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農園似錦
        小竅門︰按← →鍵可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農園似錦》正文 第五十二章 臨門
作者︰?O晴雨 下載︰農園似錦TXT下載
    小石頭正蹲在門前,正用小手幫小不點梳毛。听到“得兒……得兒……”的馬蹄聲,他抬頭循聲望去,發現為首的少年挺眼熟,忍不住眯起眼楮仔細辨認。

    “少爺,前面那五間帶院的房子,就是余大叔的家了。奴才打听過,全村有這麼大房子的沒幾戶,只是……”周三少的貼身小廝斯墨略帶遲疑地停頓了片刻。

    “只是什麼?”周三少遠遠地認出門前蹲著的小家伙,正是小草呆萌的弟弟。應該就是這里了!

    斯墨也看到那個穿著滿是補丁破棉襖的小男孩,似是嘆息地道︰“以余大叔的本事,和這幾間房子來看,余家家境應該還不錯啊。怎麼幾個孩子穿的,還不如村里其他家的孩子。

    您看,那不是小草姑娘的弟弟嗎?棉襖破的,早該扔了。這些日子,珍饈樓給結算的獵物錢,少說也有六七十兩了,這都快過年了,也不舍得給孩子做件新棉襖……”

    周子旭微微皺了皺眉,道︰“余叔看著也不像是刻薄孩子的人啊,難道有什麼隱情?”

    親身經歷過家族中的爭名奪利、爾虞我詐,周子旭遇事總會深想幾分。自己家不也這樣嗎?要不是上面有老太太老太爺壓著,自己這兩年又在經商上顯露出天賦,二房只怕早被那些貪婪的親族給吞噬了。余叔,估計也有他的難言之隱吧?

    “我記得你!你是周家的三少爺,對不對?”小石頭站起身來,仰著小腦袋,一臉燦爛地笑著。

    周子旭翻身下馬,摸了摸小家伙毛茸茸的腦袋,一臉和煦地道︰“小石頭,什麼周三少爺?叫我‘周三哥’!下次再叫錯,就要罰你了!”

    “罰什麼?”小石頭眨巴著眼楮,好奇地問了句。

    “罰你……”周子旭從斯墨手中接過裝著糕點的食盒,笑眯眯地道,“就罰你不許吃周三哥帶來的糕點!”

    小石頭眼巴巴地盯著周三少手里精致的食盒,一字一頓地讀著上面的招牌︰“連……記……點心鋪!是鎮上鋪面最大,點心最貴的‘連記’的點心?這一盒得好多銀子吧?”

    周子旭微微有些詫異地道︰“喲,小石頭才多大,就認字了?”

    小石頭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在武子家玩的時候,跟文哥哥學了幾個字……”

    “小石頭真聰明!听說你二姐生病了?”周子旭問道。

    “嗯!病得很嚴重,要不是大爺爺借我們銀子,我二姐說不定就……”小家伙垂下頭,心情很低落。他和姐姐都很听話,為啥奶奶就不喜歡他們呢?

    “石頭,跟誰說話呢?還不趁著天氣好,撿些柴火回來,就知道玩!一天天的,只張著嘴吃飯不干活,還得供著個藥罐子!我這是欠你們的!”張氏刺耳的叫嚷聲傳來。

    周子旭忍不住皺起眉頭︰才多大的孩子,就使喚著干活?

    正尋思著,一個面相刻薄、目露凶光的老太太,從門內出來,手插在腰上,做出潑婦罵街的架勢。

    看到門前氣勢不凡的三人,張氏快要出口的叫罵聲,被她強咽下去。對于顯然出身富貴的周子旭,本來氣勢洶洶的張氏,頓時萎了下來,塌肩縮頭弱弱地道︰“你們……找誰?”

    斯墨看不慣這老妖婆眉高眼低的模樣,板著臉臭臭地道︰“這里是余海家嗎?”

    “余海?余海他得罪貴人們了?這死東西,就知道給家里惹禍!這位少爺,他上山打獵還沒回來。他做的事,跟我們可沒有任何關系啊!”見斯墨臉色不好,張氏嚇得語無倫次,又是罵又是撇清關系的。

    斯墨更是不悅,不耐地打斷她的話語,道︰“余海不在家,余小草應該在家吧?”

    “小草?也有她的事?我就說這死丫頭牙尖嘴利,早晚要惹事。這不……惹禍精,淨給家里添亂……”張氏手足無措地小聲叨叨著。

    “到底在不在!?”斯墨見自家少爺眯起了眼楮,這是他發怒的前兆,臉色更加難看了。

    “在……在西屋呢!”張氏被他這突然拔高的聲音嚇得一哆嗦。貴人發怒了,不會牽連到她們身上吧?

    周子旭把韁繩扔給斯墨,帶著自家管事,目不斜視地走進了院子。目光環視片刻,就拐進了低矮憋仄的西屋。

    “周三少,你終于來了!”屋內光線陰暗,周子旭眼楮還沒適應里面的光線,就听見小草驚喜的聲音。

    周子旭瞥了一眼屋內簡陋的陳設——一鋪大炕,炕上的被子雖破舊卻收拾得很干淨,炕頭上是一個有了些年份的藤箱。炕下一張快要散架的木桌,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周家最低等的下人,也比他們住的好。

    周子旭眉頭緊鎖,不悅地道︰“你賺的銀子呢?都花哪去了?就這被子都硬成什麼樣了,還能蓋不?你家賣獵物也沒少掙錢啊,別不舍得花……”

    “噓……噓……”小草忙拉住周三少的胳膊,如果不是個矮,她早下手賭他嘴了!

    “三少,我這身子不爭氣,家里為了給我看病,借了不少銀子。這幾天我爹打獵賺的銀子還不夠抵債的呢!怎麼有閑錢置辦新被褥?”余小草放大聲音,朝著房門的方向說道。

    周子旭順著她的視線望去,院內面相刻薄的老太太和一個身材肥碩的婦女,不時朝這邊張望著。

    他朝斯墨使了個眼色。斯墨便出了西屋,大馬金刀地站在門前,黑著臉像門神似的,朝著兩個鬼鬼祟祟的婆媳虎視眈眈。

    婆媳倆都是窩里橫的,在斯墨不善的目光中縮頭縮腦地回了正屋。

    李氏小心地朝著院子里張望著,壓低嗓子道︰“娘!這些是什麼人啊!看著像是要債的!老二不會是借了印子錢吧?那可是驢打滾兒的利,借一兩要還十兩的!”

    張氏不由得慌了神,罵了一句道︰“小草那死丫頭的藥錢,老二也不肯透個實數。听三兒媳婦說,藥方里有人參,肯定不能少了!一個賠錢貨,賣了也不值人參的錢啊!這禍害,早知道一生下來就掐死扔南坡去!”

    “娘,那咋辦呀!他們下來三個人,肯定老二欠的錢不少。要是老二還不起,不會拿咱們屋里的東西抵債吧?不行!我得把值錢的東西藏好嘍……”李氏有些坐不住了,就要往東屋去。

    張氏心中也焦躁不已,她一把拉住李氏,斥道︰“你屋里有啥值錢的?老大不會背著我藏私房錢吧?”

    李氏臉一僵,忙道︰“娘,哪能呢?大山最是孝順了,哪能有那小心思?我前兒不是回娘家了嗎?我娘給我帶了一塊布,還塞了幾個她存的私房錢。娘,您最通情達理了,不會連媳婦娘家給的私房錢也要上交吧?”

    其實這樣的事,張氏並非沒做過。老二媳婦娘家每次來人,拿的東西和銀錢,最終都落入張氏的腰包。就那還落不了好,說二房兩個藥罐子,要不上交以後別想她出錢給看病。

    不過,李氏娘家硬氣,張氏倒也不敢把對待兒媳婦的一套,用在她的身上。對于李氏三天兩頭從娘家往這倒騰東西,反正一半吃的用的都落到她孫子身上,她也就睜只眼閉只眼了。

    “好了好了!你那幾個銅板,人家能看在眼里?不放心你就去吧,小心點,別惹怒了貴人!”張氏也只等著李氏出去,把櫃子里的銀子找個隱蔽的地方轉移了,免得給老二填無底洞。

    見院中終于素淨了,周子旭看了余小草一眼,在炕上坐下來,道︰“好了,人都走了,別哭窮了!”

    “我這不是沒辦法嘛!我們家的情況,你不知道!老太太最忌諱兒女藏私房錢,尤其是我們二房,整天跟盯賊似的!要是她知道我手中有銀子,還不把二房鬧得天翻地覆?”余小草也不忌諱談自家情況。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周子旭搖搖頭,輕聲道︰“這麼說來,你那些銀錢在你手上,早晚要惹禍端。不如拿出來,一起做生意得了!”

    他也是隨口這麼一說,沒想到余小草就等著他這句呢︰“我听小蓮說了,什麼生意你周三少爺還搞不定,非要拉上我?”

    “嘿!我搞不定?還有我周三少搞不定的?”周子旭斜斜地看了她一眼,道,“我是看在你幫了我的份上,想拉你一起發財罷了。既然你這麼說,那還是算了吧……”

    “別啊!”余小草見他作勢要走,忙把人拽住。剛剛她也是說的玩笑話,要是皇商周家都搞不定,她一個漁家女能幫上什麼?

    “好啦!你周三少大人大量,別跟我一個小丫頭一般見識!到底是啥生意,說來听听!”余小草陪著笑,連連作揖。

    周子旭哪里是真跟她置氣,笑著點點她的額頭道︰“你呀!少做這怪模樣!我是想開個蠔油作坊,銷往周邊幾個城市的大酒樓。只是,你也說了,蠔油的保存期不長,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法子。”



伊莉小說網 | 農園似錦 | 農園似錦最新章節

 ** 作者︰?O晴雨所寫的《農園似錦》為轉載作品,收集于網絡。**
 ** 如果您是《農園似錦》作品的版權所有者但不願意我們轉載您的作品,請通知我們刪除。**
 ** 本小說《農園似錦》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伊莉小說網立場無關。**