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類型 >> 農園似錦txt全集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農園似錦》正文 第四十八章 轉變
作者︰O晴雨 下載︰農園似錦TXT下載
    父女倆抓了藥,再三謝過了孫大夫,便到城外取了爬犁。小草從路邊買了幾個肉包子,把兩只出了大力的狗狗喂得飽飽的,又在它們喝的水里滴了些靈石水。

    兩只狗狗立刻生龍活虎起來,回去的路上拉著爬犁一路飛奔。就連趕著馬拉爬犁的漢子,也驚嘆這兩條狗的速度和力氣,他家的馬兒居然都趕不上。

    五十多里地,兩只神勇的狗狗,不要一小時就跑完了。在進村前,父女倆又到他們下了套子的地方看了看,小草毫無意外地看到大半套子上都有收獲。

    兩只大套子,一個被破壞掉了,一個套住了一只肥碩的 子。可能是時間久了, 子已經死去多時,凍得硬邦邦的了。其他的小套套住的大多是野兔、野雞,還逮著一只狗獾子呢!

    小草不認得獾子,好奇地戳戳它。余海臉上終于又有了絲笑容︰“獾子的毛可暖和了,回頭爹硝好了,讓你娘給你做件毛背心。獾子肉鮮美可口,很補身子,咱留著自己吃。獾子油你留著,等尤大夫來了,能配些治燙傷燒傷的藥。”

    “這獾子少說也有二十多斤,也能賣幾百個銅板呢,我奶能同意留著自家吃?”余小草不抱什麼希望地隨口道。

    “獾子是咱爺倆獵到的,爹說留自家吃,就留自家吃!”余海的語氣中比往日多了些堅決和肯定。

    套到的獵物的確不少,加起來也有個二三百斤。余海把獵物堆在爬犁上,自己在旁邊步行,時不時地詢問閨女冷不冷餓不餓。

    被包成巨大棉球的余小草,除了鼻孔和眼楮露在外面,心中不由得感嘆︰自家老爹對女兒,那真是沒的說啊!

    父女倆先來到余海的大伯父家,把爬犁還了。小草在路上已經說服自家老爹,暫時不把借的錢還回去。有了欠債,以後就有了賣獵物不上繳的理由。自家也是該有小金庫的時候了!

    經過這次,余海也清楚地認識到手中有積蓄的重要性。孩子娘自從生了石頭後,身體一直不好,有幾次還咳出血來。小女兒這次雖說沒什麼大事,可他還是不放心。手中一個銅子兒都沒有,要是妻兒再有個病啊災啊什麼的,難道他一個老爺們要眼睜睜地看著她們受罪嗎?

    因此,小閨女把那五十兩銀票收起來的時候,他一句話都沒說。當小閨女提出暫時不還債務的時候,他也毫不猶豫地同意了。以後,他依然會為了這個家而辛苦、努力。但他不會再不顧小家,盲目愚孝了!

    “大海,快帶孩子進屋上炕暖和暖和。大冷天的,凍壞了吧?小草怎麼樣了?看著沒什麼精神啊!”余立春彎腰把小草連被子一起抱起來,快步走進屋子。

    屋內溫暖的氣息迎面而來,小草沒來及看清屋內的擺設,就被塞進暖炕的被子里。熱乎乎的被窩,舒服得讓人昏昏欲睡。

    “大夫怎麼說?”小草三堂叔余江,端了兩碗熱氣騰騰的姜湯,遞給二哥一碗後,小心地哄小佷女喝姜湯。

    余家的姜湯,是只用生姜熬出來的,濃濃的姜味,還辣嗓子。余小草苦著一張臉,想要逃避喝姜湯的酷刑,卻被三堂叔捏著小嘴給灌下去了。身上雖熱乎了,嘴巴一直到喉嚨都難受不已。

    余海一氣兒把姜湯喝完,看著閨女苦哈哈的模樣,無良地笑了︰“同仁堂的孫大夫給看了,開了幾副藥。沒什麼大事!”

    他當然不會說孩子一點事都沒有。余海熟知張氏的秉性——錢是她的命根子!不讓她出點血,她永遠不知道疼。以後她再想對閨女動手的時候,得好好想想!

    孫氏拿了幾個烤得香噴噴的紅薯,剝了皮塞進小草的手里︰“吃吧,改改嘴里的味兒!沒事就好,這孩子,這些年可沒少遭罪喲!”

    “謝謝大奶奶!”小草對烤紅薯情有獨鐘,可惜在家里有張氏那個老妖婆管著,很少能有機會吃上。香香甜甜的烤紅薯,瞬間治愈了被姜湯傷害的心。

    余海跟大伯和兄弟嘮了會嗑,見吃過烤紅薯的小女兒,揉著眼楮開始打瞌睡,便起身道︰“大伯,你的錢我年前一定還上。您的恩情,佷兒永遠記在心底。”

    余立春忙道︰“自家人,說什麼恩不恩情的!你也別怪你爹,他向來是個不掌錢的,你那個後娘……唉,不提也罷!錢的事,你也別擱在心上。咱家也不急著用!”

    余海給女兒穿上自己的厚皮襖。寬大的皮襖幾乎拖到地上,小草一副迷迷瞪瞪的小模樣,跟在老爹身後走得磕磕絆絆。余江看著不是事兒,就把小家伙抱起來,準備送爺倆回去。

    余海從一堆獵物里,拎出一只肥兔子和一只野雞,對大伯道︰“去鎮上前,我拐去山里下了幾個套子。或許大雪封山食物難找,倒是套到不少獵物。這只兔子和野雞,讓大伯娘收拾出來凍上,過年的時候添個菜。”

    余立春哪里肯收︰“大海,天寒地凍的,你打獵也不容易。小草藥喝完了,說不得還得去抓。你還是拿回去,明兒去鎮上換成銀子……”

    “大伯,你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佷兒!今天如果不是您借銀子給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是佷兒孝敬您的,請您一定要收下!”余海態度十分堅決。

    余立春也知道這個佷子向來是倔脾氣,再不收的話,恐怕就要急眼了。

    從大伯家出來,已經黃昏時分。余海踏著凍得硬透了的雪,朝著自家方向而去,心中卻漸漸被冰冷所覆蓋。

    緊閉的房門,冰冷的鍋灶……听到動靜,只有西屋的門急切地打開,他的妻子兒女匆匆迎上來。他以前真是太傻了,只會讓妻兒一再地忍耐,卻拖垮了妻子的身子,女兒差點喪了命。

    正屋的房門,依然緊緊地閉著,里面隱隱傳來敲打和低罵聲。東屋的窗,悄悄開啟一條縫。里面的那雙眼楮接觸到他的視線,又突然縮回。關窗的聲音在靜寂的傍晚,顯得尤為清晰。

    余江微微皺了皺眉,他把睡的磕頭打盹兒的小草,放進西屋的炕上,就告辭出來了。奶奶不是親的,難道爺爺也不是?二叔這兩年做事越來越沒有章法了!

    這回余江可錯怪老余頭了。吃完晚飯,老余頭見兒子孫女還沒回來,就披著衣服溜達著出去,想要去迎一迎。不過,跟在山里收獵物的爺倆,錯過去了。

    余海正在屋檐下煎藥的時候,老余頭從外面進來了。一進門,他就奔西屋去了,進去看了眼睡著了的小草,關心地問了幾句,又道︰“你們爺倆還沒吃飯吧?叫你媳婦給你們 碗面,再給小草打個荷包蛋。”

    余海看了眼正屋,搖搖頭道︰“家里白面也不多了,還是留著過年包頓餃子吧。今天套了只獾子,一會收拾出來,給煮碗肉湯喝。”

    老余頭見兒子對獵物的處置,沒有再用征詢的語氣,想要說的話語頓了頓,才接著道︰“也好!獾子肉補人,多給孩子吃點。”

    說完,就背著手,緩緩地往正屋走去。老余頭敏感地察覺到兒子細微的變化,心中充滿感嘆——看來這次,真的傷了兒子的心了!

    余小草是被香噴噴的肉味給勾搭醒的。獾子肉本就鮮美,再加上柳氏的手藝,煮出來的肉湯,簡直要把人的饞蟲勾出來。

    一家人圍坐在炕上,享用著美味的肉湯。余海看著碗里的肉,沉默片刻後,道︰“我去給正屋送兩碗去!”

    柳氏喝湯的動作停了片刻,繼續低頭喝湯,沒有說什麼。小石頭卻撅起了小嘴,不甘不願地道︰“二姐生病,奶都不願意出錢。干嘛還給她送肉湯啊!”

    小草把嘴里的肉細細嚼了咽下,捏捏小家伙的臉,道︰“她畢竟是家里的長輩。她不仁,我們卻不能不孝。”

    余海看了小閨女一眼,心中暗暗點頭。的確,“孝”字大于天。小輩們吃肉,不給長輩送去,傳出去他們這一房的名聲可就完了。再說了,家里可有個喜歡嚼舌根子的李氏在。給她抓了小辮子,不宣揚到天上去!

    余海端了肉湯從廚房出來,就看到李氏在東屋門口,伸著脖子朝廚房張望。她那饞兒子在她身後嚷嚷著︰“肉湯!我要喝肉湯!憑什麼西屋能偷喝,卻不給我們吃?”

    余大山把娘倆給硬拉回去,正要關門,看到余海,臉上帶著憨憨的笑︰“大海,你佷子就是給他娘慣的。你別擱在意上……”

    “廚房還有肉湯,想喝自己去盛。”余海端著肉湯進了正屋。

    張氏斜著眼楮看過來,一臉尖酸刻薄︰“喲!我老婆子可沒那福氣,年景不好,還喝湯吃肉的,也不怕折了壽!”

    老余頭瞪了她一眼,道︰“你少說句!獾子是我同意殺的,二媳婦和小草身子都不好,是該補一補。自己獵的肉吃了有什麼折壽不折壽的。你要是不吃,我可全吃嘍!”



伊莉小說網 | 農園似錦 |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

 ** 作者︰O晴雨所寫的《農園似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農園似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農園似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