千文。要是這些都歸公的話,哪怕過年時物價居高不下,余家也能過個肥年。

    老余頭的話,讓她拿錢的手頓了頓。在張氏心中,余小草有幾斤幾兩她自認為很清楚,人家請小草去看病,還不是沖著尤大夫的藥材?

    張氏的老寒腿困擾她十幾年了,前幾天大雪時又犯了,還是余小草拿出尤大夫配制好的藥材(其實是小草自己配的),才免受病痛的折磨。要是得罪了尤大夫,她的腿不得去鎮上治?那得多花多少錢啊!

    衡量了半天,她終于忍痛放下錢匣子,氣哼哼地進了屋,飯也不吃了,往床上一躺,誰說都不理了。

    余海低頭看了看懷中臉色蒼白的閨女,對老余頭道︰“爹,我就是借錢,也得給草兒看病。”



伊莉小說網 | 農園似錦 |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

 ** 作者︰?O晴雨所寫的《農園似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農園似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農園似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